搜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ich Dolan访谈


2011年2月26日

视频: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isV22e2llRA/
后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puQwA2wesk

Richard Dolan (Rich): 我经常觉得我是你们采访过的人当中比较没趣的一个。我从来没有假装拥有很多戏剧性的内部消息,而卡米洛特以发掘这些消息而著称。所以我更多像个路人那样。

Bill Ryan (Bill): 你...

Kerry Cassidy (Kerry): [笑]

Bill: 这自不必言。[笑]

Rich: 我就像...[笑]摄像机开录了,是吗?[笑]

Bill: 那是胡话。摄像机打开了?[对Kerry说]我想你应该介绍一下Rich。

Kerry: 好的。

Bill: 因为你知道很多他的历史。

Kerry: [轻笑]多,很多。我知道很多Rich的信息。

Bill: 你说漏嘴了。

Kerry: 那个411...

Rich: [笑]

Bill: 我们开始吧。

Kerry: 好的。我是Kerry Cassidy。

Rich: 我是Bill Ryan。

Kerry: ...来自卡米洛特工程,我们与Rich Dolan在一起。我们将与Rich Dolan展开一次futuretalk,这将会非常有趣。给观众们提醒一下卡米洛特的Futuretalk是怎样的,基本上是我们三人的一个座谈会。不太会深入到你的材料,因为虽然你是《UFOs与国家安全状况》的作者,有卷一和卷二,而且它们是厚厚的书,你真是一位不可思议的历史学家。

Bill: 特别推荐。我想为你插入这本书到讨论中。

Kerry: 好的。[笑]

Rich: 请。

Bill: 好的。

Kerry: [笑]是的。

Bill: 我真想...我真想把这本书加入到交谈中。它们非常...

Rich: ...务必这么做。[笑]

Bill: 它是极好的历史文献,在将来,它会被认为是这个关键时刻的其中一本最重要的历史文献。

Rich: Thanks. 谢谢。 Kerry: 我想说它是UFO历史的精髓,正如我们所知....直到你完稿时写到那年...我肯定你正开始下一本书的写作。是吗?

Rich: 我现在正写第三卷,将会谈到今天的历史。

Kerry: 好的。

Rich: 是的。

Bill: 你能赶得上写到目前吗,或者目前正加速离你而去?

Rich: [叹气]谁知道呢。我想我用两年时间完成第三卷,巧合地...那时将会是2012年的末尾。这不是很有趣吗?我有可能会在2012年12月21日完成,就我所知。

Bill: 干得好。

Kerry: 好的。我不得不说我们三人都非常能说,所以要逐个人说话而不打断别人真是个挑战,但我们会试试。

Rich: 我们尽力而为。

Kerry: [笑]与一个像我们那样能说会道的人一起很有趣。无论如何,我想请你说一下你的一点背景给那些看这个视频而不知道你是谁的人,比如罗氏奖学金研究生决赛那类事情,随便你谈点什么...

Rich: 好的。我写作和研究UFO有15个年头了,从90年代中期开始的。之前我是一个学院博士。我在纽约的罗切斯特大学攻读博士学位。那时,我专注研究哈里.杜鲁门的总统任期时,国家安全设备的诞生,我在之后的书中有写到。尤其是,我正在写关于杜鲁门和称为NSC68的特别文档的博士论文。在国家安全领域中,在那段历史中它实际上是一份非常著名的冷战风格的文档。这就是我的研究对象。

附带提一下,在这之前,我是竞逐罗氏奖学金的决赛选手。那是我在阿尔弗雷德大学读本科的时候。我的教授鼓励我申请罗氏奖学金,我进入到最后一轮,还不错。这是一段有趣的经历。顺便说说,我在纽约做过一次访问。那个主持访问的主要女士是一位....她不断谈到她与亨利.基辛格是如何亲密的朋友。

Kerry: [笑]

Rich: 我忘不了。那是1984年的事情。

Kerry: 大警告。

Rich: 哦,大时代。我告诉你,即时在那时,我对任何与基辛格有关的事情都很厌恶,确实令我受不了。我从来不对其他访问者说起这个,但我确实认为某种意义上我破坏了自己的采访。在那次访问中我没给人好印象。我想我是盛气凌人地对着这些人。

Kerry: [笑]

Rich: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发现了自己所在的环境。突然,我不知道与罗氏,奖学金有关的一切,我之后才了解到,那只是精英的一个工具。说回当时,我认为我想要的是其他什么,但处在那个环境中,我真的不想干了,我认为我没有完成一次很好的访问。我做不到。

Kerry: 嗯。

Rich: 这样可能使我躲过一发子弹。

Kerry: 肯定的。

Bill: 是的。

Kerry: 但把你抽离出来从整体来看,我们所在这舞台可能造就你成为在这个环境中一个非常独特的人....

Rich: [叹气]

Kerry: ...因为一个有你这种学历的人,并且你的研究方法很有系统...

Rich: 嗯。

Kerry: 同时,你是一个极好的写手。就职业而言你应该做一个记者。

Rich: 谢谢。

Kerry: 我要说你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批判性思考者。

Rich: 谢谢你,Kerry。

Kerry: 当你把这样的能力用到写作故事上,另外,你是出色的演说家,但我要稍为责备一下你,尝试使你更有火气...

Rich: 是的。

Kerry: 因为你内在有这种热情。并且...

Bill: 每个人都喜欢他,尊敬他。

Kerry: 是的。

Bill: 他形象不错,穿一套西装。

Kerry: [笑]

Rich: [由衷地笑]

Bill: 我想这使他非常可疑。

Kerry: 非常可疑。

Bill: 他好得令人难以置信。他应该是一个克隆人。

Kerry: 哦,对,对。好的。除此之外你有一个有趣的背景,因为你...我不知道你想不想谈这方面,所以我不想...我们可以从影带上抹去或者不记录一些对话...

Rich: 哦,没事。

Kerry: ...如果我说了一些不可接受的话,因为我知道你有过...我不知道你是否会把它称为绑架或者接触经历。

Rich: 我没有过任何我称为意识清醒的绑架或者接触经历。我要说,我有时想知道这是否是一个案例,无论如何我没有任何证据。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做过私人形式的调查,这个我从来没有写在书上。我写不出来。可能我感觉我能写出来,而不伤害到牵涉其中的当事人的那一天会到来。但可以说,我调查的一些事情非常的怪异,涉及到非人类和深黑的人类阴谋,也就是平很多人都有过绑架经历,我相信有军事和非军事的。我一直研究的事情很多正在发生,我正尝试像其他人那样理出个头绪。

Bill: 嗯。

Kerry: 你也有在神秘学,光明会哲学的研究背景。就像我那样,某程度上你也研究了这个背景。

[摄影师]:[咳嗽]

Rich: 我对意识一直相当感兴趣。我对其他现实次元,其他意识层级的可能性也一直感兴趣。这不是说我认为自己是这么方面的专家。但...我对此无疑是有兴趣的。

Kerry: 是的。你是一位思想开放的探索者。

Bill: 因为这些方面可能对你理解你所收集的一些资料是有必要的,是吗?

Rich: 当然。看,在这个领域的旅程中,我在90年代中期开始起步,我从一个非常死板的学习环境中脱身出来。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待在那里十年或者以上,正如我,你就会学到以某个方式来思考。这种思考模式在写历史方面有很多优势。对于维持你的主学科之上的很多知识学科很有帮助,以便你可以用一个可靠的方式呈现出来以吸引很多不同的人。另一方面,这种(思维)训练使得研究某些-更复杂的涉及到UFO,ET和维度的-量化要素不那么容易。

所以,过去15年来研究使我注意到,我们都在自己的旅程上。公开地,我一直尝试把自己的著作和我自己以这种方式来定位,以便我可以触及并与主流人群对话。如果我在NBC被什么人采访,我感觉我可以做得到,我可以很好表达出来。

Kerry: 嗯。

Rich: 因为毕竟,你看,每一个研究这个领域的人,我们都是光谱的一部分,我们都有自己要面对的听众,每个人都在那份注意中作出一些贡献。所以,如果我有机会肯定地面向主流或者某些我们圈子以外的人说话,我想那是一件好事。无论如何,你待在这个领域越久,你就越发现这是一个乱七八糟的奇怪领域。

Kerry: 嗯。

Bill: [笑]

