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David Icke - Jordan Maxwell
战友


翻译:YHVH halo宝宝 Rosetta 编辑:Avalon/Camelot中文组

视频: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rYoT41aDsJw/
后备:http://www.youtube.com/watch?v=Vwx7mkTROWY

2010年5月



David Icke (DI): .....从五感官水平上看,像是彻底地迷失了。你看看新闻报导,发现控制系统闯了进来,如果你从那个观点看来....就好像是:抓紧点,不要浪费时间。

Jordan Maxwell (JM): 对的。

DI: 但是,另一个动态的,动态的海之源头,一直在拆解这枷锁。我第一次开始觉醒,因为这也是一个持续的过程-我在1990年,遇见一个灵媒,通过她我了解到真相,所有事情都是真的。

她告诉我的一件事是,我将会登上世界的舞台,揭露所有的这些惊天阴谋。你在说什么?我不过是个电视主持人。但是其中一个信息是:不需要过多的寻求。这一切在很早前基本上都安排好了。这条小径已经开辟好,你只需要沿着它走下去。

JM: 是的。

DI: 我回想起我人生的这20年,你也可以回顾你的人生,回想下之前我们所讨论的,这就好像是递到你手上的拼图。好的,我们给你几块拼图,现你知道多了一些。好的,就结束了。

JM: 不是的。

DI: 不是,它导向到另外一个层面了。

JM: 恩。

DI: 导向的所在就是,这个控制体系正如建立在振动信息蓝图上的每样事物那样,当它的基础开裂,就势必倒塌!那些面对这一现实的人们-或者只是在关注着这个现实的人们,我认为将会越来越多-他们有着一个相互联系的致力于撕裂(控制体系的)蓝图的角色。

并且它正在倒塌!这是命运,是命中注定的,但是一些人希望它继续存在。它正在倒塌,并且到达某个失去重心的点上就会在一瞬间轰然垮塌。不是被街上的抗议拖垮-尽管,你知道,是和平地以各种形式抗议。(控制系统)不会被发生在这个现实的事情所打倒,尽管这些事情对击倒它有一定的帮助。

它将会因这个振动枷锁的拆开而被打倒,拆解这封锁,劫持,压制和控制这个现实的振动蓝图。

Bill Ryan (BR): Jordan,你有什么想法?因为你对此不是很乐观,是吗?

JM: 我认为David是对的,但他最初所说的我也完全同意。我观察着现在的世界,觉得事实上没有任何希望。因为人们,整个人类,全人类,没有能力去保护自己,没法做一点自我防护。

就像我们早上说的,我认为地球上的人类就像非洲大草原上的动物:他们一大群地在那里做着他们自己的琐事,无忧无虑地和后代在一起,为了谋生而忙碌着,但是狮子们却慢慢地爬向他们。

这也是为什么我...好人没有组织在一起。好人没有理由组织在一起,只有坏蛋会聚集在一起。那些拥有权势的人,是因为他们想拥有权势才去攫取权力的。他们出卖灵魂来爬到掌权的位置上。

人类从来没有能力站起来去反对那群恶毒的坏人。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都感到绝望。所以我想去做的就是-为了想要知道的,那些觉醒过来想要知道真相的人们-把我所有的所知所学,全部给予他们。

但是我这么做不是想要什么人来拯救这个世界....对于我们作为人类种族最终会走向何方,我是有保留的。但似乎有一种精神上的,其它世界的矩阵在运作着。我十分希望的,就是在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上能拥有宇宙间的友谊(的帮助),但是还有其它的一些事在发生,就像圣殿骑士说的:As Above, So Below(上下一体) (注:这句话通常在制造魔法圈的结尾时念)

并且我开始相信在这个概念上我们并不是真实的,我们不是自己在做这些事情。

BR: 关于宇宙间的友谊概念是你很久以前就告诉我们的,因为你有你自己的亲身经验。

JM: 恩,是的

BR: 所以..

JM: 甚至....

BR: .....你有你的证据。

JM: ...即便根据我的个人经历,我依然十分害怕,我依然深深地怀疑着这一切。这很滑稽,因为我曾拥有太多的机会,去倾听许多有益事情,并有许多次的经验,证明我被保护着和引导着。

并且我依然站在人类这一边。我仍然...害怕外出,因为我知道那些位居顶端的人是什么样的。并且我知道他们不是人类,诸如此类的。

DI: 嗯。

JM: 所以他们并不在意杀戮,他们并不在意暴政并把你丢进监狱或者怎样。并且我害怕,害怕我的生命.....

BR: 但是如果他们之前打算这么做,他们早就做了。我的意思是,他们现在为时有点晚了,不是吗?

JM: …

BR: (笑)

JM: 但是永远不晚,因为他们总是能在任何时候行动。

BR: 是的,对于他们来说,时机应该是在你完成之前就阻止你,而不是之后。所以…

JM: 就像我说的,我遇到过一些非常棘手的事情-不仅仅是恐吓,他们敲我的门,出现在我面前,探员敲开我的门,拿着一张逮捕我的传票;执行官在屋外拿着逮捕我的授权书,我被联邦政府以一些十分严重的事告上法庭。然而在最后关头,一些人,在一些地方,阻止了并粉碎了这一切。

BR: 就好像你谈到过的,当Credo(David采访过的那个非洲胖萨满)要被放火烧死的时候,有人出现喊停。

JM: 是的。

BR: 同样的道理....

JM: 在最后关头....

BR: .....同样的道理

JM: ....有人介入保护了我。

DI: 我认为这种最后时刻的事,我也有过同样经历,这一切都是准备好的。因为最后时刻就意味着你必须相信。

JM: 噢,是的。

DI: 我已经到达了不管事情怎么发展,我都相信结局的境界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JM: 我赞同。

DI: 我知道得越多,就越乐观;当我越是扩展我的意识,我就越乐观。

这些人在豌豆大的盒子世界里很有权力。他们把人类关在一个比他们所在的更小的盒子里。但是他们不是绝对强大,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他们只不过在这小盒子里建造了一个振动控制构架。

是的,他们拥有一些玩弄科技的小聪明,但是这只是一个振动的盒子。由于他们的状态,他们需要去控制,所以他们受限于这个盒子。渴望去控制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处于极度的不安全的状态中。只有没有安全感和充满恐惧的人才想去控制别人,去控制事物。

那些内心平静的人们,他们会欣喜的去接受到来的结局。

BR: 对的...

DI: 所以....

BR: ....如果没有什么事对他们构成威胁,他们就不用去控制任何人...

DI: 对。

BR: ...你就不需要在这设立任何控制构架.

