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来自火星的深蓝小孩

本文翻译并重新排版自 卡米洛特工程



这篇精彩的长文出自备受尊敬的俄罗斯作家Gennady Belimov。她是一位大学教授,在数年前参加了一个露营团,波力斯卡就在那时开始谈论他的经历。

这篇文章首次于2004年9月刊登,在这之前没有英文版本。




波力斯卡-来自火星的人
在异常区域的一次会面

第一次听说道这个叫做鲍里斯卡的不寻常的孩子,是在一次探险伏尔加格勒省北部的一个异常区域所听到的故事,探险的这个地方就像在我们国家的Medveditskaya Ridge一样有名。

"想象下,夜幕来临时,大家四座在篝火旁,谈起这个小孩,大约7岁大,突然大声地要求保持安静,说:他曾打算告诉我们火星居民们和他们到地球的旅行的事,”其中一个目击者分享着他的回忆。"有人一直在用小声地聊着天,但是男孩要大家十分全神贯注地听,要不就没有故事听。 "

小声聊天没有了。这个圆圆的脸上有着一对大眼睛,身穿T恤和头戴棒球帽,完全是无畏的大人模样的孩子,展开了一个难以置信的故事。关于火星文明,关于巨石城和火星人的飞船,关于飞到其他行星的事,关于地球的里莫利亚国家,关于他自己所知的前世生活,从火星的一个地方飞行到这个巨大的大洋中部的大陆,还有他那里的朋友们。

篝火继续燃烧着,木头发出爆裂的声音,黑夜笼罩了围坐一圈的我们,寂静的天空上布满着无止无尽的星空,仿佛就是在隐藏着一些惊天秘密。我在一个半小时里的故事中被震惊了。其中的一个听众猜测到,并拿着个速记的口授留声机,同样的在莫斯科的某个地方也录下了这个故事。然而,只有上帝才会知道他会不会被出版;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记者的技能。

很多人是被两件事震惊了。第一,这寻常的知识是一个不应该是7岁大的孩子知道的,甚至所有的历史专家也不能明晰地谈论利莫里亚和利莫里亚人种的传说集。你不会在任何学校或大学里找出这些回忆录。科学从来都不能够证明了这些曾经存在的文明,还有,看起来,没有任何急于要去证明这些,是在宇宙中最接近我们思想的独一无二的人。然后,第二点,鲍里斯卡的讲话,不像同年级的小孩那样:他使用了这样的术语,是关于过去火星和地球的细节和事实,令所有的人都印象深刻。只有从歇斯底里的时候你才能说这些正确和明智的谈话是来自一个小孩子。

为什么鲍里斯卡会讲这些东西呢?与我交谈的人很好奇的问。显然的,他被他所处的探险宿营的环境所激起而讲话。这里有聚集起来的感兴趣的人,都是有开放的思想,追求地球和宇宙的奥秘的答案,还有鲍里斯卡,听了一天的谈话后他的脑袋里的一些告诫被提及在他的讲话中。

这都是他自己编造的吗?是他看了星球大战后就开始编造这些故事?

似乎不是的…听起来并不想一个狂想,我的同事争论到,更像是对过去的一种回忆,就是他过去的化身的回忆。这些回忆的细节某种程度上不会是想象的,必须是自己已经知道的。

关于前世的回忆决定了所有的事情:我明白我必须去会会鲍里斯卡。现在,在我与他和他父母的会面之前,我试图将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一起好方便我理解这个年轻人的神秘的起源 。

很奇怪,他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叫伏尔加斯克的城市,在一个省级的妇产医院里,尽管从他的出生证明里是在日诺夫斯克,伏尔加格勒省的一个地方注册登记的。他的生日是1996年1月11号,八点半。这些数字可以给占星家说些什么的。

他的父母是个规矩和和善的人。Nadezhda Kipryanovich,是鲍里斯的妈妈,是个在城市诊所供职的皮肤科医生,刚毕业于伏尔加格勒医学学院没多久,时间是1991年。他的父亲,Yuri Tovstenev,是个退役的军官,他是毕业于一个叫Kamishinsky高等军事学院,现在工作是建筑监管员。他们会很高兴有人能够帮助他们解决他们儿子的不可解释的现象,但是现在他们正在对这个奇迹保持着好奇心。

当鲍里斯卡出世的时候,我注意到他在15天后就可以将头抬起来,Nadezhda回忆道。他说的第一个字是baba(祖母的意思),是在4个月大的时候,从那时起,你可以说他开始能说话了。他说出他第一个句子是在第7个月,他说:“我要个钉子。”,他看到墙上的一个钉子,尽管正常的孩子开始说话更晚些。最值得注意的是他的智力超过这个时期的身体发育。

怎么才能证明这个事情呢?

