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ill Deagle
采访实录 - Part1

本文翻译并重新排版自卡米洛特工程


Bill Deagle医生 : 地球预后 - Part1
维斯塔, 加利福尼亚, 2008年9月

视频: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fPEjc6PCFI0/
后备:http://www.youtube.com/watch?v=vruXaI15S00

采访开始

Bill Ryan (BR): 你知道吗。我很想说我个人真是非常高兴见到你。

Bill Deagle (BD): 彼此彼此。[笑]

BR: 这是卡米洛特工程,我是Bill Ryan,还有我的搭档Kerry Cassidy。我们分坐两边,中间是Bill Deagle医生,很荣幸跟你在一起。

BD: 谢谢。

BR: 我刚才和比尔医生开个玩笑说我正向吉尼斯世界纪录申请我听了他[2006年12月]在格拉纳达论坛演讲7次,我真的要这么做因为实在有太多的资料了。

不止这样,几天前在电话中,比尔医生告诉我们他可能只公开了10%他不得不提供的信息。我们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希望做的是看看能不能尽量记录下剩下的90%

BD: [笑]

BR: 尤其是,很多在看这个视频的人,特别是我们两人,Kerry和我自己,感兴趣和关注于最接近的几个星期和几个月会发生什么。我想Bill会用的其中一句说话就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暴风雨是什么?

BD: 思考的最好方式就是埃里默军事学院。如果你与在海军军事学院和其他地方的人们谈话,他们所做的就是进行模拟实战演习。他们围坐着大会议室桌子上,然后所做的就是把它输入模拟电脑中。

他们用Simula PL/1和为军队开发的其他语言,然后用到他们自己的超级电脑上,进行几次模拟运行。所以每次战争,每次冲突,每次全国紧急状态,都已经被编出剧本。

人们没有意识到有多少计算机能力被应用到这些事情上-每个事件,从ET入侵到袭击西岸的海啸,到Cumbre Viejo(注:一个位于Canaries的,可能崩塌并导致海啸袭击美国东岸的岛屿。),到因为在美国中西部的新马德里断层的地震而引发都国土瓦解。所以基本上每件事情都被模拟过若干次了。

现在,我在Genesis Network上的电台节目Nutrimedical Report中经常尽力做的是...有两个网址,如果你看看的话,就是nutrimedical.com,那里我有很多抗衰老,延长寿命,民防组织和其他信息。

另一个网站是clayandiron.com。这个网络是Genesis Network的。出自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他们的网站用于广播,分流和自选重播节目,那就是gcnlive.com。

在我的节目上我尽力地...我意识到主持一个合格电台节目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你可以带来所有这些专家和嘉宾,有几个方法可以达到这个目的。我的方法就是尝试...如果他们听了足够多的节目,人们将会看到一个改变他们范式的蒙太奇画面。

因为你无法用事实来给他们当头棒喝来改变人们,如果他们情感上还没有准备接受这些事情的话。

BR: 是的。

BD: 你也不得不改变他们的范式,通过我称为潜移默化的方法,当他们听了越来越多人说话,他们会愿意接受一个从某一类型的人,或者从一个做事方式,或者从一点幽默或一些音乐而来的信息。

BR: 是的。

BD: 最终他们会到达一个点上,他们就能够接受关于智能,精神等等方面的真相。

我设法在节目中教导的两个关键的事情就是:首先人们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们真的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存有,因为-很多情况下蓄意地让人们远离真相-他们被操纵了。比如,如果你不知道你是一只鸟,你显然不会试着飞起来。对不?

BR: 对,很好的比喻。

BD: 另一个我尝试教育他们的是,他们以往所学的东西都已经被简化和呈现给他们,所以他们不理解他们所在的宇宙的本质。他们甚至不知道"实相"是什么。

BR: 是的。这是模型中其中一个参数,假定他们正在与这个"舞台表演"相互作用....

BD: 是的。

BR: ...以他们能支配的非常有限的资讯来互动,作出恰当的判断。

BD: 是的。所以我尝试做的是,延展他们的思维。我做的其中一件事是....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侵犯之物",无论是政见,宗教观念,科学见解。这都是"信任但需要确认"的。你知道,罗纳德.里根,之前他有太多的软糖豆了。[笑](注:里根当政时期,许多知识分子,包括保守派知识分子嘲笑里根在内阁会议上,喜欢对不同颜色的糖豆进行分类来消磨时间。)

所以这个构想就是,最终你会得到足够的证据和足够合乎逻辑的事情...你有我称为"两个证据"。它不只攻击(挑战)你的理解力,还在你的心灵中回荡。

BR: 好。但你知道,很多在看这个访问的人现在已经完成了那项功课...

BD: 是的。

BR: ...或者通过听你的节目或者听我们的,因为我们本质上以相同的方法来做事。

BD: 是的。

BR: 或者两者皆是。

BD: 是的。

BR: 还有...你同不同意现在时间不多了?

BD: 是的,时间不多了。有几个我称为"肌痉挛事件"将会发生。我给说你一下事情将会发生所在的时间线而不是告诉你具体的日期....

人们需要理解的第一件事是,无论我们选麦凯恩/佩林还是奥巴马/拜登,或者麦金尼的绿党,这些事件都已经在进行,去制造一个地区和世界性经济崩溃,然后创立地区和世界银行。

BR: 所以他们已经有了电影剧本,但还没有演员阵容。

BD: 对。他们已经去了演员选派部门,无论演员是谁,他们某种意义上将会像一个在这股浪潮上的骑手那样。

BR: 好的。那么剧本是什么?[笑]

BD: 剧本基本上是...我待会说回这一点,以便...

BR: 嗯。几分钟前你提到建模。把这一点与你提到的建模联系一起来说会很好。

BD: 是的。他们已经做了很多建模。实际上他们有其中一个最先进的程序在旧金山的加利福尼亚大学。它们与国家侦察局直接连接到一起。

这个,顺便说一下,我在我的节目中会定期地-透露机密情报。他们连接到Cray 5s与Cray 4超级电脑阵列,所以他们会做模拟。

Kerry Cassidy (KC): 它位于丹佛,是吗?

