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James:
The Sovereign Integral

本文翻译并重新排版自 卡米洛特工程

翻译:佚名(台湾)  编辑:Avalon/Camelot中文组


•James书面访谈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1:WingMakers的故事(小说)有多少是真实的,或依据事实而来的?

James对问题1的回答: 地球部分的情节是依据一种称为〝身处两地的知觉〞(Sensory BiLocation, SBL)之技术而来的,这种技术在观念上相似于遥视(remote viewing)。有关 ACIO,Incunabula,光明会(Illuminati),E.T.事件的掩盖等等的情节,都是依据我使用这种 技术的调查而来。这些元素在姓名,身份,和地点方面都被做了修改,以和 WingMakers的 神话故事情节结合,并且保留住围绕着这些组织的障眼物。我的目的并不是要去揭露这些组 织或它们想要做的事;虽然我知道有许多阴谋论者最在意的还是事实的真相并且要去把它揭 露出来。故事情节里的宇宙论视野(场景)是神话性的,而在 Neruda访谈里的更多地球方 面的元素,则是依据我的 SBL经验而来。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2:有一些研究和评论当前世界性事件的人,似乎完全专注在那些会被觉得是沮丧的阴暗消息或对于一些潜在的严重问题之警告上。而其它的则只集中在希望与光明的消息上,拒绝去论述那些坏消息。虽然我们本身对于去包含那两种观点并没有问题,而且也了解到,那些事件会如何展现将取决于我们每个人,但我们的有些读者却倾向只接受一种观点。

你自己,或你所代表的那些人,对于这种困境的想法是什么?对于这两种观点的争论你有什么见解?这两派人其实都非常关切我们这个世界的未来。

James对问题 2的回答:我们的世界所预示不祥的那些状况是非常真实的。要在全世界各政府的政策里看到协调、仁慈、开明的行动,或是,一般来说,出于平等和一体之行为的智慧,是不可能的。

人类家族被绑住已经超过成千上万个世代了,每一次返回到我们的故乡行星地球,都只是为了提升前一个世代的版图、物质享受、生活形态、和科技。情感上的成熟(the emotional maturity)则仍是被埋在强夺、虐待、奴役、战争、不诚实、贪婪、政府欺瞒,以及其它上百种出于软弱的恶习之基质里。人们则被设定(programmed)只会看到人类心智(脑力,mind)所能看到的景象,以及它的局限性之系统。

人类家族正在建造一个,横越过成千上万个世代之展现出来的生活(manifested life)之金字塔,每一个世代都建造了新的一层--壹种科技和生活形态的升级。我们正在接近这个金字塔的顶点,在那里,没有东西可以再加上去了。金字塔完成了,而我们--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看着那个我们已经建造出来的金字塔而自问,它如何地例示了我们的卓越存在,我们的真正本性。

人性的金字塔展现在3次元的世界里,但它却是源自一套有缺陷的概念。这些概念是什么? 是什么原因使得它们有缺陷呢?人类为什么会偏离方向而去建造出如此无法反映出我们真正 的本质的那些文明和社会结构呢?

有一种特殊的架构已经出现了几百万年之久了,它会重复地把人性引诱到‘有缺陷的文明建 造者’之职守上。基于你的那些问题之背景,我必须要从把这个架构下定义来开始,以便能 以足够的细节来回答你的所有问题,并且为我们的交谈带来某种新的实质和面向。在Lyricus里这个架构被知晓为主权整合体的压制(the Suppression of Sovereign Integral). 它的九 个主要的构成要素在底下会有描述。

在你,读这篇文章的人,读下去之前,让我先提醒你,这是对那压制架构的一种冷静和直接 的分析,我要建议每一个读者,在检视我的回答时保持中立。如果你发现这讯息感觉起来太 〝沉重〞了,或会引起恐惧,那就把它放到一旁,或是过一阵子再回来看。这故事并不适合 每一个人。有些人会觉得被它所威胁,而以一种惊恐的感觉来反应,其它的人则会觉得有人 把他所站立的台子整个都拆掉了。如果你有任何的这种感觉,你也许是还没有准备好要面对 这些事实。

压制Sovereign Integral的秘密架构

人类心智(脑力)系统(Human Mind System,HMS) – 人类脑力系统被分为三个主要的功能 装置:无意识的或遗传心智(genetic mind),潜意识的,以及有意识的。这三种要素混合而 构成了大多数人所称为的 意识. HMS是挡在人类和它真正的自性之间,使得人类在我们称 为实相的那些领域里之自性的表达(self-expression)走上邪路之,最不透光和最扭曲的面纱。

那无意识的,遗传心智是所有人类(经验)的贮藏处;那潜意识的是家族血统的贮藏室;而 那有意识的心智则是个人(经验)的贮藏室。但是,了解到这一点很重要,那些基本的思 想模式主要地却是来自意识的潜意识和遗传心智结构。因此,虽然个人相信他们自己是个别 的、独特的、独立的、和唯一的,事实上他们不是。在 HMS的背景里他们不是。

你可以把你自己概念化成是,一个人类家族的拷贝(copy),被包到你的双亲和血统的一个 拷贝里,再被放进一个个别化的表达里:那就是你. 那个〝你〞是一个 HMS特殊化成单一 的表达,但它的根却全都被种植在人类以及双亲家系的土壤里,所有的这些都被下载到出生 之前还在成长的胎儿里。

这正是为什么,在一万个世代之后,我们还继续在贪婪、分离、和自我毁灭之相同的模式里 运作的原因。在镜中的形象被以更好的〝衣着〞和更精致的面具来升级了,但在底下,那形 象仍保有着相同的感觉,相同的思想,和相同的行为。

社会和文化的操纵经由娱乐和教育系统,在个人发展的期间(3~14岁)共谋来影响他们,启动 HMS的程序和子系统,以确保个人被恰当地准备好去符合他们的时代和所处之地的实相 矩阵。甚至是那些不顺从一般公认信念习惯,想象他们自己是〝在盒子外面〞的人,都仍是 在HMS的范围里。

财富-权力格网(Money-Power Grid,MPG) – 人类脑力系统之所以存在的理由,就是要让精 英份子(the Elite)在 财富-权力格网上施行控制。财富是精英们的主要目标,因为它把权力 灌注给那些拥有它的人。财富采取了许多形式,包括了贵重金属和石油,土地或不动产,矿 物,以及产品和服务业等各种资产。财富是精英们的〝上帝〞,而他们的银行则是他们的宗 教机构,在那些机构里他们可以敬拜他们的上帝。

公司法人的精英,政府的精英,地下组织的精英,银行业的精英组成了 MPG的控制者 们。这些在位的当权者,特别是在银行这一块里的,都依赖着 MPG,而将会尽其所能地去 勒紧他们对 MPG的控制,并且操纵人类家族来为他们所要做的事效劳。

交互于次元间的宇宙结构(Interdimensional Universe Structure,IUS)-这是实相的许多领域 以及它们如何彼此接合的结构。IUS是一个非常,非常错综复杂的主题,不太可能在像这样 的一种问答形式里解释清楚,所以我将只会简单谈及。

人类存在体同时是次元性的和交互于次元之间的(Human beings are both dimensional andinterdimensional)。最初源头(First Source)就是我们全体。它就是集体的我们(It is the Collective us)。它不是存在于宇宙中某个遥远的口袋里的上帝。最初源头是不受 HMS阻碍 的人类集合体(Human Collective)。最初源头把它自己分裂成个别化了的表达--我们。在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居住在一些非物质的,但存在于时间和空间的一些量子层面上(but existed at quantum levels of time and space)的次元里。

然而,当那些次元因为创造(我们的创造)的扩张而增大了稠密度时,我们,作为个别化了 的、交互于次元间的存在体们,被引诱而进入了人类身体。这次的引诱是由Anu,Anunnaki 族类的国王,所主导的一个许多势力的共同阴谋,Anu需要有奴工去开采呈现在地球上的大 量物质金矿。我们现在认为是亚特兰提斯人(Atlanteans)的那些存在体们,那时是交互于次 元间地存在于地球上(were interdimenional living upon Earth),而 Anu,以无比的狡诈,说服 他们具体化在人类仪具里面。

这种具体化在当时是人类设计建造(human engineering)上的一个伟大实验,而人类脑力系 统(HMS)是在这个计划的核心上。Anu了解到,唯一能够去奴役亚特兰提斯人的方法,就 是把他们收服在一种,可以降低他们去表达他们真正的本性的能力,反之,又可以表达出被 嵌入在 HMS里的那些程序的,心智(脑力)系统里。这些(嵌入在 HMS里的)程序当时是 Anu和他的科学家们所创造出来的。

上帝-圣灵-灵魂复合体(God-Spirit-Soul Complex,GSSC) – 这是把分离固定住的 HMS之中 心元素。个别化了的人类存在体,脱离了 HMS的控制,在 WingMakers神话里就被称为 Sovereign Integral。这就是每一个人类存在体之真正的身份。在这种 Sovereign Integral的模型 中(In this model of Sovereign Integral),我们是我们本地复合宇宙的众神(we are Gods of our localmultiverse),而集体地,我们是复合宇宙里的最初源头(and collectively,we are FirstSource in the multiverse)。

为什么 GSSC会是分离所赖以支撑的支柱呢?我们有两条路:宗教和灵性(Religion and Spirituality)--各自为一枚硬币的不同面,而这枚〝硬币〞就是 GSSC。现在,Anu,那样一个聪明有才智的存有,知道人类会进化,而在这种进化里他们也许会开始去记起他们是Sovereign Integrals。要记住在穿上 Anu所创造的人类仪具之前,亚特兰提斯人是高度进化了的存在体们。也要记得人类仪具并不只是物质性的身体而已,还包括了情感和 HMS,而这种人类仪具是被分量化了的(is componentized),所以尽管物质性的身体死去了,以物质性的身体为基础的一个更高的次元的身体或护套还在继续。

有些人称这个为灵魂(soul),其它人称它为星光体(astral body),但它单纯的只是一个让 Sovereign Integral可以在里面运作的护套而已,而它仍是受到 HMS以及它大部分的程序设定 所支配。因此,即使是死了,Sovereign Integral还是无法从 HMS的作用或人类仪具的程序中 解放出来。

Anunnaki族类创造出 HMS为的是要把 Sovereign Integral--那无限和永存的真正自性(the true Self)--送进一个阴谋制造出来的假象和欺骗之监狱里。因此那人类仪具是配备了 HMS的,而 Sovereign Integral被放进它里面作为生命力,来提供动力给人类仪具。GSSC的 一个面向就是我们称为‘恐惧死亡,恐惧分离,恐惧不存在’的程序。

就是这种恐惧,它是如此强烈地被人类所感觉到,造成了一个分离的上帝之概念,然后有一 个分离的圣灵充满着宇宙,然后我们再全部在分离中被创造出来。不管一个人到达上帝那里是 藉由宗教或性灵,都无所谓,这同样都是要平息在个人里的对于死亡的恐惧之结果,就如程 式所指定的那样。实际上,Anu,Anunnaki族类的国王,把他自己置于人类世界的上帝之位 置上。

