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ill Deagle
采访实录 - Part3

本文翻译并重新排版自卡米洛特工程


Bill Deagle医生 : 地球预后 - Part3
维斯塔, 加利福尼亚, 2008年9月

视频: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gCkYyRVc0Yw/
后备:http://www.youtube.com/watch?v=sCGdWYVaa0c

采访开始

Bill Deagle (BD): 关键是:在认知之前你就要在灵魂里做一下工作。换句话说,你需要与你的高我连接...I'm a human-being not a human-doing。

就是说,你需要处于你应该身在的地方。你需要在你应该在的(高我)位置上,然后事情就展开了。

Bill Ryan (BR): 是的。

BD: 这就是为何所有这些事发生在我身上。人们说所有这些事发生在一个人身上是不可能的。但这确实发生了因为我倾听并且行动。这是字面的意思。

正如你们所知,摩西的姐姐在上古时期走在人民委员会前面说:我们是一只耳朵,而不只是先知?

上帝的声音通过火柱传来:世上没有一个人能手掀手,眼对眼,口对口对地,像对着他的兄弟那样对着其他人说话。

这就是我与上帝的关系。我简直可以与他即时地交谈和听到他的声音。

Kerry Cassidy (KC): 嗯。

BD: 但人们需要知道我不比其他人更优秀,如果你知道我的全部历史,你会说:为什么这个人会被呼唤来做这些事?

那是因为我见过恶魔的脸。我不只在自己内在见过,也在其他人身上见过。我选择了光,而不是成为黑暗的追随者。

我曾有很多次机会。我有机会成为一名Breve Brother,一个马尔他骑士,就在今年早些时候。我也受到过各种威胁。那个Pindar直接来跟我说让我成为地球公司CEO和德鲁依委员会的候补。(注:采访第二部分提到的罗斯柴尔德男爵)

又有很多高级共济会员说:我从来没听说这些事。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就是提升的人。他们完全不知道他们服务着什么。

BR: 嗯。

BD: 他们不知道。他们现在需要忏悔了。正如我所说,如果我们能祈祷-这是我们需要做的。我们所拥有的最强大的东西,我称之为fore-give。foregive这个词意思是创造。

Foregive意味着我们需要为乔治.索罗斯祈祷,他是-黑石集团和911事件,以及当前带来世界和地方银行崩溃的金融衍生品危机,还有打算引发数百万人死亡的贸易区域和为散播流感建立根基的人。

因为当饥荒发生,人口就会变弱,这是最完美的根基,或者说掩饰一场他们已经武器化了的流行病。

BR: 病毒已释放了?还是没有释放?

BD: 有几条使这件事能发生的道路。说回到..多久前?哎...大约1995年的时候我正在祈祷,一个天使告诉我应该去欧洲。我说:欧洲哪里?上主说:你将要去苏黎世(瑞士)。

我说:我在苏黎世不认识任何人。我有几个加拿大朋友,那时在新斯科舍省哈利法克斯市,他们已经回到了奥地利康士坦茨湖(奥瑞两国交界处)。

我说:好吧,我会联络他们..我问:你们熟悉苏黎世吗?他们说:我们住过一段时间,很喜欢那里。

然后我开始查google,尝试找出是哪个组织。上帝说:你应该与人类生命国际的人联络。我就是这样与上帝说话,他就是这样告诉我。

于是我联络他们。我打电话给这个人,他从苏黎世打回来。他用很德国的口音说:很好,我们很高兴请你来我们的理事会上发言。

我们安排了机票。我们去拜访在奥地利的朋友,并去到苏黎世。我告诉他们我被告知的事情,关于控制论超级士兵计划,人类基因工程,他们正在地下设施中制造的可怕东西。并抨击了堕胎和安乐死,93%的选择性堕胎是女性。

BR: 嗯。

BD: 在对着一班科学家演讲了2个半小时之后-在巨大的会议室,24名医生和科学家,人类生命国际(HLI)的理事会-他们说:医生请你坐下。我们给你一些东西。

他们走进另一个房间拿出一堆文件叠起来。我说:这是什么?他们说:你待在这里。他们给我倒了水,他们给我上了两个小时课。

他们有关于禽流感武器研制文件,是从巴塞尔(瑞士西北部)的国际卫生组织私运出来的。真实的文件。显示出他们做过生物工程,他们挖出了死于1918年H1N1的人类尸体,那是由罗斯柴尔德资助的...所有这类事情。 我彻底震惊了。这些人告诉我这些事情。我想:为什么我会在苏黎世?

当他们介绍完了6英寸厚的文件,就把它们给了我,那是关于每月给人们注射质粒疫苗的文件。他们正在撒哈拉沙漠以南对妇女进行采血,测试疫苗能不能创造出对抗人体绒毛膜促性腺激素的抗体,以使妇女绝育。

我有另外4英寸的文件显示爱滋病完全是由绵羊髓鞘脱落病毒与其他病毒通过交叉基因工程武器化研制出来的。他们给我的是真实的文档资料!

我坐在那里吓坏了。当然我们稍后与这些医生共进晚餐。他们说:你把这些资料都带回去-当然我都带上了-带回到北美。

但问题是...你看到上帝把我放置到这些位置上。1974年我完成了一年的医学院学习,有人尝试把我从美国政府机挖过来进行一年医学院学习并去乌干达进行一个特殊病毒计划。因为我...