Bill: 这就好像,如果我要做个比喻,就好像去到这个大海洋的美丽海滩上,说:我要去感受一下海水。于是我走到海边湿一下脚。

然后我走回来说:好的,我感受完了。

我意思是,不用去畅游一番。在某一点上,你要下海游泳,这样我才感到我做过了。也就是说,是的,我遇到很多非常非常奇怪的事情,那挑战了我自己对什么是现实的概念。我给你举个例子,对你或者很多人来说可能是第二天性;这是关于人们与这些实体,与这些事物的精神连接。

有多少次我们会遇到有人说:我有种强烈的欲望要在零晨两点起来坐在床上,看出窗外,我这么做了,发现外面有个橙色发光的球(UFO)。

这意味着什么?这表示我们与他们之间有一种心灵感应,不论"他们"是谁。这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换句话说,我们的意识。我们的思想是发生这种现象的重要部分。

Bill: 可能是最重要的部分。

Rich: 可能,是的。我们的思想,或者我们的灵魂。有很多奇怪的事正在发生,我碰巧相信这个称为"灵魂"的谜。我以前不信,但现在信了。我想它是存在的。当我的身体死了,当身体腐烂,仍有一部分人你存在,那种非局部的部分,古人称为"灵魂"。我想是存在的,我确实相信-这只是我的见解,我并不肯定-这些在这个存在平面与我们相互作用的其他存有,他们是知道的,对他们来说是有趣的。

Bill: 我想说有压倒性的间接证据表明这个公认的现实,我们只是稍微意识到这个可能性...

Rich: 是的。

Bill: 你感觉得到-这是问题,这种陈述是一个问题-你感到你要对那些推测保持谨慎,因为在NBC采访营中你一直有一种潜在的...

Rich: [叹气]

Bill: ...就好像,你要对人们听你说什么保持小心...

Rich: 是的。

Bill: 而你也有辩护的名声。

Rich: 老实说,此刻我作出了如此多的陈述...

Kerry: [笑]

Rich: 如果他们真的想在NBC上无视我,他们是可以这么做的。在其他我采访过的人当中他们会利用这次访谈。

Bill: [笑]

Rich: 所以,记住,我只会...如果我再有那个机会,我就会尽力而为。这就是生活。

Bill: 很不错。我意思是,对我们来说,允许我能代表你来说,这是不言而喻的。

Rich: 嗯。

Bill: 我遇到过这么多人,包括我自己,他们都有生动的前世回忆。这些不是臆想。

Rich: 嗯。是的。

Bill: 这是真的。

Rich: 是的。

Bill: 就好像一条公理。不是假设。这是...

Rich: 一些很出色的工作已被完成。有很多这方面可用的,追溯到很多年前的量化数据。

Bill: 是的。

Rich: 所以是的,我绝对相信。

Bill: 是的。

Kerry: 你与John Mack(摩根士丹利CEO)见过面吗?

Rich: B有一次简短的会面。那是2002年一次大会上,作为斯蒂芬.斯皮尔伯格的迷你连续剧的开播会,那出剧纽约科幻频道播出。我更喜欢与John Mack交流,因为一直很尊敬他,但这次聚会很拥挤。我只是到场的一名新人。我完全不肯定他认不认识我。有人把我推到John Mack的面前。

Kerry: [笑]

Rich: 周围也有其他人。我简单地与他交谈,我们都很客气。但我不认为我给他留下什么深刻印象。我应该很喜欢有个机会与他交流。不幸地,从来没这个机会。

Kerry: 你应该对他去逝前一直写作的那本书感兴趣,与意识有关。

Rich: 嗯。

Kerry: 最后还是回到意识话题上,我发现这个领域的研究者...你应该深入研究过不同的领域...

Rich: 是的。

Kerry: ...那些你感兴趣的。可能有些具体细节,但最终还是回到意识以及关于我们真正与之相互作用的心,思想和灵性方面。

Rich: 总体上来说,我完全同意。我发现我的生活中,每一两年时间里,我就会彻底改造我的现实范式,我一直扩展自己的意识。你走进这个领域,思考现实是如此这般,然后又突然发现事情不如你想的那样,你把它撕碎并思考其他现实的层次,但只持续一段时间。然后一两年过去了,你想:不,这也不对。[做撕碎的动作]于是我们的理解就会越来越深。我还没思考透呢。

Kerry: 是的。

Rich: 我现在前推了50码,但我仍然在探索。我认为最好的,研究这个领域最好的事情就是挑战了我对什么是现实的理解。然而老实说,我认为大部分人,他们到了30岁就完事了。

Kerry: 是的。

Rich: 他们花费余生...

Bill: 嗯。

Rich: ...来填补他们认为他们所知的空白处。

Kerry: 对。

Bill: 我跟你说一下我的看法,因为,晚饭后我与一些人谈到收集拼图块。这是另外一个比喻。

Rich: 嗯。

Bill: 你正尝试使拼图符合你所认为的图景。你实际上还没见过全景是怎样...

Rich: 是的。

Bill: ...但你对它可能是怎么样的有一个理解。然而拼图块并不适合。你尝试强行使之吻合,如果你够诚实,它们实际上不符的。然后整个图景将越来越大。

Rich: 嗯。

Bill: 这幅拼图画如此的大,你无法扔掉所有的图块。这与理智诚实的研究类似,那就是你要跟着数据引领的方向走。

Rich: 对。

Bill: 我明白,我真的明白,作为这种人类条件的学生,比如像你这样的一些不想这么做的人。这太不舒服,太不方便,太令人尴尬,有时也令人不快。

Rich: [清喉咙并叹气]

Bill: 我们发现自己跟随着这数据的踪迹去到的地方....会说:我不喜欢我在这里见到的东西!

Rich: 是的。

Bill: 我不希望这是现实。

Kerry: 是的。

Rich: 是的。

Bill: 我不喜欢这种肮脏作呕的事情。

Rich: 对,对。[清喉]

Bill: 但天啊,可能这是真的。我们无法忽视。这就是你有感而发并且是刚才所说的意思,是吗?

Rich: 是的。我发现自己身处一个行走于绷紧绳索的位置上,就那个意义而言,我正尝试把证据以一个方式拼凑到一起,呈现一个可以理解的世界。

Bill: 并且是可接受的。

Rich: 于是,我一直在有什么要包括和有什么要省去的境况中。我想包括所有我认为有效的资料。某些我被告知的事情,我不一直认为都是有根据的,但后来证明部分是正确的,但当其时总是很难知道哪些信息有帮助哪些没有。这是一件凌乱麻烦的工作。

Kerry: 你昨天的演讲,我认为非常精彩。

Rich: 嗯。谢谢。

Kerry: 我认为这次访谈可以谈及某些主题。

Rich: 当然。

Kerry: 我也想跟你深入探讨一下...

Rich: 好的。[清喉]

Kerry: 因为你与卡米洛特有联系...我们在很多方面上,在许多人看来,是处在前沿的深入研究中 ,尽管我们有大量的观众....

Rich: 嗯。

Kerry: ...即使我们确实走过了边缘。

Rich: 是的。

Kerry: 所以我们允许,尤其是我-甚至是我们两人之间,我想在某些方面中-....比如我对所有事情是非常开放的。所以如果有人接近告诉我一个故事,不论这个故事有多离奇,我都会考虑和倾听。

Rich: 嗯。

Kerry: 这不表示我们会发布出了。但这里正是我们的判断力发挥作用的地方。我肯定你遇到相同的情况,你得悉一个故事,一个证人...

