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David Icke - Jordan Maxwell
蜥蜴人故事



翻译:毛力力
校对/编辑: Avalon/Camelot - ZH

2010年5月18日

Bill Ryan(BR): 大家好,这里是阿瓦隆工程的比尔.瑞恩,你们现在听到的是David Icke和Jordan Maxwell之间一次即兴的、没有预先计划的餐桌对话。这次对话记录于2010年5月18日,由他们两个相互交流研究的地球上蜥蜴人活动的故事。

这个很重要,因为你们中的许多人将会了解到David Icke 确实是第一个在他的书——《The Biggest Secret》中打开这个让人很不舒服并且很有挑战性的研究领域的人。但是还有很多其他的研究者包括Jordan Maxwell 了解到这则材料看起来是真的。他们有他们自己的记述。他们有自己从独立目击者那里得来的证词。

这里对有些东西的理解是极其重要的,这信息是惊人的。这是令人愉快的,当然有着它自己的原因,但是在这愉快和趣事背后则是一个极其黑暗的议程,我个人相信我们有责任去小心看待和尽最大努力来理解这个可能正发生在这里的事。

BR: 那些人报告了一个令人吃惊的故事。

Jordan Maxwell(JM): 噢,在山谷(遭遇蜥蜴人)那个故事?

BR: 是的,值得听一下。

David Icke(DI): 好。

BR: 这个故事不长,只是这些太诡异的事情中的一件,肯定是真的。

JM: 我那个时候在洛杉矶做一个拉斯维加斯的电台节目。他们叫我(听不清)和他们一起去做一个两小时访谈,在节目过程中我捎带提及到那些爬虫族的神和爬行族外星人。在节目之后,我收到了一个我后来发现是个很有钱的家伙的电话,他拥有一间购买和出售大旅馆和大型物业的公司。

DI: 对。

JM: 他打电话说: Jordan,今天早上我们在办公室听了你(的节目)。他还说: 我得告诉你一些事。他说: 我办公室里有五个人为我工作,我们都是基督徒并且同去一所教堂(祈祷)。他还说: 有一年,我带着我全家和(他们)所有家人一起去度假,我们总是这样。他说: 去年-那好像是1989年发生的-去年我们全部起飞去科罗拉多野营。

他说: 有一天早上我们拔营走上那座大山的山顶向下看下面的峡谷。他说: 在峡谷里有一个已经被清理过的圈,一个圆形区域的圈被清理干净了,那里有一群穿着长袍的人围成圈。他们都手拉着手,反复地摇动就像吟唱什么一样,还有一个人在中间。他说: 当我们站在那看的时候,我们吃惊地看到了从周围什么也没有(的地方)出来了一个人。

DI: 对。

JM: 从周围什么都没有(的地方)突然出现。他们在进行一个仪式,对吧?他说: 在那个中心猛地一下子出现,出现了另外的但是比其他每个人(体型)都大得多的人。他还说: 当那个家伙突然出现的时候,它指到我们,所有的吟唱都停止了,所有仪式都停下来,每个人转身指到我们。

他说: 我们当时在山顶上所以我们就打算离开那里。他说: 我们转过身,太晚了。那个本来在圈子里的家伙站在他们后面……他(证人)说它最少有7.5到8英尺高。

DI: 对,很经典。

JM: 啊?

DI: 这个事件很经典。

JM: 对。他(证人)说: 那个东西有7.5到8英尺高,蜥蜴人。他还说: 我们(当时)都浑身无力,动弹不得,甚至孩子们都动不了。没有人能动一下。他(证人)说: 然后那东西看着我们,最后它看着我们这些男士。

他(证人)说: 当它看着我们的时候我们知道他在想什么。它基本上在说,“我这次让你们走,但是你们最好离开这里,因为你们已经打断了一些事”。他说: (然后)那个东西离开了,人们都看着它离开(发出了一种非常短促的一眨眼的声音)。它消失了。