我学医之前,我正攻读荣誉学位并且我在5个月内就完成了我的博士研究项目,虽然我还没为Rober Brown医生写论文,他是在贝塞斯达(马里兰州中部)进行T病毒研究的其中一位医生。所以我当时已经是一个生物武器专家了。

KC: 嗯。

BR: 然后你不干了?

BD: 我不干了。我告诉他们我不可能这么做。我回想起从74年到97年间他们给我的所有那些文件...

我也是揭发了用于血友病患者的Factor-8的人...我是给加拿大政府告密的主要人士,那些诉讼使得所有得到并合成这些Factor-8的医生们...

因为当时我正在卡尔加里(加拿大西南部)实习,我有一堆血友病人死于爱滋病,尤其因为他们给病人注射蓄意污染了的Factor-8。

BR: 是的。

BD: 所有这些事,我一生所有的经历使我成为我现在所是,一块疲惫的钢铁就像一把武士刀...

KC: 嗯。

BD: ...为真相以及意愿告知人们真相而变得足够坚硬,告诉人们你需要做出正确的决定。你不能相信你的牧师,拉比,高僧,提升大师或者ET接触者。你需要接触你自己,就是上帝之灵。

你需要分析外交政策和金钱发生了什么事。比如,金钱,正如苏格拉底所说,只是用来交换。为何我们会作出使人挨饿的开支削减(政策)?为何我们要用7000亿挽救那些为未来下赌注的财团,而他们保证的却是我们将会有一个崩溃以及文明的覆灭?!

BR: 嗯。

BD: 为什么?他们知道饥荒会导致战争,瘟疫和文明崩溃。这是非常脆弱的,而他们故意这么做。

现在这个阶段,随着银行的崩溃,将开始向世界政府,世界银行,地区货币,给人们装芯片的方向发展。他们准备好了,可能就在明年。

我已经计算出,也被我的自然的,机密的和超自然的信息来源告知,今年有30%禽流感全国流行的机会,明年是70%,后年是100%。

BR: 当你说今年,是指未来的12个月?

BD: 不,是现在到(2008年)12月。

BR: 真的?OK。

BD: 那非常令人不安。我们说的是增加到70%的机会,表示明年我们会有重大机会遇上一次热核攻击,至少在Bashear反应堆和450个目标中。一次释放辐射的反击回应会切断通往霍尔木兹海峡的世界。

我在1988年-这是我首次的"梦幻"-我的灵魂被带到沙特阿拉伯上空,我向下看。我看到战舰群在聚集。

这是1988年,20年前。我往下看,那个天使告诉我:看看这个地方。因为这就是一切的起点-霍尔木兹海峡。

BR: 我们现在离这个有多远?

BD: 我们非常近,我能感受到巨龙的呼吸。人们需要....这些自称为两党总统候选人的人没有一个是安全的。两者都不安全。

奥巴马由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支持,他写过《大棋局》一书,是联合国安理会的领导,是乔治城大学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其中一员。他有决心使用热核和其他武器与俄罗斯直接对抗。

BR: 是的。

BD: 乔.拜登(副总统候选人)在上两个星期发布这一信息。这个人非常聪明却很邪恶。他直接牵涉到以色列普杜奥斯康定骗局的掩盖,普度制药在美国分发数十亿美元的非法奥斯康定。我们有证据证明。这不是推测。

BR: 嗯。

BD: 麦凯恩,这个人5年半来在一个俄罗斯脑控科学家的控制之下,顶级的俄罗斯脑控科学家。我在辩论会上听过他说话。实际上我认为他辩论上赢了奥巴马,因为奥巴马如果不看讲词提示装置就没那么聪明了。

麦凯恩是骗子,他显示出更多的...但麦凯恩决定将入侵-和奥巴马一样-他将入侵巴基斯坦获取Waziristani核武。他将会扩张北约直达俄罗斯的门阶。这会激怒俄罗斯人。而俄罗斯人有非常非常险恶的武器。

BR: 他们已经被激怒了。

BD: 他们非常不高兴,他们个人来说不想这么做。他们宁愿谈判并赚多点钱。

BR: 是的。

BD: 俄罗斯对此没有兴趣。但在美国政府后面的那些人,邪恶路西法蜥蜴人,他们决定带来这个面向最终高潮的议程,一场热核战争。他们决定这么做。

KC: 与俄罗斯打。

BD: 他们在拉俄罗斯下水。正如以西结书38与39所说:我必用钩子钩住你的腮颊。Oh Rosh, chief prince Gog of Meshech, Tubal and Rosh.

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Gog是一个希伯来人的名字。Rosh,俄罗斯。Meshech,莫斯科。Tubal,Tublosk。这是指俄罗斯。他们全副武装了这些国家。

他们有S-300防空系统;他们有Yakontz极超音速巡航导弹;他们有电磁脉冲武器;他们武装了叙利亚和伊朗;他们正在斜利亚修建最大的俄罗斯之外的海军基地。

BR: 是的。他们正在用尖木棍戳那头熊(俄罗斯)。

BD: 他们用尖木棍戳熊。所以我们要做的是,人们在这里要觉得恐慌了。这不是投票给佩林和麦凯恩,或者投给奥巴马。不管哪一方都保证(要打)一场热核战争。

BR: 这场选举将会按预定时间发生吗,或者会发生其他事?