Rich: 是的。

Kerry: 可能不只一个,跟你谈论一个现象,比如蜥蜴人。

Rich: 是的。[清喉]

Kerry: 然后你或者把他的话扔到一边,关闭你的思想说不,又或者在我们的世界,我们同意的是要把真相揭示出来,不论这个真相是什么。

Rich: 嗯。

Kerry: 我们不得不进行调查;我们要搞个明白;我们在一个宽阔的途径上允许它。意思是,比如你所说的,其他维度。我们谈论时间旅行,谈论星门,我们入侵伊拉克因为星门这个事实。因为那里有星门。

Rich: 嗯。

Kerry: 不是为了石油,而是星门。至少对我来说这真是一个非常真实的假设。

Rich: 是的。

Kerry: 这已经被我和我们的消息来源所证实。还有更多。我意思是,有更多的这类事情。于是,我就想知道,因为随着你写下一卷书,你将不得不,在我看来...好像这样的展开,而不是收窄,对你来说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它实际上是变宽,因为人类意识正是这样。换句话说,随着我们经历了50年代,即使是那类民众的范式也变得更宽阔了。如果你从那个角度来看的话。

Rich: 是的。我明白你的出发点。我处理最后20年的这些主题的方式,是要充实《UFOs与国家安全状况》这本是的内容,我的研究方法不会改变,我会尽我所能可靠地清理一系列证据。这并不表示因为某些主题对我来说处理起来让我不舒服,我就会避免谈及这些主题。

另外,我感兴趣于询问和处理这些非常有争议性的观点,并公平看待它们。因为没有坚实的证据来支持,不表示我不认为它可能是真的。在我历史最后一卷中,我留下了很多问题未决。我不认为有回答的必要。作为一个历史学家,拿个小槌子敲打桌面说这个是真的那个是假的,这不是我的工作。我不用每次都这么做。有时我感到我以某个方式作个判断,我可能就会写出来,希望抛砖引玉。但很多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所以我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有时,尽力简单地呈现出各方最好的证据并顺其自然。我无法解决每一个单独的问题。真的,解决这些事情的每个问题超出了一个人的能力范围。太多了。500或者1000个热门话题就是一个雷区,不容易有一个必要的解决方案。

Kerry: 是的。正如镜子大厅。我喜欢你昨天演讲的一个方面,就是当你谈到有一个创造出来的,你称之为分离,一个分离文明...

Rich: 是的。嗯。

Kerry: ....在我们的文化中我们有分离,我想称之为一种流氓文化。

Rich: 是的。我想这是看待它的一个方式。[清喉]

Kerry: 在很多方面中。我们昨天与Bob Dean谈过,他喜欢一个领导者在我们的舞台上作为一个发言人出现...让秘密得以澄清,然后进入到我们的方面。并且,他亲身地...

Rich: 嗯。

Kerry: ...在某种分离文明中有参与。但他谈到大众,然而我们说是现在确实有一个分割,在两个生命之间....

Rich: 是的。

Kerry: 我觉得在你的演讲中你很精彩地用图表说明了。

Rich: 谢谢。过去几年我一直研究这个基础概念。我在我的历史书卷二中进行了介绍并在A.D中进行了详述。这个概念不是什么复杂的东西。[清喉]它是以60年前,我们从罗斯威尔回收了一块外星技术或者一些其他的碎片为基础的。一支天才级团队的科学家花了很多金钱和时间,层层掩盖地进行研究。于是在某一点上,我们可以假设他们会灵机一触,他们搞明白了这种技术。这可能表示他们能以此改进集成电路或者开发纤维光学,但也可能允许他们突破并开发出更先进的东西。比如说反重力或者场推进技术。

如果他们取得了这种突破进展,可以想象他们的上级可能这么说:你们不能与全世界分享这些技术。这个有点太重要了。

比如说反重力,将会推倒石油工业。吹一下,火就熄了。因为使用这技术从A点移动到B点,是不需用石油的。所以,它本身就是世界改变者,在那些掌握这个秘密的人看来,它必然要被保密不让公开。他们不是为了人类寻找更好的改良方法。对于他们的计划来说这有点太伟大了。他们想做的是维持他们的(领导)位置。这些是其他的玩家。所以,然后会发生什么?比如说你在1960年代在场推进领域取得了突破,你开始开发你自己的飞碟舰队。科学的效用不是线性的,而是指数式的。它在自身基础上建筑起来。[清喉]我想喝点水。不好意思。[喝水]

Kerry: 没关系。我们暂停一下。

Rich: 它在自身基础上发展起来。所以它并非真的难以想象,想象一下一次科技突破导向到一个基础科学现实的崭新理解层面上,它可能再引起另一个新突破,不断循环。所以这个秘密组织突然开始交互跃进,现在你知道事情就是他们已经远在我们前方。绝对的。

我给你说一个案例。我几年前与一位前NSA科学家交谈,他直截了当地告诉我,NSA的计算机能力在1960年代中期已经在大约650MHz速度下运行。今天它已大大地改变了。这没什么大不了。每个人的笔记本电脑都比那个要快,但关键是个人电脑领域直到2000年左右都还没有达到那个时钟频率。NSA在35年前已经领先世界。就这有问题了。所以说....

Bill: 你问:他们现在的速度有多少?

Rich: 你懂的。

Bill: 嗯。

Rich: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组织可能在ET技术和能力上领先于NSA,就是说在人工智能,纳米技术,生物技术,太空技术,处理多维技术方面。我认为这点非常重要。

这就是说,他们是某种意义上与我们不同的文明。我说一个文明是什么?它应该与科技等级有关,你的宇宙论,你在宇宙中位置的理解以及所有其他事情都与这些人是不同的。所以,我把他们称为一个"分离出去的文明"。他们把我们遗弃了。顺便说说,那不表示他们从来不与我们有交集。我意思是,他们有家人,他们有重聚,他们做自己的事情,但他们也生活在这个(相对于他们来说的)"其他世界"中。

我的理论可能是比他们更进一步,他们在尝试提高我们剩下的人的速度方面更困难了。我看到这样的事发生,即使是那些有同情心的内部人士,我相信有这种人。他们可能自问:你要怎么带上70亿人跟上我们,那些人与我们相比生活在这个小小的卡通现实之中。我怎么才能加快他们的脚步,如果我们想要这么做的话?这可能并非易事。

Kerry: 是的,我们想不想这么做,这又是其中一个更大的问题。

Rich: 是的。对。

Kerry: 如果你看佐治亚州石阵,你阅读"铁山报告",最有可能的是他们宁愿杀了一大部分人口并重新....

Rich: 是的,让我们相继死去。

Kerry: 从这点来看,我们现在像画一幅图画...

Rich: 是的。

Kerry: ...我想说我们实际上是一条桥梁,我们所牵涉的揭露是...

Rich: 嗯。

Kerry: 我们用我们的方式来揭露,通过这些大会,通过我们写的书,通过卡米洛特的访谈...

Rich: 嗯。

Kerry: ...等等。人们前来对我们说:天啊,你改变了我的生活。

我们可以改变他们的范式,让那些在文明半路上的人,能加快了解基本上被隐藏的另一半。

Rich: 嗯。[清喉]

Kerry: ...这取决于我们,在我看来,作为那条桥梁,因为他们开始意识到那鸿沟是如此的宽,几乎没有可能让我们一起存在。

Bill: 我们是有价值的资产。你也是。

Kerry: 它越来越...

Rich: 这点说得很好,极好的观点。

Kerry: 还有,他们不是像曾经想的那样杀了我们。有文档证据...

Rich: 嗯。

Kerry: ...在一个参量中,我觉得比如在这点上,他们实际上不会杀太多人,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已经胜出这个游戏,他们主宰世界以至于他们不用再杀人来达到目的;他们可能会进行脑控,但他们不会杀人。所以最终,他们现在所做的是利用人们,比如我们,来架桥连接那道鸿沟,揭露出他们在做什么。所以他们泄露给我们。

Rich: 嗯。沿着那些线索...

Bill: 让我插一句。

Rich: 请,继续。

Kerry: [咳]

Rich: 好的。

Bill: 我不是重新解释你所说的,但我想说一个比喻。

Kerry: 继续。没关系。

Bill: 我很喜欢这个比喻。那就是一个反应,它是一个受控反应,好像在反应堆的核反应那样。

Rich: [清喉]

Bill: 要加速反应,你要拿出控制棒。如果失控了,你不希望像切尔诺贝利那样。你不得不重新插入控制棒。那些依靠人手操作的控制棒会说:你知道吗,别说如果我是你会怎样,如果没有我你可能已死掉再也见不到你的狗。

或者在从前,情况可能会更加坏。

Rich: 嗯。

Bill: 现在我想事情以一个更温和的方式进行。是一种低声耳语,我们已经遇到过一些人。比如说,"你要注意,给我仔细听好。"等等诸如此类的事。

但有时,他们想反应加快一点...于是有人提前走出来,就是那些内部人士,说出比你所想的更多的信息。

Rich: 是的。

Bill: 这是要被处罚的。他们可以把我们压扁得像臭虫那样。他们可以马上制止那些与你私下交流的人。他们没有这么做。

Rich: 很好..是的。很好的观点。有很多次我都想知道...我偶尔会得到一些乱七八糟的证据。几年来,我在每个机场都被会阻挠。我的名字被标注。我允许上机,但我会被耽误15,20分钟,当他们查我的名字时我只得坐着。我皮箱被打开,多次送到杜勒斯机场,有持枪警卫走过来。我房子前面总停着车子。我经历所有这类疯狂的事情,但我从来没有被恐吓。我经历的那种严厉手法,像马克思兄弟式的监视现在都没有了。

有一些人,我要说非常高层,位高权重的内部人士来找我。一些人是我认识的,他们非常有名。其他人我没办法确认他们是谁。其中几位只能说是非常深入的内部人士,一些人我无法确认他们身份,我得到了大量这些人提供的信息...

