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ill对"世界统治者"的评论


视频: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IWBdHRKMfr4/
后备:http://www.youtube.com/watch?v=Q1UXSm-_FrI

2011年1月9日


Bill Ryan (BR): 我是阿瓦隆工程的Bill Ryan,今天是2011年1月9日星期天。在我的朋友Ruth的帮助下我做了这个简单的视频,她在论坛上的名字是Sepia。她在问答会话上帮我完善这个假名为Charles的内部人士的采访视频,就是我在1月1日放出的那个。现在,正如我告诉你们,是9天之前的事。

那个采访引起了一个有趣的反响。就像一块石头掉到池塘,波纹扩散开来,船身也震动了。很多人变得心烦意乱,人们说所有这些事情没有一样是真的。

确实是需要一个背景故事,需要放大来观察,需要一个评论说明了,这就是Ruth今天将会帮我做的事。

Ruth,能不能跟观众打声招呼?

Ruth: 好的。观众可能在阿瓦隆论坛上通过Sepia这个名字认识我。我发现我处于这个有趣的位置上,坐在摄影机后面,问你问题。你能不能再告诉我们一下你是怎么遇到Charles的?

BR: 好的。这个故事在采访中也说过了。大概情况是他发邮件给我,内容简洁而礼貌,提到让我跟他谈一下是有价值的。我很重视这封邮件,在8月1号我们在Skype上谈了4个小时。

这是我一生中其中一个非凡的会谈。他自我介绍说他被命令来对付我,因为我成为了一个麻烦。然后他说他不会按命令来做,取而代之,他会支持我正在做的事,因为他发现我有点特别。

再强调,这个故事在采访中说过了。我们最后见了面,在12月18日。这出乎我意料,因为我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事会发生,他同意做一个视频访谈,记录他真实的声音,但脸要藏起来。这就是对此的说明。

Ruth: 你们见面之前,你和他谈了好一段时间。

BR: 是的,谈了几个月,超过30个小时的Skype谈话。

Ruth: 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BR: 他...是一个被内部人士使用的“资源”。他的工作是除掉麻烦。他可能会心而笑,当我说他是那种当人们遇到麻烦时乐意找他解决的人。他很聪明。没有受过正规教育。他不是学者,历史学家,科学家。他是资源。他是控制集团的一个资产并多年来出席(内部)会议。

他处在全球控制者对事件和各种决定以及全球事务作出决策的房间里。他被他们所信任,他很精明。说话小心。诚实可靠,向我表现出信守承诺。

他是非常勇敢的,他是那种可被准确描述为无法控制的人之一。

Ruth: Charles是否有像心灵/精神能力这些特殊技能?

BR: 他有着非凡的精神能力,非常强大,我亲身经历过,他所交流过的其他人也经历过。

确实像很多内部人士那样,有些内部人士在情报机构-我们以前见过这种人-他们当中某些人在血系家族里,他们有这些能力,有精神力量-这听起来很玄乎-Charles却说这没什么特别。它只是自然过程。这是每个人都有的自然能力,但公众被教育去相信这些能力不是真的,它们是虚构的,是某种其他什么东西,人们会嘲笑这类特异功能。然而并非如此。它们被内部人士和Charles这类的某种准军事人员当作交易工具那样使用。他们能使用这些能力。

Ruth: 如此说来,他就是某些情报部队,或者任何需要这类有特异能力的人的组织所需的完美人才了。

BR: 是的。比如,俄罗斯和美国人都花了数十亿美元在研究项目上,试图提高人类的遥视,遥距影响能力。这些研究在1970年由Hal Puthoff以及Uri Geller和Ingo

Swann的斯垣福研究团队进行。所有这类研究都有公开的文件记录。

Jim Marrs写了一本精彩的书名叫PSI Spies。但当某个已经是血系成员的,像Charles那样天生有这类能力的人。...-他受过一些”提升“,意思是他受过一些训练让这类能力激发出来-但基本上他天生就有这类能力。他们使用这些可用的“资源”。这就是为何他被征召到他们的世界的原因之一,不只是因为他是一个战士,或者他聪明能干,或者他有能力为他们排除麻烦,也是因为他的能力,正如他所描述的,经常起初就能防止问题扩大。这比他们亲自动手好多了。