BD: 这真的没关系。不碍事的。即使被推迟了6个月,你知道,如果麦凯恩和佩林当选了也是没问题的。

我特别担忧的事情是...比如麦凯恩,如果他活够长,这才是我关心的,因为他有过三次黑素瘤复发。他有淋巴扩散。我做过专职顾问,帮人们整合他们的癌症治疗方案。

除非他接受一些新的机密抗癌治疗方法,我在欧洲或其他地方认识的人-比如Tulio Simoncini医生和蒂华纳的Munoz医生和其他地方,在那里接受IPT等疗法-否则的话他就是一个死人。

这种和另一种癌症将会复发并要他的命,他可能在他的任期内死去。我们不是说30%机会,我们可能说的是80%的机会在他任期内的头两年会这样,如果他确实当上总统并死了,那副总统佩林就会顶上。

BR: 这样会有什么后果?

BD: 佩林总统不会,我不认为...对我来说她的反堕胎立场得到了很多右派基督徒的肯定。她会在那边得到很多选票。但说到她的能力要有个理性判断,她有极端宗教背景,这将是非常令人不安的。

我是针对反堕胎和她的精神性而言。但当你有了宗教信仰并且蒙上以色列不会做错的阴影。那真是太危险了。

BR: 是的。她说伊拉克是上帝的战争。

BD: 是的。那是相当危险。当整个以色列都是Sabbatian路西法撒旦犹太人的时候,你不能说以色列不会做错事。他们崇拜的不是阿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布的上帝,他们与她所认为的无关...

他们嘲笑她并且认为这个基督教傻瓜无论如何都会支持他们攻击伊朗。

BR: 是的。她被他们完全操控。

BD: 是的。她是他们的扯线木偶。当然,他们把她当成一张纸牌来操纵。另一方面,奥巴马身后有些奇怪的事情。

KC: 你知道因为...

BD: 我收到如此多你不会相信的联络。我花了很多时间在...奥巴马是一个救世主似的人物。

KC: 嗯。

BD: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事实上,在我们的所有选项中,奥巴马是最危险的。

BR: 那这是最坏的版本?

BD: 他是最坏的版本。即使拜登都会好一点。拜登可能有条线索,即使他犯了点罪。

BR: 是的。

KC: 但我们的理解是拜登可能不会....

BR: 有没有可能希拉里会回来?

BD: 有这个可能。

BR: 你有听说过吗?

BD: 问题是希拉里不同于奥巴马,她是我见过的最恐怖的人。她很杰出,却又是非常邪恶,她的家族,Rodhams数百年来一直是路西法撒旦崇拜者。有很多东西都附在她身上。

BR: 这一切有什么解决方法吗?

BD: 解决方法就是让人们醒来,为领袖们祈祷,让人民觉醒。如果我们仅有小部分人类醒来的话...

不论他们认为他们是无神论者或是不可知论者或者是犹太教徒或基督徒,他们不能再做什么末日之战论者,不能再当Sabbatian犹太教徒,必须停止"信教"并且认为:哦,好吧,这就是因果报应,佛教是这么说的。

他们必须停止所有这类愚蠢的想法,并拾起他们的主权,说:我们创造未来。我们将决定人类会不会在接下来的事情中幸存下来。他们必须开始作出决定。 他们必须开始说:嘿,我们不会支持一个将与伊朗打一场热核战争的国家。我们不会....

正如Carlin说:如果你投票给这些人或者这个人,你就不能抱怨他们其中一人发动热核战争了。

KC: 但实际上人们只被留给那种(投票)选择。

BD: 不是的。我认为问题在于我们需要超越政治。我们需要超越宗教。

我们不能再认为如果我们在正确的领导人身上投了正确的一票就能解决问题。转变并不是在白宫的领导层上的。

KC: 是的。

BD: 也不在美国国会大厦中。也不是在市议会中。而是在我们之中。我们需要决定我们不再参与到这些事情当中。我们不会参与到教堂或者牧师或者政治家之中。我们不会参与一场将会饿死数百万人,引发全国流感的金融崩溃。我们不会参加做这些事情..

KC: 但在一个灵性层面上,他们的选择是清晰的,我可以这么说。

BD: 是的。但是他们不得不做艰难的决定。你看,那些决定是如此艰难,大部分人都不想吞下。所以他们要不来攻击我或者其他传递这个信息的人。

KC: 是的。

BD: 他们不想作出艰难的选择并声明:我将不会参与到他们计划的事情当中。我要清楚我为什么不去投票。

我给你举个例子。如果没人出来投票会怎样?如果人人都说:我们知道这两组候选人,任何一个党派都会支持7000亿美元的紧急救助方案。

因为在未来两个星期,早在大选以前,他们就会签署这个该死的法案。如果他们签了,他们就保证了-你可以称之为控制中的世界经济破坏,以及向下演化至"兽的印记"(圣经术语),这就是将要发生的。

我已走过那个阵列,任何一个党都会保证做这件事。现在,不论是奥巴马与他的救世主愿景,或者是麦凯恩和莎拉.佩林和她的末日之战愿景,都不重要。恶魔会像蛇一样匍匐前进。

KC: 我们也得到了关于(2008年)10月的一些信息。我肯定你听说过"半人"。

BD: 是的,我可以告诉你...

