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杰克·辛普森

This page is a reformatted version of the original Project Camelot publication.

在我们从2008的澳大利亚的NEXUS会议回来前往欧洲的途中,飞离悉尼,我们在泰国停留并去拜访一位住在Koh SamuiD岛的一位亲密朋友。苏梅岛是有名的国际旅行者的交汇处,也是各国流亡人士汇聚一堂的地方。

在那里,我们很幸运见到Jack Simpson(化名)。我们花了数天时间和他相处,开始更多地了解他和他的家人。而他的故事,我们知道的很详细,是我们所听到的故事里最重要和最有趣的。

我们没有做很长时间的采访记录,并且我们希望与Jake尽快地做个音频采访。接下来简明的总结是在飞回美国的途中编辑的,并且Jake本人也认真地对它进行了校队确认。

我们起初十分不确定是否应该发表所有这一切(原因你很快就会明白)。经过深思熟虑,并与杰克进一步协商,我们决定公开这个信息。假设这是真的——我们认为这是——它就显得很重要。它的一切和我们知道的一切相吻合。然而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希望事情会像它描述的那样发展。

以下的东西会令人难以置信,所以这可能是对它本身的最好的保护。如果你选择不相信这篇信息,你或许会轻松一点点,也许只是一会儿,因为目前还无法证实这个资料的正确性。为了那些以监督这种信息为业的人的利益,我们没有任何形式的记录。我们很高兴把Jack视作朋友。我们绝对确信Jake就是他说的那种人,并且我们也和那些与Jake至交的人们交流过。

接下来的文章中,从Jake本人直接引用过来的话会缩进且用斜体标出,就像这段一样。


特别的天赋

杰克.辛普森处于一个“专家的领域”(他喜欢这么说)的身份,并为一个亲美的国家工作。他的早期并且现在也在进行的训练是以增强接收的书面信息的能力为特点。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能达到每分钟80,000字到100,000字的阅读速度。为了从这个技能的等级毕业,他要在规定3分钟之内读完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农场》,然后就每一个细节加以测试。最后他获得90分,虽然不是最高分,但他已经够资格毕业了,他的另外一名同学获得了满分100分。(译注:妈呀,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直到今天为止,杰克都是一个有着非常高超的心灵直觉能力的人。当人工智能信息收集系统“聚焦”在他选择的通道上,并会周期性挑选出精准时机告诉我们一些相关的东西。我们一再地注意到这点,很多的时候都是这样,有时杰克告诉我们这讨论是安全的,而在其他时候就不是。我们花了很长时间去明白这是为什么。

更多情况见下文,我们还从未发现,在任何信息平台,如互联网、书店和地方文献、以及别人的讨论中提到,从未获得相关的证实,但我(比尔)有一种感受表明这确实是真的。

走近卡米洛特工程 

Jake以介绍的方式写信给我们:

我受到各方委托,过去在国家安全的抽象领域工作了很多年。一直以来,我对您的那些受访者的许多见解都有着深刻的印象。你们要坚持将这个出色的工作继续下去。

我们的工作引起Jake的注意,然后Jake就接近了我们Project Camelot的工作。起初,他不相信我们是“真的”(诚实做事)。然而,他的信息关系网允许他对我们做必要的背景调查,之后他告诉我们他清楚了:我们是信得过的,符合要求的。

他告诉我们,他知道我们的一切,但“不用担心”。每一个曾尝试做像我们曾经所做的(揭密)工作的人,显然地,都已经被谋杀了。他告诉我们,他看过我们录制的每一个视频,钦佩我们所做的,以及我们巨大的勇气。他使我们确信,一些我们所报道的内容非常接近真理,他也对我们表达由衷的敬意。

杰克是一个在军事/情报界圈子中的“好人”(译注:像Bob Dean那种人)。他年轻时的职业选择是带有理想主义动机的,希望为全人类服务,帮助世界变得更美好。尽管在他发觉这个世界很让人困惑很复杂,他依然坚守自己的理想主义和他的事业。许多年后,他决定为我们卡米洛特工程提供他所知道的部分信息。

他告诉我们有许多块“正确的拼图”(揭密资料),此外我们诚实正直,并且我们没有试图违背法律,破坏国家安全。他强调,我们就好像被一群“好人”(主动揭密者)包围着,尽管我们也同样被列入“观察名单”(译注:秘密政府监控名单)。
杰克帮助我们明白,如果我们使我们的信息让大众所知同时并不要试图去证明什么(通过文件材料或者其他方式),我们就仍然安全。他强调,不要让太深入那些敏感问题这是非常重要的并对任何决定性的文件材料高度小心和警惕。