到上帝那里的路,不管一个人走的是宗教或性灵的路线,在其下都有着相同的程序:你是一 个有着一个灵魂的人类,这个灵魂必须被赎回或启动,然后你才得以被救赎。在这个被救赎 的过程中,你放弃了你对于世界境况的自我责任。你会得到在上帝(或不管你称上帝为什么 名字)的王国里的一个永恒的生命作为报偿,在上帝的王国里你可以生活在极乐之中,并且 /或,担任一个这种启发(或光)的老师。

这救赎者/大师的概念是 GSSC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并且怂恿了人类存在体们去盼望着 一个大师来教导他们如何上升,如何被救赎,如何达到涅盘(解脱),如何过一种道德(或 精神)的生活,以及如何确保永恒的快乐。有些极俱智慧和启发性的大师,都仍是在 HMS 的范围里而不知道他们所卷入的是什么。其中细微差别的狡诈是如此的强而有力,以致 于甚至在你觉得你已经达到了自我实现(self-realization)时,你都还是被困在 HMS里面。它 就是那么浩瀚,尤其是和物质性的世界比较起来。

救赎者们可以采取许多种事物的形式,包括了基督的再度降临(the second coming of Christ),一个愤怒的上帝,地球、大自然的精灵们(the Earth,nature spirits),天上的天使 (angelic hosts),预言,以及可以代人类求情说项或居中调停的外星势力。我们每一个人才 是我们自己唯一的救赎者,才是我们那个唯一能够真正让我们在我们自己内站起来,并且关 掉那些压制的系统,而去对 Sovereign Integral意识觉醒的大师。这就是解放的道路,而这 将会在后面的回答里被讨论。

在本质上,GSSC是 HMS的一个使得分离永久存在的面向。就如不同的语言使我们分离,不 同的宗教和性灵道路也分离了人类家族,并且藉由 GSSC而使得一个更为容易控制和平定的 族类成为可能。

死亡压力植入网络迂回(Death Stress Implant Network Detour,DSIND) – 就如它那冗长的标 题所暗示的,DSIND是神性的沦落与物质世界之监禁的拴绳。在人类仪具之太阳神经丛 (solar plexus)部位里有着 HMS的DSIND模块。这变得有点复杂了,因为你必须要把 HMS 视为是总网络,然后会有许多节点(nodes)或植入物再接通到 HMS。这些节点或植入物之 一就是 DSIND,而虽然它定着在太阳神经丛里,但它是一个以指数方式向上发展到心脏,颈 部,和头部区域之错综复杂的网络。这是一个采集,吸收,和分发恐惧、焦虑、压力以及不 安之以太体的结构(etheric structure)。

当对未来的恐惧 主宰着这个模块时 – 从一种程序设计的观点来说 – Anu小心地把 它连结到主要的对于死亡和不存在的恐惧。DSIND引起了许多人类家族在行为缺陷方面的官 能障碍。它也激发了人类往宗教和性灵的道路上去效劳。

极性对立系统(Polarity System,PS) – 这是 DSIND的一个次节点,被设计要在 HMS里创造 出极性,因而在极性对立之间引发争执,而从这种争执里显化出不和与不睦。如果你存在于 HMS里(而你确实存在于此),那么你就是存在于极性对立里。真的就是这么简单。极性对立就是 活化和喂养 HMS的东西。它就是 HMS的〝食粮〞,因为在极性对立中人类仪具才会迷失在 分离里,而这正是 HMS的重点,如它的设计者所意欲的那样。

基因操纵系统(Genetic Manipulation system,GMS) – 这个系统是,各种不同的交互于次元间 之族类,致力于要创造出一种合适的手段来接取进入到物质世界的一种产物。 特别是 Anu,他不仅要进入到物质世界来开采资源,也要藉由压制那些供给人类仪具动力的 无限(潜能)的存在体们,来得到等于是自愿的奴隶。是的,无限潜能的存在体(the in finitebeings)可以被压制成受限制的存在体(finite beings),当他们受到 HMS的支配时。

在设计建造人类仪具的过程当中,Anu他们决定要把 GMS建造成一种,在人类仪具进化时 可以去修改人类仪具的方法,以确保人类仪具永远不会达到自我实现(self-realization)或 Sovereign Integral状态的觉醒。心灵的顿悟(satori)、涅盘、宇宙意识(cosmicconsciousness)、开悟、和狂喜(rapture)全都是在 GSSC里的一些被升高了的状态之不同的 名字,这仍是在 HMS的范围里,但这些状态变成了触发 GMS介入(以施行修改压制)的一 些检查点。一直到非常晚近以前,Sovereign Integral的真正状态--即使在人类仪具死亡之 后--从来也没有被人类家族的一员所了解(或实现)到。

整体导航仪(Wholeness Navigator) – 这是那‘启动了个人去 真诚地 追寻在完整、一体、合 一、与平等的情况下之上帝’的 HMS之要素。有些人从事这种追寻是因为他们觉得有义务 要这样做,以作为满足他们的父母、配偶、或罪恶感之期待的一种方法。而由整体导航仪所 裁定的那种真诚的追寻,是一种最近才有的分流(bypass),这种分流藉由了,其本身是为 一种开放系统的 GMS,已经被带进到人类仪具里面了。虽然它仍是 HMS的一种人造物,但 却是进入到解放的通道的一个后门。这一点稍后会谈到更多。

死后系统(Post-Death System,PDS) – 这个系统是‘在个人的肉体死亡时,有向导〝在另一 边〞迎接他们,并且一起检视他们的生命经验,面对那些缺陷的地方,并且回去改正他们前 世的那些错误,换句话说,业力(karma)与转世(reincarnation)。 ’PDS是为了让 Sovereign Integral保持在幻象,即便那幻象是一种加强了的实相(heightenedreality),当和在地球层面上的物质性存在比较起来时。它使得 Sovereign Integral进入到那些物质性的次元里之循环,一再地重复。

这个程序最初是被构想要作为一种主要方法,藉由这种方法可以让世界为‘Anu的诞生进入 到地球层面,并且成为无可争辩的世界领袖而统治地球’这件事做好准备。无论如何,这件 可能发生的事已经被当作一个方案而移除了。

这九个构成要素组成了每一个人类存在体都受其支配--当他们被生出,活着,和死了的时 候--的监狱复合体;不管他们经历过多少次出生和死亡的循环。

有了这种对于 Sovereign Integral的压制,我们全都生活在一个幻象和欺骗之似矩阵(Matrix like)的世界里。虽然人类存在体们已经不再为 Anunnaki的黄金制造效劳,但 HMS和那压制 架构的其它构成要素之基因传递,都还仍在运作中,而对于这些压制系统的掌控,则已经被 移交给了精英份子(the Elite),并且被他们贪婪地紧紧抓住。

早已过了‘人类自其参与的这件事里醒来,并且学习如何能够将它停止--每个个人都 要自己来(one individual at a time) ’的时间了。我们是我们的困境之钥匙,而我们必须要学 习如何去解除那压制的矩阵,以便我们能够对 Sovereign Integral意识(或知觉)觉醒,活在 它的行为的智慧里,并且把我们自己从脑力(心智,mind)和人类仪具的控制中释放出来。

那些颂扬希望和光明的人,我只能说,如果你的希望是系于,除了你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个人 要来促进这个世界的改变的话,那么你将会失望。真的诚如甘地(Gandhi)所阐明的;我们 必须要成为我们想要在这个世界里看到的那个改变,但关键在于要去定义那个"改变"是什么。

你可曾深思过你的自性(your Self)之定义?那定义着你的是什么?如果你看入镜中而剥去 那些面具,那些假装,那些欺骗,那些恐惧,那些思想,那些感觉;还剩下的是什么?大多 数的人会回答,是他们的灵魂或精神。而如果我告诉你说,灵魂--如大部分的人所定义的 --无法真正离开心智而存在,你会怎么说?

我想要在这个世界里看到的改变是,人们开始去视他们自己为多重次元的存在体 (multidimensional beings),他们的核心就是 Sovereign Integral--那在一个单一的人类表达 里的最初源头之精华。只要人们和这种频率协调一致,他们就会了解到,所有的一切都在一 体,平等,和真实中被联合了起来。这就是伟大的入口(the Grand Portal)之定义,就如过 去十年来它被 WingMakers神话所揭露的那样。

每一个个人都是他们自己的一个入口,而这个入口就是进入到 Sovereign Integral的那些交互 于次元间的世界之接取点,在这些交互于次元间的世界里,人类仪具,就像是一件宇宙飞行服一 样,终于被脱下了,而个人实现了他们真正的、无限的天性。在这种实现里会去了解到,每 个人--每一个人--在这种状态中都是平等的,而在这种平等里我们为一。伟大的入口就 是,人类以一个 合一的存在体之身份来经受这种包含一切的实现之时,然后我们才超越了 那压制的架构,而以 Sovereigns(至高主权者)的身份来表达。

2012年是被称为 明晰与扩张的纪元(Era of Transparency and Expansion)的那本〝书〞里之单 独的一页。欺骗的生命--那层层面纱的年代--正在消散,条件是要有足够数量的人们在 他们自己内升起,并且以表达出它(Sovereign Integral)的真理来荣耀在他们内的 SovereignIntegral。但要做到这样,人们必须调和那脱离了 HMS的意识(或知觉),而这就是人们必须致力于其中的行动方针。

对于讯息的追求结束了。对于一个大师,导师,宗教性灵的道路,或指路者的追求结束了。 对于该被怪罪的目标之找寻也结束了。也不必再去找寻隐藏在那些黑暗势力背后的讯息了。 在这个新的纪元里,成为每一个个人的中心目标的,是对于 Sovereign Integral意识的表达以 及对于那压制架构的解除。


来自 Project Camelot的问题 3:我的看法是,我们的行星是一个有意识的存在体,而行星和人类正在从第三密度(3rddensity)移动进入到第四密度,再到第五密度,在接下来的几 年里。我的了解是,目前我们 已经进入到了第四密度。根据 RA资料的说法,并非所有的人类都会进入到第五密度,有些 人还是会留在第三密度的地球,要看他们的选择是要去强调为自我服务,或是要去重视为他 人服务。

• 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 如果你的看法不同,可以请你稍微详细叙述一下你的所见吗?

James对问题3的回答: 地球,作为一个意识,是难以下定义说明的。你一提出一种对于地 球的意识之描述,你就界定了它,你一界定了它,就是把它框起来而分离出来了,你一把它 分离成一些元素,就蒙蔽了它的真正的本质了。地球是一种宿主意识(HostConsciousness),而这就是它的本质,尽管甚至是这样说也会产生分离, 和因此产生某种程度的蒙蔽。

是的,一些密度正在转移,但这些都是人类脑力系统(HMS)的人造物。即使是那个‘灵 魂的(astral)和精神的层面之近乎无限的次元都是真实的’之信念,都只是一种与物质性层 面的比对。我要提示你,在人类仪具的范围里的,这包括了物质的,情感的(灵魂的, astral),和精神的那些密度和次元,全都被卷入了HMS和压制架构。它不是属于SovereignIntegral的,因此它是不持久的,存在于极性对立、分 离、和欺骗中。换句话说,它是一种被 设计要来隐蔽‘你真正所是的(what you truly are) ’之创造物。

地球并没有为了要提升它的意识和上升到一种更高的状态,而正在转移到一个新的次元。也 没有那些幸运的少数会顺势而上,只因为他们某些事做得比别人好而因此就被选中了。我们, 以一个人类家族的身份,正在被准备(are being prepared)要去作为 Sovereign Integrals而活在 地球上。这将会在 2012年发生吗?不会!

