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ill Deagle
采访实录 - Part2

本文翻译并重新排版自卡米洛特工程


Bill Deagle医生 : 地球预后 - Part2
维斯塔, 加利福尼亚, 2008年9月

视频:http://www.56.com/u60/v_NjIzNzU2ODE.html
后备:http://www.youtube.com/watch?v=l1LmZUWjElA

Bill Deagle (BD): ...比如说他们其中一件会做的事就是说:"好吧,Deagle,如果你说所的全部是真的,你要不就是疯了,要不为何你仍然活着?"

我说因为我在超自然层面,宇宙层面,灵性层面和物理层面被保护着。我意思是,很多保护也存在于物理层面。

有一些在组织中的人,你可能叫他们做光明会,外交关系委员会等等的人实际上看到正在发生的事并看见这些事情的疯狂。

Bill Ryan (BR): 他们并非全是邪恶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采访开始

Kerry Cassidy (KC): 让我们从...因为你在那个议会前。他们正在做一个决定。

BD: 是的。

KC: 他们是意识到你在那里?还是他们邀请你去?

BD: 他们把你带进去。就像一个法庭,我们比较能理解。但他们做的就是给你一个你可以与之等同起来的环境。所以对我来说,我身处在一个现实的法庭上。

KC: 好的。

BD: 也有其他的人在那里,就好像在证人席上,我们有24个人。我们被逐一带上前来,然后我们的意识就会上传到那些存有那里看看我们的人生经历和世界的信息等等。你能看见所有这些景象。实际上,因为我们都在证人席上,我们能看见其他人在看什么。

KC: 好的。但你也被给予一个信息要带回来。

BD: 对。带回来的信息是,好像一个圣经的信息,因为我的呼唤就好像我们的祖先摩西对伊利亚(希伯来先知)和耶利米的呼唤一样。

那信息是:忏悔。回来与造物主连接。不要设立什么规矩..那些十诫什么的。让人们随心而行以让他们不会做错事,因为这都写在他们的心中。

这个来自上面的信息,换句话说就是,对人类而言要成为一个有先进技术的先进文明,这技术不会被雷.库兹韦尔和很多"路西法"们所说的技术吸收,这是灵性上地超越,以便科技成为我们的仆人而不是我们的主人。(注:雷.库兹韦尔,盲人阅读机、音乐合成器和语音识别系统的发明者。他预言将来电脑将在意识上超越人脑。)

BR: 对。

KC: 是的。

BD: 现在的问题是,这是否就是能解除疾病,消除人们衰老的痛楚和我们想要更长寿命的基因技术。我是属于抗衰老医学的学院(派)。

但我不想他们做出诸如控制论妄想中的超级战士,然后会成为一股星球上的瘟疫,或者做出用来杀害毁灭其他人的超级武器,以便他们取得控制地位。所以科技可用于正义或者邪恶,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大部分的资金支助都倾向邪恶一面。

KC: 是的。

BR: 你刚才说的这个会议的结果是什么?

BD: 这个会议的结果是暗淡和严重的,如果我们不把这个信息传达给人们,那么地球就会被废止,将会允许被废止。

很多人想,比如,地球周围有很多太空基础武器平台-因为我在美国航天司令部工作-那些武器是用来击落航天器,小行星或者流星,来防御地球免受自太阳质量喷发等的地磁超级风暴的冲击,以及控制气候。就是说,他们正尝试创造一个地球玻璃容器,只要我们通过银河平面...

KC: 是的。此外有些武器还部署在月球并瞄准地球。

BD: 是的。实际上,那里的大部分武器可以非常容易地瞄准地球,并已经被大坏蛋利用-正如引起四川地震的地壳构造武器,或者袭击日本永田,破坏了日本最大核反应堆堆芯的地震。这在三天前就被告知给本.富尔福德,他的财务大臣当然已经被告诫要把权力交给罗斯柴尔德家族,或者他们的银行系统,否则的话就会(用地震)攻击永田。他们果然这么做了。

BR: 是的。

BD: 这表示这个权力的滥用不只在人类的慎重之下。如果引用圣经的术语, 就是...天使,在希腊语中意思是送信者。这表示这些送信者一直在更高级的存在层面察看着一切。他们现在就在这里。

KC: 是的。

BD: 他们就在这个房间。对不?

KC: 我想说...

BD: 是的。他们就在这个房间里。

KC: 那么他们想你告诉人们现在会发生什么?

BD: 全在于一个词,它听起来有点陈腐但却是真的。那就是"忏悔"(Repent)。

KC: 嗯。

BD: 在马拉基书,就是旧约最后其中一本书,提到:在伟大和可怕的日子来到前忏悔。其实这句话真正意思是:与造物主再次连接(Reconnect),成为上帝的儿女,拿起你的主权(scepter)。(注:scepter,王权,象征君权的权杖。推测这句话是想表明Repent是Reconnect与scepter两个词的组合,而非字面上的忏悔。)

我们有这权力。你不再是地球和小黄矮星上的一只小臭虫。你是在这个造物主存在层面的那把声音。你内在的灵魂不是一个单独的灵魂。它是"我是"。

你有权力创造你自己的未来。你有权力消灭疾病和贫穷,要求不再有污染,要有无限能源和信息并且和平地传播,与宇宙的其他文明交流,而不是破坏或者消灭他们,就像促成其他的....

KC: 是的。

BD: ...文明前进到一个他们能理解并走出文明的培养皿和婴儿床,成为另一个的高级文明的新层次。

BR: 我想就此说一个趣闻,你可能听说过了,我在另一个访问中也说过但值得再说一次。Bill Bimes,UFO杂志的编辑特别与海军情报处的上将George Hoover,在他去世前谈过。

BD: 是的。

BR: 他问George Hoover上将:这个大秘密是关于什么的?究竟怎么会事?正在发生的事情是什么?

BD: 是的。

BR: 因为,罗斯威尔和小(灰)人从什么地方和什么时候来有什么大不了的?为什么就不能告之公众?这个故事,根据George Hoover所述,最大的秘密就是人们禁止了解,不是关于(外星)技术和来访者的数据,或者来访者的存在。而是禁止我们了解自己的力量。这就是最大的秘密。

BD: 这是我们自己的力量。对。

BR: 这是我们禁止了解的自身的能力,因为最大的秘密就是我们是谁,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可以成为什么,并且他们要一直把我们蒙在鼓里。否则,他们的游戏就完了。

BD: 是的。换句话说,耶稣基督的评论是:你当然知晓你们是上帝。他们曲解了这句话。其实是,你不用取代宇宙的造物主;意思是你造物主的延伸。

KC: 是的。

BD: 当你听到,你仅仅就是祂的一个延伸。希伯来文是shemah,听到并且行动。

换句话说,我现在看到的问题是我们有一个受外部规则和控制而思考的社会,我们能创造这个秩序混乱的路西法的世界,这样他们就能创造一个"和平"的世界,完全有序的完全在科学控制下的世界。这是一个科学控制的社会,而不是由精神主导。

我们的本质是一个穿越创造世界的能量矩阵的灵魂存有。我们以我们的名义创造自己的时间线。

BR: 是的。

BD: 我们正共同创造我们自己的时间线。那就是为何我在节目中反复告诉人们:不要恐惧。(注:Kool-aid是卡夫的一个饮料品牌,drinking the Kool-Aid在美国和加拿大英语中使用,指不加思考批判地盲目接受某种观念或意识形态。这里简单翻译为恐惧。)

KC: 嗯。

BD: 因为恐惧本身创造出一个次要或者一个允许他们制造一张毁灭之网的氛围。

BR: 是的。

BD: 换句话说,人们可以想象以使自己陷入城市遭到爆炸,瘟疫被释放(的现实中),人们能想象自己陷入大萧条,无数人饿死并同类相食。人们能想象...