Ruth: 我们实际上可以说他没有机会在生命中选择另一条道路。可以说他是为此而培养起来的。

BR: 他在非常小的年纪,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被挑选出来。他一直被监视着。他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直到他十来二十岁的时候。那时起他才知道对他来说还有很多事情是未知的,然而有其他人早就一直在观察他了。

同时,他年轻的时候,是一个流氓。在那个世界里,他的能力引起了他人注意并被利用。

比如,他说...我想这个在视频没有说过,他告诉过我,他十几岁时,被利用去渗透进绿色和平的游行示威中制造事端,以使那次游行变成和警方作对等等。我们知道这类事情时有发生。我们不经常有机会和那个说:“对,是我干的,有人叫我去,我就去做了。”的人谈话。

Ruth: 为什么他突然决定和你合作?

BR: 这是一个关键问题。

正如他在访问中所说,他的某次经历,改写了他(的思想)。这有点讽刺,简单来说,他醒悟过来想:“等一下。我没必要干他们让我干的事。我就是我自己,我可以做自己的决定。”这样他就开始做他所做的事情。

他没有直接向他们宣布他不会服从命令。当他受命去接触我,对付我的时候,事情变得清晰起来,因为我是一个麻烦。然而他没有按命令来做。这时一切事情开始改变。

Ruth: 好的。因此在Charles的背后,是一个组织。你能不能向人们解释一下,这些人是谁?

BR: 好的。几分钟之前,我提到他身处在那个位于金字塔顶端作决策的“房间”里很多年。这个组织不是光明会(Illuminati),不是共济会,不是玫瑰十字会(注:17世纪初期德国新教改革运动兴起的秘密结社),不是骷髅会(注:美国秘密精英社团,位于耶鲁大学。布什,洛克菲勒等名门望族都是该会成员)。这是一个比它们都要高级的组织,它没有名字。它由资深血系的代表组成,资深代表有一套特别的选择标准-我不知道这个标准是什么-这33个主要血系(Bloodline)处在幕后。这是一个有点宽泛的类比,但你可以把他们看作家族,看作是知道内情的家族-Charles说他们已经控制了这个行星几乎17000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精确的数字,但这是我觉得可信的数字。这个集团是一个国际组织,位于英国,是一个统领全局的组织。

他们有巨大的权力,极多的财富。他们拥有这些权力和财富很长时间,他们比其他任何的组织都要年长。以我最好的理解来说,这是一个控制集团。这些就是Charles亲身所说的,与之共事的并了解的人士。他们的地位是如此的高。

Ruth: 我想知道多点关于这个组织的事。他们一直在同一个血系(家族)里投胎出生?或者应该如何理解?

BR: Charles从没有深入说过。我认为这些是很好的问题。我会问他这些问题的。在过往的对话中,我们谈了其他很多事。

人们所称的灵魂,或者说我们和他们是谁,作为一个不朽的存有,临时占有着一个肉身等等这些方面,都没有讨论过。重点是,从Charles的观点,以及似乎是从控制集团的观点看来,全都是关于DNA,关于肉体,关于血系,以及根本上的,关于优生学(eugenics)。

Ruth: 因此他们是否理解自己是一个灵魂的存有这个话题从来没有说过。

BR: 从没有讨论过。我只能这么说。

我个人的观点是我确定他们是理解的。从我与Charles的个人对话来看,他完全意识到他是不朽的灵魂的存在,只是临时占有着一个肉体。他完全...他很明显是知道的。他就像很多在看这个视频的人那样知道这一点。但他却没有谈过这点如何与内部人士的方案,计划,理念和做法-原则,他们怎么达到目的等这些吻合起来。

Ruth: 我个人认为这些人从一世转生到另一世的时候没有失去记忆。他们在这个控制集团中成千上万年。

BR: 这是一个聪明的推测,我也想问一下这个问题,我没有答案,我们只是猜想。这是有道理的,但我没有头绪。真的不知道。

Ruth: 这些属于这个控制集团的人,他们是否被公众所知?