BR: 我们有13个不同的,实际上现在是14个不同的数据点,校准在10月...

BD: 是的,你是对的。在10月7日到15日之间某处。我有同样的感觉。

BR: 是的。

BD: 很多时我不知道...比如我晚上上床睡觉,醒来冷汗直流,梦见一些..

KC: 是的。

BD: ...看见人们在号哭。我目睹了饥荒,贫困,黑暗,很多非常糟糕的景象,很杂乱的,我无法告诉你具体是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从理智的观点出发哪些是有道理的。

BR: 好的。

BD: 我认为我们将有一场金融危机。

BR: OK。

BD: 我认为金融危机将会如此严峻和痛苦,以致于杂货店的货架会在不久的将来就清空了。我意思是,可能只能维持几个星期,但这将会严重惊吓到人们,不管政府提出什么方案-世界政府,区域货币,Amero(北美元)等等-人们都会照单全收。

然后,当他们又能回去买咖啡,上电影院,用合理价格给汽车加气的时候,他们就会说:感谢上帝我们得救了。

KC: 是的。

BD: 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所见的是空货架。

BR: 还有戒严法(军事管制)。

BD: 还有戒严法。记住,戒严令就像一出戏剧。他们会实行(国家的)整体分割。我在网站上发表了那篇文章和日期。如果你上ClayandIron.com,会看见我写的文章。

他们把美国分割作为民防组织的永久驻地。650000装备重型火箭炮和武器的战争强化军队,将会控制民众。他们不需要待在他们的祖国。

电视上的媒体,我称为撒旦影像。在那个电视盒子中,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恐吓他们接受无论是什么样的议程。

BR: 嗯。

BD: 所以他们在另外一个或者两三个城市中需要像卡特里娜飓风之类的,或者他们需要一个事件诸如...他们一直试图在两三个城市中引爆脏弹或者核武。

BR: 如果...

BD: 我有初选与最终候选名单。

BR: 是的。

BD: 在初选和最终名单中,我碰巧住在其中一个城市附近。两份名单的首位都是洛杉矶。

KC: 是的。

BD: 它是第一位。

KC: 我也这么认为。

BD: 芝加哥,底特律,这三个城市都在两份名单上。

BR: 我们感觉到一件大事即将到来。

BD: 是的,有件猛烈的事件正在到来。我看见金融崩溃,我看到明年末一场热核爆炸会发生在美国的一座城市,或者多座,并且美国发生内战。

然后就是一段虚假的和平。他们建起神殿之类的东西惊吓那些星球上战败的人。

BR: 嗯。

BD: 然后我看到1230天这段时期,是一个分隔线。因为记住,这是一个宗教仪式(注:见采访第二部分)。圣经不只是犹太教徒或者基督徒的东西,它是一个路西法仪式。

BR: 是的。

BD: 他们像一个时钟那样逐步实施,就像是他们所见事情的反照。全球主义者和光明会利用这个作为一场宗教仪式让宇宙造物主难看。并说:不,我们才是上帝。所以这就是为何这个时钟(计划)一直在以色列推进。

BR: 嗯。

BD: 当人们领会了这一点....我今天叫你们来的原因是因为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有另一个见证者。他是Yehudah的见证人,是犹大的见证人。他是一个知道这件事的犹太律法的奉行者。

由上帝给出的最大的预言就是Prodigal Son,即以色列民族(Ephraim),有10个部落将被亚述人拖走,散落于地球,然后他们又会回归,他们肩并肩带回了知道如何保护地球上的犹太人的能力。

因为犹太人大屠杀正在到来。你要知道一场会杀死地球上所有犹太人的大屠杀正在到来,不论他们是不是Sabbatian。(注:Sabbatian,见采访第二部分)

原因是他们必须抹去地球上任何造物主的知识。不管你是佛教徒,或者你是土著霍皮人或者其他。他们要去掉这些知识因为有一部分的真理是特别地由造物主给予犹太人,而其他人则没有完整收到这真理。

正如圣经当中的圣经密码。为什么那密码会在圣经里?为什么不在一些霍皮族的古物,或者其他文明的牌碑上?因为这是要设立一个目标课程来拷问全体人类:你们要如何处置以色列?

你要如何处置它?正如耶利米书所说:会有一个火锅燃烧起来,所有民族坐在周围。他们简直就是为引爆地球埋下一条导火索。

BR: 嗯。

BD: 他们有武器来达到目的。他们有反物质武器可以把地球变成碎片,比如他们谈到的其中一个死于这种远古冲突的星球,它被毁灭并创造了火星和地球之间的小行星带。

BR: 是的。

BD: 懂?