当鲍里斯一岁的时候,我开始给他一些尼基廷系统的文字(译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推断一下吧,貌似是个幼儿学语言的一个东西),接下来,你可以想象到,一个一岁半大的孩子可以阅读厚厚的报纸。他很早就容易地学识了很多的不同的色调。他两岁大的时候就开始画画了,两岁半的时候就可以涂画了(drawing与paint不同在于,后者是有颜料画画)。他可以使用不同的颜色去画画。鲍里斯两岁大的时候就去了托儿所。所有的看护人都说这个孩子对于学语言非常有天赋,还有个不寻常发育的大脑。他们注意到鲍里斯有一种异常的记忆。然而,他的父母注意到这个的时候他汲取知识已经不限于他所处的周遭环境了,但是,似乎还有其他知识的来源:他从不知道的地方获取知识!

没有人教他,Nadezhda回忆道,但是他不知何时开始习惯性地用莲花姿势入座(和尚打坐时用的莲花座),并且只听他的!他对牛弹琴似的讲些关于火星的细节,讲些行星系统和另外一些文明,都是我们震惊了…但是这个孩子怎么能知道这些东西的呢?太空和宇宙是在他的故事里经常出现的主题,他从两岁开始就开始谈这些事情了。

同时鲍里斯卡声称他过去生活在火星,还有火星这个星球是适合居住的,但是在历史中火星在一场大灾难中幸存下来了,但是失去了大气层,现在只有少量的居民生存在地下城市。那时候他经常往返于地球做贸易和科学探索任务。似乎他曾是个太空飞船的驾驶员。这是那个时利莫里亚文明时代,他有个利莫里亚朋友,鲍里斯亲眼看到他死了….

“一场大灾难在地球发生上,火山爆发,一块大陆分裂并沉入水里,突然地一个巨型的石头落到我朋友所在的住处,”鲍里斯卡说。“我不能救他。”现在我们有可能在地球重新相聚… 鲍里斯卡看见利莫里亚毁灭的整个画面就将像刚刚发生了,感受到地面上的人的死亡,而他也对此存有愧疚感。

有一次他看一本妈妈带来的一本叫做《我们从哪里而来?》作者是Ernst Muldashev。你需要看下这个小男孩的反应。他看到了利莫里亚文明的图画,西藏宝塔的图片,两个小时后就讲出了关于利莫里亚人种的细节和一个关于他们的高层次发现。

但是利莫里亚被毁灭于至少80万年以前,我小心翼翼的说道,还有利莫里亚人有超过九米的身高,你是怎么想起这些东西的?

是的,我记得,鲍里斯回答道,又补充:确实没有人告诉我这些…

另一次他看过第二本Muldashev写的叫《寻找上帝之城》的书中的插图后回忆起了许多东西。关于埋葬的密室和埃及金字塔。他说他们会找到另外一个齐奥普斯金字塔下找到知识信息。但是他们还没有找到。生命在他们打开狮身人面像开始改变,他又补充道狮身人面像的开关是在耳朵后面的一个地方,但是他记不清具体的位置在哪里。他讲的很动人,灵感迸发,讲了关于玛雅文明的事,他感觉人们并不熟悉这群让人着迷的人种。

但是最震惊的事情是,鲍里斯卡认为,现在地球是在非常特殊的时期,因为将有一些很大的改变,特殊的孩子正在不断出生,超越旧有知识系统的新认知将出现来迎合这新时代。

你怎么知道这些具有天赋的孩子的,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在会见时我问他道。你知道这些孩子被称作为靛蓝孩子吗?