BR: 没有。Charles没有告诉我他们的名字。我没有问他们的名字。这是有重要原因的。有一次,Charles想冒险告诉我一两个名字,即使这对我来说不意味着什么。

这些人不为人们所知。他们是非常非常隐蔽的。我们都知道我们说的每一件事都被(他们)监听着。这是肯定的。

我说:“不要告诉我任何名字。我不需要知道。这没什么要紧的。更重要的是知道为何他们做现在正在做的事,去理解他们想什么,理解他们的哲学,理解他们的基本理论,理解这个游戏的本质。”

我不想(对他们) 进行人身攻击,我想展现出我不想因事实的迹象而出现的人身攻击-我这么说吧-我想做一个绅士。

这些原则对他们很重要。以这个方式来进行游戏也是很重要的。有一些远古的协议。一些“交战的规则和原则”已经存在,在我看来,承认这些规则是明智的。因此,我不想踩他们的脚。我也没想过要辱骂他们,或者干涉他们的事。

但他们作为一个集团,作为地球董事会的执行组织,我想要建立一个对话,我想向他们展现出我是,可能,[叹气]正如Charles在访谈中所说的,“一个可敬的对手”。换句话说,一个他们觉得可以与之合作的,可以信赖的,不会说他们坏话的,不会失信的人。并能-应该用什么词?-作为一个知道正发生什么的另类团体(alternative community)的谈判代表。他们知道发生什么并无可非议地关心正在发生的事。

因此开启一个对话的机会对我来说是相当重要的。现在,我知道最初的问题是,“他个人有否说过关于这些人的什么?”我不需要知道这类细节。

Ruth: 那我们回过头来说,17000年来。那时发生了什么?

BR: 噢。17000年是最近的历史。

几个原始人种族在这个星球上被创造出来,Charles认为这发生在100万年以前。他不是历史学家和人类学家,但这就是他所理解的情况。

然后,实验的发起者退出来让这些...类人动物,早期的类人动物去互相繁殖,处理事情,干这干那,去进化和发展...不给予干涉。他们退出来让其自然发展。这似乎是一个基因实验或者是基因工程,其结果似乎是某种以自然方式进化了的与DNA或者有关的基因组优化。

其中有某些定下来的原则或者协议,那就是比起在高级实验室中设计创造什么出来,假定这是有可能的,倒不如说他们让DNA,我们的DNA,人类基因组在自然环境下长时间进化与优化,把地球作为培养皿。

培养皿有点像实验室里没有小虫(漏洞)的受控环境(controlled environment)。我不是说人类是臭虫。我是说这是一个可以发生改变的,他们能观察和监控的受控环境。这些都在他们头脑里有一个预期结果的。当前,Charles不知道发起这个实验的外星人是谁,但他们这么做是有理由的。他们因为某些意图,目的或者要解决某些问题而这么做。最近的控制集团-因为你问的是17000年前的事...

Ruth: 是的。

BR: 这是最最近的。就像5分钟前那么近。这个控制集团以一种自然的方式脱颖而出....

