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lifford Stone采访实录

本文翻译并重新排版自卡米洛特工程


翻译:777jiong
编辑:Avalon/Camelot中文组
视频: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rI-e629r7Yc/
后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bWjsA6q39s

ET 判读员:军事长Clifford Stone
视频采访 克利福德 斯通
罗斯威尔,新墨西哥州,2006年11月

拍摄,编辑和执导 克里.卡西迪与比尔.瑞安

克利福德. 斯通: 你想要知道什么? 一个可信的故事还是你想知道真相?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的政府知道多少?他们从什么时候就知道了?

克里.卡西迪: 你是政府或军方与外星来客的接洽人?是这样对吗?

C:对的。在开始讨论之前有一个代价,我不想谈的太过深入,因为当你开始回顾这些事情时,你是不会知道此刻在我脑海中的景象的,只谈冰山一角就够了。

有两三次,我离开了飞碟领域,但你要我告诉你一点秘密?你不能。还有人在那里,我就是其中之一...这不是钱的问题。上帝啊,我希望它是。我们可以探访到宇宙中的其他太阳系,在我们之外的其他行星。但是当我们这么做的时候,我们就要有一种灵性的提高才行。换句话说,我们将不得不照顾到其他人身上发生了些什么。


采访开始

K: 克利福德.斯通,我很高兴今天能采访你。还有对你所做的事和你有勇气谈论的事情的表示深深钦佩。能够把你请到镜头前是非常令人兴奋的。

C: 谢谢,女士。

K: 我们实际上是在一个真正了不起的地方。这里是罗斯威尔飞碟博物馆。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怎么来到了罗斯威尔?

C: 噢,美国军方派我到这里。 我是退役军人。

K: 恩

C: 作为退伍军人,你总是要受到召回的,你也总是会有可能作为顾问被问及一些事情。我是作为一名上士退役的。

K: 现在,你的头衔是档案管理员?我理解为那是个幌子?是吗?

C: 若你真的有过军旅生活的话,你会有实际任务。只有在当他们遇上UFO事件而你就在最近的区域时,就是你上场的时候。我可以告诉你在1965年越南的一个基地里有一场针对UFO开火的事件。开始的几分钟里他们尝试开火但没有一件武器奏效。所有的电气设备都失灵了,直到UFO离去之后才恢复。我可以告诉你在越南的四年里,没错是四年,记录反映的是37个月。但加上我在那里的临时性任务的时间,就应该是四年了。所有的武器装备都没有了动力是非常,非常可怕的并且是非常,非常紧张的时刻。

K: 作为一名通讯员,在你的军旅生涯里,你是多大年纪开始这种工作的?

C: 我可能是在大约19或20岁时。

K: OK

C: 当时对做这种工作的人们来说是没有学校培养的。在你的生活中总有些事情发生,我出来时在军中还有七个人做这种工作,只有七个,而且是全军范围内。

我被带入一个我不能准确说明是哪里,但我知道在那发生了(UFO)情况的地方。我们在一个叫"本华"的地方降落了,因为我正好看到一个标志上写的。

K: 本华 ?

C: 那是在越南。

K: 哦

C: 我知道那是本华因为当年我回访的时候那里还是老样子。那就是当年出事的地方...

K: 是坠毁事件?还是一次拜访?

C: 我们看到了实体

K: OK

C: 我们进入到里面并且尝试取出飞行器。我想,我们把它切片了,差不多七片。

K: 是他们(外星人)中的一个吗?

C: 不不不 。是架B-52轰炸机。

K: 好的

C: 那不是正常的坠毁。

K: 那是一次时间旅行经历吗?

C: 不是。这是被击落的坠毁。上面的每个人都被杀了....在B-52上的所有人都死了。

K: 被外星人击落的吗?