机密应用科技和秘密太空计划

杰克向我们强调,目前的机密应用科技已经是难以置信地高超了,相比目前应用于大众的所谓科技水平是超越了大约10,000年——并且每年以提前一般科技发展水平的1,000年的速度前进。

这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当我们提到的时间旅行、火星基地、太空船、或Henry Deacon参与超级太空舰队的工作的事情,杰克没有回避这些问题。杰克告诉我们,一些高科技的飞船,能够在5秒内从地球静止轨道(22,300英里)降落到一棵树梢的高度。(这是每小时1600万英里的-尽管杰克已经说得很清楚,飞船实际通常意义上不会真的在太空移动....并且也永远不会被人们看见,除非是它有意想让人们看见。)某些飞船往往是“内部空间大于外部”。

它们能够前往的太阳系外围或更远? 是的。 某些飞船是以超光速飞行(即能比光速更快的旅行)?是的。 有些飞船非常非常巨大吗? 是的。 这时候,我们不再惊讶于杰克的回答。在随后的交谈里该超光速飞船的意义会再次被强调。

人类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就与外星人接触了。(译注:那么就是早于1939年)杰克告诉我们,极有可能艾森豪威尔(美国第三十四任总统)1955年心脏病发作,至少部分归因于之前从他所会见的外星人那里获得的信息所导致的压力所致。(在外星人组织与资深的军事官员会面之后)。。

综合起来看,杰克告诉我们,外星来客来自不同的种族、不同的系统和时间线,而且这数百个不同种族是“兼容”人类的DNA的。所有这些外星种族,在某些意义上,可以说是“人类族或类人族”。 

人工智能监控和知识的获取

这个人工智能监控系统,杰克告诉我们,简直“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译注:out of this world,出色的,了不起的,此处一语双关)。它的多维度运行是基于高端量子计算模型,那基本上是在外星科技基础上发展出来的。这个系统进展太过于超前,以至于外星人对我们掌握这项技术非常不满。

因为它不仅能够访问任何一个特定的人的言谈,甚至是思维——如果谁成为调查对象——它也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从而能够接取历史人物的思考过程和话语。这个系统是否可以预见未来——我突然想到,由多产作家Philip K.Dick的故事基础上改编的,汤姆.克鲁斯电影《少数派报告》(Minority Report)——我们遗漏了这个询问。

Jake提到这个设备时表现得很敏感(如“设备”是正确的字眼的话)——像是在等候精确和适当的“机会之窗”告诉我们一些事情,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完全理解,直到我(比尔.瑞安)有以下体验:

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个晚上,露天烧烤后,在约凌晨二时,杰克决定告诉我一些他从未说出的事情,监视或不是监视。当他开始说话,他马上就遇到问题,好像他在强迫自己通过一个栅栏。同时,我发现自己被置于一种很难让我的眼睛睁开,一种睡眠状态里。我们都发现发生了些什么,我们开始彼此交流。

杰克强迫自己继续谈话,而我使自己继续在一个压倒性的迷糊精神状态中倾听。这段插曲持续了半小时或者更长。我们那时被强迫停止进行这种直接并且立刻对我们寻求信息时情况的反应的有效通讯。

要知道这与电磁学、暗藏的扩音器、光束瞄准、或任何自然界的东西无关。我个人觉得对于所发生事情的是解释是这是基于negative radionics(也适用于hyperdimensionally超维度,但作为一个积极健康的形式)。

最后,我们结束了我们的谈话,现在非常疲惫。第二天早晨,我根本不记得Jake和我说过什么——现在仍然不能。当再次见到他并且告诉他我什么都没记住除了只记得我们都经历了受到奇怪的影响,他苦笑着回答说:

"也许这是最好的结果。"

最大的秘密

那个地深基地国际网络,杰克证实,是自二战结束不久开始,在一个已制定并仍然继续着的项目规划下耗资上万亿美元建造的。这里的问题是,军方领导人通过和外星人接触了解到,一个潜在的巨大规模的全球性灾难,将在21世纪初发生,是可能发生的。此信息艾森豪威尔(Eisenhower)是肯定知道,杰克说,(可能是他的心脏病发作的部分原因),并很可能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他就知道。

正如我们在大背景图中说的那样,这个难题是重大而潜在的地球变化,在极端情况下可能会,威胁着我们的文明。这种情况已得到了广泛的研究和评估,并且已经达成的结论:不能告知民众真相。

杰克描述了这个威胁——比方说——像一个“浪潮”朝我们袭来。目前还不清楚这个“浪潮”是否宇宙某个区域的产物,而太阳系正在进入的区域的所导致的后果——抑或它是一个持续接近的巨大“捣蛋鬼”天体引起的结果,或者甚至是由两个或三个同时存在的因素组合起来的一个不祥事件,又或者是由其他异乎寻常和迫在眉睫的情况引起的宇宙事件。但是当我询问如何完全地获悉这些答案,回答是超光速飞船已被派出去到外空间去探测然后把资料了送回来。