DI: 经典。

JM: 他(证人)说: 然后那个东西一走,所有人都开始尖叫。因为他们回复正常,他们回过神来了。他说: 孩子们在尖叫,妇女们都大哭大喊。他说,然后我们所有人都跑,回到我们的车子里开回家,就是这样了。

他说: 我们都是一个教堂的基督徒,当我们听说你在谈论爬行族外星人的时候,我为你提供消息: 我们非常真实肯定地知道至少一个在地球上,因为我们所有人都看到它了。

DI: 控制系统。

BR: 那么这就是你们以前听说过的这头野兽的故事了……

DI: 对的。

BR: ....你知道了这种,对。

DI: 是的,6、7.5到8英尺是一个经常重复的描述。我以前从没告诉过Bill。当我到了美国第一次开始收集这些故事的时候,我是说,我以前想过这个,但是那时没什么切实的证据,然后突然的我就在美国到处跑了(各地采访)。

在15天里我遇到了12个不同的人。他们告诉我基本上相同的蜥蜴人变形的故事,全都是那东西。我回到英国有个女士一段时间后出现在我那个城镇上,她想跟我见面告诉我一个叫做Ted Heath(特德.希思)的人,他是从77年到……年的英国首相。

BR: 哦对,Ted Heath。是的。

JM: 是的。

DI: (是个)撒旦崇拜者。我是说,我有一段跟他和他的黑眼睛的有关的令人吃惊的经历,我跟你谈过他。

BR: 嗯。

DI: 她告诉我她是一个被脑控了的已婚女人。(她是)来自苏格兰的Sophia Ann,她被在苏格兰共济会的会员抚养。她的丈夫是一个叫做Burnham Beeches的地方的典狱官。

Burnham Beeches是一个伦敦西面Slough附近的,有着森林和警察的地区,离首相的乡下别墅有25分钟的车程,就像CampDavid(大卫营)一样。那个地方隶属于伦敦金融城,就是金融区,对。因为你进去以后你可以看到到处都有伦敦金融城的标志——两只飞行的蜥蜴人扶着圣殿骑士团的盾牌。

BR: (笑)

JM: 是的。

DI: 不管怎么样,她告诉我这个故事。她说她基本上就是个囚犯,但是她说她的丈夫是个撒旦崇拜者,而且BurnhamBeeches的典狱官一直都是撒旦崇拜者——他们在那个地区有一幢房子,在那个树林的正中间。他是个撒旦崇拜者,因为他的工作就是在晚上或者特定的施教日举行仪式。并且黑夜过后,我猜你可以到处爬着走,但是所有的道路都是被射击过了的(译注: 大概是驱赶路人和动物)。

BR: 呃。

DI: 你在那里不能用车。所以她说: 有一天晚上我和狗在外面。这大概是70年到74年间的某个时候。她没有告诉我那个年份但是肯定是那个时间,因为那时的首相就是Heath。她说她看见一些光亮,她匍匐向前并且从树林和灌木丛中看过去。

她看到了一圈穿着长袍的人,她意识到那个发号司令的家伙就是Ted Heath,她看了一会,看到在Ted的一边,我认为是在他的右手边,有一个是当时英国财政大臣的叫做Anthony Barber的家伙。

BR: Thony Barber,是的。

DI: Thony Barber,对。

BR: 嗯。

DI: (就是)那个对英国经济造成毁灭性伤害的人。不管怎么样他们都在那个圆圈里,她说他们正在吟唱和做仪式,她告诉了我这整个故事。然后,因为我那个时候从其他来源知道Ted Heath这个人,她所说的完全没有让我惊讶-然后,因为那时我刚从美国回(英国)来,我喝了一杯茶说: 那好我要走了,我把茶杯放下,她就坐在那里。

然后我跟她说: 你知道吗,此刻我正有一些非常奇怪的经历。我一直与那些声称见过人类变成蜥蜴人的人会面。然后我转身就走,我能听到的是【剧烈喘息的声音】,我转过身来,她说: 噢我的天,我以为只有我(有过此经历)。接着她说: 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你这一点。她说: 我想,你知道的,我(之前)告诉你的已经够疯狂了。