C: 他们在执行的是投弹轰炸的任务....我没办法知道具体,但是我猜测他们在执行一次轰炸北越的任务。对于B-52的损坏,是那种防空火力造成的。我的意思是那种类型的损坏。它是用来做常规轰炸任务的。我们通过直升机到达了我说的地点。但是出事的飞机就像是被某个巨人的手从半空中硬拽下来,摔到了丛林里。那是我们非常感兴趣的。

K: 噢

C: 我们不知道,没有被告知。当我们正式登机离开那里时,我们被告知说是我们将前往佛罗里达。

K: [笑声]

C: 我们在奥克兰降落后,我们知道我们不是去佛罗里达。但我们还是继续前行,发给我们一个小塑料袋。你不得不剪掉"美国军队"了,你不得不剪掉你的名字标签了。一件你永远不会做的事就是取下你的身份识别牌。我们取下了。每件能识别你的标志都装进了塑料袋里。那就是我们在本华被迫做的事,直到我们回来。那事件发生之后他们把我带进了GP里....我的意思是帐篷....那里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个垫子,我想有几只笔,我抓了一支铅笔。我被送到那,并且写下我的想法。

K: 好的

C: 不管怎样,说回帐篷,在那里的只有那些东西了。我走进去觉得无聊,就玩起了井字游戏。我走出去抽烟,身上带了张纸,卷起来放进口袋里。当他们发现那张纸时 - 记住,那张纸上就是井字游戏的格子 - 立即有个我叫他上校的家伙过来,打掉了我嘴里的雪茄,开始对我一顿痛骂"你出来干啥?为什么你有纸?""你口袋有纸,你会被枪击的!"为什么?因为它是一张机密的废纸。你不能在那带出任何纸张,你什么也不能拿出来。那里的一切都该待在那里。所以我写下的一切都被立即封存在了一个..."公文包"里。并且被特殊人员带出去了。即使我记录过些东西,我再也没见过了。

K: 恩....

C: 你有没有试过有时会写出甚至你自己都不知道是你曾经写过的东西?是,你有。我可以现在告诉你对所有我读到的东西,我都能对曾经做过的事有更深层次的理解。保罗[他的朋友,和他一起来见我们的人]可以告诉你就下载而言我做过很多这种事。但你知道吗?我不必每页都细读...但我每页都浏览过。当我浏览时,他们可以通过我获得所有的信息。对他们来说都是旧新闻但他们能找到些有意思的东西。他们会找到令他们困惑的事情,因为我们被指挥朝向正确的方向,但我们却没有自我的权利。如果你了解一点数学公式,我们将会反过来遇上一些事。但这种权利有时会使你害怕因为你会想,诶呀,这样好吗....因为你被逼做这种事。

K: 了不起,我们未曾想到在越南在战争期间,我们还在处理世界之外的文化事件。

C: 你知道为什么吗?他们确实被告知要叫他们直升机。你身处战区,所以你去做的就是带着一把小奥坎牌剃须刀消除最低的分母。UFO不可以存在。让我换个方式说一下。UFO不是个好术语。(应该说)星际交通工具不可以存在,所以那一定要是非常地球的东西。过去我们监测与苏联通讯时,国家安全局一直叫UFO为"UFO"。但他们一直有资格希望能启动阳光法案,后来成为了《信息自由法案》,这样他们说在这个地方和那个地方报告过的七个UFO出现时就不会受制于那些法案。但是当他们要说起那七个不明飞行物时,就只会这样说:那可能是气球。他们只会无视我在一份文件中提到的那七个不明飞行物以1700公里/小时速度飞行的事实。气球是做不到的。

K: 没错。

C: 我常常感到困惑,因为即使在孩童时,我都困惑于听到人们说"我不信有鬼,然而这却发生了…"然后再讲个完美的鬼故事。对于我,很早就知道否认UFO和其他现象就是否认我自己。

K: 因此作为一名沟通者你一定…

C: 你不会总是告诉别人发生了什么。记住我告诉你的,你体会到了吗?

K: 是的,你和他们心心相映。

C: 你不必总是挂在嘴边,因为你感觉可能像是,如果他们说他们是客人。如果我们的军队说"好了,这是我们的客人之一"…他们没有把那些实体(ET)当做客人,然后你会感觉到那些实体身上的感觉…

K: 啊

C: 而且…一种情况是我甚至帮助他们其中的一个逃跑了。那是[笑声]....我不是说准备要说的那些事....