对大多数的人来讲,2012年的感觉会像任何其它的年份一样。没有年份或特定的时间可以界 定明晰和扩张的纪元、Sovereign Integral的升起。它正安静地发生在那些最没有被预期到的 地方。人们正在开始去看到,那已经被编码在他们的人类仪具里面的,是一个控制、欺骗、 和操纵的系统。而在某种更深的层面上,他们瞥见了一种新的清明,即便也许只是在转瞬间; 他们察觉到他们自己,并不只是被包进一个身体里的一种感觉和思想的系统而已。这就是将 要发生的…人们从一个虚拟实境里的一个虚拟实境(层层的虚拟实境)中苏醒过来。

地球是这种新的明晰之一部分。大自然已经穿上了这件新衣,并且是引以为傲地穿着它,但 人类还没有注意到,因为我们的程序缺乏那种感知。在某种程度上,人类家族将会被藉由大 自然而唤醒,而地球正在为这件可能发生的事做准备。当它发生时,并不是因为地球要报复, 也不是上帝藉由地球的运作在表达他的愤怒。那是地球/大自然以它自己的方式,在表达它 那新的明晰与扩张。

细想一下以下的故事:活在一种交互于次元间的层面上之先进的人类,受到巧妙的引诱而去 具现了(embody)由一种外来的智能,Anunnaki族类,所设计的人类仪具。当这种〝劳动力〞 被开发完成时,那些物质性地具体化了的人类,变得完全接受了他们的限制,因为它是有系 统地在压制Sovereign Integral意识--那提供动力给他们的人类容器之,无限与永恒的生命 力。

早先的时候,人类血统与他们的设计者混合,而人类朝多样性(diversity)发展的进化路径 就被加速了。部分的这种多样性被控制在一些精英团体的范围里--而这些精英团体则在 财富-权力格网里协助去规划人类家族的分离。设计者〝诸神〞,Anunnaki族类,最后对于 他们的采矿作业满意了,就把地球和他们的人类创造物丢下不管了。

人类基因组在人类脑心智系统(HMS)的矩阵里适应了,并且演进发展成了 21世纪 初、我们目前的这个人类家族。所以现在我们有了一个存在体的种族,陷入了一种压制的架 构里而不自知,敬拜着那些不存在的上帝,相信那是为 HMS的地形景况之一部分 的天堂和地狱的存在,祈祷着那些大师和救星来免除他们的罪孽和宽恕他们良心上的冷漠, 并且好像他们完全不知道他们真正的天性似的,继续去恐惧死亡和不存在。

假设你就是那真正的上帝,最初源头。你要怎么做才能把人们唤醒到他们真正的天性?你要 用什么方式来把人类家族转移到一种观点以让他们领悟到,他们所一直相信的,其实是对于 他们真正的天性之蒙蔽与压制?你心里知道压制架构的那些构成要素不会在一夜之间被移除, 或,如果那样的话人们很可能会发疯,或更惨的是,暴死。那你要怎么做?

最初源头在这个〝棋盘〞上只有有限的棋步可以走,因为人类被封锁在一个监狱里,而监狱 的守卫和典狱长控制着财富系统,并且把持着权力,权力只在他们自己之间分配。那些性灵 和宗教的领袖们也同样地被关在监狱里,只是占据在一些比较公正的区域,但还是在同一所 监狱里。交互于次元间的存在体们,像那些上升了的大师与天使,也同样地被禁锢着,虽然和 他们的人类同牢者比较起来他们看似有着近乎无限的自由。

有少数的人类已经解除了HMS和它那些分离的配套系统而逃出了监狱,但那是一个无限小 的百分比,而通常他们的著述,他们的故事,或他们(逃脱)的方式都会被他们的同伴同牢 者们认为是〝疯人疯语(crazy talk)〞。并且,即使是有极少数人逃出了监狱,监狱也会派 出狱卒来追捕他们,或极力破坏抵毁他们的可信度,而让他们的事迹变成是〝不可思议的 (supernatural)〞,或更糟的,恶魔般的所为。

在这个故事里“真正的”问题是,在监狱里的人类并不把监狱看作是监狱,或把狱卒看作是狱 卒。他们对于他们的被监禁是不以为意的。因此,他们并不想逃离监狱;倒是,如果他们企 图要去逃离任何事物的话,那都是出于厌倦、焦虑、贫困、痛苦、失败的人际关系、疾病、 沮丧、和无望。对于他们是存在于永恒与无条件的一体、平等、和真实里的一个 Sovereign Integral之身份,在他们的追寻里甚至不是一个考虑的因素。

地球,由动物、植物、和矿物界,以及空气、水、和火这些元素所组成,再结合了大自然, 就如完整体系所定义的那样,是西洋棋盘上最初源头可以用的那颗〝皇后〞。藉由这些战略 性的工具,有一些特定的监狱围墙将会被摧毁,而适当地准备好了的一些个人,就可以取回 他们作为 Sovereign Integral的身份,并且在他们的整体性内建立起一种新的明晰和扩张。

现在,有一些监狱的围墙将会被推倒,并不表示每一个人都会跑出来,并且体现他们的自由。 那监狱是由许多层的围墙构成的,当一道墙倒了,会有最初的相对自由涌现,但在那之 后还是会有一道又一道的围墙。那监狱是一座迷宫,而在个人不再依赖画面、形象、声音、 字眼、感觉、和思想来诠释他们的世界之前,他们都还是在我先前已经描述过的那个 Sovereign Integral的压制架构之监狱的一道围墙里面。

许多人对于这个纪元之空间的性质和长远的范围(spatial qualities and long horizons)将不会感 到舒服。他们将会抗拒那明晰与扩张,因为他们已经变得如此强烈地与他们的HMS认同, 以致任何撕裂那种认同的事物,都会威胁到他们所以为的,他们的持续存在。

其它那些准备好了的人,将会轻易地具体表现出这个新纪元,并且像一只第一次学飞的小 鹰般地--刚开始有点笨拙,但很快地就会熟练那些必须的技巧--过渡到这个新纪元里面。 虽然地球和宇宙大自然在这个解放策略里扮演着关键角色,但 个人的准备工作是他们自己 的责任。这是一个平衡的等式:地球/大自然+个人准备=Sovereign Integral的实现。

过程的起点(the First Point of process)是准备工作的关键要素。如果你的 Sovereign Integral状 态之意识的取回之起点,做不到‘在每一个片刻里表达出无条件的一体、平等、和真实’的 话,你就会在监狱里撞上许多墙壁,而每一次你撞上了墙壁,你就会被要求重新来过。因此, 自我实现的起始点必须与领悟的本身对齐结合(the initial point of self-realization must be aligned to the realization itself)。这是基于那引导着这个过程的数学等式而来。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4:你对于接下来的几年一直到 2012年前后所即将要发生的大事有什么了解? 我们有许多的揭发者、感应者、和未来主义者,传达了一些未来事件的情况,那些情况包括 了:

•磁极的颠倒
•物质性南北极的转移
•日冕的物质喷射(Coronal Mass Ejection)
•上述的全部事情,可能还会因为 Nibiru似星体的接近地球而更加恶化

你可以对上述的事态做出评论吗?你有理由去相信说这其中的任何一件事会发生吗?

James对问题 4的回答:我要清楚地说明:我们处于其中的宇宙,以它全部的物质性壮丽和 体材,都是我在先前的问题里解释过的那监狱的一部分。我知道那〝监狱〞的措辞带有一种 负面的意思,但如果在监狱里有着家具的话,你会说那家具是邪恶的或负面的吗?不会,那 就只是监狱里的家具而已。所以那整个监狱就是有着行星,有着恒星,有着宇宙。

因此,我们的感官所感知到的那些现象,不管它是南北极的转移,或是一个 9.0的地震,都 仍是在人类心智系统(HMS)里。现象就是欺瞒(phenomenon is deception)。人人 都想要有一个(未来的)画面,都使劲地要去看到那画面的另一种结果,而没有了悟到说, 那些特征--影像和声音--都更是属于 HMS的,只是迷宫较外围的监狱围墙的一种更为 精巧的幻觉演出而已。

我想在我之前的回答里(问题 3)你可以看到,我相信地球/大自然是最初源头正在精心安 排,要用以来协助人类领悟它自己的 Sovereing Integral之身份的一些主要的催化剂。因此, 感觉起来会像是,地球和整个宇宙正在压缩到个人身上,正在用力紧握住你的存在之每一方 面。这种压缩,就是正在被最初源头部署,要用以来帮助你活化的工具。

至于Nibiru,它不是一个有影响力的因素。就某种意义来说,因为一些我不想在这里 更加深入谈及的复杂理由,它已经被从Sovereign Integral的等式上移除了。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5:我们正在从一些揭发者那边得到关于光明会(Illuminati)的一个黑暗议程之各种不同的报告, 包括了:

•美元的垮台(或结束),以及如美国 30年代(大萧条)的情况
•戒严令,以及可能的把人们关入集中营
•目标在减去三分之二人口的世界各地病毒散布
•全球居民的芯片植入以及增加电子监视,因此更进一步地削减自由

虽然我们也有着和上述的一切都相冲突的证词,但似乎是很明显地,上述的有些项目可能已 经开始了。你可以评论一下上述的那些事态吗?你有理由会去相信说这些事里的任何一件会 发生吗?

James对问题5的回答:我们行星的那些全球性的系统,可以集体地被想成是一个,由像是 心脏、大脑、肝脏等等的器官所组成的存在体。那些全球性的系统就是银行、政府、军队、 宗教、教育、粮食生产、能源、运输、和贸易,而每一个都是在‘集体人类心智系统实相’ (Collective Human Mind System Reality)或,简称‘集体系统’(the CollectiveSystem,CS),之主体里的一个器官。这九个全球系统里的每 一个都是,要依靠着〝血细胞〞 来维持生命,来循环在那更大的主体里面的营养成份的一个器官,而人类存在体们就是 那些血细胞,而财富就是把氧气带给CS的呼吸。

这就是集体的 HMS存在之主体,而人类藉由‘他们自己的那些生存的程序’和‘财富的交 换’来赋予生命和使成为可能的,正是这个主体。‘集体系统’(CS)就是那些全球系统, 还有人类,还有财富的总合。这样就构成了一个系统,虽然它看起来似乎是庞大而笨重,并 且是不可能去控制的,但对于那些手中握着疆绳并且控制着那最重要的器官--大脑--的 人来讲,那是十分容易控制的。

CS的〝大脑〞就是银行系统。它是在那起点范型(the First Point paradigm)上运作的,而那 起点范型则是:生命就是财富,而财富就是生命。‘财富就是生命’是人类存在的起源,人 类已经在这个单一的思想-形式里演进,而把它的那些古老的记忆浓缩在现今的银行系 统里了。

‘集体系统’和 HMS互相作用而创造出了在问题 4里所谈到的 HMS监狱的那些主要的〝围 墙〞。‘集体系统’的主体正在失去作用,而它之所以正在失去作用是因为“明晰与扩 张的新纪元”的正在运作中。在我们的时代,CS的这些势力和明晰与扩张的纪元正在相撞击, 而为了 Sovereign Integral意识要在这个物质性的场域里显化出来,‘集体系统’必须要改变 以容纳它,因为它们就像油和水,是无法混合的。