我知道他们已经出世,但是我们还没有在这个城市相遇。但是,也许Julia Petrova是其中之一,她相信我,意味着她也能感知得到什么东西。其他小孩经常嘲笑我所讲的故事。在地球上,有些事情正在发生中,有两个大灾难,所以就有这些孩子出生了。他们必须去帮助人类。两级正在转换。在2009年将会有第一次大的灾难发生在一个大的大陆上,然后2013年会发生更为强烈的一个灾难。

你害怕这个吗?即使这个会对你的生命产生同样的影响?

不,我一点都不怕,我们是永生的。曾经有个在火星发生的大灾难,我就在那里。那里曾居住者如人类的物种,但是发生了一场核子战争,所有的东西都被焦毁了。幸存的人们开始重建房屋,发明新的武器。同样的,大陆发生了变化。虽然这块大陆并不大。火星人呼吸空气通常是二氧化碳。如果他们来到地球,他们就会一直待在烟筒附近。

“如果你来自火星,你能轻松呼吸我们的空气而不是二氧化碳么?"

“一旦你拥有这个星球上的肉身,你就能呼吸这里的空气。但是我们不喜欢它,因为地球上的空气会让人变老。而在我们火星上,那里的人永远青春常驻在30-35岁的样子,那里没有老年人。每年都有越来越多的火星孩子会降生到地球上,在我们的城市里就至少有20个。”

“你还记得你以前的名字和朋友们的名字吗?”

“不记得,我什么名字都想不起来。”

“你从几岁起开始回忆起自己(的前世)?”

“从13岁开始我记得前世的生活,在这里我记得出生以来的事,但我不会忘记自己来自何方。在那里我们戴着特殊的眼镜,我们整天在战斗。在火星上有一件事让人不悦:那儿有一个太空站需要被摧毁,这样火星就能复苏,但是太空站的存在阻碍了它。它很神秘,我可以画出来它的样子,我们那时很靠近它。这个太空站与我们是对立的。”

“Boris, 为什么我们的大部分飞船在将要降落在火星上时常被毁坏?”

“火星上会发送一种信号,它会击落太空站,因为太空站上携带了很多有害射线。”

我为他对这钟有害的Fobosoy射线的认识感到惊讶,它完全正确。早在1988年,一个来自伏尔加斯克的名叫Yuri Lushnichenko的人,他是个超能力者,曾试图与前苏联空间计划的人联系,警告苏联领导人苏联的第一次Phobos 1 和Phobos 2空间探测器在火星的登陆会是巨大的失败,特别是因为这些射线,这些带有辐射的电池,对火星来说是外来异物。但是当时没人相信他。直到今天他们都不觉得有什么回应的必要,尽管根据Lushnichenko的建议,要想成功登陆火星,必须在靠近火星表面的时候改变原有的方式。

翻译已于1月31日完成,请继续阅读

“你对多维空间有了解么?你知道你不必沿着直线的轨道飞行,但是可以穿过多维时空?”我小心地询问从主流科学角度出发的一些我们世界之外的问题。

Boriska立即站起身来,开始激动地讲述关于UFO的一切:“我们起飞的同时几乎就降落到地球上了!”然后他拿起粉笔在黑板上画了一个三角形的物体。“它有六层组成,”他解释道。“外表层占25%,是用坚固的金属材料做的,第二层占30%,质地类似橡胶,第三层占30%也是金属材料,还有一个4%的磁性层,”他用手指在黑板上画着。“如果你把能量注入到磁性层里,这个飞行器就能飞到宇宙间任何地方……”

我们这几个大人面面相觑,他们几年级学习百分比的概念?

当然,他们还没有从学校里学到这些。但是看上去Boriska在学校的学习很困难。经过评估之后他们把他编入二年级,但是他们很快想把他开除。你说说看,谁会愿意一个孩子在上课时突然打断老师说,“Maria Ivanovna, 你没有告诉我们真相!你教得不对!”