...比如在战争,商场上都是公平竞争,那么他们已升到最高的位置上....很多是关于控制权力与控制财富。因为他们升到了顶端,他们觉得那是他们应得的。这为他们证明自己是合理的。因为他们也拥有历史,这些历史存在于史前古器物,存在于梵蒂岗图书馆和其他地方的文件中。这历史不被公众所知。但他们拥有。他们知道这些事情。他们知道人类的历史。他们把自己看作是(实验的)监护者,做着一份负责任的工作。

他们把自己看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对公司的生存,对公司产品的最优化,对地球的管理架构,代表实验者负有责任。这就是他们如何看待自身的角色。

正如我在1月1日采访Charles的视频中所解释的,这里面有一个敏感的问题。现在我不是想要证明什么。我只是报道出来。但正如在...董事会认为公司太大,员工太多,公司不再有效率的这种思维方式下。他们让人们走人。他们辞退工人,来让公司更精简及更有效率。

因此他们是心系公司的,但他们不关心工人。我相信这是一个粗糙的类比-他们会说:“我们关心人类基因,但我们不关心个人。那不是我们的工作。”

Ruth: 对比起David Icke的理论,这种说法的立场在哪里?其他组织比如蜥蜴人,Anunnaki-无论你怎么称呼他们-这些组织在哪?他们也有他们的意图。他们也有他们的权力游戏。有什么关于这个的信息?

BR: 我能说的唯一一件事是,存在着许多组织,许多派系(factions),许多议程。存在着很多势力范围。我个人认为,有着某种行星以外的影响,可能是星际的,非物质层面的影响,以这个形式来在众多外星人组织意图之外来开展这个实验项目。

很多事情正在发生。我认为有很多证据表明这一点。这是错综复杂的。我没有详细信息。Charles也没有。我遇到的一大堆问题没有得到解答。你提到的那几个问题就在其中。

Ruth: 我们假定有很多很多团体组织。很快,我们就会来到尝试区分或者在人类本质上区分出好与坏的关键点上。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BR: 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这是很难说得清的,因为每个人都对此感到不安。

让我们来当一会儿上帝,我没有亵渎的意思。我们以尽可能高的角度来看一下。我们现在观察着所有的造物,Okay?对人类来说稍微采用一下这个视角是可能的。有些人会在冥想中这么做。

当你作为一个游戏外的人看着这一切,当你在金鱼缸外观察,当你跳出电影以外回顾时,好与坏只是一种临时的人为概念。Okay?最终,你要明白这是灵魂在做自己的事(spirituality doing its thing),是存有们在玩游戏,这是各种戏剧,电影的演出,如果你喜欢这么想的话。

所以,有时以好与坏来思考是有帮助的,有时以这个准则来思考则没有助益。让我再详述一下,因为我觉得这很重要,如果我能找到一个恰当表述观点的方式。

自第一个采访放出以后,激起很多愤怒,我是理解的。正如人们找到了发泄的目标,有些愤怒集中到Charles身上。有些是冲着我来的,就像是“你怎么能与这个人搭上?他是为黑暗一方工作的。”这是那种类似星球大战的逻辑。“你怎么能和这些人对话?你凭什么代表他们?你怎么能为他们解释他们的所作所为与动机?你怎会在镜头前这么说话?好啊,你背叛我们了是不是!”等等这些言词。

这是没有意义的。我能理解这种反应,但这是没用的,因为斗争不会起作用。不会有任何帮助。所有这一切只会让我们接下来为之互相争斗。某些情况下我们要走出鱼缸观察,“看,我们全都在里面”。

比如,发生在南非的其中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是,在(废除)种族隔离后-那是一种对发生在地球上的更丑恶事情的缩影。有个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说:“好的,我们现在不尝试惩罚任何人,我们会进行大赦。但真相需要宣扬,真理需要得到彰显让它发扬出去。(注: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为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受害者提供了一个控诉种族隔离时期白人统治者暴行的平台。当国家从独裁政权或内战状态转移当至民主政治或和平状态时,对过去发生之侵犯人权行为,执政政府以转型正义维持社会稳定与满足应报思想,并教育后代人民不至于重蹈覆辙,转型正义是“迟来的正义”)

这是我看待这个关于善恶问题的方法。就像说:我们都可以坐到裁判席上审判这些人,但这对改变现状没有帮助。这可能会以不同方式警告人们当前的状况,但却不能改变这个状态。要改变现状,我们要跳出二元性思考。我们不能停留在创造一个敌人然后与之战斗的阶段,因为这是没有用的。真的没有用。