BD: 嗯,那是主节点的所在。它实际上位于Shriver空军基地。但他们在别处有系统。人们需要知道他们所相信的世界是一个从来不存在的童话。

BR: 是的。

BD: 总之,这是在大学水平上。他们有社会建模超级电脑程式。他们所做的是尝试不同的扰动。他们会尝试做一些小事,放一个气球上去,制造一个媒体事件。他们就能在收回信息的基础上建模。

他们就能做具体研究,称之为"建筑研究",并非所有都与Half Past Human或者普林斯顿大学"蛋"研究不同。

他们实际上在采掘互联网,他们正采掘电话交谈。他们从人们的(电视)分线盒采集数据,他们从中切开两条通路这样他们就能知道人们在观看什么了。他们有称为"数据建筑学"的软件可以用来分析。

BR: 是的。

KC: [听不见]

BD: ...哈,这是一个他们能够做这些事的可能性。但最重要的是他们知道他们在查看什么。如果他们知道人们在看什么,分线盒转到什么频道,他们就能把这些收录为他们的资料。然后他们可以说,在区域编码分布,人口统计资料等基础上....

BR: 是的。

BD: 因为人们需要知道每个电话交谈一直都被监听。每个传真一直都被监控。他们有超级电脑。

在2003年他们启动了AI系统,那是一个人工智能超级电脑-换句话说,像一个聪明的人类但思考可以快了10万亿倍,有着所有已知的知识和历史,并且完全接入互联网和所有交流方式中。所以....

KC: 要记住,他们在做的建模是....他们的计划,议程将怎样实施?他们能够想到的最大的惊喜?

BD: 不是。他们做的是建立一个地球控制论的翻版。

KC: 是的。

BD: 他们以此来做模型,并尝试做"时间线路径分析"。

BR: 嗯。

KC: 是的。但他们如何选择?你知道吗?

BD: 是的。

BR: 一整个有虚拟人类的虚拟世界。

BD: 在一个虚拟世界中。我实际上照料过那些在丹佛从事称之为"觉知世界工程"的员工。

KC: 是的。但我仍然不明白。你知道,他们是如何选择他们的剧本的?换句话说,我们知道那次金融崩溃....

BD: 他们可以拿一个方案,放进电脑世界试试,然后他们就能看见有什么反应....

KC: 是的。但你有没有从绝密黑色项目中的人那里收到过反馈,说他们已经选择了这个剧本?

BD: 哈,有点。是的

BR: 给我们一些线索,Bill。

BD: 我给你举个例子。首先一件事情是,通过建立这些模型,这表示他们不只是....换句话说,他们不只是在公众身上试验。他们尝试做一件不同的事情。

比如,他们在今年早些时候策划全国性的金融崩溃,然后他们又让雷曼兄弟(投资银行)倒闭。他们试过每一件事。他们要看看从公众中得到的反应是什么。然后他们把这些反应反馈进模型中。

当我照顾那些在觉知世界工程的人们,他们实际上创造了一个地球控制论模型。这是一个在超维的真实物理模型,只有大约半厘米的公差。所有道路,建筑,每一件事情,所有人。在这个模型中的每个人被视作"节点"。这是他们所使用的术语。

BR: 是的。

BD: 除了做模拟计算机建模外,他们也使用其他的技术。有些技术是“外来的”,如果你想这么称呼的话。

BR: 我相信。

BD: 他们使用这些技术,可以分析时间线路径。因为他们尝试做的是...

KC: 我们在谈论"窥镜"(Looking-Glass)?

BD: 对,是的。当然,很多人不明白大部分都是基于称为扭曲漩涡成像的东西,那是多维度的成像。

BR: 嗯。

BD: 自1950年代我们就有扭曲漩涡成像(技术),它是逆向工程(而得来的)。

BR: 嗯。

BD: 扭曲漩涡成像技术是HAARP的最顶级项目。它不是最低层项目,是最高层的。

BR: OK。

BD: 所以扭曲漩涡成像允许他们看进地球,看到所有的资源。所以基本的事情就是要放一个用铝和钡盐做的热磁镜(thermal-magnetic mirror)下去。

BR: 这是chemtrail工程?

BD: 是的。但它非常高,7万3到8万尺高。你是看不见的。

BR: OK。

BD: 但粒子被送上去那里,它们在空间中呆2到3年因为它们会堆层并锁定于上部的对流层。

BR: 嗯。

BD: 就像一个进行扭曲漩涡成像的镜子。他们可以发射一个脉冲并看看回来的反射,那他们就可以进行成像。

BR: 我明白。

BD: 他们可以看到石油资源,黄金,矿产,钛,所有他们所需的。并且他们也可以看穿地球看到地下基地,城市,设施。比如,当四川.....

BR: 这些东西甚至不是我们的。

BD: 对,是的。他们可以看见不是我们的东西。很对。他们可以看到巨型洞穴和贯穿中西部的洞穴系统。

BR: 对。

BD: 他们也可以看到像军事基地,比如在四川被(地质)构造武器所袭击的中国核武与军需品基地。那是一个构造技术的具体应用。

BR: 嗯。

BD: 现在,我们发展了自己的技术。俄罗斯人有一个叫超电容技术的新系统,他们可以制造这些非常非常强大的电容,可以发动与HARRP技术类似的效果。

KC: OK。他们打算以此来做什么?那实际上是我们....

BD: 是的。他们以此想要...给你一个思路:首先,你要看一个他们有什么的菜单。他们试过各种项目,在新计算机模型上进行扰动。

然后他们决定是否要现在或者在不远的未来才实行。就像很多人说:为什么没有另一次911?

BR: 嗯。

BD: 对吧?另一次...比如炸了城市或者干出其他事?因为多年来他们一直在做一些城市下面的万吨核武器的战争模拟。

比如,今年是在波特兰避难所,去年是在查尔斯顿避难所,他们在那里做了一次模拟.....

并且不只是美国。在美国,英国和加拿大,他们做了一次这种类型的联合战争模拟,尝试看看民防,放射性烟羽和公众的活动会如何,怎样处理身体污染等诸如此类的。

所以他们正在做着这些模拟。他们在多个层面上这么做并把数据反馈回他们的超级电脑来决定哪个最好效果。

其中一件事是...追溯到90年代末期,我那时是洛基山职业病科医生,我们与科罗拉多危险物料团队签了个合约,为FBI和疾病控制中心做了一次战争模拟,叫做Top Off行动和黑色冬天行动。

我们在表演艺术中心进行了一次模拟,进行肺鼠疫的"模拟释放",不是真正释放。我们想看一下杀伤率,根据系统能有多快地被激活-EMS系统-去让接收人员并治疗,分类他们等等。

我们在17号大街,丹佛市中心一间公寓的二楼窗户上做了一件类似的事。我们甚至做了一个喷雾器向窗户外喷,喷一些压缩空气,一些蒸汽,假定那是炭疽。所以,这就是一股武器化的炭疽气流从二楼窗户喷出。那些炭疽气将会...