DI: 那些在控制系统背后的,(与ET)混种的代理(男/女)人们,他们看上去趾高气扬,自信满满。但是,你知道,我遇到过很多这些人,下了台面就是一个担惊受怕的小人,看上去趾高气昂,却是一个惊恐不安的小人。这就是我们所面对的人。

所以要控制人类,就要把人类关在一个比他们所在的更小的盒子里。所以他们建造的控制系统,它是被设计成去隔绝五感官现实中目标群体的觉醒的,来拆散我们,把我们从更高的意识水平上分离出去。

一旦你,作为人类,打破五感官支配的振动枷锁,并且开始扩展你的意识。一旦你扩展出这个盒子,他们被限制于内不能扩展开,除非他们改变他们自己的存在状态。如果他们改变了他们的存在状态,那么就没有人想去控制他人了。

所以无论是我们扩展出了他们的盒子或者是他们扩展出他们自己的盒子,这个控制系统势必垮塌!或者他们不想再去控制了,或者他们不会继续控制了,因为人类的意识开始巨大的扩展,将带来控制系统的终结。

一旦你延伸了你的意识,你就能接近-每个人都可以这么做-觉醒的层面,这不只给予了我们什么在发生的,控制系统不让我们知道的图景,还让我们连接到了我们称为“保护”的实相中。因为我们的现实是建立在我们大脑的理解上,就像电脑从无线网络解码信息一样。

这个现实的基本构架是一个信息,波形信息构架,就像无线网络一样,就在这里,包围着我们。我们通过自己的身体-电脑去解码出一个只存在于我们大脑中的全息世界。可以说,我们所解码的指示着我们的自身经验。

如果我们处在一个已扩展意识的,能接取更高层级知识,信息,意识的状态里,那么我们就不会掉进解码这个“我们可被带出去(干掉)”的信念(想法)的陷阱中,这个“我们被什么阻止了”的想法,这样的话我们就不会被阻止!因为如果我没有解码这个信息,这个我能被阻止,我能被暗杀的信息,从振动中通过电子进入到全息(世界)的话,那么它就不会显现在我的经验当中。这种事就不会发生!

并且我这些年遇到过的许多揭秘者,不断地告诉人们:在他们把我干掉之前,我不知道我能够做多久。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坠入这个“我会被干掉”的信息结构中,我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可能会被干掉,我不知道在他们干掉我之前还能走多远,这是我的战争勋章和我的战伤,因为我是英雄...

BR: 用外行人的话来说,他们在盼望这种事发生。

DI: 当然!就是这么回事!并且会从那个架构中通过电子来变成全息(现实):Bang!Bang!(枪声)自我应验的预言。它不必会自己就实现,但你所感觉并相信的,你总会有一个惊奇的体验它的机会。

我现在这么说:没有人能把我带出去,没有人可以阻止我,除非我把它解码进自己的经验里,但是我不会那么去做,所以...这样就完事了!

并且,在这个构架的顶端,有一些另外的力量在运作着,以确保解码那个结局过程不会发生。多年来我总听到人们说:那些“骑士”(救世主)什么时候会来?

JM: 是的。

DI: 骑士,如果你这么称呼它,已经在这里了,它就在这个空间,或者我们叫做我们正经历时空。但是骑士只不过是与这个控制系统比较而言的,因为它正振动到一个更高的意识层面! 它不是:什么时候骑士会穿越山头而来?它应该是:什么时候我们“振动地”翻越山那边与骑士联系?

BR: 那时我们将会理解到我们就是骑士。

DI: 是的,我们就是(骑士),但是要在全息的五感官现实中,给力而有效地显现出来,我们就需要连接到这些觉悟层面,这些意识水面,可以给我们超强的小宇宙来转变,并终结这个控制系统。

因为这个控制系统彻底地显示出低密度层面的意识,它是:低密度,它是稠密的,十分顽固,不能移动,它是一个非常稠密的(dense)能量领域。

并且由于正在发生的能量改变,这个能量领域正在开始破裂,我称之为真相共鸣。随着这个能量密度开始垮塌,在这些蓝图,这些基础上创造出来的整个稠密的控制系统都会垮塌!

你知道,它看起来十分坚固,我的天啦,再看看它吧,它是一个无坚不摧的控制系统,但是它的基础是一个注定的,如我所说正处于撕裂过程中的振动蓝图,被正在发生的振动改变所拆分。

并且越多的人愿意朝向这个振动改变,越多的人就会成为这个振动改变的发生器和传递者,那么整个指数曲线就会上升。你知道,我们处于一个奇妙的时代,向新纪元迈进,我们在改变新纪元,我们正处在新纪元和人们称为黑暗,镇压,控制欲时代的交接位置上。

我们正进入一个流动性的,充满无限的觉悟的,和睦的,知晓并且没有恐惧的新纪元。没有恐惧等于没有不安全感,意味着没有欲望或者需要去控制的感觉。

BR: 你能发觉这个吗,Jordan,在你身边的一些人中,这些改变正在发生?

JM: 我们三个都同意,人类被更高智慧的或者残忍的,不同于人类的生灵操纵,我会说是世界之外的智慧生物。我的问题是,我的想法是,直到有些事发生在这个来自其他世界的,建立了当前世界并让我们继续愚昧的生物身上为止,你们认为将怎样走向结局?

因为除非这些蜥蜴人或者其它世界的智慧生物,无论他们是谁,但我深信人类被其它世界的.....

DI: 完全正确。

JM: .....智慧生物控制着,如果那是真的,那么无论我们如何觉醒或者如何精神进化,有些事情总要发生在他们身上,可以这么说。

DI: 好的,我想说这些完全都是联系的,因为这个精神-我不喜欢用”圣灵”这个词,它有宗教的含义-这个振动的改变,这个意识的扩张,这个真相共鸣,这个接下来的新纪元,这个人类体验的新世纪:它是一个更快的振动频率。

现在这个更快的振动频率携带着一种新的,更高层次的知识,意识,理解力。这也是为什么人们突然灵光一闪,以截然不同的方式看待自己和世界。但这不仅仅影响到人类:它还影响到现实本身。而这些非人类的,蜥蜴人团体和其它种族-还有一些仁慈的非人类种族牵涉其中-都受到振动改变的影响。

并且他们振动的表现形式是这个旧时代,旧的能量构架,这个控制系统就是建立在旧的能量架构之上的。它的一部分已经-事实是人类有意识地与那个能量架构相连-它已经处于压制的状态。它取代了扩展了的意识,就像,我是张三,我是李四,我是王五,我没有什么权势。所以这让控制系统很容易控制我们。

随着我们扩展出他们所在的盒子,因为我们能做到,接着将会困难重重。但那只是其中一个等级而已。带来这个控制系统终结的真正的东西正是建之于上的这个振动基础。这个密度正在破裂!伴随着它的崩溃,这个纸牢笼必定破裂,因为这个控制系统不过是建立在振动蓝图上的全息再现。

当下层崩溃了,上层也不得不崩塌!这一切都会同时发生,对于我来说,这一非常时刻绝对不会有什么意外,当这真相的共鸣-我这么称它-开始大面积的影响人类的觉醒。天呐,我是说,我记得20年前,我是说,天呐....真是沧海桑田,(那时)又有几个人会说:等等!人生不是我之前所认为的那样,我也不是我之前所认为的我。

所以真相共鸣已经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整个事情已经在向前发展,所以不会有意外,此时此刻,这一切就在进行,在控制系统名义下他们把一切抛向我们。

他们拥有HAARP,以此通过很多手段制造“次现实”,因为它发出和脑波同样频率的无线电波,试图去影响我们思考的方式和压制我们的思想....