Bill: 但这种行为是要受处罚的,不是吗?

Rich: 这些联络人给我的印象是他们偷偷地告密。这是他们给我的印象。

Kerry: 是的。

Rich: 顺便说说,这几个月我都没有再听到这个特殊组织的消息,我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有几个人会给我发来大量信息。这是真的,不是真的?...很难说。有几次我倾向于认为,是的,他们在告诉我真相。但也有可能想知道我是不是被人带着兜风,所以我要小心谨慎。

Kerry: 是的。

Rich: 尽管如此,我的印象是这些身在深入黑暗秘密组织的人们,他们支持我的工作并决定在一个有限的基础上给我提供一点并于他们领域的本质的信息。就是说,这个情境是...我们叫它做"The Majestic Group“(TMG),就是那些保密者,他们不只是12个人,它是一个庞大...

Kerry: 是的。嗯

Rich: ...不规则蔓延的官僚组织,是国际性的,完全不是由美元资金来操作。而是国际资金。

Kerry: 嗯。

Rich: 大范围的私人资金流入。他们拥有所有商品。也涉及到派系。人类派系和多个联盟。

Kerry: 是的。

Bill: 嗯。

Rich: 有人类和非人类组织联盟,没人知道谁会有张记分卡把这些人分类一下。根据我的印象我不肯定他们会这么做。另外,我叫他们做"Majestic"。我认为Majestic这个组织正争夺尝试继续停留在最高位上,处理一个又一个出现在这个世界的麻烦,因为某些他们无法控制的,并非全部是善良的势力的介入其中。这个是我的感想。

Kerry: 好的。

Rich: ...某种战争正在上演。

Kerry: 但你说到势力...是的。

Rich: 势力,实体,组织。

Bill: 很有趣。

Kerry: 是的。

Rich: 他们有可能不知道这些是外星人。我认为他们某程度上正与次元势力,次元团体有关。再强调,这就是向我呈现出来的情况,我不肯定这是不是真的。这只是我着眼的一些可能性,但如果情况正如它看起来的那样,这就是一个疯狂的故事了。这就不难看出为何他们想保守秘密不让公众知道,因为这会引发爆炸!如果是真的话这绝对是炸药。

Kerry: 是的,真正的故事。因为当人们谈到揭露,对人们来说谈论小灰人飞来飞去绑架人类,军队与他们达成交易并且得到一些飞碟技术等是不错的...

Rich: 是的。

Kerry: ...但这就说完了。

Rich: 太简单了,不是吗?[笑]

Kerry: 是的,而...

Rich: 是的。

Kerry: 那会揭露出来。那可能也是他们准备要说的。但实际上,从我们所听到的信息来看,这个故事要更加复杂。

Rich: 是的,我也这么认为。

Bill: 嗯。

Kerry: 从我们听到的信息,事情涉及到战争,换句话说,在不同组织之间的战争,有些是人类,有些是人类和其他人,有些人看起来像人类但他们可能来自地球以外,等等。

Rich: 是的。

Kerry: 我意思是,这些组织的混杂非常复杂。

Rich: [叹气]是的。

Bill: 也有些方面表明他们自己可能也没有所有的信息。他们可能有还没回答的问题。他们可能不理解。他们可能会惊慌失措。其中一个问题是所谓总统新闻发布会上说漏嘴,但对总统或者五星上将而言很难这么说:"这是一个好问题,但我们没有答案。"

Rich: [叹气]我同意。关于揭露,我想说的一点是...首先,我既是也不是一个揭露的支持者。我意思是,某种程度上我支持,某种程度上我又不支持。我完全明白揭露将会是一件非常乱七八糟的事-正如我刚才说到-一个非常无法令人满意的命题。一点都不有趣。

Bill: 嗯。

Rich: 正如我经常说,这是一个悖论。这是不可能的,但又是必然的。

Bill: 嗯。

Rich: 在人们获知这个秘密的意义上来说这是不可能的。我看不见他们那边有放弃保持秘密的动机。他们为什么要放弃?你一生都保守着这个秘密,很难马上向全世界人解释清楚。

并且你拥有整套相关技术-你有什么?你有什么玩具是我们这些平民没有的?这将会激起公愤。

并且你有经济/金融的全景,其中你要替代石油,因为一个揭露声明之后,用五分钟时间人们把事实拼凑到一起发现原来不需要石油。所以,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还有石油工业要怎么办。

Kerry: 嗯。

Rich: ...这只是开始!然后会发生什么?这个议事日程就是只好拖延时间。不得不这么做。于是,换句话说,揭露不是这个游戏的结束,而是开始。

Bill: 对。

Rich: 这是下一场为真相而战的开始枪声。

Bill: 嗯。

Kerry: 是的。

Rich: 比如总统会说:是的,很明显,有其他人在地球上,不是所有东西都是我们的。好吧,然后怎么办?你要怎么解释绑架事件?谈起来真的会伤感情。一个总统,在那些揭露的时日里,如果他够幸运,最好就是能说:"我们正在调查。我们将尽可能地公开过程,我们将确保人们的安全并且我们确保得到答案以便你们能知道。"然后就是拖延时间。

Kerry: [笑]

Rich: 但真正的问题将会是,会有很多愤怒和好奇的人,会有很多一直在挖掘这个问题的研究者。那些像我们的人会有话说,很多人将会听我们说话。

所以,问题将很快地被摆到桌面上。

Kerry: 当然。

Rich: 整理这些问题将会是一场"大逃杀",我们可能将会非常不满意,因为我们确实地知道地球上有其他人,但却无法把他们拉出来,放他们在台上向他们抛出各种问题。

Kerry: [笑]

Rich: ...比如在卡米洛特的访谈上。

Kerry: [笑]

Rich: 嗯。

Rich: 如果请他们其中一位上来不是很好吗。这也许没有可能。所以,我们不一定对所有问题都满意。这种情况可能持续几年,可能持续几代人。

Kerry: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如果你从"他们"的角度来想,不论"他们"是谁,你可以想象这有点像明星站在后台,争抢谁应该首先上台,因为...

Rich: 嗯。

Kerry: ...如果你想一下,为什么仙女星人要让昴宿星人先上台?可能他们一起上台,那是没问题的,但我不认为灰人对此感到高兴。还有蜥蜴人会怎样呢?

Rich: 是的。

Kerry: 又比如其中一个组织要待在幕后但其他组织想让人们知道他们存在,因为他们实际上不得不认为那个组织是一个威胁。

Rich: 是的。

Kerry: 这就是事情疯狂的地方。然后,还有另外一个方面,就我的理解,比如军队的不同方面已经与不同的种族结盟。比如说幕后就有某种为北欧人组织而进行的战争。

Rich: 是的。

Kerry: 他们与空军交往,对付其他军队。

Rich: 是的。

Kerry: 我猜他们可能与某团体的灰人结盟,但可能另一个团体的,更高大的灰人,比如与其他灰人相比是真心为人类利益着想的,所以问题很复杂。

Rich: 嗯。

Kerry: 这样的讨论...我意思是,形势不像已经定了下来。

Rich: 是的。

Kerry: 我们有关于各种ETs的电影。我们电视上现正播V星入侵。

Rich: 是的。

Kerry: 对我来说,这是其中一个在可能发生的路径方面的最好的情节。因为这样的情境中有一个似乎如此意气相投的团体,他们是如此善良,难道不是保持和平的最好方法?