因此,那些握有‘集体系统’的控制权的人,对于‘有事情会出错’有着极大的恐惧。那预 示着极大的改变的某件事,在这个世界里正在发生,而这个改变并不是他们会欣然接受的事。面 对改变,这对他们来讲是一种权力的削减,他们将会采取一些恶毒的计划来让全球居民持续 地分心、不安、紧张、不确定、无知、陷入科技的过度负担、专注于恐惧、以及无力感。

你在你的问题里所列出的所有项目,再加上更多你没有列出的,都在计划之各种不同的阶段 当中。这并不是说他们就会成功地发动那些计划,但那些计划确实是正在被准备中,而只要 去细想一下这些计划,你就会看到那已经压倒了人类家族的自然天性之阴险的本质。

那‘集体系统’将会倒下。它必定会倒下。那些器官将会停止运作,而那主体将会死亡。这 将会需要时间,它将会是一个需要有许多年时间的过程,而这过程将会令人欣慰地提供了一 个过渡的阶段,以便人类能够适应那新的主体,这新的主体正在被建造要来支撑与维持新的 Sovereign Integral意识,当它--我们的起源--在这个世界里变得被了解到就是我们 时。

当我们各自为我们自己拿掉那些被输入的程序,而解除了我们的 HMS时,就会有一个连接 到 Sovereign Integral之必然的结果,而在这种接取里,我们创造出了可以击败那些存在于地 球上的黑暗议程之最佳机会,也缓和了在‘现今正在败坏的集体系统之主体’和‘将要取 代它的那个新的主体’之间的过渡。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 6:请说明一下,对于那些即将到来的改变,人们如何能够做好最佳的准备,不管此时他们是位 于觉醒之光谱的哪一个区段上。我们的看法是,虽然在物质的现实里有一些准备工作可以做, 但一个安全的地点只是那些聚集在那里的人之意识的一种反映,并没有一个场所必定会比任 何其它的地方更好(取决于各自所选择的要去经验这些时刻的路径)。

James对问题6的回答:我要回答的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因为那真的是要取决于个人,但宇 宙对于我们每一个人的支持系统(the universal support system for each of us),就是我们的 呼吸。把我们连结到我们的起源之点(our point of origin)的,就是呼吸。而且在我用那个 起源之点的说法时,我说的不是肉体的出生--此生或任何其它世。我在谈论的是,我 们的‘存在之完全的状态’的,Sovereign Integral的意识状态。

在时空里的任何地方,呼吸都是在其中人类仪具得以连结到这个起源点的方法。呼吸是‘物 质性的次元’和‘那些量子或交互于次元间的领域’之间的门户,但它不是那种平常的、自 律的呼吸,而是我们称为量子暂停(Quantum Pause)的一种非常特定的呼吸模式。

量子暂停是一个简单的、四阶段的过程。以一个三到六个数数(counts)之间的吸气--依 你的肺活量、心情、和隐私的程度而定来开始这个过程。在你经由你的鼻子吸气之后,把气留住 (暂停)一段相同数数的时间,然后经由你的嘴巴呼气,再次地,相同数数的时间,然后不 动(暂停)相同数数的时间。

那呼吸模式被用一个四个数数的例子描述在底下的图解里。关键是要在过程的四个区段保持 对称(每一个区段的数数都一样)。如果你是用一个三个数数的呼吸,在每一个区段里都同 样用三个数数。你不必去精确地监控,反之,用一种轻松的态度来控管每一区段的时间,并 且让那流动保持一种一致性。



上面的图解描述的是一轮,我建议做三到四轮为一组,然后再回到平常的的呼吸。这个〝平 常的〞呼吸时期被称为 巩固(Consolidation)期。在整个过程里都闭上你的眼睛,并且以一 种舒服的姿势坐着,把腰挺直,双脚着地。在你开始你的巩固期时,那是一个要把你的焦点 和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冒出到你的意识的表面的那些事物上的时候,知道说这些事物的升起 是有理由的。这是一个把六种心之美德(赞赏与感激、慈悲、宽恕、谦卑、勇气、和谅解) 应用到任何显化出来的思想或感觉上的好时机。

这种巩固期通常持续大约三至五分钟,但没有规定的时间限制。让你的直觉来引导这段时间 的长短。一般来说,巩固期的每一次重复(而通常会有四或五个),冒出的思想或感觉会变 得越少,而在你进入到最后的巩固期时,你就已经把你自己的思想和感觉清空,而进入到量 子领域了。

以下的图解描绘了一节典型的量子暂停。要注意到在这个特定的例子里,有着三轮一组的呼 吸然后再一个巩固期。这样重复四次。你也可以用多达五轮一组的呼吸再加上巩固期,再次 地,重要的是对称。

量子暂停的运用看起来也许像是一种不太可能去“解除Sovereign Integral的压制架构,并 且更有效率地应付我们身处其中的过渡阶段”之方法,但我要鼓励你先试三个礼拜,再看看 你达到了哪些成果。只有透过你自己的体验,才能判断量子暂停的价值。如果,在三个礼拜 的日常练习之后,你体验到了一种新的清明和与你的起源点之连结,那么你就会有动机要去 继续,而在这个决定里,你就已经建立起了无条件的一体、平等、和真实可以挺立于其上 的起点(First Point)。

量子暂停的技巧有许多细微的差别存在着,而我要鼓励你们,用你们自己的方式去发现。我 和你们分享的,只是一种基本技巧,但这个技术还有一些是为强力的增强剂的微妙之处存在 着,而这些微妙之处在你运用这技术的时候才会发生,所以在你练习的时候要保持开放。

在你开始时的一些要点建议。对某些人来讲,紧接在呼气之后的量子暂停会产生一种微妙的 惊慌感。如果这种情况发生了,就缩短你的数数来减少每一个区段的时间。例如,如果你本 来用的一轮是四个数数,就把它缩短为三个数数,那么在你练习这项技术的时候,这种惊慌 的感觉就会消失。这些〝突然停止〞或量子暂停,有着一个你将会慢慢了解的目的。

我也要建议你把你的注意力集中在你的呼吸上--它的声音,它的质地,它在你的肺部里是 什么感觉,在呼气时你的嘴唇是什么形状的,它如何经由你的系统来流动等等的。这样的注 意力集中,把你和你的‘起点’或‘你的 Sovereign Integral之起源点’对齐了,因为呼吸就 是你真正所是的那个无限和永恒的存在体之门户,而就是藉由这个门户,它正在显化 (manifest)到物质性里来。

在运用量子暂停的时候,会有一种自然的倾向要去寻求光(或启发)的经验,或要去看到一 些新的次元,与一些存在体或甚至是上帝讲话,或拥有一种〝wow〞(表示惊叹)的经验, 来实际确认你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量子暂停的练习将会带给你新的经验和觉醒,但请把你 的期待放下。再次地,人类存在体喜爱视觉的刺激。他们喜欢去看到那些更高的次元,就像 是眼见为实一样。但是在量子时空里的一切,全都不顺应于人类脑力(心智)系统。量子就 是起源。它是超越物质的,它在视觉的、听觉的、和知觉的数据之前而存在。它在感觉和思 想之前而存在。它存在于这些刺激之前,并且到某种程度确实是隐藏在它们之后。

那〝wow〞的经验也许会以一种你的 HMS无法诠释或转译成影像、字眼、感觉、和思想的 形式显化出来。因此,尽可能地去把那些要有一种可经验的实况之期待排除,而单纯地只是 去跟随你的呼吸。到了 Sovereign Integral伸入到你的 HMS里并且宣告它的临在的那一刻,你 将永远不会忘记,你也不会把它误认为是除了它以外的任何东西。而当那一刻来临时,你也 许是正在刷牙,写一封email,或躺在沙发上休息。它以它自己的时间来发生。

除了量子暂停的练习以外,我要建议你为你的生活方式考虑新的范型。例如,我已经在事件殿堂网站以某种程度的详情揭露了六种心之美德。这种实践的方向帮助 你以更大的和谐来经历生活。另外,你也许也会在量子片刻(the Quantum Moment)的练习 里发现益处。

量子片刻就是,把你的一天切割成许多‘时间在推移的小节’。换句话说,那些〝片刻〞, 在这样的定义下,就是时间或事件的许多小节。例如,就说你在清晨起床好了;你现在就在 开始一个新的小节或量子片刻。在你进入到这新的小节之前,就练习一个小型的量子暂停- 壹轮或两轮的呼吸:吸气,量子暂停,呼气,量子暂停。这样会再次确立你的起点,把你 的以物质性为基础的人类仪具,奠基在量子领域里。当你在经历那些醒来、洗脸、刷牙等等 的过程时,你就是正在走过那些时间的小节。

量子片刻,作为每个小节的起点,感知到个人是至高主权的(sovereign)和无限的,并且存 在于此时此地。就在此时此地。它并不是正在一些灵魂的层面上飞来飞去;它并不是隐藏 在一个上帝或大师的那些长袍下;它并没有和你的人类仪具分开;而且它也没有要避开人 类境况。它现在是,并且永远都会是,存在于此时此地。如前所述,量子片刻就是一个时 间的小节,感觉起来就像是一个门户被走过了,而你进入了一个与先前的小节不一样的经验 之门。它们可以就像是这么简单:你从你停车的地方走到你办公的地方--那是一个片刻- 而接下来电话响了,你就过渡到一个与某人讲电话的新片刻。

你的整个一生,就是一系列的时间之片刻或小节,而在每一个小节里都有你那无限的自性 (your in finite Self)在陪伴着你,那无限的自性在这个地球上正在追求一件事:在人类仪具 里实现它自己。

在我们的世界里,讯息和知识的分发像一些盖子被打开的消防栓般地四处喷洒。每一个人都 告诉你说真理之路是这一条或那一条,而那〝道路〞却把人引入了分离和因此而来的欺瞒。

当你处于量子片刻中时,你在路上看到的叉路永远只会有两条:真实和不诚实。真实是发自 Sovereign Integral的生命之气息。不诚实则是人类脑力(心智)系统在重复着,经由手机、 电视、书籍、研讨会、电影、网络播客、电子报、网站、新闻和人类关系而在我们生活的每 一个角落里跳飞的,知识和讯息。

要在此时此地(当下)实现作为 Sovereign Integral的自性,并且当在人类仪具里时也表达出这种 (Sovereign Integral)的意识,需要你在你的地方宇宙(local universe)里--那些你物质性 地在其中移动之生命小节里--聚焦于六种心之美德,并且持续不断地应用它们。实现的 关键在于,对于你的行为的一种直接、清醒、和真实的评估,并且把六种心之美德应用到已 经变成了你的自欺和不诚实之表达的那些行为上。

量子片刻帮助你去临在于片刻中,并且把你的自性看成是观察者,不是去批判别人或你自己, 而是保持着对于 Sovereign Integral之清醒的评估,并且把宽恕和谅解用于这一辈子中每一个 你刚刚才进入的小节里。它变成了一种生活的方式。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7:请从你的观点(或你所代表的那些人的观点)来说明上升/提升(Ascension)这个主题。上升到底 是什么?你会建议人们如何来看待它,和如何来把它放在他们的性灵觉醒上?