JM: 嗯。

DI: 他们在人们的食物和饮用水中加入化学添加剂,来破坏身体进入转变中的振动频率的能力,他们通过微波和电磁污染,建立了一个“次现实”,甚至主流媒体都在讨论我们生活的这个混乱时代,特别是在城市里;他们想在我们身体里植入芯片,从外部压制身体的振动频率和电子活动,以至于我们不能进入我应该进入的觉醒新时代。

所有这一切正在被实施。重申一下:当你处于恐惧和混乱的状态,什么发生了?天呐,你处于一个低频率的振动状态。这就是恐惧。我说:噢,我今天感觉很紧张,我感到很沉重。沉重:是一个低频率的振动状态。所以..

另一件他们当下正在做的事,是试图在这个世界制造更多的混乱-不仅仅是全球经济等的混乱,还有战争,和恐怖主义-因为他们想影响我们振动的状态。这里还要许多诸如此类的事,当然我们可以一一列举。并非偶然地,他们现正把这些事向我们抛来,就在这个新世纪的振动巨变正在发生的时候,因为他们正在拼命地反抗。

我得说,我过一会再说:现在正发生的,不是关于这些人又获得了多大的权力,因为他们已经拥有全部权力。因为当人类还没有意识到他们是被操纵时,那么他们就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资源被窃取,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能量被吸取-这种情况下,这些家伙就能一直控制着我们。

正在发生的不是关于他们获得了更多的力量。他们只是为了紧握着他们已获得的权力垂死挣扎。因为,从他们的观察维度来看,他们发现我们叫做时间轴(的未来)将走向何方,那是在我们视线范围之外的现实,所以他们能看见这一切正在来临。

他们为此准备了很长时间....

JM: 喔,这我可以肯定。

DI: ...去把这一切(恐惧混乱)抛过来。并且许多不可思议的事不断发生,这就是:这转变的力量,觉醒的力量,是如此的深远,所以他们不得不用出浑身解数来阻止它。他们转移人们的注意力,让某些人们继续待在盒子里。

但是潮流正在转变,最重要的是:这潮流是振动地变化的。并且他们将在接下来几年抛出混乱恐惧,这几年并不是片刻之间正如-从这个星球上的人们的视角看来-除了控制体系将继续它的路,每件事都在发生。那个控制体系,奥威尔式的控制系统,全球法西斯国家实际上将得到他们想得到的。(注:奥威尔主义,指现代保守政体藉宣传、误报、否认事实、操纵过去,来执行社会控制。)

那时人们将会说:哦,天呐...世界末日了...接着...振动的临界点就要来临。最后这一切都将垮塌。我已经58岁了,这一切将在我离世前发生。我想要去经验一小段新纪元,感谢你们。我已经在这个时代有足够的经验,我想在离开之前拥有新纪元的经验。[笑]

BR: [笑]

JM: 你刚刚所说的提醒了我:犹太人神话中有生命力的泥人(Golem),这是一个用思想制造出来的怪物...(注:Golem,源起于犹太教,是用巫术灌注黏土而产生自由行动的人偶)

BR: 嗯。

JM: ...那实际上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怪物。

DI: 对的。

JM: 但需要共同思考(来创造)这个怪物,它才会成形。一旦它成形了,它就开始有自己的议程,自己的....

BR: 拥有自己的意识!

JM: 对的。

BR: 嗯。

JM: 但是首先需要每个人去相信泥人就在这里,才能够使它形成,它便成了Golem。就像我说的,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犹太人的概念,只要你相信,你就能制造这么一个怪物…基本就像你所说的那样(思想创造实相)。

BR: 你需要承认的是,Jordan,在你过去48年的工作中,其中一件事就是控制者在反对你。因为你是第一个站起来通过公开信息使他们恐惧的人,这些信息从来没打算公之于众。

JM: 是的,我知道,这是…我看着逝去的48年的生命里,我惊讶注视着我以及这个世界所经历的变化。

BR: 因为你必定见识过许多事,在这48年里...

JM: 是的

BR: ....你必定见过,我意思是...

JM: 我记得在1962、63、64年,当约翰.肯尼迪....在约翰.肯尼迪遇刺之前。在他被刺的那一天,我在洛杉矶市中心,往洛杉矶东部的路上,去做一个关于秘密社团和世界宗教的演讲。

当我的车开动的时候,我听到约翰.肯尼迪遇刺的消息。我是说我一直在谈论黑暗势力控制我们的影响,远在1963、62年的时候。那时,我感到有某些其它世界的智能生命在操纵着我们并且也许...在人类存在之前就在这了。他们代表着十分强大的,恶魔般邪恶的存在。

我十分肯定,就像你说的,你是正确的-还有Bill,你们说的同一件事-关于在这个宇宙中存在着一种灵性的平衡,并且有着善良的一方。但是我觉得除非并直到这些其它世界的势力曝光前,人类还是无法从这个悲剧中解脱。我们,要明白这个世界不是被人类统治的。我们被其它世界的势力统治着,不是这个星球的-没有更合适的术语-外星生命,他们根本不在意我们是人。

DI: 我也十分的赞同,你知道,我们都站在同一边。我感觉是存在着其它势力。你瞧,我不是说人类移除它。我是在说人类开始觉醒,并且一些人来到这里(地球)-我们所说的人,因为我们仅仅是一种意识,人类只是这个星球上的一种程序-到达这里,担当一个重要的角色,通过移除振动蓝图来移除这个控制体系。

但是那些看不见的力量是压倒性的。他们在这个现实中扮演一个角色,在他们的那种意识水平上做他们的工作。因为你完全正确:除非任务完成,否则这些控制体系会继续存在,因为…在这以前控制的人会继续控制下去。但是这不会....它(控制系统)的生命将受到震动。

因为,你知道,我的看法是-我只能这么说:我的看法是,然而-他们把人类放在一个比他们的盒子还要小的盒子里,所以人类有着某一视角观点。它并不十分宽阔,如果你处在那个位置,那么那就是控制系统的窥视角度。然后又有另一个意识的,这些实体控制着的层次。从这个意识层面上出发,控制系统的持续和扩展都是已经完成了的计划。

他们实际上认为这样的事情会发生,他们是这么认为,认为这场游戏结束了。但是却又存在着另一个意识层级[笑],这是一个控制系统层面无法连接上的层级。它显示出完全不同的结局,并且这层意识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大。在某种程度上,在不远的未来,将会大面积的影响,我说的就是这个临界点。

并且这个以为游戏结束了的控制体制,它的永续将受打击。你知道,在过去的20年我的意识不断的觉醒,早在1990年或什么时候,我想:对于这一切我们能做什么?这意味着什么?你知道,你不能发现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在人生中我从来没有如此肯定它将会倒塌。

我们的子孙将不会生活在一个奥威尔法西斯的控制体制下,他们不会了。他们大部分的人生会活在一个潜在的,意识无限延伸的世界里。因为随着纪元的转变,越来越多的真相共鸣将唤起更多的觉醒意识,取代我们正在走出的压制的时代。如今的年轻人,尤其是年纪非常小的人们,他们大部分的人生将活在我们所觉察到的这个天堂的,乌托邦的新纪元里-(虽然)会有许多挑战,但是相对于....