他们尝试做的其中一件事就是想保持这种恐惧崇拜。他们想抬举让你变得像另一个与众不同的化身。我与我的小女儿相比没什么不同,或者跟那些在伊拉克里被枪杀的"蓬松头"(无辜平民)有什么不同。我始终如一,我只不过是"我是"的另一个化身。

BR: 嗯。

BD: 关键问题应该是:如果我们不开始重新回到那种连通(一体)性,我们就会认为打一场热核/标量/生物战争是没问题的;会认为杀掉大部分人口是没问题的;会认为创造一支新的控制论超级军队取代并消灭原来的军队是没问题的,实际上我们(正在)做这些该死的事情。

正如我提到,有个人曾跟我说:如果你所说的一半,或者哪怕10%是真的,我们就有大麻烦了。

BR: 哦,我们真的有大麻烦。

BD: 我有一个非常特殊呼召,并非因为我有什么特别,而是因为我听到并落实这个意志。人们需要明白这一点。其中一个事情是,从现在起十年或者一个世纪或者一千年后,人们会说:那个人太特别了,从来没有人像他那样。

我想告诉他们的是我有很多机会投靠黑暗一方,我本来可以成为这个星球上其中一个最邪恶的人。

BR: 你被(黑暗一方)接触过几次,是吗。

BD: 很多次。

BR: 很多次。

BD: 最严肃的一次(接触)是16年前,我正在家里睡觉。我刚从乔治亚州灼伤与外伤单位回来,我到那里实习,由于家庭原因我回到了(加拿大)新斯科舍省。我在屋子另一个的房间睡觉因为我打呼噜。

我半夜醒了,笔直地坐起来。我打开所有的灯因为我偶尔要上厕所什么的。我打开了灯。有个人正站在我面前,他穿着价值$5000的燕尾服,没有一条白头发,50多岁,修长并整洁。

我问:你怎么进来的?

他说:很高兴见到你,我的儿子。

我说:你不是我爸。

我看着这个人,他看起来像一个法国贵族。我说:你是谁?

他说:我是罗斯柴尔德男爵,叫Pindar。

我在精神上真的有点畏缩了。我马上就知道发生什么,因为我有这个天赋。没多花唇舌,我马上就清楚了。我说:我知道你是谁。你是控制地球的路西法(邪恶)势力的代表人。

他说:正是,本人是地球公司的CEO,是德鲁伊委员会(Druidic Council)第13位。我想让你成为我的候补,当我超越(离开)后我想让你接管我的工作。

他说:我们知道你的血系;我们知道你的基因;我们知道关于你的一切,对我来说你是最佳候补。

我说:不!

当我拒绝后,他说:因为你写了这两本书,我要杀了你。那是6年前(还没写出来但)我超自然地收到的两本书,当时没有人知道因为这还在我的研究当中。

KC: "超自然地收到两本书"是什么意思?

BD: 基本上我是"出局"了,我被告知要写这些书,于是我就写下来,并在1999年与一个叫预言俱乐部的组织合作出版。

他说:我要触碰你女儿的心脏。

我说:我没有女儿,我妻子也没有怀孕。他开始大笑。我想他是在指责我因为我服务于宇宙造物主,阿伯拉罕,以撒与雅各布的神。(注:以撒和雅各布是犹太人的始祖,以撒是亚伯拉罕的儿子)

你能看见他表情大改。变得非常狰狞。突然,就像你离我四步之外那样,光天化日地,他"嗖"一声像一股漩涡般消失了。

我战战兢兢地上楼,几乎说不出话来。我告诉妻子所发生的事。第二天早上我和她去我的办公室做了一次验孕,果然她怀孕了。

大概6个星期后我们坐在超声波室。在医学院期间我与麦克米伦医生是同事,实际上在北美其他医生做分析前我也做过一些超声波背景研究,所以我懂怎么看超声波。

我坐在超声波房间,技术人员正检查我妻子的腹部。正当她扫描腹部的时候,这个技术员,她的嘴唇干燥面容呆滞。我马上就知道发生什么了。我看见颈背变厚,我女儿的心脏中间停了。

BR: 噢。

KC: 就是那个我们刚才看见的小女孩?

BD: 是的。你要明白有些非常不平凡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

她是通过剖腹产出生的。我冥冥中被告知她不会死,即使外科医生说:我们不知道为何她能活着出生。因为她的心脏...心脏中间不见了。她只有单个心室。这真是奇迹。

在6个半月的时候她做了第一次手术。随便说一下,我们是反堕胎的。我们知道她将伴有唐氏综合症出生,当然我们希望这会奇迹般地痊愈。(注:21三体综合征,遗传病,会导致包括学习障碍、智能障碍和残疾等高度畸形。)

但我被告知,不要害怕,她能生存下来,她将要接受这个手术。她就做了第一次手术了。等到做第一次手术时她已经比出生时轻了4盎司。

两年半后,她的心脏开始再次扩大。有成年人的心脏那么大,她就要死了。于是我们找来氧气瓶输送浓缩氧气,做手术之前一条60尺长的带有面罩的管子直达她的卧室。

因为总是有(外星)人来拜访我。他们告诉我:外科医生将会对你说如下的话,"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但我做了4个手术缝线,她的心脏奇迹地痊愈了。"

居然连一个一级二尖瓣缺陷都没有。他们不需要替换心脏瓣膜。但要用到他之前做好的涤纶移植片,只不过缝了几针,她就治愈了。她甚至永远都不用吃心脏药物,不用去医院,连感冒都没有,对唐氏综合症来说真是太神奇了。

但关键在于...我想我被允许经历这些事情-这是众多经历中的一个-去理解人类生命的神圣意义,不论是残疾的,年老的,不同信仰,肤色,智力等等的人,我们某种程度上都是造物主的连续化身,这是那个领域的耶稣基督想要传达的信息。

另一个我想分享的经历要说回到...1993年10月10日,我正在面朝下地祷告,并超自然地被大天使带走,他是其中一个高级信使。

我被这位大天使带走,他宣告他的名字。他说他的名字是加伯列(Gabriel)。加伯列这个词意思就是一个拥有来自上帝的声音信息的人。加伯列意思是能代表上帝讲话的人。就是这个意思。

他把我带到地下设施。又把我带到卫星设施上。我们不只是闲逛,他还说:就是这么回事,这就是正发生的一切。他向我详细解释了相关技术。在精神领域中,我花了无数个小时与他相处。

我问:我在哪?

他没告诉我。他说:你会知道的,因为你将要去这个牧师(pastor)所在的地方。

我想他指的是达拉斯。于是我打电话。没找到,他已经离开了这里。他去了科泉市。他其实是一个名叫Doug Sheets的牧师。

我的妻子打电话,她向一个安置机构查询。她说:科泉市没有工作做。

三个星期后,她得到提示要四处打电话。她致电的第二间医院,与一个叫Joyce Wolf的女士交谈,她是CCom的领导。她说我们需要一位医生。你丈夫有职业与环境医学经验吗?他有没有什么背景?你知道,我是绿色和平的创办人,有毒物学,化学和生物化学背景。好了,这个周末我们就坐飞机过来。4天后我得到这份工作。

KC: 嗯。

BD: 第二年夏天,1994年7月10日,我就走过同样的地下设施和同样的卫星载运工程师站以及机密工程,正如我与那位天使去过的地方一样。

KC: OK。

BD: 这只是数百个经历的其中之一。人们需要知道我们是被观察着的。这就是为何地球还没被生化武器的释放所吞没的原因,即使去年我们有347次意外发生在4级设施当中。我们不知道有多少次我们被从大灾难中拯救出来。

BR: 嗯。

BD: 我们不知道。干涉的次数...我说那些白发天使。[笑]

BR: 是的。

BD: 如果你想称呼他们做ET,天使或者随便你怎么叫,但我们一直都被察看,一直被非常勤奋地监督着因为这是最后的时刻了。

BR: 但这些人... 你是不是说他们不会永远插手干预,或者他们有某些事不能做?