K: 我很好奇。 当你处理这件事时,发生了什么事?首先,那是什么样的实体? 据我所知,他们被作为囚犯关押起来了。 但是你怎么能够做到的...? 而事实上,丹.布里奇(详见卡米洛特工程)谈论过同样的事情。

C: 噢,我不知道这是否是星际之门或是别的什么,但在内部的这个实体,如果我们要...还有的一盘谈论更多细节的磁带...但我们继续,如果他们试图从内部救出这个实体,那么就会有人被杀。而这个实体将不会接受这样的营救。你能感觉到他所感觉的。这是最好的表达方式。我尝试说出这个故事而不带任何真正...某些细节。但是,我坚信我总是叫上校的那个人,由始至终我都是这样叫他。我们一直努力...我说,你知道的,他需要给我展示一些东西,但是只有我和他以外,这里的人必须被清场。

于是大家都离开了。只有一个特别人员留下来辅助我。我说道"我们要把这个屏幕防护切下来…或者这个防护"。"我们这么做会有麻烦的。"我说"我知道,那就是为啥我要你放下螺栓刀。"【笑】他没照做。他继续帮我切断了线缆。我们帮那个实体逃出去了。

他们发现时,我们已经让那个实体逃到外围了。他们追了上来并且非常不安,甚至要向那个实体射击,但那个实体已经来到一个地方,有非常,非常,非常明亮的光照了下来。我没看见飞行器什么的。也许是因为我压根没看见。就是突然间的这个实体出现在那里,然后消失了。当然,我叫他上校的那个家伙告诉我可能我会被送上军事法庭了,随后是"我们这次会进行检查,但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当然,我强烈地谴责他"如果假设他们是我们的客人…为什么我们那么残酷的对待他们,把他们当做犯人一样,实际上比对囚犯更恶劣?"我从来没看过电影《Manchurian Candidate》。但有一件事就是,在我退出时已经确认有57个不同的种族。他们被亲切的称呼为Heinz 57。我理解在那些电影中有个短语是与此有关的。

K: 恩。

C: 诶呀,我想说只有两个或三个种族…只有四个或五个或甚至一个。我很想这么说,但据我所知,如果我改变了我知道的任何事情,那就不会是现实了。只不过是继续说一些人们想听的事情罢了。

K: 你为什么说有一个或两个?

C: 有些人会说"如果你会说...的话我们会觉得你的故事更可信"和"哎呀,难道这些实体不是灰人吗?因为那更可信。"你到底想要什么呢,一个可信的故事还是想要真相?真相可能不会顺着你所相信的那样,但那才是我所知的真相。这些就是我所知道的真相,那就是我所能说的。

K: 那么你没有没曾经…我假定他们一定对这些实体拍照了?对吗?

C: 有照片。

K: 你呢?你曾经画过他们?你有他们的画吗?

C: 是啊,我有一些绘画。

K: 你有散发过吗....

C: 不

K: 你能够…能随意发布吗?或展示?

C: 有些我展示了 ,有些没有。

K: 你熟悉地下基地吗?

C: 和那些与之有关的的科技。

K: 那么。我就假设你曾亲身去过地下基地?

C: 并非自愿。

K: 不是自愿?很可信。但你有没有看见过,蜥蜴人,就是那么叫的,在UFO团体里。我们叫的蜥蜴人?

C: 有些物种可以被称为蜥蜴人,是的。

K: 你能和他们通过心灵感应沟通吗?

C: 他们能和你沟通。很难解释。你无法保守秘密。

K: 当然。

C: 另一件我想提醒每个人的事是计划早已经准备好了并且被设置成你只能知道需要你知道的部分。很多时你都会知道一些比你应该知道的更多的事情,但是你不会了解全部的事情。

K: 当然。

C: 我重申一下任何人告诉你他们什么都知道的都是骗子。这不是真的。

K: 你有没有任何特殊外星种族的朋友还和你联系的,到今天为止?有通讯的…

C: 我提过一个。

K: 对不起?

C: 我提过一个。

K: 一个。OK。那是指Korona ?

C: 正确

K: Korona是…你知道他来自哪个星球吗?