而且这种情况一天还不止发生一次……现在有一位Schetinin学院的老师正在对Boriska进行研究,这个男孩将接受一些测试。这位老师觉得Boris需要到专门为天才儿童设置的Schetinin学校学习,他在与正常儿童交往时,将面临、或已经面临问题。

“Boriska在地球上的任务是什么?他自己知道吗?”我问他们母子俩。

“他说他也在猜测,”Nadezhda说。“他知道一些关于地球未来的事。比如说,较之知识的获得根据个人的觉知程度和个人品性而被给予的,新知识绝不会被心胸狭窄的坏人们获得,比如那些小偷、强盗、醉鬼,以及那些不愿意提升改进自我的人。他们将会离开这个行星。他觉得信息资讯将扮演最重要的角色,统一与协作将在地球上开始。”

“Boris, 你是从哪里获知这些知识的?”

“我心里就是知道。”他很严肃地回答。

他五岁的时候,有一次与他的父母关于Proserpine的谈话让他们感到很惊奇,他说这颗行星千百年前或者数万年前就毁灭了。而Proserpine这个单词他却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听说过,因为连他的父母也是从他那儿才第一次听见这个词。

“一道光束穿过它,然后它就炸成了碎片,”Boriska解释道。“从物理层面上看这颗行星已经不复存在了,但是它上面的居民被传送到了第五维度,也就是你所称的平行世界。我们从火星上观察了整个行星的死亡经过……”他说。

接着他突然讲了更加难以想象的事情……他说地球作为一个有意识的存在体,开始接纳来自Proserpine上的孩子以便能够教育他们。因此有时候地球上降生的小孩会回忆起他们的故乡星球,并且认为他们自己是外星人。

这个现象显然经惊动了学界,而我自己也曾见过Valentina Gorshunova (Kainaya), 这个姑娘不仅记得Proserpine星球,而且在她的梦境中有时会遇见她在Proserpine上的同伴。同样的,她也和Boriska一样突然出现在同一个城市,而且他们都造访过在Medveditskaya Ridge异常区域的蓝山Blue Mountain……

以下是Boris的妈妈Nadezhda在她的旅途中所记录的内容:

“你是一个先驱,你已经为我们清理出了平台。在最高的领域,你被认为是一位英雄。在你的肩头有着最重的负担,我来到这个新时代,一个全息代码已经形成,并在时空里叠加。一切都将迅速点燃思想的新火花……从一个世界转换到另一个世界将通过时间的物质来实现。我带来了新时代,我带来了新的信息……”这是Boris有一次对他妈妈所说的。

“Boris, 你告诉我,人们的痛苦都是因何而来?”

“因为不正确的生活方式以及无法获取快乐……你必须为你的那一半宇宙守候,不要卷入他人的命运,不要破坏自我的完整性,不要因现代错误受苦,要与自己的命运连接起来,完成发展的周期,并且步入新的高度。”这些是他的回答。

“你要变得友善,如果他们打你,你要拥抱他们。如果他们使你难堪,别期待他们的道歉,而是跪下你的双膝向他们请求宽恕。如果他们侮辱你、贬低你,向他们道谢并且微笑。如果他们憎恨你,请像他们爱自己一样爱他们。这就是爱、谦逊与宽恕对于人们的重要意义。

“你知道为什么Lemurian(雷姆利亚)人灭亡了?我同样为此感到很有负罪感。他们不再希望发展自己的灵性,并且从(提升的)的道路上掉队了,为此破坏了整个行星的整体性。魔法之路将他们带入毁灭,而真正的魔法却是爱……“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词的:整体性,轮回,宇宙,魔法,雷姆利亚?”

“我就是知道……Keilis……”

“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向你们致敬’!那是我们星球的语言……”

Boriska和我的这次谈话就此告一段落,但是我发誓会尽可能继续跟踪报道这个男孩的命运。


  

火星历代记

大约一年后我去了夫思克,去与鲍里斯卡见面,看看他最近生活中发生了什么。当然,做所有的议论都是由他的妈妈开始的。

  我朝房间里望,因为我听见了鲍里斯卡正和什么人说话,但是我晓得他是独自一个人在那。”鲍里斯卡的妈妈,Nadezhda Alexandrovna回复到。“他确实是一个人在那,在他的四周是个有颜色的马赛克组成的孩子玩的积木玩具,在上面有两条盘旋的DNA!我十分确定,我以前就是在医学协会做研究的。”

“他和某个人在说话。”“我是考察船的驾驶员,一个科学家,但是我绝对不会去执行培育人类和爬虫的DNA的杂交!这是有悖于自然的法则的自然淘汰原则….”接着又有一些拉丁文。我震惊了,我就没有继续听更多,我开始摇着他,问:这是什么?你在和谁在说话?鲍里斯卡瞬间从迷糊中晃过神来,迷惑的,嘀嘀咕咕,说:我是在玩…….