BD: 不,他们只在出现一个心的改变的时候才会干预。你看,这不是保护地球不受磁气圈崩塌影响的太空技术,不是击落外来流星的太空粒子武器。或者太阳风暴什么的。

这是人类在心中的转变,那就是我们不会危害其他民族。我们不会入侵别人的国家,就像我们在伊拉克所做的,并杀害了150万伊拉克人。我们不会往疫苗里投毒并声称这是安全的。

我们不会在第三世界国家,比如波兰两个月之前,在他们的流浪汉身上做(疫苗)测试并杀了他们。有300次测试,23人在数分钟内死了,200多人严重患病。

他们现在向美国进口500万剂的赛诺菲巴斯德疫苗,这是国土安全部签的合约。

这不是在吓唬人们。而是为了让人们明白我在节目中展示的那个现实包括了技术,科学,公共领域,有公共领域的,也有机密的资料。但你会看到一个全局。并且另一边有着一个与此相对的灵性维度。

人们需要明白的是,不论...一直有人问我:我应不应该离开北美?离开美国?

我说:不,现在是我们直面这现实的时候了,因为你去哪里都逃不了。

他们问:你是什么意思?要逃到多远?

我说:就(躲避)这些人而言,火星也不够远。

KC: 对。

BD: 我说:你要明白...

其中一次谈话要数1994年7月...一个美国航天司令部的高级指挥官来找我,他非常敏锐,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说:医生,我来跟你谈谈。

我想:噢,他要跟我啥呢?

他样子严肃。他说:你现在是我们的一份子。你将会听说到一些事情,因为你与这些从事超自然项目的人工作。这些人是工程学,自动控制学,物理学,太空武器等所有方面的精英。你将要曝光这些事情。

并且你不会从某人那里听说,所以我现在来告诉你。我们控制了从地球到火星的每一立方厘米。

我说:什么?你是指这里到月球?

他说:不,到火星。我们在1980年早期就在火星有殖民地,我们发现了那里遥远过去的上一次人类文明的证据。

我们在月球有一整个城市做氦-3做采矿作业。

我们有整支太空交通工具的舰队,我们有更先进的星际次光速和超光速运输工具。

你需要知道这些。即使我们有整个太空平台环绕地球,但我们其实与先进文明有勾结。如果你不知道这些事情,你现在也就知道了。如果你有什么疑问,问我就行了,因为如果你不在这个圈子内,你会崩溃的。

KC: 这是什么时候?哪一年?

BD: 1994年7月10日。

BR: 嗯。所有这些证实了...我组织一下语言。我们所知的没有可以用来反驳你说的。我们从其他来源得到的信息完全支持你所说的。

BD: 是的。

BR: 这是为观众们而说的证词。

BD: 是的。我是直接说了出来。

BR: 事情就是这样。

BD: 是的。你要明白集合的数量...当我周游以色列42个城市,我讲述我的故事,人们说100个人中都没人能达到我这样的高度,但我是冥冥中被告知的,正如我被告知要找你们来。

KC: 嗯。

BD: 我是95年从Murrah大楼回来的特别行动法庭部队的出口检查医生,我的上司, George Schwinder少校没空因为他在胡德堡基地有其他事做。所以全部5个特别行动特工,我都要检查他们。(据公开资料:1995年4月19日,一个叫Timothy McVeigh的人炸毁了位于俄克拉荷马州俄克拉荷马城Alfred P. Murrah联邦大楼造成169人死亡 这栋9层高的大楼里有FBI,ATF等联邦机构的办公室)

其中一个特工详细告诉我他们如何拆除两个未爆炸的四类美军工程公司微型核武器,混合燃烧剂,RDX和烈性炸药核心,并且大楼被FBI和ATF炸毁了。

我保密了这个信息。当我在科罗拉多立托顿街上开车时-因为我在丹佛市中心实习,我那时住在立托顿苏格兰高地下面。

KC: 这是事后...

BD: 是之后的事。这是2003年,我正在路上开车,因为我有这种(特殊)天赋,我听到了上帝的声音,就像摩西那样。

KC: 是的。

BD: 圣经是怎么说的?我是这条血系的后裔。

"上帝"说:打开收音机。于是我打开了。

他说:转到这个频道。

于是我转了频道,正听着这个收音机里面的人谈论金融。我说:太无趣了。为什么要听这个?

突然...(那个声音说)不要关掉。

然后一个人上来主持,他是Alex Jones。Alex上来开始谈论世界新秩序的事情,在我的灵魂中马上意识到什么因为我把这个信息从95年保密到2003年。我说:我要公开这个信息。于是我打电话进这个节目几次,我告诉他们我有关于俄克拉荷马城的信息。

那个让我做一次详细访谈的人就是Genesis网络公司的Pastor Butch Paugh。至此之后,公司方面叫我回去并且说:我们想让你做这个节目。所以2004年2月我就开始在Genesis做电台节目了。

之前,我做过一些,比如娱乐节目,在Clear Channel上一个叫大笑是良药的节目。我逢星期三晚上和Mark Alan Curry一起做节目。我们曾在丹佛Clear Channel工作室有过一段愉快的时光,开玩笑并且讨论健康,毒物学,环境医学,抗衰老等等话题。

那时起...人们要明白...我去过那么多地方...在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时间。[笑]

我那时是恩格尔伍德消防局的医生,云梯消防车当时也在场,包括一些其他的人,所以我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是一次在哥伦拜恩的完全的政府行动。(Part1提到的高中校园枪击案)

我是救护在哥伦拜恩事件中第一个受伤者的医生。我照看的这个病人,他才刚开始在那里上学,因为他有一个特别需求-Mark Taylor(枪击案受伤者)-三个星期前。

当他接受两个14小时医疗程序和57单位血液后出院时,他的母亲叫我把手放在他上面并为他祈祷。(因为)我有一种非常独特的洞察直觉天赋。所以我把手放在他身上。

我马上就知道了。我说:你胸部有个医生们没发觉的脓肿,我将给你特定的抗生素,三天内你将在痛苦中打电话给我,到时我把你送到医院排出这个脓疮。

到了那个时间他就给我打电话了。我把他送到医院并告诉放射科医生,我说:现在,当你去做CT扫描时,把这条导管接到脓肿上。

他说:你是怎么知道有脓肿的?

我说:当你做CT时你就会看见脓疮了。把这个导管接上,把它排出来,并叫一个胸腔外科医生来。明白吗?

于是他照做了,他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说:这就是一个长长的故事了。所以不要...[Bill笑]

三个星期后他带着一个PCA泵,吃了芬太尼(止痛剂)散步。他可以每隔很长时间按一下泵,这个泵会记住所以他不能按太多次,他只服用了一点芬太尼,他非常痛苦。

这个脓疮大约一个拳头那么大,胸腔外科医生对此很头痛。他说:好吧,我们要把它切除,因为如果我们不这么做脓肿就会扩散,否则会引发败血症,他会死的。

我告诉Mark。他16岁半,他不太愉快,他母亲也没什么希望了,他说:"我想..."你知道他们是"信徒",基督徒。

他们不相信奇迹。他们不相信我们有权力把这个主权(authority)置于现实之上,不论这个现实是我们的物质身体或者其他。

我说:你看,Mark,我要为了祈祷。我说:明天早上你不会去做手术,你将会走出医院。

一开始他看着我:哇,这么说真牛X啊。

于是我整个晚上不睡觉为他祈祷。第二天早上我大约7点15分走进病房,我把我的手放在他身上说:上帝,你要救救这个胸部受了7发子弹的孩子。还有手臂和大腿各一发。这些子弹在他心脏之后和主动脉之前穿过。一发打中了T-9椎骨并打碎了一块骨头。

我就是这样与上帝说话,我说:你要马上治好他,你要转变他的身体以便他作为一个见证者,因为如果你不允许他活下来说出发生在哥伦拜恩的真相的话...