C: 我所知道的是大约据这里100光年,因为我总是拿他举例。

K: 好的。

C: 实时的,从他们离开的时间算起,这里有些有趣的事,从他们离开距离地球100光年的家乡行星起,在实时的旅行中,是一小时又四十分钟从他们出发的时间到他们到达这的时间。

K: 不可思议啊。他们使用什么样的飞行器?他们穿越空间还是实际乘坐飞船?因为不是他们所有都…

C: 是飞行器。他们在真正的旅行。但那是通过一个可穿越的…我们称之为可穿越的虫洞。

K: 你曾经和他们去过吗?

C: 穷尽我所知晓的,没有。我这么陈述的理由是,我可以记得看见在地球上从未见过的星星。但就我所知道的,没有。

K: 那么你没有清晰的记忆,这是你的意思吗?关于这些事件的记忆。但是你可能有过。

C: 有一些真的令人恐惧的事情发生在我的生命里。我的意思是你感觉到它,在你看见那些实体之前你就感到了恐惧。

K: 那么像您这样的一个人,我们会认为你是不会害怕的,因为你是那么清醒的了解和你互动的生命,我对听到你说害怕感到惊讶。直到今天你还害怕吗?还是你在谈过去的事?

C: 但我遇到这些影响发生时,是的,还是有那种恐惧。我的意思是,恐惧就是那里。何况,因为你能感觉到他们的恐惧。我们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种族。

K: 当然

C: 所以你最好认为,当他们落入我们手里就有那种恐惧了。

K: 好的。这就是我假设他们接近你,并将你作为你所指的通讯者或接口人的部分原因。对吗?

C: 哦,他们很关心我们的福祉。并且很多人都会说那是不可能的。我们曾对我们自己做过可怕的事情。而他们知道这一点。而且我们…他们尝试理解关于我们的某些事情。我认为同时他们交换着信息说"嘿,这就是你们曾经对自己做过的事。"我想那和一些发生过的绑架有密切联系,和一些发生过的牲口肢解有密切关系,和一些人从地球表面失踪有关系。

K: 好的,所以有些人会定期地消失,对吗?

C: 是的。

K: 他们去往其他星球吗?他们去了外部世界,我假设…?

C: 我对那没有答案。

K: 好。

C: 如果你问我是否有可能离开过这里,但是就如我所说的有一个目的,我不知道那个目的是什么。

K: 你的任务是使人们觉醒,不只是外部的实体和其他种族等等,而且同样可能是准备应对或是警告某些事件?因为你好像在暗示一些甚至连你也不知道的事件。

C: 有两点很远,它们正越来越靠近,我们最终会知道它将发生。接触即将发生。NASA的天体生物学部门在2000年举行过一场会议。忘掉布鲁斯金研究所的报告。这份报告出来了,说:"你知道,我们真的不知道世界会是什么反应。"就是这个小小的报告。有多少人读过该报告?有多少人知道它?当我们说我们可以接受那些(外星)访客们就在这里的现实时,我们是指我们自己。但是即使我们可以接受这一点,我们中又有多少人真的准备好了那种面对面的冲击?我可以告诉你,每次都不一样。每次你脑海后面会有个声音说"这里到底要发生什么事?"

而每一次你知道如果出了问题,这将等同于...可以等同于丧命。不是因为他们是危险的,而是我们对于我们自己来说是危险的。因此整个形势是:你怎样准备全世界人面临那最终的接触,不像是天文学者们过去相信的那样,将会有一股来自深层空间无线电信号,而将会是面对面的以及即将在我们的星球上发生的接触。

K: 当然。军队每天都与他们接触,不是吗?

C: 哦,甚至比人们真正知晓的要多得多。但再一次,大部分人不打算谈论这些事情。当你退伍时你只想要一件事,一件你最想要的事情,…就是要回复"正常"。

K: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为什么你想要"正常"?

C: 对我来说最大的事情就是做个公仆。照顾好其他人是最重要的。自我,自我应该满足于能够帮助其他人。这很重要。但是人们时常会优先考虑自己,而非他人。这就是今天我们面临的问题,在今日的世界里。

K: 我猜,退回到你说将会有一场接触,某种意义上你在最前沿,你是那个能为其他的人类准备好这场实际接触的人,因为你已经有过接触了。某种意义上外星人或外面世界的人已经传达了,已经选择了这个星球上的某些人去传达,你就是其中一个,对吗?所以接触是一直进行着的准备,不是吗?