从此,我开始注意到我并不是十分了解我的儿子…..这是我在随后问他的时候感受到的,他告诉我这些信息不是给人类,而当他住在火星时,他们已经有DNA上微小不同的分支。他们是有一点不同于里莫利亚人种的DNA.

我大体上明白他记得自己作为火星人期间的生活,这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看这个时间周期.就是说,他似乎在火星上出现过许多次,而且他还记得他这段生活的方方面面的细节,也许已经有几千年的过程吧。”

所以,你不认为这些仅仅是幼稚的狂想吗?

也许我会比较乐意朝这个方向去想,但是,那样想是不恰当…..这儿有太多的完全不符合常理的知识包含其中。他可以讲出很多的那些不寻常的知识,而我们根本没有的。

真的,我不认为他回记起他过去的日子的方式与我们回忆以前的日子是用同样的方式。当然不是的,他的记忆是支离破碎的,在特定的条件下呈现出来,还有他的记忆会逐渐地消失掉。是的,他可以连接到外部的信息来源,成为他们的传达人,但是十分钟后他就可以完全地忘记这个信息,就像一个正常的孩子。

这种连接发生的次数越来越稀少了:要么是通信频道渐渐地被关掉,要么就是其他的什么原因。还有录音机,是父母亲特别买给鲍里斯卡去录他所说的前世的故事的,现在很少用了。因为越来越少场合可以用到它了。

从最近的录音里面,鲍里斯卡一直不断回忆起火星上的很严重的大灾难。例如说,他坚持在近数千年以前,或者更百万年前,发生了严重水的问题。火星开始灾难性地失去它的大气和水。鲍里斯卡说到有些奇怪的船接近地球,去取水。这些飞船看起来是圆柱形的和充当起母船的作用。

他谈了好多关于他在太空的职责和工作。这个孩子的经历不像美国的大片里情节,什么空间冒险和战争什么的,他说这些情节都是对太空工作的曲解和捏造。火星人的飞船可以周游整个太阳系,他们在星球和他们的卫星上都有基地。

显然地,他不是个糟糕的驾驶员,他有好的专业技能,因为在鲍里斯卡的故事中,有许多次他参与飞往土星的航行,驶过小行星带是十分困难的,他的很多朋友都在那地方遇难。

“妈,我不只是把水带到火星上!有天鲍里斯卡说到。你常说:'火星这,火星那’,但是我主要负责工作是在木星!我们曾有个很特殊的计划是去研究创造出第二个在太阳系的太阳。第二个太阳就应该是木星。但是要求太多的物质来制造第二个太阳,但是太阳系里面并没有这么多的物质。所以这项计划从来没有成功。

有次他说到地球的科学家有兴趣了解,我们的太阳系没有九大行星,但是还有其他两个行星。他们位于冥王星更远的地方。就是说,火星过去与木星更近,月球也是属于火星的。但是在巨大的宇宙灾难后,火星改变了月球的常规轨迹,让地球得到月球成为卫星。然而,鲍里斯卡不记得其他更多关于这个周期的细节了。有个自然的问题,他是否有一个我们理解意义上的家庭,Nadezhda不清楚。鲍里斯卡从来没有谈论过任何关于他在火星时的家庭关系。然而,有次,他正在看电视节目,是探索频道,他开始热烈谈论到对灰人文明,他们是类人生物,有巨大的眼球。

他们不是火星人,他指着屏幕说道。我们不像他们,我们更接近于里莫利亚种族和亚特兰蒂斯种族。首先,我们很高,他们是矮人,第二,灰人很残忍。他们来自另外一个银河系,他们自身执行任何对人的实验。我甚至和他们战斗过,因为他们是侵略者。我们的种族是善良的,较小的侵略性,还有高度的智慧,我们甚至可以使用超自然能量…”

有时能很快的说出他的话,有时候有结巴起来,所说的都很简短,男孩的注意力回他的游戏和灰人的问题中,从他的妈妈的话语里,没有再次提到过。它似乎是个记忆里的火花,也许不会再被重复了。