所以我把手放到他上面。好像手持一条高压电线。突然感到这股能量[发出咝咝声]从我手中涌出。我几乎可以用心灵之眼看见,造物主。我可以看见他(Mark)的细胞等等一切,脓肿消失了。

我说:Mark,穿上衣服,我们要出院了。

BR: 噢!

BD: 我走到前台跟护士说:他不用进行7个小时的手术切开4条肋骨取出脓肿了。他将回家。

她看着我就像说:哦,这个人疯了。这种情况怎么能使用精神疗法(而不做外科手术)呢?

我说:不。再做一次CT扫描。它消失了。所以他们再做了CT扫描,一个半小时之后,他蹦蹦跳跳出了院。

BR: 难以置信。

KC: 网上是不是有关于这个男孩和她母亲与你有关的消息?

BD: 哦,其实他们....这个母亲有个问题;她有躁狂性抑郁。他们提供了各种大电影剧本和金钱等等,Mark实际上....

我上星期跟她的医生联系,因为我尝试帮助这个医生。他从爱荷华州打电话给我说:求求你,你是为数不多的照顾Mark的人。现在我也是,我在照着他母亲。

但他们说了很多肮脏的话,因为他们与一些牧师有关系,他们很有可能拿到一份电影合同。

当时我与我妻子正在收集大量信息,因为我们想私人放影一个公众看不到的录像带。我得到一个机会去采访并与每个在哥伦拜恩事件中生还的孩子交谈。

有很多孩子实际上死于特种部队的子弹。至少可能有,我们想有4个孩子可能死于特种部队的子弹,从验尸来看。

Mark与我们生活了一年半。他来跟我们度假,即使是去拉斯维加斯。即使他们叫我在2000年1月到Full Gospel Fellowship演讲,我也是自己买机票的。我们没要求任何东西。

所以事情是,他母亲被大电影公司联络上,想把这个拍成一部哥伦拜恩枪击案电影,他们对我们不提供资料或者按他们的方法做事感到很愤怒。

我说:不,我们不会把它当做一件小事。这是很认真的;我们让这个孩子生存下来;我们让这个奇迹发生了;我们不想把这个当成一个穿插表演。这是对它否定的开始。

BR: 是的。

BD: 但不幸的是,因为Mark仍然非常虚弱。他要一直进出精神病学医院。

KC: 嗯。

BD: 他在爱荷达的其中一位医生问:我怎么才能帮到他?

我说:你知道他需要认真地帮助。但很多时他们给这些年轻人吃药,我觉得那些药相当有毒性。

KC: 是的。

BD: 我们知道,比如你给一个患郁躁狂的人SSRI(选择性血清素再回收抑制剂)类药物,比如Luvoc,Prozac等等,他们就会陷入困境。不幸的是,他的医生给他错误的药物。

KC: OK。

BD: 这些药物出自(瑞士)霍夫曼-罗氏制药公司。它们的来源要追溯到I.G Farben的苏联和德国的精神控制计划。与G蛋白有关。他对于他们给他的药物有很坏的反应。

BR: 好的。现在我想说回到...

KC: 是的。

BR: 因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值得记录下来的故事,但你是如何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如此多次,大部分人都无法相信。但说回到你由于一些原因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你说一下你的证据。

BD: 我是一个证人。我几乎像在狮子巢穴中的丹尼尔。我去过很多人想象不到的地方。

比如1977年我应该在圣莫尼卡医院,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部分,做多发性硬化的研究工作。其中一个项目就是在Wallace Tourtellotte医生下面做神经病学博士住院医生实习。

另外其他4个项目是机密的。它们实际上是控制论项目。一个项目是研发一个头盔,可以把思想直接转换为飞行命令发到已经有命令和符号的超级电脑上,投射到喷射顶盖,这样你就能用思想来驾御喷射,发射大炮。

另外三个项目是在西奥兰治和欧文州监狱的囚犯身上,在他们的大脑中植入铂和钯金做的微型线路。

Tourtellotte医生有一个定制的CT植入机,用来在CT扫描时在大脑特定核心中植入微型线路,使用超级电脑来-这是机密-来转换神经网络随机爆炸序列,这样他们就能得到特殊影像。于是你就能控制他们的行为,看见他们所看见的,听到他们所听见的。

我不干了。我说:你们疯了!

KC: 把他们变成傀儡。

BD: 是的,他们有一个叫"兰博芯片"的东西,是60年代耶鲁大学德尔加多研究的一部分。这个兰博芯片是一块植在丘脑下核心的,能操纵愤怒的狂暴控制芯片。你打一下开关,他们开始杀戮,你关上他们就会停下。

这是其中一种那些住院医生因而发笑的发明:哈哈哈,我们可以做出这样的东西了。但我认为这相当毛骨悚然。

人们不明白的是很多参与这些项目的人IQ有180以上,但他们被扭曲了。或者他们没有扭曲,他们是妥协了。如果他们最终发现真相并尝试挽回,比如他们会"打补丁"。你听过这补丁是什么吗?

KC: 我不肯定。

BD: 那就是给你打一个静脉内的补丁。这个补丁持续三天。或者一个皮肤药帖。如果三天内不打下一个补丁你就会可怕地死去。

BR: 嗯。

BD: 所以他们是把你绑到短线上。

BR: 明白。有些资料已经在格拉纳达论坛演讲上说过了,很多观众已对此很熟悉。

BD: 是的。

BR: 我们几乎又往前走了两年。我们现在在哪?对人类和正在观看这个访问的个人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BD: 要当心的时间线是以色列。要看的时间线是...

这就是为何我的呼召特别重要,因为我将在不久的将来再发行我的书《粘土与铁》。

KC: OK。

BD: 如果你看看以色列,那里有很多矛盾。所有与伊朗有关的事情都在以色列。

BR: 是的。

BD: 即使是美国外交政策。他们入侵伊拉克的原因是以色列。花了一万亿美元,经济崩溃-都与以色列有关。

人们说:为什么以色列如此重要?为什么会有第一次大屠杀?为什么正在计划第二次?

这其实很简单。用这个思路想想:如果宇宙造物主创造一个人类,或者一群人,你可以称之为一群形形色色的人,以色列的远古部落,作为世界的目标课程,某种意义上是一只替罪羊,一个向人们解释的方法是:如果你试图遵守"律法",那么你就被定罪和毁灭了。

圣经的原本说的是关于一个你看不见的上帝以他的形象创造了你,对不?即使他们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们也设法追随这教义。他们咬文嚼字。

所以"圣书的子民",这是他们曾经的称呼-他们不被称为犹太人或者以色列人-他们不得不被摧毁因为他们会告诉人们。即使他们离去了并经历了一次革新,或者他们从其他的宗教团体那里学习,不管是佛教徒,霍皮或者本土宗教,他们最终还是开始越过信仰。

正如我在格拉纳达论坛上所说,1万年前有所谓"宗教"吗?当然没有。宗教将不会存在,因为我们将会有全部造物主和他们是什么的知识。因为除非我们重拾这些知识否则我们无法存在并超越科技。不然我们无法存活。

KC: 是的,但人们...