Rich: 是的。

Kerry: 在C.Clarke的著作"孩童时期的结束"里面,提及所有这些问题。从知情人Hoagland的角度,他实际上知道在发生什么。

Rich: 我明白。你说了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一个揭露事件如何影响到这些存有?另一件想到的事很简单,是否有一个配置好的应急计划处理这个揭露?是否意味着有一场快速军事行动由一个团体发起来进攻另一个?有这个可能性吗?我从与之交流的各种消息人士那里得到的印象是,可能有某种秘密的战争在进行。这是John Alexander极力否认同时我是不同意的。

Kerry: [笑]是的。

Rich: 但是,如果有,那么一个揭露就会在那些关系上产生关键的效果,事情可能变得非常丑陋和快速。它将要发生的唯一原因,不管所有这些困难...不难看出为何当权者会说:"真是一团糟。那就让事情保持好看,密封和沉默,正如它们本来那样吧。"不难看出他们会这么说。

问题是这条等式中最大的变量不是那些秘密守护者,不是那些其他存有。是我们。我们是变量因素。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作为一个种族,你看,现在是2011年,不是1991或者1971年。我们正在这样[右手做出指数曲线动作]。

Kerry: 是的。

Rich: 下一个20年或者40年我们会是什么样子?天知道。我们会有一个强大的人工智能无处不在的世界。你个人可能有500或者1000智商。早上不再需要咖啡,也不需要睡觉。可以从网上下载任何单位的数据。一下子就下载完。

我们可能会植入纳米晶片让我们与网络交流。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并且还会有基因改造的生物技术。

在那种情形,那个世界中...这对我来说变得非常明显-这些其他存有...看,他们需要知道。他们知道我们即将跃进他们的世界。

Kerry: 是的。

Bill: 嗯。

Rich: 并且他们对我们非常感兴趣。所以,我认为20年内我们将会是这种情况:我们将拥有探测到他们到底是谁的能力。我几乎无法想象2,30年后的,非人类存有与我们互动的世界有多么疯狂,有着比我们今天更大的维度理解,在我们自己当中有着更大的能力和工具,比如电脑。这将会变得疯狂。

Bill: 让我问你一个我很喜欢问的问题,如果你可以在演讲后回答问题的话。

Rich: 嗯。

Bill: 我不是一个负面的人,我也不是一个自然派的恶魔拥护者,但一些观众想让我们问这些问题。有没有可能我们遇上的这个错综复杂的东西只是另一层谎言?比如一个大尺度范围上军队出来说:"那些罗斯威尔的残骸只是绝密坠落的仿制品。"这类事情。这种事情能以各种方式发生。

Rich: 你能不能说得详细一点?你说的是哪一类的情形?

Bill: 可以,好的。

Rich: [清喉][叹气]

Bill: 如果我是一个五角大楼的将军,用心险恶,有控制欲,有恶意的动机,我就会想:把这些事情告诉全世界的最好方法就是在一个危机基础上,人们是如此恐慌和惊扰以致于他们问不出聪明的问题。他们将只会担心他们的生存。"

Rich: OK.

Bill: 因此最后会变成"蓝光计划"的情形....(注:最广为流传的说法就是美国有一批阴谋分子利用立体三维投影,在天空投射宗教领袖的立体影像,制造群众不安、恐慌、杀戮,让影子政府接管并重建世界新秩序。)

Rich: 好的,我明白了。

Bill: ...一场世界大战的背景之下,这些外星人降落下来杀人,不论是真是假,突然地,现实公开了,因为满屏幕都是,你会看到电影"独立日"那样的大母舰,不管它们是不是真的。

Rich: 是的。

Bill: 但是没有人会问问题,正如在和平时代我们有自由来问,因为人们只会想:天啊,我们很高兴我们有一支强大的军队能拯救我们。而没有人能问出一些明智的问题。

Rich: 我们生活在一个虚假的世界中。我们都知道911。我们知道其他那些事,还记得炭疽恐慌吗?那不太有趣。

Kerry: [笑]

Rich: 我们生活在一个被欺骗和被操纵的世界中。所以,就为了创造一个全球法西斯国家而恐吓公众而言,这是我们需要警惕的。我是同意的,但...

Bill: 这种看法也解决了问题。它解决了揭露问题。

Rich: 额...

Kerry: 临时地解决。

Bill: 某程度是。

Rich: 这既是又不是。我意思是,根据蓝光计划,我想指出,我也对蓝光计划进行了一些调查。以往应该发生过一起蓝光事件,如果你还记得的话,就是10月13日。

Bill: 我知道那是胡说八道。

Rich: 对,那是胡说。我是说很久以前发生过。

Kerry: 我们也这么想。

Bill: 嗯。

Rich: 很好。

Kerry: [笑]

Bill: [笑]

Rich: 原始的蓝光理论来自一个叫Serge Monast的将军,我调查了他的背景,在我看来事实就是这只是一堆废话。

Bill: 但这个理论,作为一个战术来使用,它形成战略军事观感使一些人可能付诸实施。

Rich: 问题在于把握细节。你要使全世界相信有敌对外星人威胁,并且他们将入侵我们。假设你不得不提出一些文件。你必须先提出有外星人。你看,其中部分问题是要使科学界相信你。不管你如何进行揭露,都会有一个劝说的问题,比如说美国国家科学院,说他们怀疑UFO是一个粗略的保守陈述。

Kerry: 但把飞船放到世界主要城市的上空将会终结那种陈述...

Rich: 那么,哪些飞船...

Kerry: ...除非他们是非常精确的全息影像。

Bill: 嗯。但是...

Kerry: 但是他们有飞船来...等等。

Rich: 但有说服力的全息图像最终能使人们相信吗?

Bill: 不。你不会...

Kerry: 我们相信他们有太空船,我们知道他们现在能超光速旅行。

Rich: 嗯。

Kerry: 我们知道他们有黑色三角形太空船。我们知道人们看见的一些那类UFO是军队的。

Rich: 是的。

Kerry: 它们是我们制造的。无论我们是谁。

Rich: 是的。

Kerry: 所以,他们不需要全部都用全息图像。他们可以做一个综合图像。我同意你所说的。事实上,如果他们利用他们拥有的太空船和一些全息图像等等实行一个蓝光计划式的入侵方案....

Rich: 嗯。

Kerry: ...最后,这种情况下一些真正的(外星)人就有发言权,因为他们会说,"伙计等一下,我们才是真的..."

Rich: 是的。

Kerry: 我们会降落下去,表示出一个相反的信息。

Rich: 所有都是断言...这都是以这些其他实体不会这么做这个事实为基础的。

Kerry: 是的。

Rich: 对我来说,这么做有非常大的风险。[清喉]

Kerry: 因为他们现在介入太深了,我意思是...我们得到很多揭露信息并且很多不断联络我们的证人,不只是像我们这些人,也可能是你。但肯定地,很多人出席这些大会,也有很多人不会。人们天天写信给我们。我收到很多邮件。

Rich: 嗯。

Kerry: 所有这些故事。你不会相信。太神奇了。有一个妇女昨天走过来给我说,她来自波多黎各,说她有一个水晶小孩,由于我们的一次采访,我们救了她一命。因为她的孩子可以看见-我们在访谈中有文件证明-他在他的真实生命中所见的... 他在主流范式中生活有困难,其中我们所谈论的那个世界是不存在的。

Rich: OK.

Kerry: 所以我意思是,我们现在面对ETs他们实际上...他们参与进来,不只是与我们的军队,而是与我们。他们参与到我们的方式是..