杰克郑重地强调:无法获知那种灾难将会造成的影响,也不能精确知道什么时候发生。军队是作好了最坏打算,而这正是他们最擅长做的准备。读者应该熟悉我们的联系人来自挪威政治家的报告,以及丹·布里奇的信息,提供了详细的时间轴 1,变异83[T1v83]报告

特别令人感兴趣的是T1v83资料的矛盾点,其中丹说,在2007年下半年一个高度机密的时间门户情报恢复项目(没有更好的词语来表达它)已分析了许多未来可能的其中的时间轴,并得出结论,变异83——其他的许多最有可能的时间轴已经被调查过了——得出“时间轴2”灾难已经是可以避免的了,虽然文明不会受到威胁,但在未来几年仍然可能带来重大问题。其中包括希拉里·克林顿当选总统后主导的长期全球冲突下的核(技术)交换。

从研究这些信息开始——一年前正当写这篇文章时——它已经变得非常清楚,这个变异时间轴已经被“破坏”,而我们现在是另一个飞驰的未知时间轴上。几个月前丹与我们交流时说,“所有的筹码将要失去,满盘皆输!” ——当我们把丹的说给杰克时,他回答说:

"这是对的。我不会不同意他说话。"

杰克的信息是,它从来没有肯定说灾难已经能够避免,相反地,他证实,许多第一世界国家的政府部门一直在做仔细和广泛的准备。澳大利亚,我们被告知,是“世界方舟”(Ark of the World),并在多年前就一直是这样被选定。(译注:不知道这个意思是说澳大利亚是避难所,还是说澳大利亚被指定建造方舟。)

杰克证实,他亲眼看到,展示未来的巨大改变后的海岸线的一些机密地图,也证实了一个非常先进连接到全球很多地方的的高速“穿梭机”系统存在的可能性,如美国和澳大利亚在太平洋——有一个长期但未经证实的传言:从约翰.李尔(John Lear)和威廉.库珀(William Cooper)在80年代后期惊人的报告中指出那里存在一个半神话的UFO组织。杰克告诉我们:

......从你现在的位置以加速度退回到很久很久之前

这在过去发生过

杰克的信息里最令人吃惊的片段之一,是在某些地方的地下基地建筑工程师发现的,在同一个位置上的非常古老的已经有几千年历史的设施——显然是为了一个相同的防御目的所建造的。所有这一切,杰克告诉我们,过去同样发生过:这种灾难事件是循环性的。

由于通过打开古老设施所获得的技术,在其中一些地方工程人员决定增加新建的防范这些灾难的设施的深度,新设施深入地下差不多有30,000英尺(9000米)。 

在梵蒂冈和其地方,世界上的庞大机密的图书馆里仍然保存着所有史前文明毁灭的详细叙述。关于大洪水的神话,像许多人类学家所描述的那样,从多种不同文化中得到证实它是明显存在的。所有这些事情,在我们的文章大背景图有叙述。

秘密的病毒的威胁

这些灾难性事件,杰克告诉我们,不一定是发生在2012年,但在随后的几年随时可能发生,虽然没有准确的日期可知道。当我们把Bob Dean预测的日期2017年(Nibiru归来)告诉他时,杰克的说,这是他所知道最接近的时间。

更直接的,杰克说,要注意有一种秘密的病毒的威胁,该病毒是被有意释放出来的

...在第一轮的全球性灾难接来临之后,比如新一代的坏死性筋膜炎和金色葡萄球菌的变种的爆发所造成令人惊骇的影响,将进一步减少世界人口。

这将破坏全球的基础设施,造成混乱,使民众更容易控制。

杰克也预测,很可能在某个时候在2009年底——或可能在2010年初——将有突然而且迅速的极其危险的病毒在全球爆发,迅速升级(不论是人为的或其他方式)。他强调,全球大流行病的宣布在“在几个小时内”突然出现,而且将会有明智的准备:他强调,一些国家可能很快就会被隔离,或者自我隔离,比如在国际旅行和港口,或机场的出入境管制。(译注:2009年的H1N1甲型流感应该就是他预测所指,他是在2008年说的。)

这些暴发或将伴随一个非常可能的粮食短缺,更重要的是,是那些含有必须吸收的维生素和矿物质的食品短缺,在营养物质合适的比例上,仅使人体获得适当和充分滋养。

由于基础物质和各种食品的这些不足和疏漏,将影响人的免疫系统保持最佳水平,从而使他们接触到这些致命的新类型疾病。这将毫不夸张地说在2011-2012年之间,会导致亿万人带菌。