我们要建立,构建或者创造或者想象那种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全面平等的思想,我们应该说:“看,我们回顾过去发现是一团糟。很多人做了很多不明智的事。很多人做了一些可能不是对每个人都是最好的定断。有些人以制造更多问题的方法来尝试解决问题。我们环顾四周,地球一片混乱。那我们应该合作做点什么?忘了所谓的好与坏。我们得到了什么?我们是谁?我们在哪里?我们有什么资源?我们知道什么?我们还是实事求是地去清理这个混乱状况吧,因为地球太美丽不能被丢弃,人类太美丽不能被毁灭。人们,人类种族是卓越不凡的。”

我猜想外星人明白到一些很不凡的东西被创造在人类的基因里。我经常想知道。我问过一些没见过有人问的问题,比如...那些天外来客,他们有这么高级的科技和心智及精神能力,但他们会不会跳舞,爬山,耍杂技,他们有没有滑板比赛,有没有喜剧,他们有没有自己的莫扎特,达芬奇和伦勃朗?(注:伦勃朗.哈尔曼松.凡.莱因,1606-1669,欧洲17世纪最伟大的画家之一,也是荷兰历史上最伟大的画家)

我们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但人类却可以很可怕。人类可以以各种非凡的方式变得出众。我个人推测在人类基因中有着某些被认为是非凡的甚至是独一无二的特性。

这些特质让我们如此的不平凡,并在某些方面让我们变得危险与不可预知,因为我们...我们以如此出众的方式来表达我们自己。有时我们暴力并轻率地表达自己。

我在这里说的,是关于人类是如何的出众,我们要如何一起合作,我们的共性是怎样的,并且我认为进入善/恶审判的范畴对我们没有帮助。

我们要改变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就像甘地所说。这表示如果我们想要看到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我们就得开始以那个世界为表率来做事。因此我不想进行审判,不想惩罚什么人,不想战斗。我想要的是去理解。

为了去理解我发布了1月1日的那个视频,我也会放出现在这个视频。

Ruth: 我现在想回去谈一下控制集团以及他们的意图。看来起他们只对DNA感兴趣。在某些情况下,存有们学会去负起责任,学会创造,学会暴力,学会友爱与关怀。随着这些能力的成长,它们也成为了DNA的组成部分。

BR: 是的。

Ruth: 这是不是为何这个实验不断进行的一个因素?

BR: 我明白为什么你会这样问。这个实验在一个有着丰富文化和成百上千年社会的自然的环境下实施,对DNA的产生与进化作出贡献。在我看来,这样的DNA不能在实验室或者其他地方创造出来,因为达尔文的自然选择理论完全不是这个故事的全部。

你所说的是拉马克学说中关于获得性遗传的观点。他是法国生物学家。他名字叫Jean-Baptiste Lamarck。你可以查一下他的资料。他是...遗传学的异端,因为他主张经验与学习在一个人的一生里被吸收和获得是可能的,他们也会把相关的经验传给后代,这是基本进化机制的其中之一。并且,他长时间被人看成疯子。现在有些进化生物学家不认为他是疯的。(注:1744~1829,法国博物学家,生物学伟大的奠基人之一,生物学一词的发明者,最先提出生物进化的学说,是进化论的倡导者和先驱)

Charles不是科学家,他以他自己的说话来解释说,内部人士理解这个机制的运作。它不只是关于一只动物能否活得足够长来产生后代,这只是物种上的传承。期间有着成长,学习和发展。当人类牵涉进来时,就会把意识也加到这个环节上,意识的学习也会某种程度上在DNA中被吸收和传递。整个关于DNA进化的道路是多维的。

这是我强烈的怀疑...我意思是几乎确定的是,发起这个这实验的E.T,他们理解DNA是完美无缺的。但他们无法把它以他们的规格设计出一个完成品。他们不得不让它在自然状态下显化。他们无法在实验室创造一只苹果。他们要在花园种果树,然后坐下来等它成长。他们为何这样做,我们只能推测。他们所做的事非常伟大,但我们不知道这些外星人的道德标准,除此之外根据Charles的说法-他向我提及这一点很多次-他们不会干涉他们的实验。