JM: 是的。

DI: ...我们经历过的。我们是真正享有特权的人,我们是被选中的人,当我说“我们”时,是指这个世界上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因为这只是一个选择。我们正在风尖浪头但我们扮演着一些角色,并且每个人都能在转变中扮演(他们的)角色。

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当我们离开这个电脑躯体,这个遗传的航天服(死去),在纯净的意识中我们回到我们来自的地方。我们坐在酒吧里,我们会想:任务已经圆满完成!我很高兴完成了它.。

正当我们奉献于这项事业时,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很坏的事情就是-如果我们允许我们自己去解码它(成为现实)-某人会干掉我们(take us out)。现在,如果有人来干掉我们,那会发生什么?我的意识离开这个限制性的身体,这个电脑躯体,扩大为无限的同步意识。天呐,这真可怕!这是能发生的最坏的事情!

JM: 我完全明白...

BR: 恩。

DI: 这是会发生最坏的事!并且如果我们从这个视点看去,把这件事看作会发生的最坏的事,那么就不会有我们说什么做什么的限制了。我们会做那些我们认为对的事,我们会说我们知道是对的话,并且其结果就会顺其自然。

因为最后,我们在说,在做,但我们的所说所做也产生着影响...我们有能力控制两者!并且当我们意识到:游戏结束了,新的旅程开始了。

JM: 让我告诉你两个我的经历,和我们所谈论的有关。当时我在夏威夷,在许多年前,和我的妻子还有一些朋友一起去夏威夷。我们坐在一家从希尔顿村出来,街对面的饭店。在饭店里,我背对着大门。接着有人进来了。我不知道他是谁。某人进来了,接着一阵电流击中了我的身体。

DI: 恩。

JM: ...就好像是某人悄悄地拿一条通电电线碰你一下,我打翻了桌子上的东西。这是电击,我可以听到我脑海的声音说:快起来逃走。你有麻烦了。你有生命危险。并且不自主地,没有思考,我就起身开始飞奔,这意味着有人完全控制了我的大脑和身体,因为我根本没有想过逃跑。而我正在飞奔!

当我飞速的穿过饭店,我能听见一个声音在说:快点,离开这里。你有生命危险。我冲到后门,跑出去,到达大街上,是一条主街道,那个声音又说:快点,穿过马路。接着我大声叫到:我不能穿过街道。那里都是车了。然后那个声音说:不会的,没有人会撞到你。穿过马路。

不由自主的,我穿过马路。我没有想这么做。当我穿过马路的时候,那一刻碰巧没有车经过,接着那个声音说:沿着旅馆的外围跑。于是我沿着希尔顿乡村酒店跑到海边,接着那个声音说:好了,你安全了,你可以放心了。接着我坐了下来不停的喘气....

BR: [笑]

JM: ...然后我开始想:刚刚我做了什么?我的妻子和我的朋友还坐在那里。东西都掉在地板上。我看起来就像一个白痴。此时我根本不知道刚刚我做了什么,接着那个声音对我说:你没事了。你安全了。

过了一段时间我回到洛杉矶。同样的事。我在威尔希尔和费尔法科斯之间的一个饭店里的小汉堡包摊上吃午饭。坐在柜台边上看着四周,我没有看见任何人,但是我看见两个家伙走进来,当他们进来的时候,突然一阵电流击中我,我几乎从柜台边的椅子上掉下来,接着那个声音说:快离开。你有麻烦了。跑!

我绊倒了。我不得不站起来。我跌倒在地板上了。我在柜台上扔了一些钱并从旁门跑了出去。那个声音接着说:你有大麻烦了。快点跑。你有生命危险。我跑出费尔法科斯三到四个街区,直到那个声音说:好了,你安全了。现在你安全了。坐下来。于是我坐在一个公交车站。我的心狂跳不止,我想:这是发生第二次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这是不由自主的,我没有...我知道有人告诉我怎么做,但是我没有想过那么去做。我仅仅是按照那个声音做事。

我告诉你这件事是因为过去许多年,不同的人反复告诉我,就像你遇上灵媒,我同样也有-我被告知:你是被带到这里的。你会回去的。他们把你带到这里。你来到这里要做一些事。你在这里出生并不是偶然的。不,不是的。你在这个特别时刻以肉身的形式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并似乎透露给我说,在高等智慧之间有一场银河系的战争,正义与邪恶之间,就在外太空,我们对此还没有意识到。并且正义与邪恶的外星人都在人类身上做某些事。并且我们仅仅是一个更宏大更严肃的(议程)里面的人质,被保护起来。

BR: 我不会说你是一个人质,Jordan。我会说你至少是一个主教...

DI: [轻笑]

BR: ....也许是国王或者女王。

JM: 那不错。

BR: [笑]

DI: 很有趣。

JM: 但是我....

DI: 你刚刚以不同的类似生命角度来描述的,是这两个不同的纪元。此刻是两个纪元的转折点。这边压制的,它代表压制的纪元,我们正在新纪元的风尖浪头。因为我们在转折点上,它们两者都在发生作用于是我们就会遇到你刚刚所说的情况。你知道当你说起那件事的时候,我看到了什么吗?