进入其他次元的科技

最后,杰克告诉了我们那些研究,已经有能力(unlocked technology)进入其他维度。

事实证明了这些交互次元中的实相,他们能够非常短暂和自发地显露,在地球上和在这个宇宙的任何其他部分偶尔却又很自然地出现。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这些可以自然发生,不仅表现在这个宇宙中,而且会发生在交互性的宇宙实相里。

在世界的预算方案中,有巨大数量的研究经费被应用到这种宽广范围的和令人费解的特殊的项目。这些资金,通过一系列令人惊奇的手段和公共基金项目,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任何一个可以想象到的地方抽取来进行操纵管理。

这个课题涉及的研究,在世界上的权力阶层的方案里是重中之重。这就是为什么被公众所见的目前在世界各地正在进行的,非常有选择性的科技研究项目正在进行的原因。

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地理位置(在三维世界)在一些特殊情形下是绝对关键的。杰克说:

地球的比旋度(specific rotation)也是考虑的因素,及其与太阳和其他在我们的太阳系中的天体的关系——尤其是较大的。有很多地理位置所带来的微妙的影响。那影响除了我们的太阳的日光层内外所带来的之外,在地球上的一年的地理位置和相对于其他天体的具体位置之间存在联系和影响。

在一个更大视角看,我们太阳系在银河系的位置也至关重要。 杰克的话继续:

我们星系的位置、速度、和方向相对于邻近星系也很重要。另一方面可以理解应用科技所需要投入的资本,不仅考虑到绝对普遍性的星际旅行和对神奇的力量的利用的必要性,也提供了多维空间移动或旅行的可能。

.....杰克解释说,在“地球人”下一个发展阶段,这种知识是至关重要的

........如果我们地球人类希望摆脱这种存在的特殊限制。

杰克表示,同样,在地球人类历史的每一个方面,都有支持者、反对者、和彻头彻尾的敌人

......他们在地球上和不来自地球。从亿万年前到现在没有多大变化,这个游戏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大致相同的——相同的动机,和相同的忠诚。 

那些以牺牲大多数人的利益来追求自我利益的人的最终结局是自我的迷失和身心灵的损失,尤其是当个人出卖我们这个种族的神圣大我的时候。

正如杰克解释的,这是由一些权力精英的不良用心所达成。

......首先是大量剪除人类人口,以达到一个可行的和可持续的水平,这是打着宁可挽救我们行星危机的幌子,其次是对地球上多种多样的绝大多数不同种族的清理。......

杰克告诉我们,它已经向他解释:(译注:意思是权力精英曾向杰克作如下解释。)

“你不得不打破少量几个鸡蛋,以创造一个真正伟大的宴席。世界的破坏者(The Destroyer of Worlds) [原文] 带来了它,在地球人类演化大量的更新和急速繁荣的又一个新方向的承诺。蟑螂永远是蟑螂。总得有人控制住他们。”

以上话使我们想起了亨利·狄肯接到命令阅读《铁山报告》时读到的内容: “世界上总是有狼和羊,我们是狼。”(译注:意思大概是邪恶的人给同伙的关于他们身份的提醒。)

杰克说,被告知这些事情让他非常不安,他强调平凡的人在

“......关键少数的绝对权力精英的最高议程” 面前显得如此的不平等。

杰克强烈而牢固的个人良心和道德永远阻止他接受富人的好处,他告诉我们他本来是可以得到,他告诉我们,他不是那样的人。

...乐于在暗处在适当情况下,以有意义和积极的方式协助人类。

我们印象中:权力精英们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远离了杰克。而这也很明显,他对他们的方式手段有一个非常透彻的了解,并且知道如何确保自己和家人的安全。

在此,我们用这位非同寻常的人的所说的话来作结束:

这暗示着一个更强大的,超越于世界的集团或组织,我可能与之有着一个非常特殊的关系,这是在可能的情况下的非常慎重地伸出援助之手.....

 

我们希望,我们可以录制一段杰克音频采访,虽然这已经讨论过但尚未安排或商定。我们将尽快发布更多的信息。

我们在这里感谢我们的朋友,他在提供这一非凡证词时所拿出的勇气。Kerry和我一样肯定,他是见识广博并且高度正直的人。

比尔·瑞恩与凯瑞·卡西迪
卡米洛特工程
2009年1月8日





支持阿瓦隆工程 - 向我们捐赠:

Donate

感谢您提供帮助。
您的慷慨捐赠使我们可以继续工作。

比尔·瑞恩

bill@projectavalon.net


unique visits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