C: 世界范围的。

K: 好的。你认不认为…许多人会说的那将会是在世界瞩目下发生,外星人将会降落在白宫草坪上。这种性质的事情。

C: 不。

K: 在一定意义上说,接触每天都发生。军方正在…他们当然俘获了,如你所述,他们囚禁着这些实体。我们还与某些种族有条约,不是吗?

C: 恩。我听说过条约。但这里再次说明,那与我曾处理过的无关。

K: 好的。

C: 噢,我来告诉你,我想到2016年会有更好的事情发生。因为在2016,我想我们将不得不向全世界宣布存在着一个每15或20年就非常接近地球的探测器。我们一直叫它小行星。它不是一个小行星。但它实际上一个人造探测器。换言之,有人把它放在那里的。他们很久以前就发现我们了。技术上可能几乎同等于,怎么说,旅行者号。以他们的标准来说是过时的技术了。

K: 那你的意思是?这个探测器...你知道是什么种族吗?

C: 我在说我们已经发现它了。我们的范例认为那不可能是任何人造的飞行器,由此我们拒绝接受那个事实,于是叫它小行星。我在说BG1991。大约直径30米,表面高度抛光。小行星可没有高度抛光的表面。它自行修正以避免和其他小行星碰撞。那不会发生。这个却做到了。

K: 那么这个来自哪里…什么种族,从什么行星?你知道吗?

C: 我不知道。

K: 你认为外星人已经给你升级,以某种形式改良了你的DNA吗?你意识到你的能力已经扩展或增长了吗?

C: 是的,但你试着尽量不去使用那些能力,因为你可以…你可以在有些事情发生之前便知道。很多时候你无法做任何事情去改变它们。比如我知道,不知道是谁,但我知道我其中一个孩子会在骑摩托车时丧命。那真的艰难。我的意思是在我儿子死之前,在那之前的一个星期三,我知道他把摩托车停在了汽车后面…我知道我可以检修一下摩托车,或是再骑着它走几次。但我同样也知道家人们不会理解我所做的是为了阻止些什么…让我重新措辞一下…作为一次尝试去阻止我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

K: 所以你是个precog?我意思是。这就是所谓的precog。你知道事情发生之前的未来。但你不能必然的改变或阻止它。事情发生总是有原因的。我的意思是你必须同意?

C: 哦,是啊。

K: 那么。在某种意义上对你而言是一定要平静,因为那不只是你知道,灵魂也同样知道有什么可能会发生。灵魂是意识到的。当我们将要死去的时候我们都会意识到。我们可能不会有意识的知道,但我们确实知道,对吗?所以,如果我们作为灵魂同意这样的事发生的话,在那种意义上不是你的责任去阻止某件事的发不发生。对吗?

C: 噢,正如我说,他们甚至能够与我们叫做"另一边"进行沟通。但是即使如此,考虑到他们先进的技术,依然有着被禁止的问题。

K: 好的。

C: 我试着在这避免说到某些事情。让我们只说我儿子的死亡吧…他们帮助我见过他一次。

K: 当然。

C: 就像我告诉你的,存在着一些除非你曾问起的问题…它是…我知道如果我倒退15分钟,就能知道他曾经所在的所有位置,我就能够阻止意外的发生。我必须做的就是沿着那15分钟来推迟他的行动,无论哪里只要是大约1分钟就可以…我可能就改变结果了。