我看到了黑客帝国中的场景,当尼奥在办公室里收到快递包裹里的电话,接着他打开包裹。里面是一个电话,然后墨菲斯在电话里面说:你有麻烦了。现在趴下。穿过走廊。这个场景对我来说,极高的象征了我称之为的平和声音,那些通过直觉与我们交谈的声音。当然,尼奥按照着声音去做,直到他遇到了真正的挑战。

那个平和的声音说:到窗外去,到大楼的外面,去隔间那边,然后往下走。那一刻心智意识好像控制了尼奥一样,(让他)不管那个平和的声音-直觉认知和指引。结果他被逮捕了。现在这是我们正遭遇的挑战。是什么改变了我的人生?总体来说,主要的是,在1990年,我的理性与直觉纠结,我是否决定跟随着直觉。当你这么去做的时候,你会受到伤害,但是越是这么去做,就像练习肌肉,越去练习,那个平和声音就会越清晰(来指引你)。

这就是甘地所说的。他说-他怎么说来着-大概是说:我所听从的"暴君"就是我内心平和的声音。大概是那个意思。这个选择是,我们是不是要跟随着这个平静的声音,这个直觉认知,因为如果我们这么去做,我们就跟随了从大海源头看透这个游戏本质的意识层次。如果我们不这么做,我们便陷入(只能)看到河流下一个弯道的五感官心智现实牢笼。所以这是我们的挑战。

如果我们跟随着直觉,就像你做反射动作的行为,那我们就不会有麻烦了。如果我们真的陷入了麻烦,我们总是可以摆脱的,这同样适用于这个星球上的每个人。因为直觉是来自于完全不同的意识层面和现实觉知,这现实也经常促使我们-一生都程式化地看待生命-就像:你不能那么做。你要让我们崩溃了。不,我们不能那么去做。这样做如何?那样做如何?它列出了为何你不跟随直觉行事的原因。

如果我们那么去做,那么我们不仅仅会受到保护,就像我们刚才说的那样,我们随之还会被指引到等待我们的大量不可思议的信息那里,如果我们跟随直觉,它就会告知你:你明天不该去那里。你有一个约会。你不能去那里,我不管你怎么说,你不能去那里:你有一个约会!不,不。我要取消这个约会。我必须去那里。

当你那么去做,那就给予了你巨大的洞察力。大多数人,因为程式化了,所以遵守着现实。因此他们的生活不断的循环着[小声:]早上起来然后去工作,接着回家,泡一杯茶,看电视,然后睡觉起床,接着去工作,回家泡一杯茶....

这就是心智(mind)所做的!心智爱这种重复的生活。直觉:流动。直觉,随着更高层次的觉醒意识流动。来源于意识之海。当你突然那么去做,你的生命开始变得不可思议的同步起来。难以置信的巧合并且...

JM: 完全正确。

DI: ....奇迹会发生。我的意思是,你知道,我们都有过一些的经历,不是吗?这同样适用于每个人,只要你让大脑逻辑服务于你的意识而不是支配你的意识。我这么说吧,当你跟随着直觉,你享受着生活。当你只跟随心智,生活“享受”着你,这就是发生在大多数人身上的事情。

JM: 是的。

DI: 这样的话,你就能使用这个不可思议的知识图书馆,这个指引的藏书室,这不是指“被选中的人”,而是那些愿意开放自己的思维去获得那个层次的知识的人。这不是什么会所。你不需要账号密码才能进去。它就在那里,就在我们正在经验的这个空间里。我们所做的就是放开来。就像我早些时候说的:不要问“骑士”什么时候来,而要问我们什么时候成为“骑士”。

JM: 一位高僧说过:遗憾的是,没有通向宇宙的钥匙。太不幸了。但是幸运的是,一开始就从来没有锁....

DI: 完全正确.

JM: 是的.

DI: 完全正确.

JM: ...我回到之前提到的。我的经历意味着它并不是一个平和的声音...这是一个我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紧急情况。它意味着- 整个过程,两次都是 -暗示有某些类型的军事行动发生在这些外星人,爬虫类之间,无论这些世界之外的操纵着我们的实体是什么。这有点像一个军事行为那样。一些好的实体,缺少一个更好的词来描述了。善意的外星力量。我的意思是,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基督教和犹太教谈到好的天使,坏的天使什么的,所以它隐含说有善恶实体在这里。

DI: 从我的角度来看,Jordan,他们是另一个能量的存在水平。你知道,他们...我的意思是,我们认为我们是人,我们...人类只是五感现实中一个存在的物种,但也有其他非人类实体,可以采取其他(存在)形式,受到所处的能量状态,意识状态所支配,他们是如何选择呢?所以,就是这么回事。

当你说...我是指一个平和的声音,平和的声音很安静地告诉你,但是当你遇到麻烦时,就像你曾经遇到的,它可以抓住你的衣领把你扔出去。你知道,我的感觉是,我对此的某种理解是,它是在这个转变中扮演着一个角色的指引,它比我们认为的强大得多,比我们所意识到更接近我们。但我们并不真正完全意识到这一点,直到有一个恐慌条件的情况,突然,boom!它说:有事要发生了。

因为如果我们是试图(为人类觉醒)做出贡献而来,然后有人试图阻止我们并bang bang枪杀我们,非常感谢,你知道,大份的是我的,那我们来的目的是什么呢?因此,有一个非常,非常强大的力量,保护着我们这些(来到这个世界)扮演角色的人们,并在最极端的情况下,它可以救你离开一个危险的境地.

JM: 哦,你看,我很欣赏你的观点,但我又回过来说一下:我的经历使我相信,我们处于在一个军事行动进行着的世界里,与其他的实际上是较高的的看不见的生命形式,一起参与着,正如你我谈及的那样,那些爬虫族外来生命...

DI: 对的。

JM: ....存在体。我们所说的是,爬行动物外星人的存在?我不知道究竟这意味着什么,但我知道它的存在。我听说过太多爬虫族外星人在地球上的事情了。

DI: 对的。

JM: 他们来自哪里?他们到底有多强大?他们在这里多久了,与我们的关系又是什么呢?他们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操纵我们?我经历的那两件事,这两次经验告诉我,有一些真正的危险军事行动正在进行,有时你有可能会像我一样,遇上其他非常邪恶的外星生命形式。

DI: 无疑如此。

JM: ...如果你遇上危险,那些保护你的外星人会很快地帮助你脱离险境....

DI: 是的。

JM: ...如同联邦调查局救出其在黑手党的人,卧底已经被发现了。政府方面不得不快速介入让你脱离。为什么呢?因为你是个死人。他们发现你是谁。只能立即救你出来。

DI: 嗯。

JM: 不管怎么样,让他离开这个地方。所以,我觉得这就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就好像出乎意料地,两个外星生命...实体走了进来。他们看起来像人。但是他们不是人。立即地,有什么东西就保护我了...

DI: 对。

JM: ...像打仗那样“快离开这里”。从其他世界的角度看来,这意味着当中有些武力行为在进行。

BR: 这也意味着你受到保护....

JM: 恩,但....

BR: ...我们要记住的是,无论这些力量是什么,他们不是万能的,否则我们就不能在此谈话。

JM: 我知道是这样....

DI: 他们一定不是万能的。

JM: 但是你看,我和你在这里的观点是-我明白并完全同意-在新纪元有一些变化,一个...因为我了解占星...