BD: 换句话说,两者是相互排斥的。

KC: 但说回以色列的角色这个话题。

BD: 以色列的角色是一个计时器。它实际上是一条导火索。一个变化的事件。就像文明的终极死亡陷阱。

那会发生什么呢?比如,有很多次在我节目中请了Barry Chamish来。一个好例子是,以色列这个国家出现了,继而大屠杀...现代历史最大的谎言就是关于大屠杀。是的,他们杀了大约700万犹太人。当然他们可能杀了其他人,约2300万。

但(这么做的)真正目的不只是一个对超维恶魔领域的仪式献祭。真实的目标要更大。那就是彻底摧毁造物主和我们是造物主化身这个概念。

因为最终如果改革和其他这些事情要继续下去...自从罗马天主教的控制解体以来,其所有副产品和每个人都尝试研究新时代和所有其他回归灵性的宗教学说...

现在这出大戏不是面向宗教,而是面向灵性,不管它们来自基督教的,犹太的,或者佛教的视角。人们都开始互相对照并意识到,即使他们用不同的表述,但他们都开始理解当中有一个共性。

KC: 是的。

BR: 嗯。

BD: 是的。

KC: 但还是要拉你回来说一下,当前以色列的角色是...

BD: 以色列的角色主要是在黑暗一方,作为人类最终灭绝的导火索来演出。

BR: 所以实际上...

BD: 他们以此作为一个最终的焦点。

KC: 你意思是他们会攻击伊朗,并且...

BD: 是的,或者一个攻击的威胁将会调动和平条约,使得以色列被切割。你这么来想一下。逻辑上,如果你是从另一个世界而来,你要看见一个国家,它的面积非常小,只有10到16英里长-可能这个星球上生物武器方面最先进的国家就是以色列。

KC: 是的。

BD: 他们首屈一指。

BR: OK。

BD: 他们有自己的太空成像系统,ImageSat。他们有各种与南非人一同开发的武器。他们很多时购买自己的喷射机并堆积起来。他们有这个星球上,在快速反应和杀伤能力方面都是最好的空军。第一把交椅,不是第二或者第三。

事情是,你要分割这个国家,他们就失去了保护他们的边界区域。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拉出"Samson Option",并按下按钮。(注:Samson Option是以色列声称的作为最终战略威胁的大规模报复性核武器,用来针对军事攻击以色列并威胁到其生存的国家。)他们有太空平台。因为以色列有它们。以色列有太空武器平台,成像系统等可怕的东西。他们能彻底摧毁1万英里外的每个城市。只是bam一声,城市就灰飞烟灭。

BR: 但他们..

KC: 这个计划是什么?

BD: 计划是...所有事情正被建立起来,因为以色列的领导人都是邪恶的路西法。整个以色列国建立起来,正如Barry Chamish所说,他们就能自己清理那些"Torah Jew",即理解上帝之本质的人。(注:Torah,犹太律法。希伯来文意为“教谕”。狭义专指《旧约全书》前五卷中的律法,据说是上帝授予摩西的。)

即使他们不明白当中的深意,他们也不想任何人去明白他们以上帝的形象被创造出来,他们是在这个存在平面有着一个物质性存在的灵魂。

他们想以路西法,不可知论,共产主义的概念来取而代之。所以以色列最初是由苏维埃赞助的,那个真实的共产主义苏维埃。

BR: 嗯。

BD: 其构想是创造一个不可知论的路西法社会,他们在其中可以追随巴比伦卡巴拉的最高居住者,意思是他们自己就是上帝。

换句话说,他们取代上帝所以他们是一股乐意利用善良与邪恶的能量智能势力。说说那个Shabbatai Tzvi,你知道1666年那次伪反弥赛亚运动,雅各布.弗兰克创造了一个"路西法的犹太神秘哲学者将控制世界"的世界秩序。(注:1666年,宣称只有自己才认识真正弥赛亚的神秘学家Tzvi,在君士坦丁堡遭当地政府逮捕,最后Tzvi选择弃教,多数犹太人狂热欢呼的弥赛亚运动在仅仅一年的时间里就宣告结束。)

现在这种事情正在上演。你可以在金融系统中发现它,你可以在政治系统中发现它,你可以在每样事物中都发现这些路西法撒旦崇拜者...

两个在很高层的组织,一个是条顿骑士团,他们认为自己是耶稣和大卫王的血系后裔。这个组织全是欧洲皇室组成。另外一个组织是路西法撒旦崇拜者-邪恶犹太人。

KC: OK。

BD: 那些人管理着世界。

KC: 被教皇所领导。是吗?

BD: 由教皇与黑衣教皇和马耳他骑士团所领导,他们完全控制着这组织。他们正在一个在梵蒂冈的恶魔蜥蜴人实体存在的层面上互相作用。

BR: 是的。

BD: 他们就在梵蒂冈内,人们需要明白。

当你去到这些最深的地下基地....我认识一个加拿大工程师,他控制,设计并看管奥罗拉(曙光女神)太空舰队,该舰队从德国中心和(西南部)黑森林飞出并直达月球基地和火星。

他很害怕上节目。过去几年我一直与他联系。他给我展示出足够的技术信息和事情,并把资料发给我,我知道他的故事是真的。我要再说一次这个故事。

经过10个月的心理测验后,他们最后说:你现在位于D.U.M.B One基地最深处,我们将把你带到最后的一层。他去到那层,所有这些存有都在那里。

BR: 嗯。

BD: 就像从星球大战中跑出来那样。太疯狂了,但他说这是真的。

我说:为什么你不站出来告诉我们?

他说,因为我不想粉碎人们的宗教信仰。

我说:我真的想粉碎它们,因为它是不可侵犯之物,实际上他们的信仰,不管他们是基督教团体,犹太教团体或者佛教团体,他们全错了。全部错了。

就是说,我称宗教信仰为"正在上演的真实谎言",这不意味着你把浴缸的水和洗澡的婴儿一并排走,正如Bill Marr在他的这个星期上演的叫Religious的电影中,他说有宗教的人都是蠢才,他们是一个白痴....

KC: 嗯。

BD: ....因为所有那些宗教所做的愚蠢事情,比如Armageddonites,大概是指基督徒相信他们不得不用在鲜血与烈火中清洗世界。

KC: 是的。

BD: 或者那些Sabbatians所认为:我们只是把Samson Option拉出来,然后躲到地下基地中。因为下面有很多地方。(注:sabbatians是一个很复杂的群体,可以认为是那些信奉前文中提到的Sabbatai Zevi的人)

BR: 嗯。

BD: 又或者光明会成员所想:谁在乎我们毁灭世界?我们只要躲进地下基地就能幸存下来,过个十年或者一个世纪再上来就行了。正如Morlocks,H.G.Well笔下的《时间机器》。

简直疯了。因为他们不会在接下来的事件中生存下来。他们躲不过的。

他们需要领会我们现在所追求的是,除非他们拿起他们是谁和他们要为生命做决定的权力之杖-正如摩西,当他把六个部落带到Ibal山和Garizin山时,把诅咒与祝福放到中间,说:今天,选择(你们的)生活。

换句话说,你不是拿走他们的选择。你说:你需要成长并且不要再谈什么"成功福音"等等愚蠢的东西,你需要开始谈谈与其他人的关系。(注:成功福音,此理论兴起于美国,源于"耶稣以富足来保佑相信他的人",拿世间的(物质)成就作为上帝祝福的证明,牵涉到基督教工作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有人认为成功福音假设了资本主义是最理想的经济制度。)

你不能资助一个入侵别人并杀害了150万伊拉克人的国家。当我们知道他们要打击Bashear反应堆和450个目标时,你不能作出入侵伊朗这种决定。

根据我在内部收到的军事联系,专家告诉我在最后4到6个星期中,会在头两个星期杀掉150万到1500万人,总数应有3200万人以上。辐射将顺风而下直接经过也门,一路到达沙特阿拉伯,并一路向中国和日本而去。

BR: 那是以色列发起攻击后?还是美国?

BD: 是的。如果他们实施这个计划,美国就已经部署好兵力了。所以问题是...

KC: 应如何阻止?