James对问题7的回答:要了解上升就必需要了解它的一些起源。上升的观念是因为分开和 不连结而产生的。宗教认为,源头或上帝是在自己(自性)之外的,存在于宇宙的某个遥 远的次元里,与人间是完全分离的。人类存在体们并不全然配得上上帝,但宗教,在它 的自我开悟的状态中,给了人类信仰(faith)的观念。靠着信仰上帝,上帝就会降临而把你 从人间中解救出来,当然如果,你有信心并且遵从祂的戒律的话。

上升的出现,并不那么是来自宗教,而是来自一些性灵秘教的源头,它们断定说,人类不需 要只是消极地运用信仰,而是,他们可以上升到源头那里。换句话说,不是等待上帝到你这 里来,而是你可以到上帝那里去。人类,在一些大师的适当监护之下,可以学习如何去上升 和获得神格,而他们自己也可以变成一个大师,以一个光(或启发)的特使之身份来为上帝 和祂的宇宙效劳。

宗教和性灵实际上有着相同的想法,差别只在于,宗教用消极的信仰而性灵用积极的训练。 上升的起点(First Point)就是盼望着一个在自性之外的源头,因此就是分开和不连结。任何 开始于分离的起点,都会被吸入人类脑力(心智)系统的引力场而迷失于引力场里面的那些 欺骗中。

因此,上升并不是 Sovereign Integral状态的一个面向。如我的前一个回答里所写的,你存在 于这里,过去一直是,将来也永远会是。在你自己以外没有任何地方可以找到你自己,或上 帝,或光,或开悟,或上升。这样来看它好了,如果你是自我齐备的,如果 Sovereign Integral无时无刻确实都在你内,那么你到底还需要上升到哪里去?是领悟 ,不是上升。领悟有着在所有的生命表达里之‘自性之无条件的一体、平等、和真实’来作为它的起点。而 上升/提升的起点则是:我和我的源头并不平等,我的源头在我之外,因此为了要成为一个更值得 爱与光之更优秀的存在体,我必需要上升到我的源头那里。

上升是属于‘宇宙的老师-学生秩序’的,驻在 HMS里。它界定了那些‘被卷入于地球和 许多交互于次元间的层面之性灵的信念系统里’微妙的自我欺骗之面向。如果你相信你是 处于那上升的过程中的话,那就问你自己这个问题:我要上升到哪里去?我怎么知道说,那 个终点不是属于人类心智系统的?我那上升的心理画面是基于我自己的经验,或它 们都是从那些人类的讯息和知识系统被下载下来的--换句话说,无意识的领域?

所有被用于上升的过程上之能量、努力、专注、和学习,都是对于你自己的 SovereignIntegral之实现的一种注意力的转移。那就像是,你追逐的是一个影子而不是本体。上升的通 道被安置在那些被认为会在你进入到上帝的光与爱之旅程中扶持你的导师和大师--有肉体 的和交互于次元间的--之安逸里。在这种旅程上你会看到的是,你如何地免除了你对于这 个世界之饥荒、不平等、强夺、战争、虐待、奴役、疾病、种族歧视、和上百种其它的弊病 之真实的境况的责任。那责任的免除是以你的旅程本身之形式来发生的。那旅程的本身就是 注意力的转移。就是分离。

Sovereign Integral意识的实现,就是一个人的真正自性之实现,而那真正的自性也同样在其 他的每一个人里面。你把人类家族的情况看成是你自己的,也把你的情况看成与其它的每一 个人是一体的。你活在当下,致力于 HMS的废除,知道说当你这样做时,你就是从一个人 类仪具里在唤起Sovereign Integral意识来显化于那‘完全和绝对的明晰,以及因此而来的扩 张’之地球上。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8:关于你认为你自己是在为他们发言,并且是他们的代表的那个存在体们的种族,我在这里必 须要承认,我认为我自己也是这个团体的一员,但为了我们的读者之故,如果可以的话,请 你简短地回答以下的问题,因为有些人可能没看过WingMakers资料:

•他们是来自哪个行星或/和时间?
•他们在这里有肉体的存在吗?
•你目前在这地球上的任务是什么?
•他们和其它的人类有过像和你一样的接触或交流吗?

James对问题8的回答:从 WingMakers.com网站最初被发布在网络上至今,已经快要整整十 年了。那些最初的数据是被设计要去启动某些人到 Sovereign Integral意识(或知觉)的。这 种意识没有办法被容纳在 soul、atma、spirit、或 anima(译注:灵魂的各种说法)之历史背景 里,它需要被重新定义,因为灵魂的概念是上帝-圣灵-灵魂复合体(如同在问题一里所定义 的)的一部分,因此也是人类脑力(心智)系统的一部分。

非常少人有意识地了解到这件事。实际上,在过去的十年里,Sovereign Integral只被稍微地 介绍到,并且故意被放在WingMakersLyricus网站的后炉眼(译注:西式厨房里的火炉通 常有前后两排炉眼,后炉眼比较小,意喻着次要的地位)上慢慢墩煮。在这个明晰的新纪元 里,Sovereign Integral将会被提升到一个鲜明和可接取的新层次上。

我们这些涉入WingMakers和 Lyricus的人所专心致力的,是要介绍Sovereign Integral的意识 状态,并且为那些有志要把这种意识实现为他们的自性的人提供支持。我们认为,人类家 族被设定要经由这世界的那些讯息和知识系统之喂养,来相信它(自己)是什么,而这些系 统会刺激和激励人类脑力(心智)系统,来确保个人会迷失在分离与不连结的幻象里。

至于 WingMakers是来自哪里,那并不重要。我们就是你们,而你们就是我们。就是这样。 地球和人类以及大自然的一切所显化出来的世界,只是〝洋葱〞的一层。也有一种由洋葱的 无数层所组成的交互于次元间的领域存在着,而在这些层里,居住着生命形式内的生命形式 内的生命形式(li fe forms within life forms within life forms)。它的错综复杂性和广度无法转译 成人类语言。

存在于显化出来了的(manifested)、三次元的(three-dimensional)宇宙里之存在体们,就是 人类,而且只有人类。存在于(洋葱的)〝另外一些层〞之内的存在体们,就是没有在物质 性领域里显化出来的,交互于次元间的存在体。但所有的存在体,不管是人类/物质性的 , 或非人类/交互于次元间的 ,都是Sovereign Integral意识的一部分。

现在,我很清楚地知道,对许多人来说这种揭发延伸了他们的 HMS到了不舒服和忧虑的地 步。HMS无法轻易地抓住这些观念,因为这些观念超出了 HMS的那些观念模式之外,但这 些都先不管,你须要去做的就只是量子暂停的练习、在你的本地范围里应用六种心之美德、 以及透过Sovereign Integral的眼睛来观察--那Sovereign Integral是在你内深处的量子临在, 没有被设计好的程序(no programming),没有预定好的行动(no agenda),没有欺骗,没 有意图。它单纯地就是它自己:无条件地在每一个气息(每一次呼吸)里,表达出一体、平 等、和真实。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9:如果你有任何关于‘那此时此地正在监控,协助,与之互动,利用,或操纵地球上的情况之 主要的存在体族类之各种不同的议程’之讯息的话,请尽可能地说明。

James对问题9的回答:就如你也许已经在我之前的回答里所推测到的,现存的存在体之数 目是无限的,然而,如果你读得够仔细的话,我确实是说,人类是宇宙中唯一‘三次元地显 化了的存在体’(three-dimensionally manifested beings)。那些非人类的存在体能够在三次元 的显化世界(three-dimensional manifest world)里运作,但一般来说他们的身体并不是那么适 合我们的密度,如果他们不返回他们本来的次元的话,他们将会死去。

那些作为监狱狱卒的人之议程,集中在一件事情上:藉由把人类脑力(心智)系统的注意 力导入那些能够刺激他们的感官之娱乐场所里,来隐蔽层层的监狱围墙之景况。那些易受这 种转移作用所影响的人,就这样过着他们的生活,完全没有察觉到,在生命中的每一刻里他 们都在撞上这种监狱围墙。

那些有着一种不同的共鸣的人,他们的整体导航仪已经被唤醒了,而他们被整体导航仪所引 导着,他们全都在加深他们对于那些监狱围墙的感知。在每一刻里他们都能清醒地感觉到那 些围墙。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不会害怕那些围墙,他们不会害怕那些狱卒,他们也不会害 怕那些狱卒所效劳的人。他们的觉悟的过程使他们能在每一个气息(每一次呼吸)里感觉到 那些监狱围墙,以便他们可以把那些围墙的砖块,一块一块地拆除。

被关在监狱里的存在体,有人类也有交互于次元间的;那监狱是属于‘物质性的世界’和‘ 交互于次元间的世界’的。它包含了这两种世界。情况并不像是说,人类是在监狱里而死亡 时他们就挣脱出来,直接到达一种享用着天堂的果实之开悟的状态。不是的,你表达在这个 世界里的意识,会伴随着你进入到下一个次元。一个人类同样地(平等地)有能力可以离开 监狱而作为一个存在于‘交互于次元间的领域’里之存在体;要记住,平等和一体并没有一 种环境或振动领域要来作为前提(或条件)。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 10:有点和问题 9相关,我们有一些证据是关于目前发生在 Anunnaki的两个派别之间的冲突…… 同样地也发生在 Nordics和 Grey 灰人/ Reptilians 爬虫人(译注:三者皆为据说的,非人类的存在体族类) 之间;这还包括了光明会(Illuminati)和各个政府也许都已经和两边中的一边缔约结盟了… …那地球的主权将会如何。你可以对此评论吗?

James对问题 10的回答: 结盟的事只有在隐藏的精英团体里形成。而隐藏的精英团体就是 Incunabula。精英团体以以下之一般的联盟来运作:Incunabula >银行系统 >光明会 >秘密结社 >世界上的政府领导人。Incunabula控制着银行系统,而那些转动着“刻度盘”的人很聪 明地隐藏着。长期以来,所有其它的组织和目标都藉由一个势力而被控制,减弱,摧毁,或 容许去兴盛,那个势力就是银行系统。它是集体系统(CS)的主宰势力。因此,Incunabula的保 持隐藏不可见,如果不是必要的,也是很重要的。

Incunabula在最初是被设计要去为Anu的返回在人类领域里作好准备的--Anunnaki的国王,在最初的时候设计和共同创造了 人类族类。围绕着基督的返回(the return of Chirst)的 那个神话的一部分,是和这种期待联结在一起的,当它被那些知道(世界末日前的基督)再 次降临(the Second Coming)之真正面貌的人,耳语而进入到宗教的教义里时。

无论如何,Anu不来了,因为在一些次元内那游戏已经被改变了。本来的计划是,Anu在 2012的前几年进入到我们的世界,这几年会让他有时间去为〝时间的尽头〞(the end of time),或在主流媒体里一直被提到的 2012年,准备好他的工作人员--Incunabula。〝时间 的尽头〞被理解为是‘人类被植入程序的存在之结束’(the end of the human programmed existence);人类脑力(心智)系统的终止--那些蒙蔽了人类而使得它无法实现它作为 Sovereign Integrals的真正本性之监狱围墙的倒塌。