BR: 是的。

BD: 他们现在就有那些武器。他们有你无法想象的可以把地球炸成碎片的武器。

BR: 嗯。

BD: 但我们能否活下来不是我们要投票给谁的地缘政治问题,或者要不要下决心。比如有些人认为我们只要下决心了,一切就会发生了。

这需要在我们心中作一些痛苦的决定,说:我们将要在每个城市游行,我们要在每间教堂游行,扔掉他们的教条(dogma) - 这是他们的"我是上帝"(am-god)。他们不是上帝。

他们要倾听造物主的声音,不论他们属于什么宗教信仰,什么样的灵性,什么样的不可知论。如果他们不这么做,他们将无法活下来,因为这个地球被标注要裁判。这是路的尽头,如果他们现在还不回头的话...

这表示所有那些每个种族中被称为先知的人,你需要齐声站出来唱出,正如圣经所说,摩西之歌。你需要唱出那首灵性身体知晓这一切的人类之歌。我们直觉地知晓这些。

当我与John Broncore谈话,他的名字意思是划破长空,他是一个莫霍克族预言家-他这个星期在节目中说过这些话。

他说不知多少世纪之前有个预言流传下来,说一位伟大,年轻的莫霍克人将会到来并向地球人类说出一个预言的警告。

他比什么人都好,比Phil Berg要好,或者我听说过其他人,他提到在911背后的血系-财富的金融踪迹。(注:Phil Berg是一个美国犹太拉比,他相信卡巴拉智慧应该专门教导给一些挑选出来的犹太学者,同时又要成为对人类都可用的实践智慧的共同财富。)

人们需要明白,如果我们不回头与心灵接触,以代替与宗教接触的话,我们将全部死掉,为了宗教信仰而互相残杀。

KC: 嗯。

BD: 为了不同的金融议程自相残杀。或者我们将会拯救这个星球,因为二氧化碳是一个谎言。我们把自己污染至死,所以我们从现在起将无法繁殖出两代人。

这全是故意的。这是被设计出来的,哪怕我们没有遇上瘟疫或者核战等等,这个星球上的生命都很快会死去。我们是一个将死的星球。

如果你作为一个从其他时间或者其他空间来到地球访问的考古学家,你会说:这些人正在自杀。他们杀了他们的先知,正如圣经所说,在至贱和至圣之间。

我被召唤作为摩西和伊利亚说话,吹响喇叭,这就是我在节目中所做的。上帝给我一个声音向他们说话并警告他们。我们正在"终结"的时间上。这就是为什么我另外一个网页叫者clay and iron。

他们需要知道:从巴比伦出来,就是从混乱中出来。从宗教中走出来,回到(人与人的)关系上。

不要相信谎言。第一个谎言就是"你是谁"。你不是一个生物机器,你不是一坨高级的进化了的烂泥(注:一些理论认为生命从远古的烂泥中诞生)。你是一个永恒的,有权利选择生活以及长久活在丰足中的存有,有权与高级文明联系,生存并繁盛起来。

但如果你今天不选择生活...就像摩西,当他把人们带到以巴路山和基利心山,我们作为一个文明将会死去。(注:摩西在一座山上陈明了咒诅,在另一座山上陈明了祝福。全体以色列民聚在一处,聆听摩西从两座山上发出来咒诅和祝福。是得福、还是得祸,全凭人民选择)

BR: 现在说回到黑色行动世界。你知道一个通过时间旅行的未来人已经接触了我们并给出一个信息。(注:可能是指来自2036年的John Titor)

BD: 是的。

BR: 很有兴趣听听你对此事的见解。我们的理解是有很多供选择的时间线。不是所有时间线都是灾难的。

BD: 对。

BR: 我们还有选择。

BD: 当然。

BR: 这还没决定下来。

BD: 是的。

BR: 对那些接触,信息你知道什么,我们有哪些机会,对于收到信息的人,那些信息如何起作用?

BD: 首先,我要说的是宇宙甚至比他们所想象的还要奇怪。换句话说,当你与人们相处...我们假设有几条供选择的时间线,这些人从不同的时间线旅行回来。

如果我们想...我叫宇宙做一-"我"-声音,换句话说,有一个"所有所是"的统一,因为宇宙就是这样子的,不是控制论世界中通过高级等式的能量描绘。它是一个影像剪辑的灵魂片段。

当你开始明白这点,那就只有"一"。换句话说...可能有不同的未来..

BR: 嗯。

BD: 但只有"一"这个真正的未来。

BR: 好的。

BD: 明白不?

BR: 是的。

BD: 我们确实有一个选择...因为我说我们"创造"。我们实际上在创造我们要去的时间线,不论我们在哪条轨道上。

BR: 是的。

BD: 不然的话人类都没有意义了,因为我们只是机器人,因为不论发生什么未来已经一成不变了。

BR: 对。

BR: 而我们不是。我们实际上是造物主的想象。我们是"我是"的体现,它说过:让宇宙有光,作为这个世界的人类。

又有其他类型的存有通过了宇宙,他们也是同一个"我是"的体现。他们带着他们拥有的知识到来,某种意义上有责任在这个文明的产房中为地球催生。

KC: 是的。

BD: 我们就在产房中。

BR: 是的。但你知道什么,听说过什么是关于这些未来人的信息,假定他们是想无私地以某些方式提供帮助?因为他们在回顾着自己的历史,说:不要这么做因为这发生在我们身上了。或者其他信息。有什么你是知道的?