DI: 恩。

JM: ...时间的周期,时代和纪元转变的占星概念。

DI: 恩。

JM: 但我仍然相信,有一些像军队的邪恶的存有在这里。他们是有组织的。

DI: 我说的,和Jordan说的,是对同一事物的不同表达形式。因为我说的,你知道,一切事物的基本架构是意识,并存在着一个在这现实中的意识能量状态的换岗(转变)。我们在这个风口浪尖。当然,在一个水平上,这是纯粹的能量,这是纯粹的意识。但水平降下来后,即以不同的方式表达它自己。因此,在人类层面,就有觉醒了的人,和仍然封闭着的人。有善良的希望世界和平的人,也有想要控制,操纵,剥削和寄生的人。

而这些层次之一,就是Jordan谈论的那个其他世界的现实层次里,它是非人类实体的,处于或者控制这个现实或者仁慈地保护这个现实的争斗中。而且,他们也都是这个能量时代变化的表达。这只是:我们在看的哪一个水平。所以我所说的和Jordan关于这种类型的军事战斗的说法,如果你喜欢,绝对是一样的。因为在一个层面上这就是所发生的,因为它是这种变化的表现。因为它以很多不同的方式表达本身,那只是其中之一,它从根本上影响到这个人类的层面,因为那里所发生的一切。

我要说的是,因为这个能量的转变,这一扩展的意识正在到来,当它变得更加强大,临界点就到来,旧时代的能量被在这现实中作为占主导地位的新时代能量所取代,那么所有这些不同的恶意层面,无论是非人类,或是我们称之为的外星人,都下降到...

JM: 恩。

DI: ...寄生虫的世界里,他们的日子结束了。但它现在尚未结束,就像我说的,暂时地,这是真正具有挑战性的。还会有巨大的动荡,因为我们没有在新时代里。我们在转换的风口浪尖上,这是最混乱,最困难,最具挑战的。所以存在着所有这些层面。我们会看到令人惊奇的事情正在发生,而且一定会有你称之为的在非人类级别进行的战斗。肯定的。

JM: 犹太教和基督教,甚至是伊斯兰教的传统,都有关于运作着的精神力量...

BR: 是的。

JM: ...存在于宇宙中。邪恶,就像我说的,还有基督徒谈论的善良天使或恶魔,魔鬼,他们也同样...他们是非常非常坏的,而天使是非常好,保护着我们,但他们都是真实的实体,在精神世界中彼此进行着战斗,在地球上也有他们的人。坏的一方有坏人。在地球上好像有着一个正义与邪恶之间的战争矩阵。它进行得非常合理,正当。有邪恶的势力正在注视你,试图阻止你,而其他正义的实体会来保护你,保证你的安全。

所以,在我的视角看来,我们...在物理世界中,我们正在被更高级的设计着我们的力量摆弄着。也许有好的一方,计划让我们应该向前进化,在智慧和知识中成长,进化成有着智慧和知识的神圣造物,并拥有更好的文明,更美好的生活;而另一方面,有着可能是善良的实体的敌人,他们一直在心智控制这个系统。这些都无关于进化和人的成长及和平与和谐。

不,不。他们是来这里占有我们,控制我们,所以我把它看作是一个真正合法的正在进行的军事黑暗行动。我认为有黑恶势力在这里,但是也有一些正义的注视着我们,他们在交战。这就是圣殿骑士团用他们的象征所暗示的:As Above, So Below。意味着,如果你认为这里的军事流血冲突很糟糕,你应该看看在精神世界上会发生什么。那些都是工作于正义与邪恶(阵营)中非常强大的灵魂。

BR: 你提到的是两个势力。有没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第三势力?因为如果你想改变世界,我们就不得不走自己的路。我们对这些你所谈论的因素都不能直接做些什么,但如果我们改变我们看待世界,关系世界和我们与世界的关系的方式,那么我们就可以剥夺这些控制我们的势力的权力,这是我对David所说的解读。 ...这是一个问题。 [笑]

JM: 嗯,我认为这整个关于上帝之国的(the Kingdom of God),在地球上的终极正义上帝之国构想,我认为这是一个占星术的主题,除非有人带来宇宙神学和上帝之国的星座组成内容,否则我们永远不能理解“神的国度”。我觉得上帝的王国是一个时间周期,占星术的时间段,期间人类会最终觉醒并与神圣宇宙一致,并摆脱我们周围的黑暗力量。

但我明白,我完全理解和同意David关于心灵暗示的观点。但我也看到实际上存着一个军事行动,没有一个更好的词来形容了,一个黑暗势力非常合理邪恶,其中有着巨大的能量伤害我们人类的军事行动。另一方面也有一些其他世界的实体在这里保护人类进化的计划,以保护我们。而且很可能有着,如David所说,(不同的)层面。但直至现在,我所一直关心的,是目睹在这里发生的军事行动的层面。

DI: 我认为,Jordan,当你看到一个重要的内部人士比如说George Lucas,他制作的电影星球大战:所描述的就是你所说的那个层面,那种就是正在发生的事情。它不发生在遥远的宇宙。这些事情更靠近我们,这就是你所说的那个层面。我同意你。但我要说的就是向下运作于人类世界的这个能量层面。我告诉你我是怎么看的。

我在新书里说到,黑洞,比方说在这个宇宙中心的那个黑洞,正发出这个现实的基础振动频率。然而它并非稳定,即它不是以永远不变的同样的方式振动。它会通过一个周期,所以它会通过这个振动周期最终回到开始的地方。在显现的全息世界中,因为我们解码的它方式,似乎就是采取我所称的时间回圈这样的形式。这也是亚洲,印度人所说的时代(yugas)...

JM: 嗯。

DI: ...它们是不同的时代。随着黑洞发出这个基础振动架构频率,这个基本的振动基础,它引发了从太阳(恒星)发出的信息以光子的形式来传递。光子能量就是信息。流经经纬线的能量就是光子能,我们解码出这些信息。地球能量网格充满了光子能量,伴随着的是地球解码这些信息。

当这个振动改变,无论谁创造的这个虚拟现实宇宙-换句话说,这个巨大的高级电脑游戏-他们也创造了振动周期。随着这个周期的通过,在光子能量中从恒星发出的信息也改变了,于是,我们正解码这一转变。所以我们会经历古人所说的黄金时代,期间会有着巨大的意识扩展,连接与和谐等等一切;然而还会存在其他的能量和信息更压制与受限的时期。这些不同的周期相继发展直到它又回到了出发的原点上,一切又再次开始。

因此,意识...你知道...最后,对我来说,我只能这么说,当我们在意识,纯意识的领域时,我们看待整个游戏的方式是完全不同的。我意思是,透过我们称为的物理身体的角度,我们(只能)以一个方式来看待,它把我们的注意力聚焦在五感官世界里,这是为何我们用肉眼看,或者思考并看待这个世界,这就是我们基本的主要现实感官(sense of reality)。但在我们选择到来之前,并非必要但是....这里有点复杂-在我们选择到来(转世为人)之前,这个选择是由自身的觉醒意识作出的。那个无实体的意识。

当我们来到这个现实后,我们尝试觉察为何我们在这里以及为何我们会选择来这里,如果人们相信那就是我们要做的-我就一定会做。我们正设法通过这个有限的身体镜头来理解这个选择,这个我们在意识状态时作出的选择。就像黑客帝国中的先知(Oracle)所说:你不是来这里做选择的,你(之前)已经做出选择了。你来这里要做的是去理解为何你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于是你会对人们说:你知道,在另一个(意识)层次中没有人手持AK47对你说:“去投胎做人,否则杀了你。”这些话。你选择来到这里,所以既然你选择来了,为什么你会做这个选择呢?