K: 但是…

C: 但是又一次,存在着那个分离。这是我们的现实(打着手势)。这里你创造了其他的平行(现实)。因为一些奇怪的原因创造那个其他的平行(现实)并不好,而且他们知道这一点。同样,那表明你不能逃脱这一我们发现我们自己所在的时间连续体的现实,因为他的死是我发现我自己所在的这个时间范围里的现实。第二次世界大战发生了。我必须回到那个我从该空间-时间分离的那一点。我不打算留在另外一个时空里。有很多人,就如我说过的那个晚上,会留在那里。不,因为它指示给我的非常清楚。我不能解释这个…我无法合乎科学的论证它,但它是一个天然屏障。那是为什么在时间旅行中,当我们在未来发现某件事时,我们将找不到沿着这条时间线它所留下的有关证据…就是由于那个天然屏障。我们甚至可以看到它们,感觉到它们,我们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能相互影响。但与那个我们发现时间旅行(证据)将被遗留在任何改变了的现实的未来无关。他们说OK,时间旅行仍没有发生因为(有的话)我们会找到证据。呃,实际上不会有证据留下来。有一个天然屏障在那里。整个形势是,我们是某个更大的,更广阔事物的一部分,我们在进行一次冒险。而我们是这冒险的一部分。

K: 恩…

C: 我们都在那里扮演着某些角色。但正如当你提到他就是我们时…我会说...(指着Paul)他听过我说这个了,当你说到这些时他脸上露出笑容。但整个情形是:我们在寻找差异。在那57个种族中,寻找相似处。当我们寻找那些相似点时,我们恰好开始意识到我们之间有多少共同之处,最终我们得到一个共识:他们就是我们…因为宇宙间的万物都是相互联系的。所有的种族都是相互联系的。有人曾问为什么共同点都是人形的?你不会期望找到是否存在着某种类型的银河设计蓝图。你经历这一世后获得精神的启发,即使是那些我们认为是疯了的。另一方面他们并没有疯。

K: 也许我们可以找出一些你曾经接触过的外星来客的类型?你真实地看见过他们吗?或实际上你在变换的状态中,或你能够在思想意识里看到他们?你和他们通过心灵感应沟通吗?

C: 他们和你我一样是物质的。

K: 好的

C: 是的,有过心灵感应。有些可以像你和我一样交谈。

K: 好的

C: 但你会有很多...他们不会那么做的,他们都只是想与你沟通。但是有一点你必须记住,这是很多人忽视的,这就是为什么它变成了那么痛苦的话题。你不只是与他们谈话。他们知道,他们能感受到你知道的和你感觉到的一切。你开始沟通,你能感受到他们感受到的。并且其中的一些...我们并不是真正的好人。我们使用拜访者这个术语...

K: 当然。

C: 但是他们像犯人一样被对待...

K: 我理解....

C: 没有"保护法律"来保护他们。

K: 嗯哼。丹.布里奇 (详见卡米洛特工程)也谈到这一点。

C: 1960年,我可以给你提供这份文件:我们已经制定和规划了,这是NASA干的,一本他们称做《外层空间法》的书。直到1970年代,关于并非这个世界的有感知能力的生物体,他们的法定权利问题都没被关心过。你知道那些权利是什么吗? 根本就没有。

K: 你意思是一直到今天也是这样。

C: 仅仅是权利…连实验室里的动物都比我们的外星访客们有权利。然而他们在智力上和甚至在灵性上都远超越于我们。他们可以允许他们自己被杀-他们中的许多,许多种族-而不是做出使我们受伤害或被杀害的事。原谅我(动情中),但这是我试着避免的。

K: 我理解。好的。那么,某种意义上,他们会牺牲自己是因为他们对真正发生的事比我们有更深层的理解。

C: 绝对的。

K: 因此你一定是高度地调整你的灵性以便用你的方式与各种不同的种族沟通和交谈。那真是个礼物。如你所说,这不是被教导的某些东西,而是你化身到这一世要经历的过程。

C: 我想为自己考虑...我想当个正常人,如果你明白我在说什么。

K: 好吧。

C: 我知道你在说什么。

K: 表面上,你看起来像一个正常的人,而且你也无疑的做着非常正常的类型的工作,除了你真正做的事情之外,对吗?但你也正常过头了,或者实际上你已经使用了普通人不会使用人类某部分的好的能力。对吗?