我们又有另外的人去...我们有危险物料官兵和特种部队,他们可以去到不同的医院,比St. Joe’s, Presbyterian,St. Lukes医院等等。我们记录着所有这些数据想看一下,是否首先,急诊室会激活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取得恰当的(病毒)样本,治疗人们以免有人死亡。

(模拟结果是)我们杀了所有人。

BR: OK。

KC: 为什么这样也会杀了所有人?

BD: 我们杀了所有人因为这个系统太不给力了。急诊室的医生们,传染病,系统的激活....追踪喷雾源头花了太长时间。

所以如果有一个致命武器炭疽-只需要,比如,80个孢子来引发一次致命传染而不是用8万到10万个-那我们就能算出以那个级别传播,在17号大街上,病毒暴露至当天中午将杀死至少4到5千人。

BR: 对。

BD: 我举出这个模型为例子的原因是他们一直使用他们的控制论模型来这么做,因为他们试图沿着某些时间线来控制社会。

他们有各种力量。所有在其中的人们-你听说过"世界新秩序"-他们并非意见一致。他们处于不同的级别上。他们大部分都认为他们身处他们所在级别的最高位,而他们实际在另一级别的最低位置。

即使那些在最高层的是人类。因为世界新秩序不是由人类来运作的。

BR: 是的。

BD: 明白吗?

BR: 对。

BD: 你需要理解这一点。我在节目上所用的比喻....在英国他们的训练中,作为权力游戏的一部分,他们把你带到他们的花园。他们的花园做得有点像迷宫。然后你穿过这个小迷宫,你觉得你很聪明因为只需片刻就走出去了。

然后他们会带你去一个大迷宫,那是由一个非常聪明的园丁建造的。你走出去的唯一方法就是他们告诉你如何走。

BR: OK。

BD: 如果他们不告诉你,你无法走出迷宫,你将会困在那里整个下午,喝不到茶。

BR: OK。

BD: 这就是要羞辱你让你意识到你没法走出这个大迷宫除非你改变如何走出迷宫的范式(方法)。

BR: 很好,对。

BD: 他们做的基本上是....某种意义上他们在"浸渍"整个社会使之接受那些正在上演的谎言。人们不知道.....即便是现代历史也完全被改写了,每件事都是....

BR: 但一些觉醒正在发生,那是你需要将其纳入考虑的。

BD: 对,是的。

BR: 这也被纳入了。

BD: 当然。这就是为何有延迟。事实上,如果你看看已发布的文件,比如"全球2000",关于人口下降;如果你看看那些被策划释放出来的禽流感;那些正在计划的用脏弹或者微型核武炸毁一座城市或者做其他阴谋,它们都落后于预定计划。

BR: 这表示他们也把营养医学报告与卡米洛特的访问编程进去。他们把所有这些都记下来重新估算每一件事。对不?

BD: 是的。但问题是有一些他们控制不了的"鬼牌"(未知因素)。

BR: 哪些是?

BD: 有很多的鬼牌。

BR: 好的。

BD: 第一张是人类。人类是多维的存有,远胜于人们通常所认为的人类。

给你举个...说回一些物理学:我们存在的平面,能量的平面,有5维,不是4维。

BR: 嗯。

BD: 精神/心灵的平面有7维。一些人称之为星光层。又有第13维,那是永恒的。OK?每样事物都是它的谐波。那就是为何...存在本身的真正本质是灵魂穿越一个创造剪辑画面的能量平面。

BR: 这是我们所相信的。我们身在这里,我以我的视角所见的是冰山一角。

BD: 是的。

BR: 是的。这座冰山是一个美丽,神奇,奇妙永恒的东西。

BD: 对。换句话说,现在我们正在录音的此刻一直都是存在的。

BR: 对。我同意。

KC: 是的。时间是循环的。但是Bill,我想知道的是,你在说他们想用这个来做什么?因为显然如果他们落后于预定计划...现在,9月末,我们看见美国经济似乎衰败了。

BD: 是的。

KC: 然后会发生什么?

BD: 现在我们要想一下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就好像一只老鼠遇到某些障碍物,一只聪明的老鼠。你设置一些路障,但老鼠仍然能嗅到奶酪。它会绕过障碍,它会想办法解决。如果那是一只很有直觉的老鼠,它就能远眺出障碍物看到直达奶酪的路线。如果它知道很多条通路,那它就会行动了。

BR: 是的。

BD: 我所见的就是,他们的目标就是建立一个世界银行。他们的目标是使划分货币区域。他们已出版了。事实上,你要理解的其中一件事-这是很怪异但却是真的-那就是全球主义支持者的"宗教",如果你想这么称呼,或者说教理,是要去证明他们是超级阶层,或者捕食阶层,他们有权利做出这些决策。

因为他们不得不出版(相关刊物),世人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确实发行了。比如1973年9月,外交关系委员会...

BR: 全部都是显而易见的。

BD: 是的。

KC: 比如说《铁山报告》。(注:出版于1967年,据称是被泄露的绝密政府报告。1963年,政府委托了一些学者并成立 “课题组”,这个“课题组”在一个名为“铁山”地下核掩 体中工作了两年半,于1966年9月完成了该报告。)

BD: 是的。或者1974文件谈到世界最危险的是人口增长。或者《Global2001》...

BR: 佐治亚州石阵。

BD: 对。所有都是明摆出来的。问题是人们看见这些会说:“哦,因为它这么显眼,所以不可能是真的。”

几乎就像,如果你想说:“这是一艘战舰。他们说:这是油画,不可能是战舰。炮塔都长草了。[Bill笑]即使这真的是战舰并停在前院。[大笑]

KC: 你认为什么外星人在操纵局势?

BD: 我将谈谈这个因为我会给你一些不同的观点。我们要做的是多用洞察力。基本上宇宙中有两个方面(perspective)-无论你是人类或非人类。

在宇宙中我们与其他"有觉知的"存有是一个精神存在体,超越一个能量的矩阵正创造一个现实。换句话说,我们是我们自己的时间线和未来的共同创造者。

BR: 是的。

BD: 如果你看看比如Michio Kaku(加来道雄)等高级物理学家,他们依据能量来谈论宇宙。你知道,比如初始能量文明,以及一级能量文明,那是可以跳跃于宇宙但却受时间空间所约束的。

但你也可以用那些相似的原理,你知道-类似的特性种类-来解释我称之为有觉知文明的灵性问题。对不?