他们有一个严格的完全不予干涉的协议。他们只是顺其自然。内部世界的事情是完全不同的。这不是ET实验者有意的。比如,人类历史周期里面,我们首次掌握了外星科技,就在当下,我们这个世代。这样的事之前从未发生,这种事没打算成为实验的一部分。而现在我们处境危险,我们不只有着非凡,伟大,创造力,扩张,表达,也经常具有暴力和侵略性,这些我们都有的人类本质-对于那些怀疑人类暴力本性的人,回顾一下历史,例子俯拾皆是。

看看征服者们,看一下美洲印第安人,毛里人,土著,布须曼人的遭遇。如果我们带上通过击落飞碟而获得的外星技术-Charles确认这些事情自1940年代就一直发生-进入到银河系,以此来证明—他也确认这件事将发生,以此证明一个虚假的外星人入侵,一次虚假的恐吓行动,诬陷外星人对我们是有威胁的,敌对的,就像用同样的方法通过911事件制造战争那样。2001年(911)发生的事情,基本上就是为了证明战争的合理,为一个以各种其他还没有被公众弄清的原因而入侵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侵略军事性扩张殖民主义寻求正当理由。

同样道理。把那种军事扩张的理念,搬到银河系的舞台上,你就会发现正在发生的事有着什么危险,用这一理念来证明ET是一个威胁,在乔治.布什2001的讲话中,“我们要进去(阿富汗?)把他们抽出来"。这听起来很好笑,但却是危险而又貌似真实的说话。

看这个视频的很多人会知道很久以前Wernher von Braun(沃纳.冯.布劳恩)实际上就这件事警告过他的同事Carol Rosin。他说下一步就是要把这些ET打造为暴力,危险,威胁(的象征),他们将成为下一个制造出来的敌人(created enemy),为空间武器(space-based weapons)的布置提供理由。不只是环行星轨道的空间武器,还有深入太阳系及其外的空间武器。我们已经有这些技术了。我们需要一个正当的理由。Charles警告我,这是绝对是有可能的,是其中一个很快会实行的计划。(注:沃纳.冯.布劳恩,1912-1977,德裔火箭专家,二十世纪航天事业的先驱之一。纳粹德国战败后,美国将他和他的设计小组带到美国,他在NASA主持设计了阿波罗4号的运载火箭土星5号。)

Ruth: 嗯。那...现在发生了什么变化,这些控制集团的人们来接触你,你怎么想?

BR: 我所知的是,一个“球”被抛了过来。这个球以非常奇特的方式抛给我。是一个曲线球,但无论如何我接住了。可能这个球是以一个非常特殊的方式为我而准备的。

与Charles接触的历史,再一次,我把这段故事压缩一下来说,Charles违抗上面给他的命令。他开始支持我。这样他就不得不跑路了。他被内部世界的人袭击。他最后外逃出国。他被褫夺公民权,他破产了,损失数百万镑。身体也受了伤。当他最终在11月返回英国的时候,他被要求向控制集团的人报告...他很聪明地照做了。

他这么做了。他被要求准确地向他们报告他干了什么...和谁说过话,有什么目的,他很聪明地把真相告诉他们。然后他们意识到他们遇到一个机会。

这是我相信的所发生的事情。这事从来没有计划过,但在机会主义上,他们得到了一个与某人的间接关系,这个人,同时,经受住了某人的考验,他们认为这个人是可以与之合作的,并且以某个方式建立对话对他们是有利的。这就是抛球过来的意思。

于是Charles就在两边奔走。他很高兴做这件事。他走在一条易断紧拉的绳索上。一个可能的结果是每个人都能赢。我能赢,我们作为另类团体能赢,因为我们开始被告知及被委托以真正的计划及问题症结的所在。一个立见分晓的试验正在进行当中。