Rich: 对,是的。

Kerry: ...在某些情况中,在很多方面比我们从军队那里得知的接触方面的理解更隐秘,因为我们听说过..Dan Burisch说他与他们并肩工作过。Henry Deacon也说过同样的话。Bob Dean说他们行走在五角大楼的大厅中。

Bill: 对ET来说影响我们社会的最简单方式,不论他们的意图如何,不论多少不同的团体牵涉其中,那就是化身为我们那样从内部进行影响。

Rich: 我相信这是实情。

Kerry: 这种事现在也在发生着。

Rich: 如果我们是非人类外貌的外星人,我们对这个社会很感兴趣,我们想要影响它,你最好就是把你的人放进去,让那里的一些人为你工作,或者你制造你自己的人,或者你用一些方法渗透进这个社会并控制它,以便当你要处理麻烦问题的时候,你可以身处在一个影响的位置上控制他们。

Kerry: 你在地上有自己的团队。

Rich: 对,是的。

Bill: 你有一大堆沉睡者。

Rich: 我认为这是绝对的一个真实可能性。

Kerry: 是的。

Rich: 理清所有这些是很困难的。在写这本书时我尝试做的一件事就是展示出,是的,有这么一种非常坏的情节会发生的可能性。我尝试不避免这个问题。但我也想展示有可能看到一条更好的道路,有一条对我们种族和我们社会更好的道路。

换句话说,让我们看一下一个揭露过程的政治结果。结果可能是一个法西斯国家。现在,世界上有一场正在上演的斗争。我们都知道的。我认为这场斗争在揭露之后会扩大,但它不会朝向单个方面。我们看到现在中东阿拉伯人民的行动。我们看到变化快速地发生。

Bill: 嗯。

Rich: 而且,这个世界上有一样东西,叫做"人民力量"。

Bill: 嗯。

Kerry: 嗯。

Rich: 它可以被废止。现在(2011年2月),在埃及,军队正在镇压示威者,事情走向何方仍未明朗。

Kerry: 是的。

Rich: 但革命尚未成功。

Kerry: 是的。

Rich: 所以,一个揭露后的世界,会有什么问题?比方说你是总统。有没有可能说这个人,不管他是不是被比尔德伯格精英集团,光明会放进去。嗖一声把他放进白宫。有没有可能这个人在他或她得到权力后有这样一个时刻,决定我们为了一些真正积极的事情有一个可能性,当中他或他可能想承担起黑色预算,秘密分离组织等。肯定将会有政治压力要这么做。我觉得人们将立即想知道你是如何适当保持住这个秘密的架构的。

除非法西斯国家像沉重的大幕那样轰然倒下,否则将会很多关于秘密架构的讨论以及一大群愤怒的人。

Kerry: 是的。

Rich: 一个总统或者任何领导人都要处理这些事情。除非他马上杀死全部人,不然将有一个政治方式来处理,于是可能将会有一些严肃的深入调查由公众来主持,并且一个总统将会有机会作出一个勇敢的决定并取得美国,美国政府的控制权,摆脱这些黑色预算,秘密社团并找出他们身在何处,资金在哪里,计划在哪里,同时开展另一场斗争。我希望这个另一场斗争将会是国际性配合,一个开放的合作过程,使得世界各国过渡到:1.和平的新能源形式,一个后石油时代的世界;2.找出一个方式来合作面对这些其他存有的挑战,不论他们是正面或者负面意图。我意识我提出了很多要求。

Kerry: [笑]

Rich: 我意识到这是近似于乌托邦的理想主义。但可能事情就是这样。

Bill: 这是假定总统会作出那些号召。

Rich: 这确实是假定。没有理由说一个总统会这么做。

Kerry: 嗯...

Rich: 总统大可以简单地服从他的共同国际大师,说:事情不会这样发生。但是,我想说的最后一点-就是地球上人民的声音可能不会那么容易就顺从。

Bill: 嗯。

Kerry: 是的。

Rich: 我们今天在世界一些地方看到这种情况,它可作为非常好的揭露后的实例。

Bill: 我同意。

Kerry: 你也要记住,尽管如此,这个我们所称的"揭露",正如Bob Dean所说正在发生。过去20年一直持续,各种形式的揭露-电影,图书...

Rich: OK。

Kerry: ...这正是我们所做的。你可以就此争论。实际上...

Rich: 我稍微有点不同的看法,但你继续说。

Kerry: 好的。但这是一个展开。在那一点上,我们不是一个封闭的系统,现在,地球,有着各种的访客插手进来。我们作为一个太阳系,正进入一个银河社区中,但如果你听Paul Laviolette的讲话,你看看正在发生的太阳改变的动态和一股超波能量朝我们而来的事实,我们其中一个证人,Jack Simpson说到利用超光速旅行,他们可以把飞船送到我们太阳系以外看到这股朝我们而来的波。

Rich: 好的。

Kerry: 这还是几年前的事。现在,你可以假定它几乎已经来到。这个在我们太阳系行星的改变是有充分证据的,被Hoagland,Wilcock和其他人有合乎科学地证实了。所以,当你看到那些转变...

Rich: 我要说的是所有都在数据中。

Kerry: 是的。

Rich: ...如果数据可以科学地测量和证实,那么就是这样了。

Kerry: 是的。我们有同时进入到太阳系的一个新身体的可能性这类的情形。在地球上,有这些骚乱,近乎革命的边缘。我称为一个"意识革命"正发生在民众当中,同时所有这些促进的事情正某种程度在发生,支持或者反抗地球的转变,一些事情有目的地被完成,不论是由我们军队主导的利用HAARP的战争等等。有很多的这些事情的证据。

RC: 嗯。

Kerry: 所以那种情节不是...不是那么简单如一个总统坐在这里看着球场说:"等等,在那里停一下。我们谈谈这个。"实际上,事情可能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描画出来。我们要看到的是,因为根据权力架构,这显然不是总统所做的,而一个组织,比如可能是Scion,这可能是MJ12的新名字,还有可能在其之上的伦敦金融城等方面。还有Anunnaki的因素,如果你想把它加进来,就是说有此时Anunnaki在这个星球上操纵,并且他们仍然在控制之中...

Rich: 我听到你的观点。

Kerry: 他们的统治可能正受到挑战,而非奥巴马总统或者...

Rich: [叹气]我明白这点,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实体,但...

Kerry: OK。

[摄影师]: ...换带。

**********

Rich: [叹气]我同意你刚才关于王座背后的权力的观点,但我仍然主张在美国总统办公室里面,仍然有那些个人拥有的合法权力,可以让他能作出改变。

Kerry: 是的。

Rich: 正式地说,在我们的世界,总统办公室有实质的权力。事实是,我们都知道这权力被其周边的各种因素削弱了。这不是说这种权力无法被收回。这是我想在揭露后的世界能看见的事情。我不是说这将会发生。

Bill: 最后一个想这么做的是可能是肯尼迪。

Rich: 我也这么想。

Kerry: 我完全同意。

Rich: 我想我们都同意约翰F.肯尼迪是...

Kerry: 是的。

Rich: ...由于那个原因被干掉的,他对那些人来说是一个真正的麻烦。但不表示一个未来的领导人不会有勇敢的一刻...

Bill: 嗯。

Rich: ...以及洞察的一刻,作出一个决定并说:让我们马上行动。让我们为人类种族推进而行动。"为什么不这么做? 尤其如果一个庞大的全球行动发生在人们当中的话。

Bill: 嗯。

Kerry: 我想我们还没有谈到白帽子(内部的好人),因为我想他们能在总统方面或者在我们的军工复合体的小团体当中推进这一步。

Rich: 嗯。

Kerry: 有很多好人。

Rich: 对,是的。

Kerry: 这次我与这些人有接触。

Rich: 嗯。

Kerry: 他们非常关心保持美国的运作,从我们的信息来看,罗斯柴尔德派系希望看到美国倒下,这在他们的俯瞰范围之内,基本上变成世界新秩序的一部分...

Rich: 嗯。

Kerry: ...创立一个单一世界政府。所以你不能让美国与这些坐在旁边权力待到一起,他们操作着一切,或者企图继续在全世界呼风唤雨。

Rich: 我认为很大程度上,美国已经被拉下水了。

Kerry: 但那些好人明确指出他们仍然有些价值要为之而奋斗。

Rich: 是的,当然。

Kerry: 事情还没完。我只是指这就是那个你所说的作出支持的组织-

Rich: 是的,我是这么认为。

Kerry: ...支持我们的总统以某种方式行动,因为他无法单独行动。他要有些人在背后支持。

Rich: 事实是,正如我所见,也正如你们所见,这场斗争有很多方面,但权力并不总是在另一方之上。

Bill: 嗯。

Rich: 我们那些为正义而战的人,也有一些资源,我们要记住绝望不是一个好的心理状态,而且也不准确。

Bill: 这就是...

Kerry: 我同意,是的。

Bill: ...每次我们和Jordan Maxwell交谈,他有过一段艰苦的时期,他常常说:"一切都不可救药了。"我说,并非所有事情都绝望。否则,你就没法像这样跟我们谈话了。"

Rich: 人类种族经历了很多的兴衰。很多次的衰落。历史上我们遇到各种危机-饥荒,债务,不公正,帝国的倒下,野蛮人入侵等等。我们还是挺了过来。我认为揭露之后我们不会终结。我们将继续活下去,即使要花几个世纪来重组,我们是会做的。我不认为我们会离开。

我们将有一个非常不一样的未来。在将来我们可能会认不出我们现在的样子,正如我们今天认不出托马斯.杰斐逊时期一样。你能想象吗?我认为未来的不同将会是更大的。所以...你提到我们是一座"桥梁",Kerry。

Kerry: 嗯。

Rich: 我们是精英和一般大众之间的桥梁,但我们也是通往未来的桥梁...