BR: 是的。

BD: 所以你需要使用两种能量理论,它们是绑在一起的。

BR: 嗯。 BD: 因为有很多我们已经拥有的技术的压制,因为灵性上我们非常....我称之为一个零阶文明。

BR: 嗯。

BD: 我们仍然在游戏围栏或者文明的婴儿床上,我们实际上被3重隔离,那就是Zecharia Sitchen所说的"穿越银河的射击平面的通道"。

两个方面各与其中一种存有相配,与高我有着联系,那就是"我是",就是那个说"我要有光"的存有,那是在我们内在的灵魂。

所有说出在他们心中的真理的伟大精神领袖-无论是佛陀还是琐罗亚斯德(古代拜火教之祖)或者其他人-所有这些伟大领袖都说过一些东西。这些话语多次被转换,歪曲,扭曲。

或者他们自身也没有所有真相,他们只有真相的部分,所以这就变成了"宗教"。现在,宗教是关系的替代。

BR: 是的。

BD: 我叫它做"正在上演的真实谎言"。无论你谈论佛教,基督教,犹太教,拜火教,无神论都没有关系。

世界上所有的"教"都归为两个类别:或者是你听到创造了你和所有存在,连续体的"灵魂的声音"-因为没有单个声音就没有宇宙-我称为一把"我"的声音。(或者是)没有一把"我"的声音。

所以,或者是你的意志-为你决定什么是好或坏的那个意志-或者听到那把"声音"。就是说,你不需要告诉人们什么是对或错。如果他们与他们的高我联系,与创造他们的造物者联系,他们就知道什么是对或错。

BR: 好的。把这个带回到你刚才说的人们真正是谁的未知因素上-这是我对你所说的释义-有某些事情无法编程进他们的超级电脑中,因为,你所说的是永恒与不可思议的真实的人类存有。

BD: 对。你会看到这点与派系相连,如果你想这么称呼的话。你可以看看所有不同的宗教书籍,无论是霍皮印第安人还是圣经或者其他书,它们会告诉你很多年前曾经有人来访问过。

BR: 好的。现在...

BD: 与此有关连的形式就是某些访问者有很普通的明确特征。比如,娜迦(Naga),大洋洲那边的。那是蛇人或者羽蛇神之类的。或者达贡(Dagon),那是来自某个世界的两栖生物。所以,即便是帽子,比如教皇戴的那顶,实际上叫做"达贡的标志",那是鱼神或者奥尼斯(Oannes)....

BR: 是的。

KC: 好的。但是...

BD: ...这一直都在幕后,换句话说。

BR: 现在观看这个访问的人会说:我知道我是永恒和神奇的,但我也对你说的很感兴趣。所以我能做什么?我可以怎样?我能做点什么来利用起我的未知因素,让他们可能预测不到我下一步要做什么?

BD: 是的,我正想...我听过很多人报告说:我曾与昴宿星人或者仙女星人接触,或者我与这个团体或那个团体接触。但人们需要用非常敏锐的洞察力。

BR: 是的。

BD: 我是这样想这个问题的。比如,如果你来到一个新城市。比如你从南非来,你去到纽约,你不知道去哪里,但你去了这个城市的错误地方。你就可能不会活着出来。

BR: 是的。

BD: 相似地...你也要这么来思考宇宙。

BR: 嗯。

BD: 宇宙有很好的地方,也有很坏的。

BR: 是的。

BD: OK?从这个方面来想。任何可以跳跃于空间/时间并抵达我们世界的存有,你不得不假定他们的智能与我们相比是无限大的。所以任何可以与我们交流的人或者是非常真实或者非常恶意地成群操纵我们。

BR: 是的。

BD: 也就是说,我们会被当成蚂蚁,或者蟑螂或者宠物狗那样对待。他们可能没办法理解我们在说什么,所以这就像一场运动。

BR: 是的。

KC: 只是,如果他们是那样的聪明,他们也意识到我们在自己的权利中是伟大的灵性存有,所以他们实际上正从事着某些比我们的3维形式更重大的事情。

BD: 对,是的。说到了点子上。你要看到两个方面。有一个团体-我们姑且这么称呼,比如说David Icke。他在旧金山UFO大会上演讲。他把他们叫做蜥蜴人。或者你可以叫他们做大蛇,正如圣经里面所说的。

事实上,你要明白当你看圣经里面的东西那是对2,3千年前的牧羊人或者工匠的描述。或者你看看其他远古书籍...他们在这里要描述的实际上与今天所发生的很相似。

所以比如有一个团体这么说:我们是一个掠夺成性的超科学的超国家,没有任何灵魂,但我们侵略并占领其他世界。

BR: 嗯。

BD: 我们可以侵略思想-空间维度。我们可以进攻物理层面。我们实施政策切断他们物质身体与灵性身体之间的连接-通过加氟作用和转基因食物或者电磁污染。

KC: 你是在暗示这是与现在的光明会有关的蜥蜴人?

BD: 哦...是的,是的。

KC: 这种议程?

BD: 是的。这与圣经一直所说的没有什么不同-蛇的(人)。

KC: 好的。我现在想以此作为基础好让我们能理解你在说什么。

BD: 好的。有很多次,他们判断错了。因为比如,当...David做了很多出色的工作。但有一次...如果你不知道你在看什么因为你之前从来都没见过类似的东西....

他拿出过一样东西叫死藤水,那是二甲基色胺(dimethyltryptamine)。死藤水和二甲基色胺可以打开所谓灵魂之眼。人们叫它第三只眼,星眼或者其他。

但基本上我们所有人作为孩子出生的时候都有这种看见灵魂领域的能力。这就是为何孩子们看得见他们的"小朋友",看得见其他事物,看得见好与坏。他们有夜惊或者梦惊,因为他们看见了在灵魂世界中不那么令人愉快的事物。它们非常肮脏。

BR: 是的。

BD: 他们不只是在他们的小小思想中虚构出这些,因为他们荷尔蒙激增。他们实际上出了问题。我之所以绕个圈子谈这个就是因为人们误解了这些信号。

比如,当David去南美拿回死藤水后,他进入到这个变异状态,他开始看见他所误解的形态改变。形态改变(实际上)没有发生。

BR: 他自己从没有看见过这么多,当他从Arizona Wilder和其他人那里做记录时。

BD: 是的。

BR: 另外,这是就事论事。那是我的理解。我没有批评他的意思。

BD: 不。我也不是批评。

BR: 我对你所说的很感兴趣。

BD: 好的。现在说到了重要部分。这不是在批评他因为我认为他所做的,他在灵性领域所见的一直都是存在的。

BR: 是的。

BD: 当出现一个该现实的强度(intensity),它就会突破,对于那些甚至没有任何有规律的敏感性的人也是如此。比如,我跟那些在希拉里.罗德海姆.克林顿面前的人谈过。

BR: 是的。

BD: 希拉里.克林顿有一个恶魔实体的临在(presence),如果你想这么称呼的话,一个如此强大的超维度蜥蜴人实体....这是我所有的其中一个最负面的感觉。

BR: 嗯。你自己与她会面过?