BD: 这是能阻止的...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想把我们带到毁灭的边缘,然后订出他们的和平条约来划分土地。

奥尔默特(以色列前总理)已经承诺在下一任总理过渡完成之前,他离开的12个月内会实行计划。这表示我们有一个时间窗口,现在起大约11个月,他们将提交最终划分耶路撒冷和以色列的条约。

这就埋下了导火索。你不能这么做。如果你这么做,你就保证了一场将终结这个行星的文明的热核战争或者一场化学/生物/标量战争的发生。

你不能分割以色列的土地。你要有一个包含阿拉伯人,基督徒,犹太教徒和巴哈教徒等其他地方的人的政府。

KC: 还有巴勒斯坦人。

BD: 还有巴勒斯坦人。你不是要让他们感觉像第三世界的公民,如果他们通婚,传教,就会被关进监狱之类。换句话说,你要在人们之间展开对话而不是实行一直以来的种族隔离。

BR: 我不太明白。你是说以色列国的分裂与不可避免的巨大战争有关联?

BD: 因为以色列将推动事情发展到那一点,当冲突达到顶峰,就会开始触发一场核冲突。

BR: 在谁之间?

BD: 在所有大国之间。

这是一个两极世界。我们现在有光明会的西方联盟,包括英美和他们的盟友。

另一方面我们有上海合作组织核心:俄罗斯和中国及他们的势力范围。所以这不是单极,而是两极世界。

BR: 嗯。

BD: 人们需要了解这个。在1999年春天发生一件事,我被超自然地带离,穿过地面,并看见地质建造和死海西南端的石油。那里有很多石油-27.2万亿桶-是可再生的。

KC: 噢。

BD: 它来自从土耳其穿过肯尼亚直到维多利亚湖的断层线。当这些油升上来,死海就被创造了。实际上从油田起,当地球在阿伯拉罕时代转变的时候,它主要沿这条断层线撞击。它撞击那条断层线并引发相当于50万个长崎原子弹那么大的爆炸。

BR: 嗯。

BD: 告诉我这个信息的人是以色列石油公司的头头。他发现了在Zohar,在西奈半岛的所有油田。

KC: 他们没有使用那些石油。是吗?

BD: 后来,当我在那个电台节目上和Stan Johnson做一些介绍时,被Hayseed Stenvens和以色列石油公司以及阿里尔.沙龙(总理)邀请去那里。我实际上被叫到那里,在死海西南端,马萨达的底部做个祷告。我在犹太吹角节的日落时祈祷,吹响羊号角,并念出这希伯来的祷文。

我做了祷告。我警告他们。我说:现在,我是一个先知,我要告诉你,如果你意图告诉全世界说这里有个油田,你就会促成一场即时的战争。你会使数百万人来到这里。因为这里的石油比全世界加起来的还要多。

KC: OK.但你现在就说出来了。

BD: 我说出来是因为这件事已经被揭露了。

KC: OK。

BD: 现在是时候揭露出来。因为...基本上现在一些事情正在进行...可能不到一年内他们就会签署最终条约。如果他们签了的话...

这也牵涉到发生在2012前后的其他事情。因为当我们穿过银河平面的中心点,就会有一个巨大的危险,我们会遭遇地球磁场的地磁崩塌。我们也会在未来几年的太阳质量喷发而引起的超级地震和海啸中有很大的危险。

BR: 嗯。

BD: 非常非常高风险。

KC: 是的。

BR: 我们也被各自告知这件事。

BD: 是的。所以人们需要知道,在灵性层面发生的事也会下降并在能量和物质层面产生影响。如果我们去了错误的时间线并一起做了错误的决定,我们就会沿着那些时间线向毁灭而走去。

所以我现在要告诉人们的是,现在不是逃跑的时候,但将有一些难以置信的痛苦因为他们正实行Amero(北美共同货币)。我与一些非常可靠的人谈过,他们已经在墨西哥城看见Amero。

KC: 于是你现在就在加利福尼亚的Oceanside。

BD: 因为我被告知要来这里。

KC: 为什么?你能不能...

BD: 我知道部分原因。事情发生在2月,我妻子也是一位很有直觉的人,她告诉我说:Bill,我们应该搬家了。

我说:我不想搬。我现在很舒服。看,我不用从丹佛出发回家了,我与母亲在她去年10月去逝前在一起。

于是我去睡觉,说:上帝,告诉我为什么要搬。

上帝真的这么做。他派出一个天使告诉我:你将会搬到Oceanside-维斯塔。

我说:我不想去那里。我在那里不认识任何人。那里甚至没有工作或者其他我想做的事。他开始笑我。开一些玩笑,因为....

人们要知道他们正监察着我们,他们知道我们所不知道的未来。很多时我们可能不会做那些不得不做的事情,因为有些我们要做的事情非常痛苦和麻烦。

BR: 你来到这里后发什么了什么?

BD: 来这里其中一件事就是让你们可以做这次访谈。

BR: OK。

BD: 因为这里有很多人需要醒过来。他们将不得不听到这个信息以知道我实际上被称为,"至高上帝的儿女"。我就是那个被称为"见证者"的人。

现在我稍为解释一下好让你明白今晚的会议是如何的重要。

在(公元)1世纪,我的家族是在耶稣时代的神殿里服务的犹太祭司的24-家族圈。一个预言直接由以马内利(基督的别称)给出,直接告诉我的祖先,这个预言在1世纪写下并一直传到我的叔祖父Michael那里,他70多岁才死。

那本来应该传给我,因为我是最年长的。他的兄弟认为他是那个要求说出这预言的人,那就是要吹响以利亚(希伯来先知)的喇叭并告诉人们新时代的到来,新世界将要到来,一个和平的世界,什么都不缺的世界。

这预言传了近19个世纪。那个人就是我。

为什么我知道是我,因为8岁半的时候我做了一次扁桃体手术...一个法国外科医生在科尔切斯特(英格兰东南部)乡村医院给我主刀。他们切到了我脖子的动脉,使我失血过多而死。有点像一次断头台式的意外,他们用钳子把扁桃体拉出来,切掉。而我有条畸变的动脉,于是我失血过多了。

我走下光之隧道。当然,这个发生的形式是,突然之间我漂浮在手术台上方,我向下看,看见这个小男孩,看到血液飞溅。我说:哇,那个看起来好像是我。我不感到任何疼痛。

突然,我站在那里,四处走动,尝试与护士和医生谈话,但没有人注意到我。我非常沮丧。我向门走去,穿门而过。

我转右走过走廊,看见托儿所,我看到这些婴儿都紧紧地绑到边上,护士正安抚他们,因为如果一个开始哭,所有都会哭。他们都有不同颜色的小毯子盖着。一个孩子开始哭,其他孩子会开始哭。

突然间一切开始渐渐变成墨一样黑,这种黑你能感受得到,我感觉被吸进一个小洞。然后我喊了出来:天,我在哪里?一些可怕的事发生了。

我看到一个小光点,突然地出现一些交叉深红的线,我正穿过这条隧道,我说:太快了,天啊!太快了。

突然我就身处这个光的场所,在这个空间的另一边有个人正站在那里,散发着光。他系着一条双绳金色腰带,穿着黄铜般的便鞋。

他的前额看起来好像有刺痕标记,有点肿胀,你可以看见长头发的地方。他有一头微红的头发,有点像...用挪威人来形容最适合,只是他的皮肤是橄榄色。他看起来像一个大块头,又点像一个有着大手板和指关节的木匠。就像一个什么到能做出来的人。

当他出现的时候,在云层中出现一个大裂口。周围所有都亮了。我看见一条小木桥。他说:不要过这条木桥,否则那些银绳就会断掉。

我说:那是什么?

他说:我会把它带入你的记忆。因为,你知道一切,你只需要记起它。

我记得走过了那条光之隧道。我能记得这条似乎从我的大脑和喉咙底部出来的绳,它一直往下。就像一条流水的绳索。他称之为"生活流水之绳"。它看起来像一条闪烁着光的霓虹绳。

他说:如果你过去了,你就回不来了。

我说:我在哪里?