想象一下。我知道在看这个视频的一些人会认为这是胡说八道,但假设不是,不妨认为我们正被呈现,我们正好在桌面上被呈现出一个布局,就像“你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就是了。”的全局。现在,我们能否足够聪明地识别这是什么?一些人批评这些信息,说:“得了,我已经知道啦。”容我这么说,这不是对这个信息发布的合理批判。如果这是对我们已知的确认,那么很多人会认为这是没有价值的。

很多人不相信推动力/动机,我也是能理解的。但有可能这个推动力能让游戏转移到另一个层次。

正如我说过,这是实验。如果另类团体的每个人都拒绝这个信息,决定不做任何事,去作出好/坏(善/恶)的判断,决定要上街斗争,示威,或者做出我不知道的其他事,这样的话也许不是对这个信息有益的结果。

但如果有一个对话的可能,如果有一个增加理解的可能,如果有一个把这提升到另一层次的可能,并且打破循环,帮助我们在真相与和解之下思考,正如我在南非的例子中所说的,这样似乎才是我值得去做的。

因此,这也是我正在做的,并每天都为之努力。没有人来接触我。可能整个事情是我空想的产物,可能Charles在欺骗我。我不认为这样的事会发生。

这是一个值得抓住的契机。是一场值得一博的赌局。同时,我们被给予这些非常有趣的信息,并且它不易消化。这个信息“不好吃”。它不是我们想听到的事情。然而它可能是真的,我们必须从所有方面来检视它。还有另一个方面-你还没有问到的问题,但可能你准备会问-关于内部人士的哲学(人生观)。

Ruth: 我听说过纯粹主义者(Purist)这个词,我想这个集团称自己为“纯粹主义的人”,你能否详细解释一下?

BR: 这个一个很重要的说明。真的很重要。这不是他们自己的术语。我相信这是Charles的用词。让我来稍微解释一下。

Charles跟我解释说,这个控制集团有一个处事(方式的选择)范围(spectrum of approaches),因为他们都是有独立人格的个人。他们不会以完全相同的形式来解读他们的责任。

他们中的某些人,Charles形容他们非常纯粹,意思是中世纪的那种纯粹-这有一个类比-...如果我是一个纯粹(正统)主义者,有人偷了我老婆,我生活在1800年的英国或者欧洲。那么我不会在暗巷里背后捅那个人一刀,哪怕我恨他,因为他偷了我老婆。

如果有人偷了我老婆,我会向他提出决斗,因为这是关乎荣誉的问题。他侮辱了我。于是我跟他决斗,在拂晓,第二天早上6点,他带上他的枪,我带上我的,然后以信号为准互射对方(一枪定胜负)。

这是解决问题的光荣方法,我可能会输掉。还有其他进行决斗的办法。有击剑或者中世纪马术长枪比武等等类似的方法。

这是古代传统中“公平竞赛”的概念,也是Charles在1月1日发布的采访中向我暗示的。这就是公平竞赛的意思。

控制集团里面的纯粹主义者们允许事情在这个意义上发展,如果有竞争者出现的话。他们有义务安排一场决斗。他们不得不安排一场长枪或者击剑比试,因为有人以合乎礼仪的意味深长的形式向他们提出挑战。

于是,他们接受了挑战。他们不得不接受。然后不论发生什么,因为他们允许这件事发生。这就是某种自然发展,自然选择。

纯粹主义者们允许事情在不干涉的前提下自然发展,我的理解是,控制集团的那部分纯粹主义者支配并支持这个信息的公开。

因为米已成炊,事情已经发生了,因为Charles冒着危险与我接触,因为我也冒着风险发布了这个视频,因为电脑前面的你正在观看。这就表示一切被允许发生,被纯粹主义者们允许,他们不会干涉这个自然过程(natural process)。