BD: 哦,是的。我是其中一位医生,曾照顾过恩格尔伍德消防部门的,也是第一位在哥伦拜恩中受枪伤的,Mark Taylor,我们在Dakota Ridge高中花了大约1个小时。(注:1999年4月20日于美国科罗拉多州杰佛逊郡哥伦拜恩高中发生的校园枪击事件。两名青少年学生配备枪械和爆炸物进入校园,枪杀了12名学生和1名教师,造成其他24人受伤,两人随即自杀身亡。这起事件被视为美国历史上最血腥校园枪击事件之一。)

因为我确实看得见这个灵性领域。在人们经历过濒死体验之后,这样的事发生过很多次。出生时死亡或者出生到一半。因此会有大量DMT(二甲基色胺)释放。此时就会改变你大脑结构和你如何觉察事物的本性。如果这种事在你非常小的时候发生,你可以理解和解释它们。如果在你大一点的时候发生,你会曲解。

BR: 很有趣。我明白。

BD: 你跟得上我的节奏吗?

BR: 是的。

BD: 这也就是为何当你去到任何的宗教团体,你会发现一直都是儿童被暴露于那些(来自灵界的)东西面前,以便他们可以更好的理解它们。否则,如果突然看见这些事情你就无法理解,会说:看,我失去了理智,不再保持理性了。

KC: 好的。但你说到希拉里,你在描述的是你所认为的一个与蜥蜴人相比的恶魔实体。你是这个意思吗?

BD: 哦,那就是蜥蜴人。当你看见它时,你看见的不是一个5尺高的女人。而是一个在不同维度的巨大蜥蜴人实体。

KC: 是的。因为它就是一个蜥蜴人,没必要再把自己变成恶魔的样子。

BD: 哈,可以这么说....

KC: 它仍然是一个从不同维度而来的外星人形态。

BD: 嗯,这是一个恶魔。

人们需要明白的是外面有广阔的宇宙。听很多科学家说的-每个正在听我说话的人就会明白。如果你只是...他们正寻找火星上的细菌。他们正在土卫六和其他星球和小行星上寻找其他简单生命形态的证据。

事实上,如果你算最小量因素,这个银河系都有1千亿颗星体,而又有1千千亿个银河系。这就是所谓的已知宇宙。这个已知宇宙,某种意义上可能只是一个更大宇宙的基本粒子而已。

BR: 是的。嗯。

BD: 对吧。[笑]

KC: 我仍然想回到你所说的David Icke错了因为...

BD: 错了因为我认为...

KC: 因为他看见蜥蜴人而你说他们不会变换形态?

BD: 是的。事情总要附合科学,因为如果你从一个小人类个体变形为一个物质存在,变为一个大蜥蜴人或者其他什么,你将要...(根据)热力学定律会引发自燃。(所以)这是不会发生的。

所以你要做的是...除非有让自燃不会发生的物理定律改变,那么你才...你所见的那些是完全...不会发生的。

KC: 这样的话你所见的就是感知在改变,你能够同时地看进不同的维度。

BD: 是的,这是一个能力...

KC: 所以他们(现实上)没有改变。而是你的视角在改变。但你看着他们的时候你有能力看见改变。

BD: 是的。现在,很多时候人们要用到这些能力。我所担心的最大问题是,当缺乏洞察力时,就会有很多杂乱的信息。如此多的信息中有着许多噪音,让人们不能得到一个清晰的关于现在所发生的,或者是机遇或者是危险的理解。

KC: 是的。

BD: 所以你听到有些人,比如像Arizona Wilder和其他人说,他们看见这些事情(蜥蜴人现形)发生在一些典礼或者其他场合上。他们不明白的是这个强度是如此之大,他们实际上看到了发生平行宇宙中精神领域所发生的事。

KC: 是的。

BR: 对。这是他们感知的改变,不是物理现实。

BD: 不是物理现实。是的。

KC: 我们再深入一下。同时,我们再谈一下这是如何影响到光明会的议程。因为我们有很多影响着那个议程的蜥蜴人。

BD: 嗯,我来解释一下发生什么事。如果你看看历史上所有秘密结社-不只是在我们当前的过去6000年的历史,而是几乎所有的人类历史,上溯到前一次文明的兴起和衰败-存在着一个,你可以称之为黑暗联盟。

现在这个黑暗联盟已经有着,这些传下来的秘密指示的更高指令。在最近的过去,6000年前,就是古苏美尔和埃及人。

所有那些文明的最高统治者会把他们的孩子拿去进行性巫术仪式,献祭和其他什么,以便他们可以在精神中创造出一个星门,这样他们就能把这些超维度实体附到身上,就像吸盘鱼附在鲨鱼上。除非你完成所有这些仪式,否则你就无法依随这些更高的法令。

KC: Svali谈到这个,实际上Leo Zagami也谈到了。

BD: 是的。所以比如说...如果你要得到这些光明会的更高级指令,你就不得不通过所有些这仪式来让你....

最大的力量就是让你的祖先来"诅咒你"去被这些实体依附,去获取更多物理的,精神的,感情的,智力的力量。这样,你就能变成一个"人类"(hu-man)-在威尔士语中,是蛇人的意思。

如果你看看大宪章,它写出来不是为了"mansters"(人类怪物)-这个manster,可以转换为monster(怪物)-它是为了蛇人或者皇室而写,就是那些通过了仪式,成为了"人类"(hu-mans)也就是蛇人的意思,并且超维地被他们所依附就像一只寄生虫,精神寄生虫,去创造一个新的"人类"(hu-man),你可以称为混血人。(注:大宪章是英国于1215年订立的宪法,用来限制英国国王的绝对权力。大宪章要求皇室放弃部分权力,及尊重司法过程,接受王权受法律的限制。)

泥土与铁的混合。换句话说,有着蛇的超维度存有的更高级科技与能力等等的"铁",依附于"人"(man)从而创造出一个"人类"(hu-man)。

KC: 好的。所以你说的是光明会有这种倾向,无论你想称之为什么。然后会发生什么?因为我们现在与这个社团一起。这些人一直在引领-如果你想称为"领导"的话-打个比方,引领着一条黑暗的道路。

BD: 他们自认为....其中一个问题是感知问题。如果你在自己的曲折道路上感动...你在决定什么是对或错,你觉得你有权去决策,并且你是文明的守护者。

比如,如果你看一下条顿骑士团的束腰外衣。(注:成立于1192年至今,全称是耶路撒冷的德意志圣玛丽医院骑士团,早期成员全来自德意志民族,骑士团屈服波兰后被迫接受波兰人。与圣殿骑士团、医院骑士团一起并称为三大骑士团)你会看见这些奇怪的十字形式的奇怪旋臂。那不是基督教十字。那个十字比耶稣基督还要久远,远于第一个犹太人,远于埃及和苏美尔。它追溯到亚特兰蒂斯和之前的年代。

KC: OK。你说的是卐字?