有时,我们会选择来到某些转变中的纪元,为了去面对真正巨大的具体感官上的挑战,比方说我们会问:我选择去做这件事?你一定在开玩笑!

JM: 恩

DI: 我感觉我谈论的这个纪元的转变是,这个振动现正从一个时间回圈的周期移动到另一个时间回圈周期。通过这个压制的周期,我们称之为黑暗,限制与控制的周期,那个意识-因为基础状态对它是如此的适用和支持-已占了主导地位。但现在随着我们进入到一个更扩展的新纪元,这个现实的振动基础已经无法再持续,时时日日地,去支持以它各种形式呈现的那个意识,不管是在太空船里的外星人或者是纯意识或者是人类操纵人类。

它不再支持这种意识。随着我们更深入地过渡这个转折的,两边都活跃的风口浪尖,正如我们现在,正进入到一个新纪元能量将占主导的另一边-随着事情来到这个关键点上-那些在这边实行操纵的人,将无法在那边继续操纵,因为能量的环境无助于这样的行为。我们现在遭遇的是,回到你关于这种军事战争正在一个星球大战级别上进行的观点上-我完全同意你的说法-那就是,因为我们正处于转变中,这些事情...我们两种情况都会遇到!

这斗争正在进行,因为到此刻为止,你所说的黑暗力量,操纵控制的势力,他们一直这里实行计划。他们已成为了统治力量。但现在这种事情不再发生,有其他什么人来了,所以我们看见战争在上演。并非说仁慈的外星人会突然显现并首次(公开)出现-他们已通过各种方式存在于这边-但现在还不是他们在这个现实中施加影响的有益能量环境。

现在越来越多的是,我们看到两个势力,及其斗争。但这个斗争已成定局因为能量环境不再对有益于此,所以一些不同的地方必须改变。那也是为何我们说未来-不是真的说未来,只不过是指正在改变的能量环境-那将会是与当前非常不同的(时代)。确实,一场斗争正在上演。确实,有一个战斗正在发生,但结果已经明了了。

JM: 嗯...正如我们...

DI: 这是我的观点。

JM: 我们在今早谈到:我们都同意有人曾目睹过蜥蜴外星人,他们非常邪恶并且真实。

DI: 是的。

JM: 这正是我要说的。因为如果这里存在蜥蜴人-我完全相信这一点,因为在过去40年我已经听说过很多故事,我听说过大量关于它们的故事,所以我完全确信地球有蜥蜴人....

DI: 非常同意。

JM: ...所以,既然如此,他们确实是在地球上与我们共处的真实,合理,邪恶的存在。

DI: 是的。

JM: 这暗示同样存在一些非常合理的、真实的其他实体正保护或帮助我们,这就是我说的地球上正在进行一场军事行动,这些爬虫族外星人是合理的,他们是真实存在的。

DI: 但是-我就说说自己的看法,Jordan-他们的强大现在反而在拖他们的后腿,因为我们将要进入一个全新能量的新世代。而他们在很低的震动频率上。你知道,他们很聪明,但是他们没有智慧。

JM: 是的……我……

DI: 他们没有智慧,否则他们不会这么做,但是他们非常非常聪明,而没有智慧指导的聪明是你能看见的最具破坏性的力量,这就是他们为什么非常非常具有破坏性。因此,他们虽然很聪明,他们使用高科技……你知道你能在这种智能状态中获得极先进的科技,但是这种智能状态是很低层次的觉醒,当我们逐渐步入这个新能量的纪元,他们现在所持有的操控能力,就会拖他们的后腿。

但是正如我说的,在这场转变中,你所谈到的关于那些蜥蜴人和那些试图移除他们对于人类控制的族群之间的争斗,他们都在我们所说的战斗中。但是我要说的是,结果已经确定了。

JM: 我能理解。

DI: 是的。

JM: 但是你是否同意,某种程度上说,一场战争正在进行着。

DI: 完全正确。我完全同意。

BR: 嗯。

DI: 我说的是,这场战争、战斗,是这个意识纪元的自我表达,以此来表现出它自己...

JM: 是的,我明白。

DI: ……以这些控制狂,蜥蜴人之类的形式。意识的转变正在到来,这个纪元能量的变动正在来临,这表现为不希望控制一切。

JM: 是的。

DI: 在这个时刻,因为我们正在风口浪尖,我们在那个层面上遭遇这场战斗。下降到人类经验的层面看来,它以光明会家族,蜥蜴人控制系统的代表,以及那些代表时代能量转变的人的形式表现出来。如果你愿意……我不想与任何人为敌,我不想与任何人作战—你与什么作战,你就变成它—但是以你用的术语来说:发生在上面的那场“战斗”,它在下面正以战斗的形式显现出来,但是能量的变化会最终清洗掉那些旧能量蓝图上的表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子子孙孙,他们不会生活在一个法西斯的世界中,尽管这些年来(这世界)正看起来像那样,因为我们正处在风口浪尖……

JM: 他们正努力与之抗争,是的……

DI: ...控制系统即将遭到打压和蔑视,并企图在接下去的几年里把自己强加于这个世界。但是,对不起啦筒子们:喝杯茶,忘了这些吧,敞开你的思想,停止操控吧——因为没什么好担心的,因为你们是无限的意识——躺上那空气床上,随着新的能量流动吧。停止战争,不要如此愚蠢!你知道……

我并不害怕这些实体。我同情它们。并且想象着,有一天早晨醒来,意识到他们仍然为一切害怕,怕没有食物来源,怕没有资源。所有都依赖于人类的沉睡。而我们不会继续沉睡,至少有很多人不会了。所以他们即将醒来并且更加惧怕,随着每周逝去,他们的食物来源、他们的操控系统以及他们的手段,都越来越受到人类觉醒的威胁。我是说,伙计们,不止是你我,快加入到我们中间来吧,一起来喝酒庆祝。不要再如此愚蠢了,这就是我想说的。

JM: 我明白你讲的这些。

BR: (笑声)

DI: 随着人们开始觉醒,并且扩展他们的意识,我们就会进入这个纪元,这个扩展的纪元,这个更高振动频率的纪元,然后人类才会进入振动的领域—越来越多的人—那些旧时代的吸血鬼们将再也无法与之关联,他们将失去权力的来源。这是一个世界性的不可思议的转变,确实,那些真实的能量动态,从这里到这里,它将会转变这个我们现在体察到的有些非凡,不可思议,令人惊讶的现实,我们的子孙后代将在他们大部分的人生中以此为乐。

JM: 地球上现存一些来自其他地方的黑暗势力,同样也有一些来自他方的正义力量,他们正在进行某种战争,就像我们所讨论的那样。其中一个控制因素就是在这场战争中有一些善意的力量正在试图在这场转变中拯救人类。

BR: 你也是来自“其它地方”。

JM: 对。

BR: 你曾为我们录制两个小时录像来...