BD: 你需要用深刻的洞察力来看。因为关于可选时间线,从一个存有自一条时间线回来这方面看来,你不得不想到:这是插入的概念吗?

因为宇宙的本质是有一条你跟随的时间线。可能有你能选择的选项。但你必须要利用洞察力。

你要记住,某种意义上我们生活在一个矩阵里。我们生活在一个控制论的世界,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超越我们物质身体的存在的更高级维度现实的显化。

比如,我不断尝试告诉人们,你是精神,也就是你的灵魂不是物质的。它不存在于这个平面。所以当人们谈论灵异现象或者幽灵等其他东西时,他们所说的其实是我们所是的很本质的事物。

我们的物质思维不存在于这个层面。物质思维只是一部化学电脑。是一堆神经元细胞的连接;即你与核心,我们的眼睛和物质感观相连。

但我们的物质大脑不等于我们。它(灵魂)是通过"生活流水之绳"连接到我们的物质大脑。所以,如果我们不理解我们是什么样的存有,我们就不能作出正确的决定。

所以关于时间线的其中一部分,或者甚至是...比如如果你跟人们谈转世,他们会说:40%的转世可能来自未来。

BR: 嗯..是的。

BD: 或者甚至是非人类存有。

BR: 嗯。

BD: 但我告诉人们的方法是,我说:可能你只是有点碰巧,就像一部收音机转到某个频率,某个目标课程或者灵性存有,所以你能够理解一些你应该在这一世学习和忆起的事情。

换句话说,你不是...这么说讲得通吗?

BR: 嗯。

BD: 所以,这就是为何我把它看作是人们对此的误解。所以存在可选时间线这个说法,我认为是一个欺骗,一个非常非常重大的欺骗。因为这表明世界是一个机械论笛卡尔哲学的世界,由能量学创造出来的,我们只是被能量,空间和时间推着走,我们并不真的有对未来的选择。

实际上,我们是这个世界的上帝。但我不是谁要取代造物主。我意思是听取那"声音"并实践那意愿。这是很不同的。就是说,现实在这个能量平面上由灵魂创造出来。而非相反。

BR: 当然。

BD: 而这正是我们面对的问题。所以,当你听人们说他们有过物理接触,这种欺骗是非常非常强大的。

我们现在与人类在一起,正如在艾斯卡顿中所说,要超越时间与空间,去为生命作出一个决定,不管这个文明将会在接下来的事中幸存下来还是将会被废止。

我们很接近了,我们看得见作为最终难题的以色列目标课程。看一下外交政策和金融政策。看看所有这些事情。

这两个正在管理着世界的集团,就是条顿骑士团;汉萨同盟(注:从中世纪到近现代支配着沿北欧海岸的贸易的,贸易城市和商人行会的经济同盟)。他们认为他们是耶稣的后人。

所有的欧洲国王,女王与所有的俄罗斯沙王,都相信他们的血统继承自耶稣基督和大卫王。太奇怪了!为什么?但这却是真相。

你可以与Jordan Maxwell,Michael Tsarion和其他人谈谈,为什么是这样?

然后另外一个集团是Sabbatians(注:Sabbatian是由一班追随和信仰Sabbatai Zevi这个人所组成的很复杂群体。见采访第二部分)。Sabbatians是基本上是撒旦崇拜者。他们会说:我们是共产党员-以色列人-因为在以色列建国初期他们让俄罗斯人到那里。他们不是。他们相信他们是上帝。没有上帝。

正如Bill Maher与他的电影"宗教的荒谬"所说。很显然他是一个卡巴拉教徒。他相信卡巴拉教。卡巴拉的最高级是...如果你彻底研究了共济会,你就要追溯到所罗门圣殿。他们完全是...他们全部看起来像犹太人,但他们不是。他们是恶魔。他们要追溯至亚特兰蒂斯及之前的时代。

BR: 嗯。

BD: 这些都在所罗门时代被纳入了(注:大卫王统一了犹太各部落,建立王国,定都耶路撒冷,开创犹太王朝。其子所罗门在位时是古代以色列王国最强盛的时期)。这就是为何他们会说他们将高举所罗门,因为所罗门是一个伟大的领导者。非也。他允许古代以色列的真理主体被这些可怕的东西感染了。

BR: 嗯。回到你所说的关于现实,或者相反,这些可选时间线的问题上,我听你的意思是,这像一个聪明的诡计,因为这实际上没有价值。

BD: 是的。

BR: 我们前方有什么就有什么,这是我们真正的责任。

BD: 是的。

BR: 还有其他吗...这好像不管是真的或者不是都不要紧,因为这取决于你如何理解真实。

BD: 是的。

BR: 而真正的情况就在当下这里。

BD: 对。

BR: 这才是唯一有关系的。

BD: 是的。这也给了你一个错误的决策图表来参考,并且把你引导到一个以浪费为意图的方向上。

BR: 我理解。

BD: 这是首要的。浪费的行动。做无用功。比如说,人们认为如果我们选了麦凯恩/佩林或者奥巴马/拜登就会有所不同。我不认为这会造成不同。如果你选像Cynthia Mckinney或者Chuck Baldwin这些人可能会有所不同。但如果他们当选总统会怎样?