〝时间的尽头〞将会非常像是通过一片平静的海面上之一阵强风,而只有那些张开了它们的 帆并且准备好了的船,才会注意到风的效应。其它的人将会是如此地心烦意乱,如此地恐惧, 以致他们甚至没有注意到有风,或是如果他们注意到了,对他们来讲,那也不是在揭开生命 表达的一个新方式,新方向,和新陆地。

因为精英们是聚焦于财富-权力格网上的,他们把〝时间的尽头〞视为他们的权力之结束。 在这种认知之下,他们正在争夺地位,寻求要去形成新的关系来看看是否能让他们的时代继 续下去,或至少如果财富-权力格网还可以巩固的话,他们也要挤身于那些幸存者之间。因 此,在精英们之间是有着极大的内部斗争与不同动向存在着的。

有许多关于〝时间的尽头〞之诠释存在着,而就如我在之前的评论里所间接提到的,相较 于那些准备好了的人,那些被人类脑力(心智)系统所控制,并且完全适应和认同它所代表 的那个监狱的人,所感受到的将会非常的不同。对于那些人来讲,〝时间的尽头〞感觉起来 会像是那程序里有着病毒或错误。感觉起来会像是宇宙已经出故障了,而他们正在被吸进混乱 里。对某些人来说,那将会非常的可怕。

那些精英们,而这包括了他们的那些交互于次元间的同盟,了解到人类程序的最后结果是一 个未知数。它尚未被了解。它对于财富-权力格网--那让他们的控制得以永远存在的生命 线--之牵连还不确定,但他们知道改变正在进行中,而那改变之巨大,将会是空前的。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11:请比较,在我们进入到未来的移动过程中,通灵(channeling)和藉由遥视(remote viewing)所接 受到的讯息,以及预言之作用。也请说明马雅族(Mayan),霍皮族(Hopi),和其它最初 的民族(例如,各地原住民)之预言的作用,以及在揭露或告知未来方面,它们可能会有多 准确或多贴切。

James对问题 11的回答: 通灵(或出神代言,channeling)是 上帝-圣灵-灵魂复合体 (GSSC)的一种次级组件,而因此也是人类脑力(心智)系统的一部分。出神代言的起源 是来自 Anu的企图要去把他的角色自动执行(automate)进入到人类的领域里,因为他知道, 在人类所显化出来的世界与其它那些次元之间的通道会关闭起来。GSSC是 Anu的自动化系 统,用来把他的临在体现在人的世界里。

出神代言在早期是魔鬼附身(demon possession)的等同物,在这种状态下,一些交互于次元 间的存在体能够暂时地把他们自己注入到人类仪具里,来念一篇为他们准备好了的稿子。会 这样做的交互于次元间之存在体,通常都是,热衷于要藉由人类家族之性灵的和--到一种 比较少的程度--宗教的系统来把希望、爱、真理、智慧、和一些宇宙论的教导带给人类, 之 GSSC的操作员(an operative of GSSC)。

在更为晚近的年代里,出神代言已经变成更加地自动化了,使用被植入在个人通灵者的 HMS里之一些被预先设计好的(pre-programmed)稿子、声音音调、说话姿态、和腔调,来 为随后要在那些‘对于 GSSC有一种共鸣并且要在里面寻求开悟的人’之间的出版和散播, 逐字地〝广播〞出来。

那些出神代言的数据,因着它们那庞大的精心编制,就成了会在它们的读者心中引起敬畏和 几乎是立即信仰的宇宙论神童。像 The Urantia Book(地球之书)、与神对话、赛斯、Agartha、AliceBailey这些作品,与无数的其它作品,全都是为人类准备好了的文本,在 GSSC的指导下由一些次元性的存在体们(dimensional entities)所写,并且为了人类的需求而散布,以确保人 类继续满足于分裂与欺瞒--尽管是在性灵和宇宙论的真理之伪装下。

如果你仔细地检视出神代言(通灵信息),你将会发现它并没有提到 Sovereign Integral,是为你的那份寂 静(the silence that is you)。它们谈论天神、上帝、天使、外星智慧生物、上升存在体的服 务方针、灵魂的提升程序、道德伦理、实际生活、与上帝对齐、死后生命、以及宇宙之复合 的老师-学生秩序。那全都是被设计要来灌输分离观念以及让追求者确信‘真理存在 于有形的层面上’的,如此,他们就不必离开监狱而去寻找真理;他们只需要用他们的脑力 (或心智)去阅读或倾听。

遥视则是接通到人类脑力(心智)系统之无意识的或联合的场域(uni fied field)里。在意识 的这种场域里,遥视者能够接取到 HMS(人类心智系统)在其中延伸的地球或任何其它的 行星或系统--即整个已知的物质宇宙--之灵体印记(arstral imprint)。灵体印记就像是 一面粒状的镜子里的倒影。它缺乏质地和细节,但大体的画面是存在的。它是易受时间影响 的(it is time sensitive),因此在有些时候,在遥视者不知情的情况下,那被遥视到的对象在 (存在的)时间上是有变动的(the subject is time shifted),而那变动可以是几千年之久。

遥视者也会被一些‘并非物质性地显化了的,更为微妙的次元性的场域’所影响。因此,有 时候他们看到的意象并非是属于这个世界的,虽然那看起来像是物质的、三次元的世界,但 实际上它是属于灵体的或心理的(it is really of the astral or mental)。

至于预言,尤其是玛雅人的预言,是非常先进的,因为他们有一些特定的祭司是人类和 Anunnaki基因混合的后代,而这使得他们能够去了解人类脑力(心智)系统之更高秩序的数 学运算。在其基础层面上,HMS是一种数学的复合方程式(a mathematical composite equation)。我知道这听起来似乎是不可能的,但你的相信或不相信并不重要,我所能解释 的是,如果预言要行得通,那么预先确定(或宿命,predestination)就必须是存在的,而如 果预先确定存在了,那么数学运算似乎就很合理了,不是吗?

就预言(的内容)来说,只有两个主题具有重要性。一种预言是和伟大的入口(the GrandPortal,如它在 WingMakers里所被知晓的)有关的,而另一种就是和〝时间的尽头〞有关的。 〝时间的尽头〞之预言被认为是玛雅人所做的,但如同我前面所提出的,那预言有一种起因 于两个种族的基因混合之 Anunnaki的影响存在着,这完全是另一个故事了。

〝时间的尽头〞之预言实际上是起始于亚特兰提斯人的时代。在亚特兰提斯的领导阶层中有 一个人,对于预言拥有着一种极具洞察力的知识,他是如此的杰出以致于连Anu都注意到有 这号人物存在。我把这个人称为 Cogniti,他能够感知到,和,更重要的是,检索以及相互连 贯出〝时间的尽头〞之预言。这个预言被描述给了 Anu听,而它就是那导致Anu把天堂从地 球封闭出来的刺激景象。

Cogniti的预言是说,在遥远的将来,有一个人会把地球开启到那些交互于次元间的层面。地 球无法被从天堂封闭出来,因为把天堂恢复是那个人的天命。Anu对于这个预言感到不愉快, 而这个预言启发了他去把人类和那些交互于次元间的层面分割开来,反之他创造出了是为 HMS的一部分的那些新的世界,以一些程序的方式驻在人类脑力(心智)系统(上帝-圣灵-灵 魂复合体GSSC)里,那包括了转世和来生的一些概念,以及一些灵体的、心理的和灵魂的 (astral、mental、soul)层面。

〝时间的尽头〞之预言,如 Cogniti所描述的,对于 Anu来说是一种威胁,因为如果他的创 造物--人类存在体们--能够接取到那些次元的话,他们就会知道他们是被程序设定的存 在物,他们的真正自性之模糊的影子。所以引发了上帝-圣灵-灵魂复合体(GSSC)的就是 这个预言,而 GSSC变成了 Anu奴役人类的军火库里那些最为复杂的迷宫之一。

第二个预言就是“伟大的入口”,而这件事并不只是和‘个人发现了进入到 SovereignIntegral的那些次元之入口’有关,而是人类全体(发现了伟大的入口)。这是人类自 HMS 解放出来,回复到它作为 Sovereign Integral的境界,而仍然在一个人类仪具里显化于地球之 上。总之,那就是人类仪具成为 Sovereign Integral的意识状态的一种表达工具之转变。

虽然霍皮族和许多其它的原住民文化都有着一些预言性的未来景象,但这些里的大多数都是 HMS里的程序,或者是彻底地在那些监狱围墙之内,要不就是和我刚才描述过的 HMS之无意识的 领域起共鸣的,那两个主要的预言性主题之回音。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12:我们的了解是,Looking Glass(窥镜)和其它与外星人有关的时间之门的科技,在行星如何能从进入 到银河层面的运动中幸存下来这件事里有一种作用。Majestic(注:好像是一个神秘组织)的 Dan Burisch所提到的, 去关闭那些人造的星际之门(stargates,为了要避开一种潜在的大灾难)的努力,是一种可 靠的作法吗?而对于我们的行星要穿越银河层面这件事,它将会成功地帮助我们平顺地过渡 吗?

James对问题12的回答:地球的过渡并不依靠任何的救世主或科技。要记住,人类家族、次 元性的存在体们、地球、大自然、和宇宙,全都被统一在平等的基调(the Tone of Equality) 里(如在 WingMakers哲学里所描述的那样)。这种平等正是为什么分离并非真实的原因。任何 属于分离的事物都存在于欺骗或 HMS里。

地球正在这种平等里行动(the Earth is conducting itself in this equality),而那就是一切所需 (and that is all that is required)。去评论星际之门以及其它的时空操纵科技,只会助长分离的 欺骗。那是 HMS的一种戏剧幻象。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 13:WingMakers传说强调了,可以被视为是行星上的一种 chakra(脉轮)的系统之发现,而那活 化可以被视为是创造出了可以产生一种 kundalini(拙火/生命力,一种瑜珈教理)型的效果之必要的连接,而那 kundalini的效果会把地球从第三次元推进到第五次元,而因此可以避开Nibiru似星体的路径 以及一种讨厌的机器人族类之入侵的可能性。这样说仍是对于“为了要避免剧烈变动和/或入侵 而必需要发生的事“之一种正确的描写吗?