但是现代的不明飞行物的研究者或多或少已经证实灰人的存在。临时被绑架的人,对人类的实验,选择性实验和基因特征研究,动物的活体解剖(包括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的完全将家畜体内的血全部放出的恐怖手术)所有的证人和研究者都说这与一个叫灰人的外星种族有关。还有鲍里斯卡突然记起,警告灰人有危险的特性……

但是如果有任何在火星或者太阳系里新的对于空间生命的陈述,就会有怀疑。这个男孩,他的这些特别语言的能力,正在消失。最有可能的是,地球实相的一些困难引起这种事。显然,他们在转生成为靛蓝小孩时遇到困难。

 

 在地球的日常生活

每一天地球的鲍里斯卡眼都不眨地看着电脑屏幕,快速地击打键盘的按键。在屏幕上是一场在地下城堡的战斗。我试图和他谈话,试图将他的注意力从游戏里拉出来一会,失败了。

九岁男孩对游戏的狂热是不会衰退的,即使已经持续玩了至少3个小时。他妈的一个密友Valentina Rubstovaya-Gorshunova,我和她谈了所有在过去几年所发生的事情,但是鲍里斯卡不会使他自己离开电视游戏,也不想参与关于火星生活的谈话。

一年前他非常的健谈,回答我的问题时十分热心。真的,他后来一度指出:那就是你提的最后的一个问题了!然后,不听任何的争论,开始玩视频游戏。而我就被搁在一边,这意想不到的“最后一问”的警告使我张着口但无言以对。现在鲍里斯卡没有时间再回忆以前的生活了。这个率直和正直的孩子变得消极了。他会长大,如我们社会上正常的孩子一样,但是会有对这个孩子产生嫉妒和羡慕。拳打和辱骂落在他的身上比任何人都要多。

鲍里斯卡也已经学会怎么打架了,尽管他一年前曾说:如果有人使你难堪,就跪在他面前,再请他原谅…. 在人与人交往中这单调的世俗生活和这种程度的善良品德不相适应。

人们在关于鲍里斯卡事迹的轰动的出版物发表以后就开始对他不一样了。大多数人反应时感兴趣和好奇,但是大约15-17%的人反映出不可理解的憎恨和愤怒。不幸的是,他们用了最恶毒的方式来虐待这个孩子。这使人想起当年的耶稣基督,他到来教育人们什么是善,什么是恶。“钉死他!"一个施虐者哭喊道,他就被钉在十字架上了。

21世纪已经开始了,但是我竟然返回到那些野蛮的时代,还有,好像是,我们一点都没有改变过。但是不明飞行物研究学者们一致梦想着联系天外来客…..联系什么?我们已经准备好把我们的外星朋友抓起来钉在十字架上,因为他和我们不同所以消灭他!唉,我们的来访者比较了解我们,似乎,他们并不是十分急于要更了解我们….

如果Boriska的老师用一种适合这个特殊的孩子的人类的智慧细心地教育他,或许会好些,但是...“他只是一个神经病!”Nadezhda的一个熟人这么说,他是当地的精神病医生,在和波力斯卡交流了几天后严肃定下这个定论。

唉,这孩子和他一样大的孩子不一样,Boriska的一些简单的事就使他众所周知 。前段时间一位母亲告诉学校:“把他开除掉,他教我们孩子怎么自杀…”

一个调查开始进行,这个男孩告诉他的同学转世的事,关于灵魂转世(顺便提下,他本人就是轮回转世的样板)。但是似乎,学校很多人不认识这个词语和概念,所以家长很担心学生自杀的可能性。“哈,那会很有趣,如果死亡不是悲伤的事。”

顺便说一句,Boriska和其他孩子一样,不喜欢上课(俄语,数学)…

加之他的父母离异,伴随着不可避免的争吵和一栋新楼里获得的公寓所有权的分配问题 。当家里不和时,没有空间给这个孩子以及他幼稚的问题:饿了,就到姑妈Valya家去吃饭,尽管离家不是很近。父母分离多久是不确定的 ,会给每个人带来很大的压力。