他说;你在天堂的大门前,没有过去,现在,未来的永恒的"当下",你所想的一切会马上成为它所是。

我说:你能展示给我看看吗?

于是突然间,他用右手抱起我,我飞翔于黄金城市上空,我可以看见所有事物。我可以说,那里没有时间和空间,他给我展示了不同世界,存有,星球,文明,这些是我今天想谈一下的。

他给我看的事物可以说是关于宇宙的...宇宙是在一个更大宇宙里的基本粒子。他告诉我关于时间-空间。他跟我谈到量子物理。他告诉我所有事。这就是为何我能考进麻省理工的核子物理专业。

BR: 是的。

BD: 他给我展示那些在我后来的生命中会说:"哦,我在星球大战中看过。"的存有。因为这些事物确实存在。我看过他们,我就在那里,在他们的世界中。

我说不清过了多久,但在线性时间中我在那里呆了许多个世纪。这不是几分钟的问题,正如一些有过濒死经验的人那样。我在那里不知道有多长时间。太长了...我只能说出我所知的非常小的一部分,因为它运超于人类的理解能力,文明和世界和其他人们抓不住的事物的范围之外,所以我不想谈太多。突然间...

KC: 你是去到了这个地方....

BC: 之后...我就回来了。突然他在他那边,我在我这边,我想:OK。经过这段不知道长短的时间后,我就回到我这边,我说:看....

他用心灵感应跟我说话;他不需要说出声音来。他说:你现在的决定是什么?

我说:我想做正确的事情。我说:如果我回去了,我要做什么?

突然他再用手抱起我,我有点头晕。我们一定在地球400英里上方,我往下看。

这次他戴着一条tallit(注:犹太教男人晨祷时的披巾),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披巾,因为我成长于天主教家庭。我看见这条披巾,上面溅着血。这块披巾是祈祷披巾。我往下看着地球,我看见地平线的边缘在黑暗的太空中闪耀出光芒。

他说:看看(Behold)我的蓝宝石,地球。

我说:它有生命!

他说:是的。你知道地球是有生命的。

我听见一把声音从后面而来,听起来就一把低沉的嗓音,我们可以称为"天使的(声音)"。他说:听听这七雷之音(Voice of the Seven THunders)。

他第一次说Behold(注视,看)时他是这样的手势[作出一个手势]-我不知道这象征什么-但他是这样指出,中指是这样指向地球,然后他说Behold。

突然我看见地球上四处升起火球,特别是横穿美洲大陆,很多火球。我想:哇,这是灯光表演。

我意思是,太壮观了,我只是个小孩,我还穿着病人袍做着外科手术,我现在却在太空自由活动,从上面俯瞰看见这些火球。

然而他严厉地看着我,就像在说:你没领会到那是什么意思。

我们的文明被构思像一个灵性的子宫-地球-我们共同选择的时间线将决定我们会胎死腹中还是流产还是将前到加入到Ben Elohim,艾斯卡顿(Eschaton)议会,宇宙造物主化身的高级文明中,以无论何种形式,不论他们是人类,非人类或者其他文明。

因为某程度上我们将会"进行接触"。我们如何接触?

我想说的是这是一个从基于愚昧的"过去,哪个宗教"的转变点。比如佛教徒-很多人说我是佛教徒,但我不是-说所有的苦痛受难都是由于无知。

真正的问题在于,在一个我们完全理解自身和宇宙本质的未来中,没有宗教存在的空间,因为宗教就像"秘方"。它是毫不相干的。就好像:这是我过去的历史;这些是我的秘方。它是教条,正取代什么是对与错的始终存在的知识。因为你不需要被告知。

BR: 是的。

KC: 是的。但我们还是回到...

BD: 所以为何以色列如此重要的关键,是因为以色列是一个整个星球的目标课程。以色列是,故意建立起来作为文明的连系决策点。

BR: OK。

BD: 它就是这样来决定我们的文明是否会前行。如果你看看现在的美国,自911起去年那些战争的上万亿美元债券。

那些把炸弹放到大楼的人奉欧米加计划命令行事,该计划监督着星球上所有秘密机构。

BR: 由梵蒂冈管理。

BD: 那些把炸弹放进大楼的人是签合同的。他们可以是任何秘密机构,但他们恰巧就是经验老道的以色列摩萨德核机关,他们把核弹放进世贸中心。

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他们想引发对犹太人的憎恨。我不是反犹分子-我有犹太,伊朗,美国等等血统,所以...

KC: 为什么摩萨德想引发犹太人的憎恨。

BD: 这是他们的控制辩证法(一种精英理论)的一部分。

BR: 嗯。

BD: 正如二战中数百万犹太人的死亡,实际上那不只出自Sabbatians之手,他们想清洗那些"有任何信仰造物主的宗教律法"的以色列人。所以他们发起反弥赛亚,反上帝的运动。

卡巴拉的真正意图-所有共济会的最高级就是卡巴拉。真相就是:你是路西法-撒旦之力。你不需要去更高上帝那里;你就是神。

BR: 好的。现在...

BD: 这有很大不同,是么?

BR: 如果这都是以以色列为例子,站在舞台的正中让每个人来看和学习,在这个危急关头面前,一般人能做什么来影响这些精心设计好的事?

那些正在观看的人,他们非常觉醒,见多识广,有些人是最有觉知,见识最多的人,他们会说:我们能做什么呢?这都被安排好了。

BD: 真正的问题是....这归根结底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那就是:他们要做什么来使个人脱离宗教?宗教是现代世界的毒药。人们会说:你像个先知,像以色列人那样谈灵性。但人们要明白,约书亚自己,耶稣没有宗教。

BR: 嗯。当然。

BD: 他是一个精神领袖。

KC: 是的。

BD: 他带领人们从宗教转到关系上。

KC: 是的。

BD: 任何伟大的领导者,即使他们只知道很少部分,也会尝试教导类似的道理。不论你说的是先知还是那些土著的精神领袖,在中国还是在其他地方,他们说的都是关于...他们基本上都掌握了部分真理。

揭示出最大部分真理的就是全然的肉身的上主,耶稣基督,这就是为何整本旧约和新约全都指向他,因为他是一个伟大的老师。

我们的世界所发生的一切-金融崩溃,控制矩阵,科技-一切都以以色列为中心。一切。

实际上,上海合作组织的两大帝国与西方帝国都在那里会面,条顿骑士团,马尔他骑士团的目标就是在那里建立一个能在那里设立他们的世界政府的大神殿。不可思议吧?