BD: 卐是一个稍有不同的符号,但那个十字实际上是一个叫"As above/below"的标志。你看看银河系的旋臂,二分点以上及以下。你所见的就是那个了。

KC: 所以我们正在那一点上。我们正移动进入银河系中心。

BR: 但是...

BD: 是的。我们不只是正在穿过那个平面,也在一个分点上。所以我们正穿过平面。而一个分点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不只是在物质平面上,因为我们正进入一个会影响DNA的能量带。它影响到生命形态,沟通形式和所有一切。但它也会影响到星球上造物的灵性面。它也打开了大门。

BR: 把这个带回到洞察力的问题,与我们这些永恒魔法般的造物有关的鬼牌因素上,这是如何无法在超级电脑中建模分析的。

再次,他们认为他们正在-或者你所认为的他们正在尝试在未来数周或数月对我们做什么。有没有一个方法来把这些信息以一个对人们有实际意义的方式来匹配起来,他们在想:我怎么处理我的工作,家庭,金钱和财产。

BD: 是的。我也想谈谈这个。

BR: 有些实际的问题需要在这里解决。

BD: 是的。我认为第一件事是他们要看清楚...第一:我是否与宗教,"正在上演的真实谎言"有关,或者我是否与灵性有关?我没必要给这类事情贴标签或者告诉人们是哪个事情。

BR: 是的。

BD: 我设法告诉他们...比如,我是一个信徒,但如果我上教堂的话我就会去搞乱子,因为我知道一些他们无法知道,不会知道的事情,那些会展示出很多他们所教导的明显是谎言的事情。

KC: 当然。

BD: 不幸的是它不只是一个团体或者另一个团体的问题。我紧密地与,如果你想这么称呼的话,我就像一个宇宙救世主似的信徒。我甚至不喜欢用基督这个词,因为这实际上是对基督与他们的救世主的亵渎。

BR: 是的。这个词长久以来已经被劫持了。

BD: 是的。被劫持了。现在说说关键的。如果你实际上理解了所谓东方与西方教会的分裂,你明白了为何有一个不只劫持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决定的原因,并且理解到为何所有这一切会带领我们走向所谓的末日审判的最后冲突。这其实是在一个更高层次上面的幕后指挥。对不对?

BR: 是的。

KC: 是的。

BD: 全部都是幕后导演的。问题是,人们不明白他们正在被操纵,即使他们每一步都在被操纵。哦对了,我们要谈一下阿尔盖达(基地)组织。你知道,谁建立了阿尔盖达组织?这些东西完全是制造出来的。阿尔盖达(Al-Quaeda)意思是"数据库"。

KC: 是的。

BD: 但当你展示出世贸中心被先进爆炸物摧毁的证据,包括小型核武,铝热剂;或者你开始论证金融路线-就像John Boncore,他是一个莫霍克人,做过预言演讲。他上星期上了节目。

我想让人们做的是,首先,不要相信某些事情,除非它理智上正确,无论他们在哪个层面上,并且除非他们回去安静地祈祷并尝试聆听造物主的声音。

KC: 嗯。

BD: 因为现在的问题是有很多杂音,让人们处于含糊不清和迷惑中...

BR: 是的。

BD: ...这样他们就无法看清楚事实或者他们会反驳,说:看,你们这些谈论UFO的都是胡说。如果这些年前有人告诉我这类事情,我会说:你疯了,不可能的。

我那时正在医学院训练,外科手术等等,我会说这不可能是真的。因为我的思想现在聚焦了。我将成为一个医生,我要帮助人们;我要去做这做那。

我正学习所有的人类知识和科学,我将要...在某些未来的日子我能帮人们治病等等-但我却不知道只有4%的信息能接触到,即使是世界上最高层的大学哲学博士终身教授的级别,另外的96%的信息需要"凭请柬"才行。

BR: 是的。[笑]

BD: 对不?或者说社会...当你受邀进入到那些领域,你开始意识到,比如:我的天!你整个世界(观)都粉碎了。这就是所担心的,也是我努力让人们去明白的。

最困难的是与其他人争论。我记得一年半前与Steven Jones教授做过一次争论,他觉得单凭混合燃烧剂也可以干掉世贸中心。

当然,直到他们有了量子物理和核子物理的背景为止都会这么认为-我应该去麻省理工取个荣誉生物化学学位-我问他一连串他无法在科学范围内回答的问题。但他只想坚持之前的观点。

虽然有可能的证据表明那是混合燃烧剂,但是这无疑是核爆。那本来就不是射线武器。我尝试向他解释。因为我曾经是一名服务于美国航天司令部和星球大战战略防御部的医生。我说:我与非常高级的工程师谈过,我准确地知道哪些有可能和我们有哪些(武器可用)。

KC: 你有一个非常有趣的背景。

BD: 是的。

KC: 但很多人说:你在为他们工作。

BD: 是的。我知道他们会这么说,但人们需要做的是....最终,他们需要做一个理智分析并且他们需要祈祷。他们需要相信他们的直觉,换句话说,他们灵性直觉。

KC: 那么你如何避免(人们指责)?因为某种意义上你曾为他们工作的。你以前是他们的医生。

BD: 我曾经是他们的医生。但事情是这样的。人们是如此地被区格开。给你举个例子:一开始我与某个在Falcon工作的谈话。他们有一个小徽章可以让他们进入一条走廊,穿过一条通道,用一张安全卡进入一个房间。用视网膜扫描仪来进行面部扫描,然后指模扫描,然后Boom一声,他们走入自己的房间。他们要在那里花上很多个小时并走回同一条路。他们一路上都被监控着。

KC: 他们需要跟着线来走,是吗?