现在,在这个处事范围的另外一边,某些人,或者说组织内部的人,他们不会以同样的方式来看待这件事。

这是一个在组织内部的真正哲学讨论,它并不明显。它很有趣,因为-接下来说的很讽刺,但我想要这个方式来表达观点-有些不那么“纯粹”的人会说:

“在夜晚的暗巷里一枪爆掉那个Bill Ryan的头没啥大不了,或者放个炸弹在他的车下面,或者做点其他什么来干涉这个自然过程...因为,如果他不够聪明推算出这样的事会发生并做一些必要的防范措施,那么这是他自找的。”

就好像说无论何种方法,一切的是公平的。作为事件的自然发展,这种说法有它自己的理由。

换句话说,如果我不够聪明去穿一件防弹衣,那我活该被人射杀。

Ruth: 所以...

BR: ...然而纯粹论者们,另外那边真正的纯粹主义者,没有尝试杀了我,他们只是说:

“实际上,我们会让这个人说话。然后我们看看公众是否足够聪明地注意到他的话,然后才能论定另类团体中果然是没有人会听这类信息的,这样的话就没什么可担心了,而且没有人可以说-这点很重要-没人可以说我们没有告诉公众(关于我们的信息),因为,整个组织的协议,长时间以来,所有信息都已公开让那些觉醒并有意识的人拾取。”

这(似乎)就是佐治亚州石阵,丹佛机场壁画的用意。信息就在那里!然而,是谁,谁能真正地注意到它们?

只有一小部份人注意到。于是,从他们的角度看来,无论“他们”是(上述的)哪一方,他们会这么说:“你看,公众沉默应对而不去了解发生什么事,那我们就继续执行计划,但没有人可以说我们没警告过他们。”

这是他们一种对业力(Karma)概念的回答,就好像他们会说:“好吧,如果人们都这么沉默不去了解发生什么事,那他们就是活该的。”

Ruth: [笑]这是一剂苦药啊,不是吗?

BR: 是的。

Ruth: ...因为很多人都在有一个正义的上帝保护我们的概念下成长,然而现在我们了解到这些控制这个星球的人在挑战我们。

如果我们明智,如果我们学习,理解,尽力做好,那我们就不会像造反那样(上街游行抗议),我们就能把自己提升到让他们认真对待(take seriously)的层次了。

BR: 对,在我看来完全正确。这也是我理解这件事的方式。

如果我们聪明,我们可敬,我们能快速接住这个球并理解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我们以恰当方式作出反应,那我们就会被他们重视起来并赢得更多。

如果我们不这么做,如果我们丢弃这个信息,侮辱他们,说这一切都是疯子,如果我们顽固不化,把头埋进沙里听其他东西,就我看来这些东西完全不是真的,那他们就会说:“你看,我告诉过他们的。他们不听也没办法。”

然后他们就会继续做他们要做的事。

Ruth: 挑战可能会很痛苦,但当中又有其他好的东西。成长的过程是...

BR: [叹气]催化剂。

Ruth: ...催化剂,对。所以这不是关于好与坏(善与恶)的问题,倒不如说是坏中有好,好中有坏。

BR: 这是让牡蛎形成珍珠的那粒沙子。

Ruth: 嗯,形容得很好。为了成长,我们都要经历一个消化的过程。

BR: 我完全同意。

Ruth: 在这件事中你是不是把自己看作为一个发放足够多的信息让人们听到并让他们在生命里做自己的决定的角色?

BR: 我是一个送信者。发生了就发生了。在这一点上我也是纯粹主义者。

我意思是,我真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值得获取更多信息。这不是由我决定的。如果我收到更多信息,我会发布出来。我不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我认为任何事都有可能。就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认为要发生的事都取决于我们。


点击这里 访谈的U.S. PDF版本(7页)

点击这里 访谈的A4 PDF版本(7页)

点击这里 观看视频





支持阿瓦隆工程 - 向我们捐赠:

Donate

感谢您提供帮助。
您的慷慨捐赠使我们可以继续工作。

比尔·瑞恩

bill@projectavalon.net


unique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