BR: 是的。这种事不会发生。

BD: 不会发生。问题是,Cynthia Mckinney是一个黑人女性。她很聪明坚强。她要求进行911调查。这个女士将会是一个神奇的总统。但如果她真的当选了会怎样?

问题是他们可能又抛出那些问题,我们称为环境问题,声称我们要减少世界二氧化碳排放。太疯狂了。这是不科学的。

我曾是一个海洋学家。我与绿色和平工作。二氧化碳是使植物,包括在海洋深海层10米以上的浮游植物,制造氧气。我们的氧气水平从与古中生代相比下降了,从30%下降到现在的水平(20.25%)。

所以你知道,我认为我们必须停止寻求一个所有这些所谓伟大宗教所说的外部救世主....比如,Ahmadinejad先生认为他将会看见伊玛姆救世主,或者基督徒认为他们将会看到弥赛亚...

KC: 是的。

BD: ...从云端出现...太荒谬了。

BR: 有一大堆人认为ETs将会拯救我们。

BD: 是的。这个"ETs拯救我们"这种事情也是疯狂的。

BR: 是的。

BD: 事实是,将会拯救我们的是我们自己。你知道,就像Pogo声明的相反那样:我看见敌人而敌人就是我们。我看见救世主而救世主就是我们。

BR: 很好。

BD: 我希望这多少让人们舍弃他们旧有的范式,我希望我能让他们,就像Marshall Mckluen所说,tune in and drop out。换句话说就是,从错误的谎言中退出来,不论那是政治或者宗教或者认为其他能解决问题的方案。转到个人的责任上,开放并与其他人互动。

不要认为对方弃权你就获胜。如果你什么都不说,你就没有对1500-3200万伊朗人的死亡和循环于行星并破坏你自己的健康的辐射云负起责任。

KC: 是的。

BD: 应该做而不做的罪过大于做了不该做的罪过。沉默的罪过大于行动的罪过。

BR: 是的。

KC: 是的。我同意。这就是我们要让所有人参与进来。

BR: 这全部都是与你有关的。

BD: 对,是的。我希望这会转变一些人的内心。正如耶稣所说:天国的信息就是现在。意思是,现在就倾听并实践宇宙造物主的意愿,不要认为你可以设立外部戒律来在地球上(on Earth)创造和平。你要做的是你将创造地球的(of Earth)和平。[笑]

BR: 还有没有什么说话你想留给人们?因为这是机会了。

BD: 我想说的是,为一系列灾难做准备。

BR: 当你说"准备",你意思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准备?

BD: 首先精神上准备。但也要有物质准备。准备食物和水,准备民事防御。我们会面对一系列民防事情。我实际上正与国土安全部的Gordon Peterson合作阻止飞机撒播流感病毒。

准备保护你自己不染上禽流感,我们的网站nutrimedical.com有相关资讯。准备在任何地方进行6周到2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家居隔离。

BR: 在世界任何地方?还是在美国?

BD: 任何地方。在这个星球上的任何地方。为大规模的粮食短缺做准备,尽早从今年秋天开始。准备要如何...换句话说,我不是告诉人们要加入民兵组织,我想告诉人们要开始去一下射击俱乐部。

我相信我们需要运用第二修正案,不是为了我们能外出向美国人民开枪,而是为了能保护我们自己,如果事情失控的话。(注: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一支训练有素的民兵,对一个自由州的安全实为必要,民众拥有并且佩带枪支的权利不容侵犯。")

我以前与丹佛联邦中心的联邦特工工作过,他们做过模拟测试,并一直在囤积黄金,金币和一包包海洛因与黑帮打交道;以便在社会发生紧急事故的4到12天内,比如发生核战,他们能与黑帮交易控制每一个城市。

BR: 你这些经历是什么时候?

BD: 1997年。

BR: 但这些事仍然在实施。

BD: 是的,所有那些事情。他们的COG[政府连续性方案]由乔治.布什建立,使它更为严重(注:COG,确立明确的程序允许一个政府在核战或者其他灾难事件中维持基本运作)。COG计划与所有这些事情,都要一级级追溯到艾森豪威尔时代。

BR: OK.

BD: 他们长久以来一直在进行。不只在美国。你要明白,这些计划一个接一个国家复制着,在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非洲诸国,中国。他们都有这些政策。

世界范围内有超过4000个独立地下设施。在美国,每两个巨型设施旁边就有小的,在1.5至4英里的地下。

我意思是,他们都疯了。大部分的非法资金是来自非法贩卖海洛因和可卡因,奥斯康定,Ecstasy等药物,每一万亿美元的3/4被投入到奇怪的研究项目中。

BR: 是的。

BD: 他们上瘾了。他们对不受国会或者众议院监督的资金上瘾了。我不认为两个政党的其中一个被选上,就能带我们走出困局。

我们不能再认为政治系统能解决这些问题。不能的。或者宗教。很多人认为他们只要去教堂祈祷就行了,他们又属于哪些教堂?他们也疯了。

BR: 嗯。

BD: 他们需要开始行动起来。我意思是上街,对他们的邻居说:嘿,我不想参与到终结文明的事情上。

BR: 嗯。

BD: 因为他们需要看到这是第一步。这是经济的下滑。经济下滑并且释放全国流感和颁布戒严令的下一步-不只是在美国-就是强制给人民装芯片,强迫打疫苗,无情的杀戮就会开始。