BD: 他们不得不跟着地板上的线来走,如果他们不这么做,就会马上遭逮捕。这不是令人不愉快的。所以他们是高度分格(无法交流)的。

因此你可以与你的医生谈话。现在,这些人真的喜欢与我谈话因为我会与不同的人谈心。因为我受过高级技术训练,他们从来没想过我受过训-正如你们所知的,人工智能,超级电脑,电子学,量子物理学和其他-所以我可以跟他们谈他们所做的项目。

一段时间之后他们更有兴趣听我告诉他们关于其他人所做的,和那些他们不知道的项目。所以随时间过去我就获得越来越多知识。

BR: 是的。这持续训练你问什么问题以及如何聆听。

BD: 是的。他们想谈心因为他们不能告诉他们的妻子。他们不允许告诉任何人,他们的儿子,老婆,孩子,任何人,或者他们的邻居。

KC: 所以你得到了所有信息集合。另外,你也有过这些生死经历。

BD: 是的。还有一些我称为超自然现象和一些其他组合起来的经历。

KC: OK。你把这些全部收集到一起最后制造了这个电台节目。是吗?你也采访一些证人等等。但你现在身处哪个位置上?你有些事要在这里说,因为是你叫我们来....

BD: 是的。

KC: 我发现这很有趣。

BD: 实际上,有人让我叫你们来。

KC: 有人告诉你叫我们来。

BD: 是的。

KC: 很好。

BR: 谁让你这么做?

KC: 你上层的直接联络人?

BD: 是的。如果你想这么称呼他的话。我有条直接电话线。

KC: 你不是唯一一个被那样叫我们来的人。

BD: 是的,我被告知叫你们来并且是时候叫你们了,不是现在之前的一小时,而是现在。于是我就这么做了。所以很有趣。对我来说事情总是会这么发生。

KC: 他们?

BD: 如果我告诉你所有这些故事可以写书,你会有一堆惊异故事的录音带了。

KC: OK。

BD: 你会说:这是不可能的;那是不可能的。但确实发生了。

KC: 好的。

BR: 我想说回到:他们在建模分析着什么?

KC: 是的。[笑]

BD: 是的。

BR: 而这些人与他们的孩子和财产会如何?

BD: 嗯,我将要谈一下这点。基本上我想人们辨别,运用洞察力来....

KC: 所以,为何你认为你被告知叫我们来?

BD: 那时我不知道怎么回事。[Bill笑]

KC: 那么现在有头绪了吗?

BD: 是的,有了。

KC: 嗯?你要告诉我们一下吗,还是你想继续那个话题谈下去?

BD: 哈,总之....[笑]人们要明白人类是一个超自然的超维度的存有,被做成宇宙造物主的形象,正如圣经所言。

KC: 是的。

BD: 但不只如此,我们好像身体的细胞。我们是相连的,好像神经细胞。以便如果我们达到了一个启示的层次,就不只是为我们自身的目的而贪婪地利用,而是服务于人类全体。

思考人类的最好方式不只是在这个时间/空间平面上,还有就是人类是一个非局部的,延伸遍宇宙的,及至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存有。

所以当你开始领会这一点,你就有那种直觉...这就是为何我告诉人们...当我尝试做演讲,我说:在地球上有两种"宗教"。有些人相信转世而有些人不相信。原因是,他们既是对的也是错的。

KC: OK。

BD: 原因是,对他们来说,那就是他们理解的水平因为那就是他们所身处的层面。当你在最高级上变成真正的直觉,就没有所谓转世。

KC: 当然,因为我们是永恒的存有。

BD: 是的。一旦你开始领会到这点,就正如耶稣基督所说:尽管你是如此对待我最小的弟兄,但你也同样是这么来对待我。如果你实际上感受到允许你的政府攻击和轰炸巴格达的小女孩的痛楚,那你就不会这么做因为这就像一个神经细胞与另一个相连。

KC: 是的。

BD: 或者你不会过路看见一朵小花渴了而不给它浇水。你不会把贫铀散播在庄稼上,因为你能感受得到。换句话说...

BR: 你不会做这些事,因为你是在对你自己这么做。

BD: 正确。实际上这是"我是"的另一个表达。

KC: 完全同意。

BD: 我们是花园的园丁。我们...想象一下每个旋转银河系都是宇宙中一朵旋转着的花。

KC: 是的。但让我们回到那个话题,因为蜥蜴人影响着光明会议程。一个议程正施加于一群永恒的,没有真正意识到他们的永恒性的存有身上。这又是怎么回事?

BD: 首先,我发现...

KC: 为何会容许这种事发生至今?

BD: 容许上演至今是有一些原因的。最重要的是在宇宙中,有情众生都有自由选择。换句话说,去选择忆起(remember)。

很多人认为,他们的人生就是要学习什么,或者证明什么或者达成某些事,就像积分制度,像升级那样。如果你达到某一级,你就能提升了-这完全是垃圾理论。

正如我那个有唐纳氏综合症的小女儿,她不用挣分数来成为我的女儿。

BR: 是的。

BD: 你是上帝的儿子或者女儿。现在你与生俱来的权利从你那里被偷走了,正如雅各布和以扫的故事(注:两个都是圣经中的人物)。它从人们那里被人偷去了。

问题是,它根本上被偷走了,并告诉人们一些并非如此的事情。或者灌输教义。当然,有趣的是-教义(dogma)意思就是"我是上帝 "(am-God),反过来写。

他们被告知应该决定什么是善或恶而不是从灵魂深处通过那个(高我)连接来决定。因为对人们来说去连接并且不受一个永恒矩阵所困的唯一方式就是去拥抱他们内心那个灵魂。

KC: 是的。

BD: 现在我所见的问题是:人们需要看清楚宇宙中有两个团体。有一个,如果你想这么称呼的话,就是黑暗帝国。我们把他们称为超维度存有。我们可能叫他们做黑暗高层领主及其诸侯。并且当中有很多不同的文明。我们不必谈到名字,但需知道有一系列这样的文明。

BR: 嗯。

BD: 你可以称呼他们做大蛇,蜥蜴人,高大灰人或者随便你怎么叫。总之有一系列这样的存有。

另一边,有一个文明大议会,非常非常有同情心并且他们连接到造物主的灵魂。他们是高级存有,有人类,类人和非人类种族,遍及于宇宙。

BR: 当然这就是为何电影星球大战有大量现代神话因为它代表了这个每个人都真正明白的原型,哪怕他们不自知。

BD: 嗯,他们明白是因为这与他们的灵魂有所共鸣。

BR: 对。 BD: 就像一个人穿过neuralizer正如电影黑超特警那样(注:电影中的笔型道具,射出的光可以抹去人的记忆)。他们忘记了一些事情但无论如何这些事情会震动他们再次想起。

BR: 嗯,是的。

KC: 对。

BD: 所以某种意义上你正处于我称为灵魂沉睡的状态。你的灵魂沉睡以便它可以开始再次忆起与万物的连接。

KC: OK。尽管如此,此刻,这出戏剧如何上演的具体细节又是什么呢?