James对问题 13的回答:你的诠释是一种有趣的解释,但含义却不正确。首先,七个 WingMakers选址分别坐落在每一个洲大陆上,并不代表是一种 chakra系统,而是象征着它们 隐藏在每一种文化里。WingMakers神话是一座从Sovereign Integral到人类脑力(心智)系统 的桥梁,而它是被设计要去藉由解开那些 HMS的面具来唤起这种关注,而有利于 Sovereign Integral的本体的认识。它是一种对于每一个个人来讲(效果)都不一样的准备过程,但在人类仪 具里的每一个个人,也都是以各种不同的程度被囚禁在 HMS里的。

我一直都说 WingMakers数据是被编码的(encoded),而这些编码是被设计要去为‘个人对 于那些更深的结构(那些较外围的监狱围墙)之觉醒’做准备,并且帮助个人把进入到 Sovereign Integral的新领域之路变得顺畅的。Sovereign Integral并不是一个永久安逸、美好、 自由、无痛苦、和有着极端物质享受的领域。而是,它是对于‘我们如何全都是一体的,并 且相等于最初源头’的一种体认,而这使得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对那监狱以及它的那些不正常 的事件之发生负责。

一个人怎么可能在死亡的时候离开肉体而流连在一个美好和令人鼓舞的天堂之领域里,而他 们的人类同伴却被留在地球上那个他们没有怀疑到的 HMS之监狱里受苦呢?有些人会说这 是因为业力(karma),而这些可怜的存在体们以这种资格具体化为人来服役。即便这是真 的,难道这样就免除了你去支持和帮助你的人类同伴之责任了吗?要记住我们全都是一体的。 我们全都存在于平等的基调里而作为至高主权者,联合起来而作为最初源头(we all e xist in the Tone of Equarity as sovereigns united as First Source)。

发生在一个个体身上的事就是全体的事(What happens to one happens to all)。

当我谈到那些迷失在监狱里而不自知的人时,我所指的并不只是受压迫的人--那些在难民 营里挨饿的人、那些在健康上有着无法克服的困境的人或那些在人际关系中受虐待的人(这 只是列举一二)。不是的,我说的几乎是具体化在地球上的所有人类,以及那些已经移往一 些灵体的或精神的层面(astral or mental planes)而仍是在监狱里的人。如果你尚未实现那作 为 Sovereign Integral的自性,你就是处于监狱里的某个地方,并且,虽然那是很明显的,但 我还是必须要说--这包括了那些狱卒和典狱长。

至于,你提到的那机器人族类(WingMakers神话里的 Animus)是黑暗势力的一种象征性表 述。他们并非是真实的,在这种意义上他们代表了在现在或将来对人类的一种威胁。

对于已经提高了他们的意识,而把他们的知觉加深到可以感知 Sovereign Integral并且经验到它- 不管是多么地短暂--的程度的那些人,就是一些必须真实和率直地表达出这种新的状态 的人。这是 Nunti-Sunya的时代,Nunti-Sunya就是静止或空无的使者(the messenger of stillnessor emptiness)。这是关于监禁的结束(the End of imprisonment)之古老的、被编码的术语。 那〝空无〞就是 Sovereign Integral存在于其中的量子临在或状态。

就如我在之前的一个回答里提到的,Nibiru似星体对地球已不再是个威胁。我们的威胁是人 类脑力(心智)系统以及它那可以使自己永久存在(self-perpetuating)的本质。


来自 Project Camelot的问题 14:我们有证词表示说,Anunnaki已经在这里了,正在与一些现今的政府合作,在我们位于火星 上的基地。你同意这种说法吗?Nibiru是一颗载有 Anunnaki之具有负面目的的那一派之小行 星吗?而它正朝着地球而来?

James对问题 14的回答: 我同意 Anunnaki已经在这里的说法,但他们并不是威胁。就如我在 之前已经陈述过的,真正的威胁是人们对于重新去了解他们的世界之出处是来自 HMS或是 Sovereign Integral这件事的漠不关心。那些精英们,在所有的层面上,把人类的注意力导向 那些成果上,这是要依据他们的需要来建造世界。世界新秩序(the New World Order)现在 已经存在了,而 Anunnaki和他们的人员配置已经成功地控制了它。不管你给它的是什么名字, 这个世界确实是在经历一种新的秩序,而在精英们之中有人正在评估群众对于这些改变的觉 察,以及他们对那个新秩序的反应。

为了要确保在人类群众里的反叛是可控制的,精英们使用娱乐、媒体、宗教、政府、和教育 系统来降低人类对于那些真正的问题之敏感度,把他们的注意力保持在那些琐碎和无关紧要 的事情上,而一直都在监视他们对于被监控的反应。

你可以争论说这是偏执狂,你也可以争论说人类是太天真和太容易被操纵了。如果你选择了 这两边的任何一方,你就是已经启动了你的极性对立系统(Polarity System)。恭喜你。要点 是看你与人类脑力(心智)系统的概念或与 Sovereign Integral的概念起共鸣。如果是后者, 那就让你的共鸣来带领你,并且,以一种非正式的(或方便的)方式,来把你的注意力从那 些反映或构成 HMS的元素中解放出来。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15:你知道关于在月球和火星上的基地,以及各种族类(包括人类)都在那里有基地的事吗?

James对问题15的回答: 我要为听起来像是一张不停在重复某段声音之损坏的唱片而道歉, 然而,尽管我可以肯定地回答你的问题,说在月球上(以及我们太阳系里的其它行星上)是 有一些基地存在着,但实际上许多的这些基地并没有在我们的人类领域里显化出来。换句话 说,一个人类可以站在这些基地面前,而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它们。这种现象和有人在拍照时 肉眼看不到但照片上却会出现的一些圆形光影(orbs)是相似的。同样的情形是,在摄影机 里被目击但人眼却观察不到的那些 UFOs。

有非常多数的外星飞行器都只能被短暂地看到(如果还能被看到的话),那是因为地球上的 重力系统把他们的飞行器〝拉〞进到我们的次元里,而使得它们可以被我们的感官看到。在 月球上,这些重力场就没有作用了。

那些基地是其它族类所开发出来,主要地是 Anunnaki,要作为观察和贮藏的场所的。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 16:就你的了解,当一种南北极的转移或地壳的大变动发生时,当权者们躲在地底下那些他们为 此而建的基地里,幸存的机会如何?

James对问题 16的回答:现有的地下基地对于那些变动并非是免疫的。如果地球/大自然要 全体人类去感受到这种量子世界对于显化出来的世界之加压的话,那么将不会有地方可以避 开它。地震和洪水,举两个例子来说,也会毁坏那些地底下的设备,还有可能会比地上物更 惨。其它方面的事也会让那些相信他们可以操纵地球/大自然而不必付出代价的人学到教训。

我要表明,我不是在暗示说,那些可怕的地球/大自然的改变是即将要发生的或无可避免的, 而是在说,当它们发生时没有人可以免于受到它们的影响,因为实际上我们是一体和平等的。 在精英中有些人相信他们有豁免权,但他们是太迷失于他们的HMS的那些程序里面了,他 们被蒙骗和洗脑去相信:他们的那些行动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跟随他们进入到下一个 次元,并且包围着他们,一直到他们放下和被豁免(until they forgive and are forgiven)。

这种免除(forgiveness)并不是一种圣经上的话或宗教里的陈腔滥调(指宽恕);它是 Sovereign Integral会保持为无法接取的之天性,除非在人类表达(HMS)里的个人,在他们 自己内揭竿起义,并且对他们的当地宇宙宣告:不要了!我不要成为这种欺骗的一部分了。 我不要再把我的精力提供给这些欺骗的作为了。当其它人受苦的时候,我不再袖手旁观了。 我再也不要在我的自我怀疑里颤抖而容许当权者来决定我的命运了。我再也不会被吸引到精 英们那些分散注意力的事物里了。我再也不会把我的行动保留给将来了…行动的时机就在 现在!【译注:这种免除,用中文简单的说就是,一直到个人免除了他们之前的行为和习性, Sovereign Integral才会免除它的不可接取性而对个人开放。】

如果你这样做了--不只是用说的,而是真正的行动--你就会看到一个空间在你的生命中 打开了;这空间有点是一种没有沾染上人类习性或定义的空无与静止。这就是你可以在里面 公开表态并且散发出 Sovereign Integral之一体、平等、和真实的地方。这就是那将会改变世 界的有力行动。会带来改变的不会是那些组织、宗派、或民兵部队。它们无法反抗精英们。 只有那自性,那与地球/大自然协调运作的 Sovereign Integral,能够反抗精英们,并且迎接明 晰与扩张的纪元。

当你以所有细腻的脉络和细节来表达出真诚和冷静的自我评估时,你就是在招引 Sovereign Integral的那些新行为。这些全都是真正的放下(forgivenness,宽恕)之征兆;它们不是一个 机器般地吟诵着宽恕的仪式之受罪恶感支配的信徒的那些假装虔诚的、过度情绪化的投降协 定。无情、盲目、或彻底投入于财富权力格网的人,在关于接取到 Sovereign Integral状态这 方面的情形也全都一样。你将会被拒于门外。放下(或宽恕)是对于你的目前处境之自我评 估的有效处方(active formula),以及对于那些与 Sovereign Integral起共鸣的新行为之运用。

每一刻都面对你的生命,并且察看你自己是在 HMS里运作,还是正悄悄地在进行把绑住你 的那些线剪断的工作。如果你感觉到你的行为反映出了一种一体、平等、和真实的状态,那 么你就是在与 Sovereign Integral起共鸣。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 17:你会把自己视为一个为了带领行星度过这次的转变而返回的时间旅行者(time traveler)吗? 你会用这种观点来看待任何其它伟大的导师或世界名人吗?

James对问题 17的回答:就像活在这些时期里的其它每一个具体化在一个人类仪具里的人一 样,我是我的至高自性(Sovereign Self),并且我也是最初源头(First Source)。我比有些 人更察觉到这种状态,而这就是唯一的差别。我是那些已经接触过监狱外面生活的人,其 中的一个,而我并非带着对于〝另外一边〞的描述而回来,而是带着一些能够帮助人们与他 们的不可思议的自性形成对齐,并且以更大的自在来移动到明晰与扩张之纪元里的,被编码 的作品、技术、和行为的系统回来的。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 18:我们的理念是认为,躲在完全看得到的地方是最聪明的……或,换句话说,最安全的地方就 是公众都看得到的地方。你却选择了隐秘和主要是匿名。你可以解释一下,在这种做法背后 的理念、当权者们监视你和你的工作以及你和当权者们有关的经验、还有将来在什么样的情 况或条件之下会推动你亲自现身?

James对问题 18的回答:我的匿名并不是一种要躲避当权者们的表现。我是一个无限的存在 体(an in finite being),就如你和其它的每一个人一样。我选择匿名的原因是由于想要让那 些作品自己说话,不要有名人或形象的加持,因为我既不是名人也没有什么形象。此外,当 权者们知道我是谁,如果他们想要这样做的话,也知道要如何找到我。

我的工作,就如它看起来似地那么单一,就是把 Sovereign Integral重新介绍给人类。它是一 个有着许多层意义的、被编码的文字概念。有些人会马上和它所包容的概念起共鸣,而不全 然知道为什么,或那个字是什么意思。虽然它是在十年前透过 WigMakers网站被介绍出来的, 但它当时的揭露只在某种层面上。现在,藉由这次的交流,以及接下来的那些交流,它的一 层新的意义要被揭开了。

Sovereign Integral是那扩张之明晰的存在体(the transparent being of expansion),只适合于那 个我们已经开始进入的纪元。它是那个经由它,个人可以在无条件的一体、平等、和真实中 体验到最初源头的入口。它不是灵魂或圣灵。它也不是上帝。它和上帝-圣灵-灵魂复合体(GSSC)不 相关。它在人类脑力(心智)系统的此种概念(指 GSSC)之外。而这正是为什么‘要去了 解 Sovereign Integral是什么’会是一种挑战,以及为什么要去体验它那些无与伦比的特性和 次元性的表达需要许多的准备之原因。

Sovereign Integral存在于那监狱之外,而由于它那无限的本性,它更是包含了那监狱。作为 一种蕴含了人类身体的元素(as an encompassing element of the human body),它就像呼吸一样 地贴近着你,在你的人类仪具里循环流通,而仍于空无和静止中存在于它自己的量子存在领域里。 我知道那空无/虚无的描述似乎是不完备的(unfulfilling),对有些人来说还会有一点可怕,但我 所说的那种空无只是在说,它是没有假象(幻觉)的--没有人类脑力(心智)系统的那些 欺骗与分离。