然后她继续告诉我当她正在看这场仪式的那一会,突然间Heath就变成了一个蜥蜴人,长高了两尺,然后她说: 他一变身……她说: 你知道什么让我最吃惊吗?在那个圈里没有人动一下子或者吃惊或者对此有反应。

接着她说: 他一变身做蜥蜴人,他开始讲话——她说——就像老式的有些断断续续之类的跨大西洋电话线路。

JM: 哦,是的。

DI: 然后她说在那之后,当她散步特别是黄昏要开始变黑的时候……

JM: 嗯嗯。

DI: ……那种有点微光的黑,她说她可以看得到那些总是穿着长袍、套着头、脸是蜥蜴人样子的人。我去那里看过,那真是个可怕的地方,Burnham Beeches。

BR: 嗯。

DI: 但这些人就是这么个样子。人们说: 你到处看到蜥蜴人。不不,我会说,我在上层社会的到处都看得到蜥蜴人。

JM: 【笑】是的。

DI: 这有差别的。

JM: 对。

DI: 这对于一般人群的比例是巨大的。

BR: 嗯。

DI: 当然是这样的。所以…在这个世上不管你去哪里,你知道的,Credo Mutwa(译注: 南非祖鲁族最后的萨满,一位有智慧的老者。)谈论Chitauri(译注: 祖鲁语,意思是爬行族人、蜥蜴人,普通话读作“七它呼里”,见视频《史上最震撼的访谈》系列,由“一个中国人”翻译。)他们有七八英尺(高)。

JM: 嗯嗯。

DI: 这是不变的。

BR: 共同主题。

DI: 对。

BR: 嗯。

DI: 还有……

JM: 然后那里还有另外一个故事,关于Nancy的。

BR: David可能没听说过那个故事。你得讲一讲Nancy的故事。

DI: 是哪个?

BR: 这是个我们已经记录过但非常奇异的故事,很奇异。

JM: 我有一个年轻的女性朋友。她完全是……溢于言表。这位年轻的女士是我的一个亲密朋友。出于她父亲的原因她在蜥蜴人课题上见多识广。她向我展示了所有的家庭照片和其他东西,并且她的父亲是负责可回收工程的一个空军军官,这样一来在地球上任何时间任何地点UFO活动发生了……

DI: 对。

JM: ……他(女性朋友的父亲)都要负责做调查工作。她说,“所以我们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从来没在一个地方生活过太久”,她说……但是每一次他们总是会接到一个电话,这意味着他,她的父亲,从电话响起开始有十分钟的时间,穿戴好,带着公文包准备外出,然后军队会开车赶到房子前面敲门,她说(他们)一句话都不说,什么都不说。

只是敲一下门,他出门进车,开车离开,并且当他们一离开,军队就会被布置在四个点,房子的四个角落里——直到他回来。而且如果(离开了)有一个星期、一个月都没关系的: 他们就在他父亲出去的时候在那里守着房子,甚至在基地(也这样)。她说所以她从来不准呆在家里,也不准呆在地下室。她从来不准一个人呆在家里。他父亲永远都不准这样。

一天晚上他父母到附近邻居家参加一个聚会,去拜访他们在基地的几个朋友,她央求她母亲让她一个人呆在家,因为他们不会走太远,他父亲说绝对不可以。最后母亲说服父亲同意了,所以他批准了。然后他们朝邻居家走了,她说在她一生中她第一次终于一个人呆在家了。

然后她说她在卧室坐着,梳头,(她)照了会镜子,她背后是一个更衣室。她说当她在梳头的时候,门滑开了,一个蜥蜴人溜了出来,但是他得蹲一下走柜顶下走出来。

DI: 她人品真好。

JM: 然后站在那里-哇塞!差不多(头)要碰到天花板了,好像有7.5英尺、8英尺(那个样子)。她说他看着她,她也从镜子里看他,她说,因为他是蜥蜴人,我一生中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然后她看他而他也看她。然后她说: 他开始移动但不是用脚。他开始漂浮.....