“是的,现在Boriska处境很不好。” Valentina Gorshunova-Rubtsova,一个“太空探索”长期成员,并且是这个孩子的亲密朋友之一,这么说道。

他把自己向人们开放,他在帮我们了解我们自己和地球,但是我们真正的理解他了吗,我们能否将科技应用于造物上?一直以来愚昧的人们把石头扔向先知智者或者把他们钉死。现在石头和钉死人的十字架没有了,但是对待帮助人类的先知们的恶劣态度却没有变。

“当第一个石头投向Boriska时…他开始关闭自己的心了。主要的问题在于人们的态度。你能在刚发芽的植物上采到成熟的果实吗?他将要遭遇什么,忍受什么,这一切都只能供人猜想 ”

换句话说,Boriska的人生好像并不轻松。

科学界的兴趣

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科学界对Boriska十分感兴趣。俄罗斯地球磁场及电离和电磁波放射科学研究院,物理数学科学家,Vladislav Lugovenko博士,把波力斯卡请到莫斯科进行检查。

一些Lugovenko的同事参与检查这个男孩。Lugovenko研究过在俄罗斯和其它国家的深蓝儿童,推证出于某些种原因,在过去20年间他们诞生在这个星球。显然,这些孩子和地球未来文明发展有关。

后来Boriska和他母亲被邀请到位于Tulskaya省的Atalsky湖的特殊教育基地,那里有一个特殊地方,地球的能量会对身处其中的人类造成特别的影响。

我曾读过探险队成员的生物场的情感智力精神极限的测量的科学研究报告,我必须说首先这个男孩有与其他参加者相比更强的生物场,第二,探险之后他生物场的扩展比其他人更大 。

这个孩子灵气光环的照片也告诉我们很多关于他的东西。根据报告文件:“在试实验之前,在照片中一般是黄色,显示一个快乐,吸引人的人的智力活跃程度,而在左下角可以看到鲜红色,说明这个男孩活跃,无私爱的精神能量。在实验后,有些相应的改变,在左下角出现了绿色。显示了这个男孩的生命力,积极的趋向和待人友好。

Vladislav Lugovenko打算继续观察Boriska,并且最近他要去Zhirnovsk,去了解他和他家乡的生活。他要去蓝山异常区域,那里离Zhirnovsk几十公里远。

“我确信在道德观念上,深蓝儿童和他同龄人有着巨大不同,”Lugovenko说“对任何虚伪的东西,他们很敏感,而又有一种发达的直觉,心灵感应能力,并且连接着宇宙。我们希望这个孩子能完成他在地球上的使命,而他的使命是什么我们和他还没能猜出来。”

“如果邪恶力量不去阻碍他…”我继续说。

但也许,我希望:Boriska的遇到困难是为了使他变得坚强?毕竟,命运是曲折的,就像爱因斯坦!小时候的爱因斯坦生活贫困,差点毕不了业,因为他的父母没有足够的钱供他读书,但他都经受住考验!

他排除万难,为科学进步作出了贡献。他在面对困难的生活亳不妥协,炼就了他的坚忍和不屈。我希望这位新千年出生在俄罗斯的来自火星的使者有着爱因斯坦同样的坚强。

在与Boriska讨论过后,可以得到个很基本的假设这些孩子被一种力量安排到人类社会,一种远远超过人类所能的力量。,这个现象有规模大和目的性强的特点,同时这个现象也在很多国家被注意到了。

深蓝儿童有着不同寻常的能力,特别独立的世界观,知道他们在地球的使命,在一种令人难忘的开放意识的帮助下会从思想空间中获得信息和知识。他们在人类进化中所扮演的角色和承担的任务我们还不是很清晰了解,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那肯定不是微不足道的。我的研究使我去接触那些深蓝儿童。

一路以来,我发现不同的人有着同一个特点。比如,这期的V.I. Vernadsky学术杂志中我读到,一些有重要影响力的伟大人物在某种外来力量控制(指引)下,虽然获得的成功各有不同,但却都完成了自己在地球上的某种特殊使命。 





支持阿瓦隆工程 - 向我们捐赠:

Donate

感谢您提供帮助。
您的慷慨捐赠使我们可以继续工作。

比尔·瑞恩

bill@projectavalon.net


unique visits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