C: 噢,我希望如此... [笑]

K: 好。所以这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我们非常高兴能亲身遇见做这种事情的人。

C: 噢,至于我,我想,有件事情….让我快点把它说完。在我小的时候,我和其他人看不见的孩子们玩耍。对我来说这非常自然。我了解这些想象中的朋友和类似的事物,但我知道这是不同的。这非常的自然。他们甚至还帮我做作业…这也非常的正常。如今,没有其他人能看见这些人了。当然,我不能理解。当然他们会告诉我"他们不是被选中的,所以他们看不见我们。"因为我试着告诉其他人他们就在那里。我不能做的一件事就是保持"正常"。我原以为其他人有同样的经验,作为一个孩子没有意识到情况不是这样。那是我的环境,我的现实的一部分,那就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但是我原以为每个人都有这些经验的。但当我发现情况后,人们会对我说你疯了,你异于常人…真的很容易的当个正常人并且说…哈哈…你在开玩笑,然后否定所发生的事。我无法解释为什么不能做,但我就是不能那样做。

K: 好的...

C: 一切都在进行中…没有什么不平常的事发生。直到…我总是关心动物,如果我发现某只动物受伤了,我总是护理它直到恢复健康。作为一个孩子我不能理解…如果你割伤了,妈妈会把我的手放到水里,像那样的,洗干净。哦,我发现这只小鸟,跌了出窝,我就捡起这小家伙…我试着不带什么来讲述...我走上前捡起这只小鸟,把它放在水龙头下,并没意识到我那么做会把它淹死。我的动机是打算帮它。我因为误杀了那只小鸟大概哭了一周多。

K: 嗯...

C: 有史以来第一次,我所称呼的孩子们…我开始看见他们真正的样子。这个特别的实体,我一直知道是叫Korona…我被告知是"我叫Korona",那是以一个字母"K"开头。那时我甚至不知道怎么拼写Korona。

K: 什么样的种族…你用什么术语称呼他,什么样的生命体?

C: 在我看来人们可能会说他是个"灰人"。但他不是,他是绿色的,我是指像是崧蓝绿色。但立刻地他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觉。这很不同寻常。很快地又变成了为什么我感觉到他能感觉到我的感觉…因为他更像是监视着我。

K: 那么,他有一个自然的同感能力,并且你也呈现出这样的特质。那是双向的,就像两方互相心灵感应。

C: 我跟进一步说。我们看我们的外星访客们就像是卡通人物一样。他们有文化,社会,家庭,他们有爱人,他们有厌恶,他们有喜好,他们能感觉痛苦,他们能感觉恐惧。

K: 那么,也许这是你第一次以一种更个人的方式向全世界介绍,对吗?

C: 我是第一次看到,令人震惊…这些事情发生着但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分享它们。你从未感到如此孤独。我可以记得曾崩溃和大哭,央求我妈妈和爸爸带我去看医生,因为我知道医生可以赶走那怪物。

K: 我想知道是否有像你这样的人,七个中的一个,能够和外星人沟通,却没被带到月球或是火星基地。现在,不管你是否记得,因为我不知道他们是否使用技术手段让你忘记经历中的某些部分。

C: 有些我不知道的怎么可能在地球上发生的事情…对此我有些生动的记忆…关于我看不见的。例如,你有没有听说过那种小的咖啡杯,你把咖啡或咖啡豆之类的东西放进去,不是过滤器…金黄颜色的,杯子是金黄的,但你把咖啡倒进去,你可以饮用,它会自己再填满。现在你懂我说什么了吗?你理解我为什么犹豫去谈论太多像那样的事了吧?

K: 那真是令人吃惊。你不得不承认从那些没去过月球或是火星的人观点来看…你坐在这里对我们谈话,你可能有远远超过我们每天在这个星球上日常生活经验的那种经历了,你一定…我是指,一定在某种程度上你愿意分享那些经历。

C: 是啊。有时我会犯错,我让人们看到一些我本不应该让他们看到的事物。因为这是在我的生命里需要处理的一些事情。

K: 当然。

C: 我不明白。我不知道它是什么。

K: 那是惊人的,因为你从60年代以来就工作的这个世界,你谈论了40多年,你还是想知道它是什么? 从你的命运,你在这里未来要做的事而言,我猜这全都与你有关。我没理解错吧?