DI: 嗯。

JM: 向她漂过来。她说: 我的印象是好像是飞过来的一样。她说,我知道他越来越近。她说她跳起来,蹒跚着沿着走廊跑过去,跑进了浴室,锁上门,打开窗子就开始喊。这一下子所有邻居都听到她了。

她说,然后这个东西——她说——她可以感觉到那家伙沿着走廊来了,因为它很重,它沿着走廊走到她后面,开始像动物一般咆哮,然后抓浴室的门。她说然后他父亲和其他邻居跑过来了,这家伙听到了,就回去算了。

她说,那家伙就是沿着走廊走回去然后回到卧室。她说当她父亲回来的时候,她说,他们把她带出来,门上面有巨大的爪印。他父亲说: 这就是我不愿意让她一个人呆着的原因。这就是原因。

然后他告诉他们——每个人,他告诉全家人——他说: 这些蜥蜴人警告我们说,他们厌烦了我们搅和进他们的事情,所以他们告诉我,“记住,你再插手我们的事情,我们就派个人到你家里去。”他说,这就是你总是有军队守着房子甚至连基地也守着的原因,因为这家伙是交互次元的(inter-dimensional)。

DI: 对,就是这样。

BR: 是的。

DI: 完全准确。

JM: 他们可以在任何时候随心所欲突然出现。

DI: 非常准确。

BR: 如果那东西突然出现在更衣室那些守着角落的守卫可做不了什么的,你们懂的。【笑】

JM: 他正中要点。【笑】

DI: 但是那就是他们(军队、守卫)思考的方式,不是么?

JM: 对。

DI: 这就是他们的思维方式。“我要去弄几把枪,那样可以干掉他”。

JM: 【笑】也不完全是。

DI: 我……

BR: 但是,这让你想知道这些事多久发生一次而且我们从来都没听说过。

DI: 噢,绝对是的。一次又一次,你知道的,我在温哥华遇见了一个有气场的女商人,她告诉我这个的时候还在发抖,而且那是早些年发生的事了。她遇到这家伙,她说他有一面是暗的(译注:估计是阴阳脸那种)另一面是好的。

她说……她带他回到房子里,进了房间做爱,对,《The Big Secret》, 我写的第一本书里,在98年还是97年把这个写进去了——就在床上的搁板上,单独立着一本。然后他兴奋异常地干她。

她说,以至于我得买你的书两次,她说,因为那段经历之后我忘掉这些回忆,她说。然后我现在想,我还是要再看看这书。

所以他们开始做爱,她说,他在她上面并且一开始就很粗暴,然后她就害怕了。她说,我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臀部,就在他的臀部,她说,突然我的手被什么东西弹开了。她说我越过我的肩膀(往回)看,(他)长出了一条变态的尾巴。

JM: 嗯。

DI: 尾巴把她的手推回来了。她尖叫着把他踢下了床。然后他站在那里,她说,就在好像一两秒钟之间的样子,以完全的蜥蜴人形态,然后变成了人形并尽快地离开了房间。我经常听到这些故事。一些人以为我是坐在小黑屋里空想,但我知道发生什么事,那些就是蜥蜴人。

JM: 【笑】

DI: 你刚好就碰到了这样的人,不是么?

BR: 呵呵。

DI: 如果他们告诉了你他们的经历然后你把线索集中在一起,你就得出了大的图景。这个很难研究。这不是…

BR: 不是明显吗……?

DI: 从以太层面或者人的信仰中逃走。(译注: 人不相信自己看到的)

JM: 这就是我说这个的原因,有太多证据了。人们……太多故事了,太多了。

BR: 这就是这如此珍贵的原因,你说出了你的故事,因为否则每个人都认为那全是David的一面之词,因为不引来嘲笑地谈论这些东西太难了,而且越多的人谈论这个……

JM: 嗯?