Kerry: 是的。

Rich: ...我们就身处在这位置上。我们在旧人类,旧文明与正在到来事情之间的某一点上。一个重要的事情是未来世界将是一个知识开放的,有着其他智能运作于其中的世界...

Bill: 嗯。

Rich: ...无论他们是好是坏。

Kerry: 嗯。

Rich: 我们某种程度上要面对这些事情。

Kerry: 是的。

Rich: 我们的后代将带着那种领悟成长。我向你保证,他们与我们相比将会非常不同地看待这个问题,我可以肯定。

Kerry: 嗯。

Bill: 你是否觉得你个人的角色是促进和完善那过渡,那必然的过程?这正是你所做的吗?

Rich: [叹气]我对此感到疑惑。我想这么说也不错。更简单地说,我认为我的角色仅仅是负责任地学习和交流。我学习我能学的。不管怎样,我尝试尽可能在这个过程中提供一把理性的声音。

Bill: 但你不只是一位学院派历史学家。

Rich: 我很多年前就不当学院派了。

Bill: [轻笑]

Rich: 我带着那种学术训练,但我是一个独立学者。我猜这是看待问题的最好方式。

Bill: 嗯。

Rich: 我内心深处想成为那种,能有所帮助以及让世界更美好而不是更坏的人,在未来把我们转变到一个尽量好的地方。

Bill: 新世界出生的助产士团队中的一员。

Rich: 我喜欢这个表述。是的。

Kerry: 是的。我认为我们有一个团队。

Rich: 是的。

Kerry: 我认为有未来的正面远景的可能性,正如你所说,这包含了星球的意识革命...

Rich: 嗯。

Kerry: ...我想不管它如何被使用或者将如何被使用,这股能量波正冲击中东和其他国家...

Rich: [叹气]

Kerry: ...最近到达那些地方并与当地人民有了交流...

Rich: 嗯。

Kerry: ...我可以告诉你,这真正是世界范围内人们的内心和思想的...这不只是CIA阴谋动机那类的事情。

Rich: 是的。

Kerry: 这是真的。

Bill: 这是真正的。

Rich: 是的。

Kerry: 并且....

Rich: 在我看来也是这样。

Bill: 是的。

Rich: 是的。

Kerry: ...在埃及的街头正如在约旦的那样。我们不断旅行,正如你经常也是。

Rich: 嗯。

Kerry: 我不得不肯定地这么说。

Rich: 是的。

Kerry: 同时,有些努力正扭转态势,正如维基解密,有人说他(注:推测是指朱利安.阿桑奇)是受这个或那个组织雇佣的等等。

Rich: 哦,对,是的。

Kerry: 但信息曝光了。

Rich: 对。

Kerry: 底线是-真相浮出水面,踏踏实实地,在我看来这正是那股我们落在后面的浪潮。我想说,在某个时候-也可能现在-我开始思考,那些叫"权力精英"的人,无论他们是谁,正开始转向我们,开始成为,不只是桥梁,而是他们与民众间的交流者。

Bill: 你是指"我们全部人"?

Kerry: 是的,但...

Bill: 这是...嗯。

Kerry: ...我说"我们"的意思是...我不是指我们卡米洛特。

Bill: 另类媒体。

Kerry: 我说"我们"是指...是的。

Bill: 嗯。

Kerry: 是指早期以来那些一直乐意担风险的人...有点像先锋,在转变的最前线上...并且乐意直面这些转变。

Rich: 嗯...

Kerry: 同时,我认为可以开展一个对话。

Rich: 有另一个方式来看待这个问题。我可以告诉你,没有人曾鼓励过我走这条我已经走上的道路。这是我自己做的事。我从来没有从洛克菲勒或者罗斯柴尔德那里得到过什么鼓励。

Kerry: [笑]我知道你没有。

Rich: 这个真没有。

Kerry: 是的。

Rich: 有可能他们允许这个存在,他们允许我这么做。但我认为-这让我想到一点。你早前提到Bob Dean。我很喜欢和尊敬Bob。我很钦佩他。把握Bob的主张是很平常的,但我不肯定我同意他的观点,那就是这班精英通过大众文化和大众媒体来促进某种开放。我不是忽视这个...

Bill: 嗯。

Rich: ...但我所看到的是,这个改变是自下而上,那些与媒体有关的人越来越多地看到人们对此感兴趣,他们对此作出响应。我认为是这样。再次,让我们把维基解密看作一个现象。维基解密可能因为网络的年龄。同样地这些激进的改变...我们看到几乎每一个单独事件,老实说,在我看来是因为互联网的存在。我们以我们的能力来交流所经验的是...相比1990年以前这是指数式的增长。这驱动着意识的改变。突然地,我们都能全世界彼此交流...

Kerry: 是的。

Rich: ...这推动着改变。那些在顶层的人,一直在奋力维持对情势的控制。我想他们不断尝试这么做。他们一些人可能决定,对于像我们那些试图发出恰当声音的人,他们可能会想:"有可能我们应该让他们做他们的事,因为最终这是必要的。"

Kerry: 不。我没有这个意思。

Rich: 明白么。就是像这样。

Kerry: 我明白你的出发点。

Rich: 是的。 Kerry: 我们实际上受到生命威胁。什么都有就是没鼓励...

Rich: 是的。对。

Kerry: ...至少是从我们的观点来看。但我要说,我觉得潮流将转到那个方面。并且,比如说媒体,斯皮尔伯格等等-有证据表明这些人被那些当权者接近,引导他们的信息,鼓励他们引着他们想要的路线来走。我说的是主流媒体。他们不是在鼓励我们。

Rich: 在斯皮尔伯格的事例中...我对此感到奇怪。我的问题很简单:这个人要透露什么信息?如果你看看他的电影和企划,他什么都拍。他拍了E.T.外星人。他拍过"第三类接触"-快乐正面的ET信息。他拍过"异度接触"(天劫),可怕的剧集。他拍过世界大战-更令人不快。

Kerry: 是的。

Rich: 如果说这个人要透露什么信息,这个信息是什么?除了说有外星人在这里以外。

Kerry: 但那可能是一部分。我意思是他们什么都没做但...

Rich: 不应该有更多...

Kerry: ...既有正面又有负面。基本上这就是他们如何控制信息。

Rich: 尽管如此,但不是应该有这个可能吗?

Kerry: 他们想混淆视听。

Rich: 斯皮尔伯格是一个真诚地对这个主题有兴趣的人,他30年来作为一个聪明的人应该做的就是在探求不同方面,难道没有这个可能?我不是说他没有那些关系。但当你看看好莱坞...我们回顾一下历史,像1953年的Robertson调查组。(注:由CIA委任,应对当时广泛的不明飞行物体报告的调查组)非常明确的是那些与好莱坞合作的特工,他们引导UFO方面的公众舆论,但目的是什么?是要揭穿还是让人不相信?

Kerry: 是的。

Rich: 他们就是要这么做。废止整个主题。有证据说Robertson调查组在50和60年代很有可能这么做...这表明你现在可能会说,这种改变是为了发出一个不同的信息,使大众适应ET现实的文化。我猜这是有可能的。但我没看到确凿的证据。

Kerry: 我认为确凿的证据到处都是。我想你所看的每部电影...我是有点狂热的科幻迷,所以我到处都看到。消息就在那里。

Rich: 是的,但这只是他们在回应明显的大众对这个主题的兴趣,难道没有这个可能吗?

Bill: 嗯...

Kerry: 但两者都有。两者。

Rich: 是的。

Bill: 是的。

Kerry: 换句话说,这与发生在埃及的革命是一样的。

Bill: 它是自下而上也是自上而下。

Rich: 是的。

Kerry: 那里像个火药桶。人们想要自由。

Rich: 是的。

Kerry: 这是真实发生着的。与这些人在写剧本拍戏的理解是一样的。

Rich: 是的。

Kerry: 他们非常喜爱这个主题。

Rich: 是的。

Bill: 嗯。

Kerry: 这是真正的激情。但你不能忽视一个事实,就说那些当权者...就他们拥有的权力而言现在的精神控制是大范围的。

Rich: 是的。实际上我不应该这么强烈地争论这个问题,因为我确实同意每年的彼尔德伯格会议,很明显,他们要做的其中一件事就是..