BR: 嗯。

BD: 我说的是无情的杀戮,他们打算杀死星球上90%的人,不论是用流感,注射病毒,致命武器或者其他,或者因经济混乱而引起的饥荒。人们说:不,他们不会这么做的。

我在加拿大和美国政府内部有联系人说,如果出现为期30天的社会彻底瓦解,那么加拿大和美国一半人口将会死亡。

BR: 是的。因为暴力。

BD: 不是死于流感,而是暴力犯罪。

BR: 是的。人们会自相残杀。

BD: 暴力将会...拿一个城市打比方,比如洛杉矶,你用1万吨核武炸了20个街区,杀了20万人。加利福尼亚就会变成一个没有车运食物的州。而这是一个粮食产区。

这个州就会变成死亡炼狱,一半人口可能会在30天内死去。因为流动黑帮会互相搏火,尝试霸占剩下的食物和卡车等等。

KC: 对。

BR: 是的。

BD: 情况将会很疯狂,会制造出像政党那样的马路战士。人们说:不,事情不可能会这么坏。我说:告诉我的人是在联邦中心工作的特种部队。97年的时候他们告诉我这些事情使我震惊。

BR: 所有这些也被建模了。

BD: 是的。所以我告诉人们要为灾难做准备。然后我们会在过后继续生活,因为当他们开始实施,下一步是:哦,还不算太坏。只是两个星期的戒严而已,或者六个星期。

BR: 是的。这是要让人们习惯了这些概念。

BD: 比如卡特里娜飓风。我们让人们在卡特里娜到来时住在会破坏他们健康的拖车里,或者他们的房子会布满能杀死他们的霉菌。

或者说,我们让他们结成国家联邦一部分。这完全是违反宪法的。他们仍然在同盟。底特律和新奥尔良联盟。这是违反联邦和州法律的。他们在搞什么?

他们最终将联结整个国家因为他们已经一步步地实行戒严令和海事法,使之平行于宪法。

最后他们就会摆脱宪法,用小布什的术语就是:那是一张纸。

他们会扔掉宪法,说:"各位,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行政法令;我们有足够的全世界的黑水安全部队"-那是罗斯柴尔德的私人军队。"我们现在要接管你们了。"

BR: 嗯。

BD: 明白不。所以人们要明白这一点。他们需要准备面对很多事情。他们需要站起来。如果他们不站起来,那就...

BR: 在情报或者军事部门的一些好人有没有可能自己站起来?

BD: 他们已经这么做。我已经收到一些告诉过我的联络人。比如William Fallon(一位美军上将),他说:你们对伊朗开战不在我们管辖范围内。于是他们开除了他。

KC: 是的。

BD: 他们让两个犹太血统的,愿意接受命令攻击伊朗的人取而代之。

BR: 是的。

BD: 一年半前发生了两次,这些以色列人尝试去市区。上一次大约是6月24日,美国政府允许100架以色列喷射机进行空中军事演习和在伊拉克上空做军演。

俄罗斯用他们的卫星成像系统侦测到了,开始仓促转移密码-潜艇核导弹发射密码,他们的熊式轰炸机瞄准了北美。人们不明真相。我们在6月的时候曾处在核战边缘。

BR: 我们听说过这事。

BD: 我意思是,很多人说:"哦,这种事不会发生的,你们疯了。"我说:我有内部联系。数星期后从我的信息来源中证实了。

BR: 嗯。

BD: 人们说:这不会发生,你想象力太丰富了。我说:但愿如此。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噩梦。

BR: 是的。

BD: 事情确实在发生。我胆敢说出来因为我知道没有其他选择了。如果我不说出来的话...

你逃到哪里都没用。你逃到新西兰的南岛就以为你安全了,或者巴拉圭。如果你不站起来跟这邪恶斗争,这个星球上没有你能幸免于难的地方。

我的信息就是为灾难做准备。现在就大声疾呼因为你很快就会被和谐。

相信我,当你在半夜被人拖进黑色行动卡车里,或者给你的脚踝和手腕扣上手铐扔到轨道车上的时候,他们不会阻止你毛骨悚然地大叫,因为你将会变成一个死人了。

他们正在做这些准备。他们运来塑料棺材。他们有轨道车。他们连焚化炉都准备好了。他们万事俱备。

人们说:这种事不存在。我说:我对你表示慰问,因为如果你想攻击我,因为我说了那些灵性的和其他的信息的话,那你将会遭遇上面的事,然后被人干掉。你不只会肉体上死亡,你会精神上死亡。

BR: 嗯。原因是当你本来能够站起来时你从来没这么做。

BD: 是的。最大的罪恶就是面对邪恶而默不作声。

BR: 是的。我们同意。

KC: 我们完全同意。非常谢谢。

BR: Bill,非常感谢。





支持阿瓦隆工程 - 向我们捐赠:

Donate

感谢您提供帮助。
您的慷慨捐赠使我们可以继续工作。

比尔·瑞恩

bill@projectavalon.net


unique visits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