BD: 哦,我给你说一个小故事。这是最近其中一个故事。大概是一年前...我做一些梦。我其中一个主要角色不是去做一个医生或者一个告密者或者电台主持。那些都是次要的。真的,老实说,它们只是尝试到达真理的运载工具-并非只是事实。因为问题在于,我们有大量的"事实"。

KC: 嗯。

BD: 但这没有改变人们。比如,当你看看911前后的反常现象,多少人坚持要有一个恰当的调查?是吗?

KC: 是的。

BD: 他们没有。只是追踪金融市场和其他异常现象....我们仍然有这些派系分别,即使在所谓911运动中。

这与"宗教信仰"是同样道理。我称为"正在上演的真实谎言"。他们有他们坚持的教条因为...这就是他们所称的"(免遭下)地狱保险",因为他们很害怕得知地狱,或者分离或者其他在他们物质生命尽头的这类事情。所以他们给自己填塞教义以便感到安全。

KC: 嗯。你刚才告诉我们你的三个角色都是你的次要几次。你的第一角色是什么?

BD: 那就是作为一个先知去说话。

KC: 好的。

BD: 我现在不是谈论Monty Python(一个英国六人喜剧团体),在体育场上塞满先知。有很多不同的预言者。比如,我上星期的节目就有John Broncore/Splitting the Sky。我相信有很多人,特别是现在,对他们有着一个预言的角色。

KC: 是的。

BD: 他们来自地球上不同国家,肤色,人群等等。就像人类的身体。

但有些特定的预言者有着我称之为一个"执行角色",去尝试拼凑信息,把所有图景拼接起来以便有一个平台来进行一次总体综合,可以展示给人们说:现在看到了吗?所以他们在引起大混乱之前就可以开始执行计划了。

KC: OK。

BD: 那是我为何做节目的其中一个原因。也是我相信我被告知叫你们来的原因。我想让人们摆脱"信仰"并且在每一时刻走进灵性中。换句话说,不要在星期天去教堂并以为这样你整个星期或者其他日子就安全了。不要去祈祷室并认为你....

KC: OK。但作为一个预言家...我意思是,这是没问题的但好像A,B,C君和我们都超然脱离了听众。

BD: 我肯定你们是的。

KC: 我们给他们一些认同吧。

BD: 我告诉你的是没在我节目上谈的事情,因为很多时听众在节目上听不到这些,因为我只谈某些方面。现在要说下一步了。

KC: OK.

BD: 那就是一年前我被大议会带到了末世(Eschaton)。

KC: OK.

BD: 末世是在时间/空间之外的。这个对人们来说有点奇怪。我去了那里三次。最后一次是一年前。那不是幻觉。那是一个法庭,如果你想这么称呼的话,在时间和空间之外的,有24个见证人看着人类历史。

KC: OK.

BD: 我们被带到议会前因为他们正在做一个决定,对我们的文明是同意还是反对。

KC: OK.

BD: 我们在一个坏决定的刀口边缘。

KC: OK。我相信你。

BR: 是的。

BD: 人类作为一个共同的存有不得不作出一个决定以进入正确的时间线。

KC: 是的。

BD: 如果人们不做出正确决定,我们就会进入错误的时间线并会死无全尸。

在某种意义上这个星球,如果你认为地球是一个活生生的存有,它就像一个在地球上这些称为人类的灵性存有的子宫,人类正要出生成为-我叫做光明人类或者银河人类,或者正如你所知,一种先进的可以与宇宙先进文明互动的人类-不需要有繁复的法律框架;不需在身体装芯片追踪以确定我们是良好市民;以及类似这些事情。

因为我们正处于...我们这个连结或者十字路口上,其中我们能否像其中一位伟大导师耶稣基督自称的,Yeshua Ha Masaich(上帝的希伯来名字),意思是在肉身里的上主(The Father in the Flesh)。我们就是在肉体中的主。你也是。当我们唤醒人们,祂就显现出一直的所在。就是这样的一种显现。我们不比上帝更伟大。我们只是....

KC: OK。你在这个议会前,你目睹的是...什么?

BD: 所有人类在整个历史中的意识。

KC: OK.

BD: 这个委员会和所有这些在法庭里的不同存有,他们基本上要做一个判决。

他们说:现在我们把你送回去,你要...判决落实之前的时间很短。人类作为一个共同存有必须得到这个信息。如果他们没有正确地获知这个信息,那是超越信仰,政治,国家边界或者他们所谓世界新秩序或者世界政府的...

因为他们要建立一个绝对有害的世界政府。你看,一个世界政府居然可以有国家边界和国家。可以有人保留秘密技术并控制他们的文明。可以是不消除国家边界而有秩序并建立区域贸易区。

因为那个世界并非以经济为基础。它是以,如果你想这么称呼,同一性(identity)为基础。他们正在均质化这种同一性以便他们可以控制人口和把人们变成机器人,那就是他们想要做的。

KC: 是的。

BD: 他们正在把我们推向一个矩阵中。他们所谈论的未来是人们,公民甚至有选择权去植入大脑接口芯片并被装入机架里。他们甚至不需存在于物理世界。他们的身体会应用生命延长技术,放到架子上数个世纪或者几千年。这就是我们所面对的。

人们说:噢,这不会发生。

我说:不好意思,但这个地狱般的世界就在转角不远了。

但这取决于人类。我们是否会变成那样,或者这个文明大部分人会死亡....这些人在美国以这个速度狂热地建造地下基地,比如每年修建两座,花费180到260亿美元。

KC: 是的。

BD: 从5.24到7.25立方英里大。它们大部分在休眠火山丘或者建在核爆炸地下,为了创造这些巨大的穹顶或者称为矩阵,他们在那里切断这些大隧道。

KC: 但这不会挽救到他们。

BD: 这救不了他们。事实是,救他们不是一个技术问题。问题在于,这些是没有灵魂的高级智能存有。那就是我们所称的蜥蜴人或者大蛇帝国的基础。

它像一个拥有超级智能的超级科学家团体,有着大量关于能量和时间/空间的知识,能跳越银河系,能延长生命等等。但没有灵魂,因为他们只做他们眼中所见的事情。





支持阿瓦隆工程 - 向我们捐赠:

Donate

感谢您提供帮助。
您的慷慨捐赠使我们可以继续工作。

比尔·瑞恩

bill@projectavalon.net


unique visits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