JM: 是的,这正是我所说的。

BR: 并且我觉得我们或许都是来自“其它地方”。多数正在看这段视频的人或许都来自“其它地方”。这个世上,那些你有时候提到的被称作人质的人,他们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但是同样有许多人,他们实际上认识到自己也来自“其它地方”,无论是比喻或字面上来说。他们正是我们一直在等待着的骑士。我们全都在这儿。骑士们已经都在这里了,我们开始觉醒。

DI: 你看,我觉得大蓝图就是我们全都是来自各个地方的。你有着无限的意识,无穷的一切,曾经并将会,可以成为一切。有着所有的可能性。所有一切。全有及全空。无所不在又无所在。那是我们所有人的核心所在,当我们体验这些不同的宇宙游戏,我们-相对于我们所是的核心,那不断增强的感官限制,所有的可能性,我称作无穷的爱——我们从这里、那里和所有地方都会感知到我们自己。你来自什么星球?

实际上,我们就是一切,曾经是并且将来也是。这(道理)适用于人们称为恶魔的势力,适用于人们称为正义的力量。二者间的区别仅仅在于他们对实相的观察点有所不同。这就像—我很少引用《圣经》里的话,我以此著称(笑)但是——败家子的故事。儿子外出,惹了祸,他被认为是个坏儿子;好儿子他不离开父亲,是个好儿子。但是当这个坏儿子回来了,父亲却用同样的爱与情感欢迎他,如同对待那个对他寸步不离的象征着不走入黑暗世界,黑暗面的好儿子一样。

这就是我们在玩的游戏。我们正在参与这场宇宙游戏,透过我们的物质身体的视角,或我们所认为的其他物理构造,它从根本上影响了我们观察的视角。蜥蜴人极度害怕它们无法生存,因此它们不得不控制一切,“我怕自己不能活下去”,(这种想法)本身就是一种观察点。是一种非常绝望受限的,稠密的,相当可怜的,更甚于悲惨的,在这个世界上自我的观察视角。但是到最后,所有都会聚集到一起。目前被视为恶与善或者启示的一切,都会最终记起它只是那个“造物主”在获得体验。

你越是扩展“我们是谁”的自我意识与觉醒程度,就越是能从一个豌豆大的观察视角—比如“我是Ehel Jones,我是蜥蜴人我需要控制人类”—扩展到“我是一切”,“我”正在获得一种体验的视角。我能够获得这种体验但是我知道是什么正在体验着。我并没有坠入自己正在体验的这种幻想当中。这些蜥蜴人他们完全认为就是他们的体验,这就是它们如此局限和可悲的原因。他们通过操控人类去让自己相信它们即是自己的体验。

随着这个纪元的改变发生所发生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想起他们并不是自己的体验,他们拥有这种体验但他们却是另外一些不同东西。当这个变化开始,就会有一个巨大的能量变化发生,而那个意识的层面的能力—到目前为止的控制系统—却在继续控制……扑克牌搭成的纸屋顷刻间崩塌,一切都会逝去。再也无法复原。这就是我们现在所经历的。

JM: 我完全……

DI: 顺便讲一下,这是活着的时候能经历到的神奇时刻。

JM: ……对此我完全同意,我们的观点完全一致。

DI: 我再同意不过了。

BR: 这是你最后想说的话吗,Jordan?因为现在已经是晚上了,看视频的观众们也都注意到了窗外已经是漆黑一片,我们需要停下来准备去吃晚饭了。

JM: 不是个坏主意啊。

BR: 一周左右以前,Jordan,我们谈了一下在19岁时,你在女友的父亲那儿遇到了一些难以磨灭的经历,而现在19岁的年轻人们正在数以百计地在全世界觉醒,他们正在看这段视频,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不是从他们父母亲、老师或政府那儿获知真相。你有什么鼓励的话要说给他们听吗?你现在可以做个总结。

JM: 好吧。你要我谈谈我个人观点,那我就说一下。我想要建议大家的是,所有人,听到我声音的人以及看到这个视频的人,你们应该安静地去寻找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地方,然后谛听灵魂发出的声音,大声与那个人们称之为上帝的伟大精神对话——无所谓你们怎么称呼它,就是那个神圣的唯一,上帝的存在。

我相信一定有一种非常强大的存有正在注视并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建议大家都与之对话并祈求它的保护,指引你让你遇到你注定要遇见的什么人,去完成你自己的使命,如果你有的话。所以我想要建议各位年轻人:打个比方,从与上帝对话开始吧。与那个精神对话并祈求它的保护,它的指引,让它告诉你,你的使命是什么,你需要学习的是什么。

DI: 一旦人们开始这样做,冒险就开始了。

JM: 完全正确

DI: 冒险开始了,这就是生活开始变得冒险的时候,就是你达到那个层次,正如Jordan所说的那样,生活不再是做苦力。它会是一种喜悦,它是一种冒险并且伴随着喜悦去经历它。

JM: 完全正确。

DI: 这才是真实自我。不是我们被控制着所相信的那个假身份……

JM: 对。

DI: ……那就是不同之处。假身份的纪元过去了。真实自我的纪元正在展开。老实说这是活着的伟大的时刻,让我们拭目以待,就这样吧,伙计们,干杯。

JM: 谢谢,很荣幸。

DI: 很高兴与你们交谈。

JM: 我也是。

DI: 或者说与你。

JM: 是的。

BR: [笑]

JM: 很高兴与你在一起,David.

BR: 五颗星,各位,干得好。

DI: 绝对高于五颗星,要乘以二。[笑]

JM: 那是你的想法。

BR: [笑]

JM: 好了好了。

DI: 很好。

BR: 好了Jordan,你该说两句深刻的。

JM: 晚安,祝好运。

BR: [笑]

DI: [笑]

Woman: 并且祝福...

JM: 也祝福你,孩子们。

Woman: [笑]

JM: 这是今晚够深刻的一句话了。

点击这里 观看视频





支持阿瓦隆工程 - 向我们捐赠:

Donate

感谢您提供帮助。
您的慷慨捐赠使我们可以继续工作。

比尔·瑞恩

bill@projectavalon.net


unique visits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