C: 有些事情将要发生,有些事我们就是其中的一部分,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K: 你作为"接口人"从1960年代就开始了。

C: 1960年代晚期。

K: 好吧。我将假设到今天就算弄清楚了。因为你没有失去那些技能,如果你是"七个中的一个",偶尔他们会回来敲你的门。

C: 哦。他们会不时来检查你。

K: 外星访客们,不同的团体。他们一定知道怎么找到你,知道在任何时间中你在哪里,以及看到你要经历什么。例如,他们可能目前就在看这个访问。他们甚至可以对你说:"像这样继续,因为这是好事情。"对吗?因此,某种意义上你在谈论你的命运。无关乎金钱…甚至不是正式意义上的一份工作,对吗?这是一项使命,一项尘世间的使命,某种意义上,这是你所肩负的。

C: 我也有同感,的确存在…你被驱策着做某些事情,你不完全理解,但这是一些你必须要做的事情。关于它的可怕另一面是什么?你知道…你不知道为什么,你不知道是什么,但正走向一个你正在做的事情的顶点,你在和时间赛跑。

K: 是指2012吗?那是你关注的时钟吗?

C: 我不知道。许多人说"哎呀,如果你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你就有所有的答案。"你没有所有的答案。那些走过来告诉你他们有所有的答案的人,是没有对你说实话的。你不知道那是什么。为何会有人走出来,在这个领域里工作,并使他们自己受到奚落。有些家庭问题。情况是,我的家人不理解这个。他们知道个大概,我妻子比起我的孩子们知道更多。我猜我在越南的女儿。我们有个争取了30年要离开越南的女儿。总之,当她回家时,她理所当然地带着她自己的家人来。当我们开始谈到UFO时,她们都了解,她们都知道某些我卷入其中的越南政府告诉她们的事,这有点震撼了我。现在倒是许多越南的人对UFO有极大的兴趣。

K: 哦,真的。

C: 其中一件发生在越南的事是…他们以专有名称来称呼我。大部分人叫我Stoney或Cliff,但是…我们那时曾向这些人开过枪,我是第一个扣动扳机的。有人问"Clifford,你在这里干什么?你不该在这里的。"我在军队里,我们当时正在执行任务…但奇怪的事情是…他们试着说明什么来着?说我本不应该在军队里?记住,我们在地球上的军队,那是人类的。我们的外星访客们,他们安排我做什么?

K: 你能回答你的问题吗?我的意思…

C: 我没法回答。我对我自己有着比你更多的问题。

有两三次我避免谈UFO的话题。想让我告诉你一点秘密吗?不能。有些人在那里,我也是其中之一...这无关乎金钱--天啊,我希望与金钱有关—我斗争了每一个…他可以告诉你(指Paul)每个月刚好够付我的账单。这比金钱更重要。但此刻最艰难的事情是让人们自己去思考,去阅读。如果人们自己独立思考,他们阅读到披露出来的文件—我是指政府自己的证据—如果他们以一种开放的态度去看,他们就会摆脱这些文件并且说"你知道,还有更多事情(没披露)。某些事情在进行着。"

K: 当然。

C: 唯一需要回答的问题是: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的政府知道多少?他们什么时候就知道了?

K: 我们想感谢您的勇气,您的正直以及你的精神发展或者觉醒,这使你有能力和这些外面世界的人沟通,这个星球上很少有人能如此有意识地做到这一点。

[滚动片尾]

C: 有好几次,我们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就要核交火了,因为UFO目击事件而停止了。多亏了建立了一些热线,美国人民被真实地告知,确保没有由于虚假的报告而意外触发的核战争…当然每个人都有战争恐慌。UFO是真实的。UFO是存在的。他们被报告过。他们被雷达监测过了。在雷达和雷达监视屏上发现过,有战斗机试图拦截过他们,为了消除彼此间的恐慌,我们现在不这么做了,本应该是司空见惯的如果我们有这种技术或是如果他们有这种技术…无论如何任何一方都不会做出什么事。我们的导弹被哑火了,并非被摧毁,而是无法发射了。我们有战斗机想向UFO开火,但都不管用。

K: 你实际上使用了人性中美好的部分,那非比常人,对吗?

C: 噢,我希望如此... [笑]





支持阿瓦隆工程 - 向我们捐赠:

Donate

感谢您提供帮助。
您的慷慨捐赠使我们可以继续工作。

比尔·瑞恩

bill@projectavalon.net


unique visits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