BR: 就会有越多的人接受,因为这会演变成一个现象而不是某个人说一些愚蠢的故事。

JM: 我有一个医生朋友,他有一幢公寓大楼,他还说他把一间公寓拿来出租,而这个年轻的男人来了,想要这间公寓。所以他说:我正在面试他,他坐在沙发上,我有一些文案工作而且我就在面试他,我(抬头)看了一下发现有两个他。他有另一个与他一样的人。

现在有两个他了,而且他们(居然)还相互交谈,他们还是完全一样的。他说,我震惊了: 有两个他了,他们还相互交谈。然后他们(两个年轻的男人)一起看着他,他说: -我对这个孩子说: 怎么回事?什么情况? -他说: 噢不好意思,这是另一个我。 -他说: 你说什么啊,另一个你? -然后他说: 哦,对不起先生,继续吧。

然后另一个(他)一瞬间就消失了。他说: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我不想让你呆在我的公寓。所以我想,有很多……不仅仅是蜥蜴人之类的事情在发生。

DI: 嗯,等一等。我会证明那个论点。有不同的形式。

BR: 嗯,太好了。

JM: 这次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和我太太在夏威夷(的时候)。两个家伙……某人进入了餐馆,我不知道那是谁,而且我得跑路。我告诉过你们那个故事吗?

BR: 对的,你告诉过我了。你跟我们说过那个,而且你脑袋里面有声音说快跑,快跑,快跑,然后你就跑了。

JM: “你有麻烦了。你有性命危险。快跑。你有性命危险。快跑。”而且那是无意识的。我根本没意识到要跑。它们(这声音)驱使大脑去这么做。我就站起来然后跑了。

BR: 对。

JM: 而且我根本没有想去这么做。

BR: 对的。

JM: 而且我一路跑过街道,绕着希尔顿酒店跑,希尔顿村,然后出去到海边,那个声音说,你现在安全了,没事了。

BR: 嗯。

JM: 然后我坐在那里,我……我不敢相信我做了些什么。而且这种事在我身上发生了两次。在洛杉矶发生了一次,就在那一次之后的另一次。

BR: 当然,因为你逃离了危险,但你不会知道那危险是什么。

JM: 呃。

BR: 【笑】你也不想到处转转搞清楚你要躲避的东西是什么吧。【笑】

JM: 因为我不想去转一转然后搞清楚那事。【笑】

BR: 这个故事可够疯狂了。对。

JM: 但是……既然我回顾这件事,这个现在说得通了,我已经数次被告知,"你是被带到这里的",然后可能这里有一个外星存有是我的天敌。

BR: 嗯。

JM: 我甚至都不知道。

BR: 当然了。

JM: 但是跟我在一起的某个人,他知道…

BR: 是的。

JM: 然后当他们靠近我,接近我,我还不可以以某种方式,形态或者形式,准备好去面对那种黑暗的力量。所以他们就让我速速离开算了。

BR: 这是最简单的方式,对的,嗯。

JM: 就像是有一个FBI的家伙(卧底)在暴民中而且暴民发现了他是谁……

BR: 嗯。

JM: 那么(其他)FBI得进去带他离开,因为这些人都得死了。

BR: 对的。

JM: 他在那里面对的每一个人他……他的生命受到威胁。所以……就像,"得把你弄出去",然后我就跑路了。

BR: 嗯。

JM: 我有一张老布什的彩色大图画,他在朝谁招手,他们放大了他招手(的动作),发现他有蹼。

BR: 【笑】蹼?

JM: 是的。

BR: 手上有蹼?

JM: 对啊!

BR: 我还从来没听说过那个。

JM: 嗯,我有那张画,我等会给你看。





支持阿瓦隆工程 - 向我们捐赠:

Donate

感谢您提供帮助。
您的慷慨捐赠使我们可以继续工作。

比尔·瑞恩

bill@projectavalon.net


unique visits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