Kerry: [笑]

Rich: 问:我们应该如何管理这里那里的公众舆论?

Bill: 嗯。

Rich: 他们会想办法这么做。

Kerry: 他们想引导舆论。

Rich: 是的。

Kerry: 他们有多么擅长引导就是另一回事了。我想说...

Rich: 是的,很好的观点。

Kerry: ...互联网让他们不能随心所欲地控制。

Rich: 是的。

Kerry: 这一点我完全同意你。

Rich: 是的。

Kerry: 互联网让他们可以彻底监视我们。

Rich: 是的。

Kerry: 但同时,这也给予我们难以置信的力量,因为正如你所说,我们可以与横跨世界与另外一个人谈话...

Rich: 是的。[叹气]

Kerry: ...并且到处收集信息。

Rich: 对。

Kerry: 信息背后的力量,本质来说,真相,当它包含在信息里面,就像一个全球扩散的火花。

Rich: 是的。

Kerry: 基本上成为人们心中的那点火焰。用诗意来形容。

Rich: 我喜欢这句。是的。

Kerry: [笑]所以我想说的是,未来是完全开放的。我认为当权者,不管他们的外星人关系如何。

Rich: 嗯。

Kerry: ...他们完全意识到他们正失去力量,就像一个大锅开始沸溢。我认为他们正抓住小枝节试图把权力拉回来,但我不认为他们能成功。这是我们所指望的,因为...

Rich: 是的。

Kerry: ...这就是我们所做的。

Rich: 是的。

Kerry: 我们尝试唤醒人们。仅是唤醒的行动就让每一个人类能与全世界连接。

Rich: 你让我想起我想说什么了。谢谢。

Kerry: [笑]

Rich: 这是一整个意识的概念。顺便说说,当我在09年的觉醒会议上讲话时,我绝对喜欢那次大会的题目。我一直很欣赏你在邮件里写的标语,"唤醒做梦的人"。

Kerry: 嗯。

Rich: 因为我也觉得我们大部分人在不同程度上,都是睡着觉走过人生路。我们一直挣扎醒来,觉察到我们周围和内在的一切。当我看着我周围的世界-不是指其他研究者或者这个主题的有关各方,他们都比一般人更加觉醒-但有很多人还没醒来。我自问:什么能让整个种族觉醒?是我们的主流媒体?不是。是我们的政治体系?不像是。是我们的教育系统?我很怀疑。于是,真的没有恰当的架构来让我们全部醒来。但有些事情可以做到。了解到有其他存有与我们互动的这种震撼将会闪烁让70亿人类坐着看着并扪心自问一个简单的问题-"我是否一直在浪费自己的生命?"

Kerry: [笑]

Rich: 因为...

Kerry: 是的。

Rich: 有其他的存有在一个与我们不同的意识层次上运作着。人们将会意识到:"天,我得到一个机会来重新思考我整个世界观和生命。"这是一个让人类真正前进到如此一个真实的更高意识层级的良机,去理解我们是什么和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那最终才是我们所需要的。

Kerry: 是的。自由能源的可能性揭露了这个...

Rich: 这是绝对关键的重要事情。

Kerry: ...人们将不会在一个仅能生存的水平的事实。

Bill: 嗯。

Rich: 是的。

Kerry: 那会改变一切。因为你不再挨饿...

Rich: 完全同意。

Kerry: ...你不再需要工作来...

Rich: 是的。

Kerry: ...一天8个小时养活你自己,付账单等等。

Rich: 是的。

Kerry: 如果有另外一个社会组织,那就能成真...

Rich: 是的。

Kerry: ...然后就是完全开放。

Rich: 是的。之前人类存在的整个范式现在要改变了。我所想到的关于人类历史中每次战争的原因,都在某些基本程度上是与控制地球资源,财富有关。如果假设成立,在一个自由,便宜,易用的能源环境下,哪里会有战争?我意思是,可能这是渺茫的希望,但我认为在很多方面,这是能实现的。数十年之后,我们可能发现我们以往战争的动机真的不存在。当然,同时,我们会遇到全球军事体的实际问题和你要如何处置它们,这将成为一个问题。

Kerry: 嗯。

Rich: 你要它们退出还是它们会成为涉及一个环球极权国家的警察机关?

Kerry: [咳嗽]

Bill: 它们非常强大和有效。

Kerry: [咳嗽]不好意思。

Bill: 嗯。

Rich: 嗯。

Bill: 它们是非常强大和有效后勤机械,无论用作什么用途。它不需要一定是攻击性的。

Rich: 是的。所以,这是一个完全开放的游戏,以后会变成怎样我真的不知道。总体上对人类和宇宙来说可能是一个大好的形势,或者可能是漆黑一片。但即使是前途黑暗,我也很怀疑会不会永远黑暗。没有什么能永恒。变化一直在发生,在我看来即使是一千年就一千年吧,但某些事情之后可能改变。我不那么倾向于认为即便是短期之内最坏的结果也将会是永远持续。

Bill: 这里有个问题给你。如果你要公开你得到的资料...

Rich: 嗯。 Bill: ...我只能想象你在过去几年收集到大量资料,你的直觉告诉你我们未来几年会面对什么?

Rich: 老实说我们将面对非常严重的形势。我认为人类,现在,是银河系这个部分里最有趣的事件。我们即将真正地醒过来。我们将跃进这些其他实体的世界。他们不能阻止。所以,那些在这里看着我们并研究我们世界的人。非常可能把他们自己置于最有利的位置上。我不认为所有这些其他实体,能横跨维度和星球的,全都是灵性上进化了的。

Bill: 嗯。

Rich: 我认为他们有些人是这样,我也认为一些似乎不是这样。所以,有过多的利益在那里。我们所见的是,我们在下一世将经历烈火的洗礼。我们,我们之后的几代人,将面对许多困难。在我看来,我们有机会遇上一些严峻的基础设施的中断(的灾难)。我意思是,我刚读了关于(利比亚)的黎波里机场(的报道),那里人山人海没有卫生设施和食物。他们都想逃离这个国家。想象一下在一个大尺度上,如果我们遇上在群众恐慌方面的,与新式能源的过渡,金融问题和崩溃,战争有关的大麻烦。这些可能在短期内发生。那情况就可能很糟了。但如果你长远来看,我认为我是对我们的文明和种族是乐观的,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我们会继续存在,我们将兴旺并变得非常不同,同时我希望比我们现在更好。

Kerry: 我想我们将亲身地,以其他形式与我们的多维自我会面,我认为最终我们将会更好。我想这就是我们正拥抱的可能性。这不只是一句空话...

Rich: 是的。

Kerry: ...但实际上现实开始像花朵一样展开。

Rich: 是的。另一方面来看是这样,我同意。当你回顾你的生命,我回顾我的生命,总有一种讽刺。没人永远想失败,没人永远想碰壁。但事实是,当你再看一遍你生命中的困难,你意识到那些都是为了使你成为你所是。

Bill: 嗯。

Rich: 相反地,如果人们想要什么就递给他什么,那就没什么用了。

Kerry: [笑]

Rich: 那些人是肤浅,不坚定,自我为中心的。当有些困难挡住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崩溃了。

Kerry: 嗯。

Rich: 所以这个讽刺在于,你不能总是得到你想要的,但有时你得到你需要的。

Bill: 嗯。

Rich: 我们需要磨难。确实需要。

Kerry: 嗯。

Rich: 不要把它当成一些浪漫化的事情,而事实是,只有克服了我们道路上的困难,我们才能变得比以往更好。

Bill: 是的。个人如是,一个文明亦如是。

Rich: 是的。

Bill: 是的。

Kerry: 这是一个很好的结尾。谢谢你,Rich Dolad

Rich: Kerry,我很高兴。

Kerry: 是的,我们也是。

Rich: 确实。Bill。

Bill: 很有趣。来日方长,这是值得的。

Rich: 很好。

Bill: 是的。

Kerry: 谢谢。

Bill: 很好。


点击这里观看视频






支持阿瓦隆工程 - 向我们捐赠:

Donate

感谢您提供帮助。
您的慷慨捐赠使我们可以继续工作。

比尔·瑞恩

bill@projectavalon.net


unique visits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