这事正在发生,因为它发生在灵性领域之上,上如是下亦如是,所以降下来它也发生在物质领域。

因为我们不得不正确回答这个问题,那就是:要超越科技,我们就需要超越宗教到达一个灵性关系上。我们需要明白当上帝说话时,不论那是通过古以色列人,还是霍皮印第安人还是其他,他对他们说话,他们只获得他们那部份(的真理)。

他们要理解神是以一种历史的语言说话,一种面向他们灵魂的语言,一种知晓所有的语言。或者说,如果他们不能灵性上超越(科技)的话,他们就会一起死掉。

KC: 正在观看这个视频的人要做什么来重新与造物主连接。

BD: 不要再认同那些"大决战之夜"的观念,那些我们会兴高采烈,用烈火冲洗自己的想法,那些不知怎么地我就能决定什么是善与恶的路西法的概念。

那些都是"超科学家",技术者,光明会,身处黑暗行动计划的人的愚蠢想法,他们认为他们可以为星球上其他人做决定。

当然我们在决定当我们建造地下基地时,在进入银河平面的时候就能幸存下来。他们不能继续生存,因为我可以向你保证那个"议会"是不会让他们活下来的,不管他们做什么,除非他们转变他们的心。

这正正是耶稣的信息:除非你的心改变了,否则你的世界将灭亡。

KC: 是的。

BR: 这就是利害攸关之所在。

BD: 是的。我们说的不只是他们称为"生命灭绝"的一个人的死亡,不只是家族的死亡,不只是国家的死亡,不只是人类或者其他一切活物的死亡,而是化身在这个世界上的存有的整体灵性的死亡。

简直就是正发生在这个星球上的"灵性流产",如果你看看那些超维的,撒旦/路西法超维实体,他们在骚扰,干涉和绑架。

人们说:为什么绑架现象似乎如此恶毒?因为他们是恶魔。我意思是,你可能不会用到圣经中demonic(恶魔的)这个词,但在每种文化中你都会发现类似的事情。

他们加紧行动,包括...不只有我们在天上的飞行器,比如大三角形的TR3,还有奥罗拉舰队和其他,还有大量的其他飞船,因为他们正监察着演出。他们就在这里。

他们就在"产房"等待看看星球的分娩还是流产。这就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KC: 是的。

BD: 人们要明白这不会是经由政治,总统或者货币政策的改变而发生。这将随着一个心的改变而发生。

比如,我给你举个解决的例子。为什么我们的世界允许有利息?为什么我们允许有(金融)衍生工具?为什么我们允许有一帮控制和操纵金钱的,引发饥荒的人,60%的食物成本因为人为操控?他们制定糟糕的政策压制能源技术,这样人们就不能运送食物到第三世界国家,这样他们就不能独立自主并且饿死。

或者比如在北韩这些地方,我们妖魔化他们,他们只能挖掘死尸来吃,他们为了生存也不得不这么做。

人们不知道事情还将有多么糟糕,除非有一个心的改变。它需要马上发生。

我作为以色列的见证人被唤起,我被唤起成为一个约书亚的见证者。

犹太人大多数都是不可知论者,或者说...他们属于基本上灵性死亡的犹太教堂,因为他们没有与真正的现实连接。

只有非常小部分(遵循)真正犹太律法的人明白发生什么事,有些人是犹太拉比,他们知道有什么将要发生并且非常恐惧,因为他们看见第二次大屠杀正在到来。我经历过大屠杀。

这不只是最后的犹太人的死亡大屠杀。这是全人类的死亡。

他们正通过他们的超维度实体,蛇人,这些外面的拼命毁灭人类的文明进行密谋。

他们与成为他们奴才的世界领导者密谋-乔治.布什,乔治.索罗斯,黑石集团以及所有这些组织都是他们的奴才。

他们很多人认为:哦,我要进行生命延长技术。无论发生什么我都能生存下来。我会在巴拉圭得到5万英亩土地。谎言!

或者:我将会在地下基地中幸存下来。当他们被11或者12级能粉碎他们所有隧道的地震打击时,他们就生存不下来了。他们将会埋葬在这些基地中。

BR: 对那些正在观看的黑色行动中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有益的信息。

BD: 是的。他们需要明白我可以走进去。他们阻止不了我。我可以马上进入到灵界,去到他们的秘密地方,什么方法都阻止不了我。

BR: 嗯。

BD: 我们是上帝的儿子。不只是我,而是我们,都是上帝的儿女。我们需要开始拿回我们的主权,因为不可知论,无神论只是路西法主义的另一个形式。这种主义就是"我就是上帝,我可以决定什么是好或者坏。"

我们需要摆脱所有宗教,并与造物主一起走进灵性中。我们需要直面自己,说:是的,我在这里因为我报名参加了。

BR: 这里有个问题。这个访问可能会被几万人看到。

BD: 是的。

BR: 几万个出色的人,每个人都是关键重要的。

BD: 是的。

BR: 这就够了吗?这只是人类的一小部分。

BD: 是的。真正的问题是这好像那个由耶稣给出的信息。他的信息...他那个给大众的信息....

比如当我做电台节目时,我说:不要给你的孩子打疫苗,因为这些疫苗是由想给你的孩子下毒的支持全球主义者决定的,我给人们展示技术真相。

但对他们来说接受疫苗的事实更困难,比如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使质粒体破坏和引起不孕。或者现在的Guardisil疫苗。

Desiree Rover星期五晚上联络我。她在荷兰有一个电台节目。她在节目中使用我的和其他各种的资料来告诉人们:这是由全球主义者制订的政策,给小女孩绝育并破坏她们的健康。

他们在不明真相的人身上测试疫苗。一些人接种多种疫苗以致营养不良,疫苗破坏他们的健康,杀了他们。很多人死了。

KC: 是的。

BD: 对他们来说很难设想这种情况被考虑到下一步。如果他们听了我所有的节目并听了这个信息....

我发布了那份卷轴的三个章节,一共有十二章。我在1999年发布第一章,是关于警告美国的,我把它发表到以色列42个城市。

卷轴的第二章我在2005年Pastor Butch Paugh大会上发表。第三章连同我在2008反阴谋论坛演讲一起,在5月时发布。

我还没有机会读一下这份卷轴,但如果你去Clayandlron.com上,可以把那些幻灯片和卷轴拿出来看。我也将会这么做,和"12石头的祷文"一样。

人们需要在他们的灵魂中领会。需要敲响警钟了,就好像当你去佛庙,你可以感受到真理的振动。这是被真实地说出的一些事情。

我们今晚所说的不只是智慧或者知识。而是我称之为灵魂的话语。这些话语需要敲响他们的灵魂,不管是哪个宗教或者没有宗教,使人们知道现在的情况多么严峻。

我们不只要注意经济不景。我们要看到金融崩溃的前奏是一个虚假和平条约的序幕,该条约是一次保证中的热核,生物,化学标量的启动,这场战争将摧毁这个星球上所有生命。

BR: 时间表是什么?这个计划的时间表是什么?

BD: 目前我没有所有答案。

BR: 当然。说一下你的猜测。

BD: 但我可以给你一些信号。首先...基本的信号是:当他们划分耶路撒冷,他们-犹太拉比,这是犹太祭司的律法-需要备齐所有元素,包括Kalal,纯红母牛的骨灰。

他们需要有一个犹太祭司和所有器具。他们可以通宵搭个临时帐篷。他们有一切,海牛和窗帘等。他们可以在一个夜晚把东西放在圣殿山上。

但一旦他们开始要在大卫节上举行的献祭仪式,那就开启了最后的时钟周期。这个时钟将在仪式那天开始行走。恰好在1230天之后就是犹太普林节,这个节日追溯到哈曼(圣经里波斯王的大臣)。

人们说:为什么这些事情都被编码了?好像圣经密码那样?因为你听到的"声音"和宇宙造物主的意图是向下说出来,通过更高维度的位面直达我们的世界,铭刻在一本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超自然书本上,那就是圣经。

这就是为何会有圣经密码。人们说:为什么那些密码会在那里?因为它们超越了时间-空间的维度位面,因为它是在时空以外的。

BR: 是的。但光明会知道全部了。他们已经解码出来。

BD: 他们正尝试控制时间线使之远离造物主的意图。因为未来不是固定的-是流动的。

BR: 是的。

BD: 我们在这里有一个角色。当我被带到议会时,他们说你要郑重其事。

(未来)还没被写出来。在此时还没被决定,前方的道路是什么,不论是我们将走进产房进行一次伟大的人类分娩,还是我们会经历人类灭绝。或者两者之间,一场大破坏后小部分人活下来。

KC: 为何你会在Oceanside这里?

BD: 我不完全知道。我知道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要待在这里。





支持阿瓦隆工程 - 向我们捐赠:

Donate

感谢您提供帮助。
您的慷慨捐赠使我们可以继续工作。

比尔·瑞恩

bill@projectavalon.net


unique visits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