最后,既然这是你的最后一个问题,我要补充一点,我了解到我对于这几组问题的回答,也 许会在一些人的心里引发一种迷失的感觉--可能刚开始不会,但在几天或几周后,你也许 会以你的过程来进入这种感觉。我要向你保证说,这是正常的。这种迷失的感觉是放下那些 把你和你的人类脑力(心智)系统绑在一起的事物的一种结果,而任何要把这些绑住你的线 斩断的东西,任何声称说你那些庞大的、有着许多世的生命之信念(your extensive,multilifetime beliefs)是建立在一些欺骗的程序上的东西,要去接受这类信息,是很难会没有一种失败的 感受或迷失的感觉的。

我只能告诉你们,对于你们有些人来说,当你觉得你已经迷失了时--对于你的每一个思想 和感觉都觉得不自在--你就是那个离‘要被找回’最近的人。让这种认定感来安慰你吧。对 于大多数人来讲,Sovereign Integral的了悟会一波波地出现,它们会像是正在被剥开的一层 层的皮,一次剥开一层,渐渐地使得完全的了悟成为可能,至于对于你们之中的每一个人来 说,这种了悟会发生在什么时候,最好还是让它是个谜。你不会知道它什么时候要到来,但 在这新的纪元里,那些条件是有利的,而那过程因为有了像量子暂停的这些准备,正在被加 快。

对于你的过程,请要有耐心。在Lyricus 里我们称这种过程为 起源点(the Origin Point),因 为当它发生时,你会在人类脑力(心智)系统之外经验到你自己,而你会感觉到你的自性已 经回到了它的起源,可是当然,它从来也没有离开过,它只是感觉起来像是一种返回,当 你从人类脑力(心智)系统正在过渡到 Sovereign Integral的时候,而在真相回复之前这种返 回的感觉只会持续一下子。

你们那些已经有在注意 WingMakers.com, Lyricus.orgEventTemples.com的作品的人,也许 正在纳闷,我的回答为什么会如此的直接,并且,和我之前的那些作品比较起来,它们是来 自一种不同的结构。原因有几个:其一是,我们正处于一种新的年代,那明晰与扩张的纪元 正在运转中,而它正在与精英们所要做的事相撞击。另一个原因是,Kerry和Bill所问的问 题,以前从来没有人在一种公开的论坛中问过我,所以这些数据里的某些部分对你来说才会 是第一次听到。最后,我个人要去揭开Sovereign Integral的下一个层次(之意义)的工作之 一部分,就是必需除去某些当初被放在原始版本的观念里的一些为了要桥接的圆角(some of rounded edges of the bridging)。

你们每一个人都必须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大师、或上帝、或光、或外星的救援者都不存在 的话,那我会是谁?如果在我的世界里我就是大师、上帝、光、或救助者的话,我会做什 么?该是为你自己负责的时候了。要挺身而出并且体现那你所是的一体、平等、和真实,因 为你是无法站在一个至高存在体(Supreme Being)或大师的后面,而真正地表达出那 Sovereign Integral的意识状态的。

总结就是,这个欺骗之帝国的所有一切,那我一直把它提及为一个监狱的,必须要被建造出 来,以便能够奴役人类而不让人类知道他们是被奴役的。而自 Anu最初的奴役人类以来,所 有被完成的工作,一直就是欺骗,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人类决不可能继续被他们奴役,而 Anu 和精英们都确定这一点。最初源头正在人类家族里面重新启动它自己,你可以有疏忽的情况, 但那情况是不会被遗忘的。你从来没遗忘。

Nunti-Sunya.

从我的心到你们的,

James


•Kerry Cassidy追加的问题

James,

首先我要谢谢你对于我们所提出的那些复杂的问题之精彩的回答。

希望你不介意我问你一些直接关于‘目前在Camelot网站的“门口”并且将会影响到未来我们往 前走的方式’之一些需要澄清的问题。

我了解说,不受 HMS的控制后我们就是 Sovereign Integrals,是我们当地多重宇宙(our localmulti-verse)的神祇和最初源头。而 GSSC是把我们锚定于 HMS的东西……

鉴于,GSSC无法导致对于这个真相的正确认识,而你也在 WingMakers数据里陈述说 WingMakers是中央族类的一些代表,而中央族类也被称为 Elohim或我们银河系与所有生命 的创造者(宇宙中之基因管理人),你在 WingMakers资料的某一个部分里是这样说的。

如果考虑到这些的话,那么,Anu,以及Anunnaki,因此就必定是 WingMakers的成员了。可 是就如你说的,Anu成功地‘引诱’了交互于次元间的亚特兰提斯人去采用人类的身体,因 而变成了被 HMS所囚禁,进入了一种再发的循环里而无法逃脱,除非藉由认出了一个人之 真正的天性,即是一个Sovereign Integral,也就是最初源头。

基于这种困境(矛盾),有人可能会问: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 19:Anu是什么人?他的目的是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James对问题 1 9的回答:Anu登上 Anunnaki国王的王位是他的善于操纵与足智多谋的结果, 这开始了他是他的族类之〝救世主〞的身份,结果他把这种身份看成是他与生俱来的权力, 及于他的创造之所有的范围。以几乎是所有的人类定义来说,Anu就是上帝。

Anu的目的是多重面向的,并且是难以确切说明的,因为那完全取决于你是从哪个时空参考 点(timespace coordinate)来做评定的。从一个参考点来看,你可以说他那相对高超的创造力 给了他一种上帝地位的份量,然而从一个不同的参考点来看,你可以说他是魔王撒旦 (Satan),而事实上,他两者都是,但再次地,这是以人类的定义来说。

在存在的那些交互于次元间的层面之中,在这些层面里,存有们或存在体们作为最初源头之 个别的表达而存在。有一些存在体的族类存在于不同的振动密度(vibrational densities)里。就像在大自然里一样,在那些为数众多的族类之间也存在着一种能够决定哪 一个族类将会在不同的族类中脱颖而出而达到一种占优势的地位之天择的过程(a natural selection process)。Anunnaki就是在那些交互于次元间的层面里上升到突出的地位之存在体 的族类,而他们的国王Anu,预见了那能使他迅速跃升到上帝地位的过程。这个故事在各种 神话里被以上百种不同的方式诉说了出来,而 Anu就被那些虔诚、但不知道那上帝观念之起 源的人,在这个行星上崇拜成上帝了。

Anu的与人类有关的目的,就是要去创造出一种他可以控制的、物质性地显化出来的存在体 之族类。他的创造冲动诱使他去追求上帝的地位以及要被他的创造物所敬拜,但他知道这件 事只有在“他能够在一种适合人类脑力(心智)系统和它那些不同的次系统之人类仪具里, 奴役人类的真正天性”时才会发生。

要成为一个造物主(Creator-God)的冲动,是 Anu那至高天赋的心智的一个面向,这是他的 基因编码(genetic encoding)的一种自然的发展,就如他出于要解救他的族类和文明之需要, 而能够构想出这个方法一样。就是出于这种急迫的需求,他才会开始去想象要在地球上创造 出一种劳工族类。在 Anunnaki最初于人类的基因学方面进行实验只有几万年之后,当人类族 类顺利地进行下去时,人类形式的表达开始成为了其它交互于次元间的族类主要着迷的项目之一。

这种着迷产生了像我们人类一样生存在其它行星,而使用太空飞船来造访地球外星人的各种神话。有些 是善意的,有些则不是那么友善。然而,就如我先前提过的,在整个 宇宙中,人类确实是独一无二的生命形式,就它的密度与所显化出来的物质性之程度方 面来说,而这是由于 Anu在‘设计那些能被人类脑力(心智)系统所奴役的人类仪具’这方 面之实验的结果。

Anu是一位善于观察的大师。他了解存在体们的本质,而有了这种了解,他把它用来操纵。 他知道在所有存在体的核心本质上,都被编码了要去服务(were encoded to serve)。在 Sovereign Integral之内有这种天生被注入的天性要去为所有的存在体们之一体性效劳(to serve the oneness of all beings),然而,就如 Anu所了解的,这种要去服务之天生的志向,同 时也是一种可以被剥削利用的弱点--被剥削到存在体们可以由被操纵为被压制,而他们 根本不知道。

那个作为 Anu要展现出这整个创造出来的系统之目的——黄金的神话——只是表面上的动机。 Anu想要的是一些更广大的议程:那就是想要成为所有的存在体们--交互于次元间的和 次元性的(即人类)--的上帝,并且掌握住被赋予给创造出那个系统的人控制一个行 星、族类、群体、或个人的命运之权力。Anu相信,或也许是,把它合理化为,他只是为人 类和那些交互于次元间的存在体们提供了一种为上帝效劳的天性之实现满足而已。

至于对于你的问题之响应,为什么Anu要这样做?那纯粹是因为权力,但不是像我们会把它 想成的那种,一个公司的 CEO或一个国家的总统之权力,不是的,这是一种影响深远的, 并且包含了全部的族类和行星之权力,但即便是这个也并非是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动机是更 为微妙的:那就是要去征服Sovereign Integral意识,因为知道说甚至是和Anu比较起来, Sovereign Integral都是更为强大的,更有智慧的,而且更有知识的。这就是 Anu真正的动机 --要去控制比他更为伟大的东西。这是一种在我们人类领域里无法想象的权力,而一旦这 种权力被赢得了,它就会产生一种想要有更多权力的欲望,而因此,就会想要有更多精密复 杂的控制系统。

就是这些控制的系统,一个一个“叠”了上去,最终使得对于时间的感知减速了,而,就某 种意义来说,使得 Anu能够在一个完全不同的时间里运作。这种在时间上的不同,使得他能 够超前其它的族类,而像一个宇宙的操偶师一样地控制事件的流出(发生)。其它的族类因此而处于 不利的地位,因为他们是事件的 接受者 而不是其 创造者。他们处于创造之流(creation flow) 的背后,永远在挣扎着要赶上,要了解为什么,而,就某种意义来说,Anu却超前千 里之遥,在计算着其它族类会在一个完全不同的时间里遭遇到的,他所布局的那些棋步。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 20: 假如 WingMakers是中央族类,而中央族类则是造物的众神或 Elohim的话,那么,RA的资料和 随后的那些,例如 Wynn Free以及其它声称他们是在与 Elohim通灵的数据,是受到蒙骗的 GSSC之一部分,或他们确实是在与 WingMakers或最初源头通灵?

James对问题 20的回答:让我用一个类似的情况来回答你的问题。如果我带你进入到一个完 全黑暗的房间--这个房间里连一粒光子都不存在,但我知道房间里有一个调节控制器,而 且,根据经验,我知道它在哪里。如果我转动控制器,它就会以一种我能准确控制的焦点, 从一个来源点把光的粒子放射到房间里来。如果我把调节器的刻度调高,光子的数量就会增 加到一种你可以开始看到在房间里的一些物体的程度,一开始非常的模糊,不过你还是可以 看到,那房间不是一个黑暗的真空,而是由呈现在房间里的一些物体所构成的,即使你还不 知道那些物体是什么。

现在,如果我把那光子放射器的焦点定在某个特定的物体上,然后把调节器的刻度调到足够 的高度,你就会看到它即是人类灵魂。如果我把刻度调到更高,并且把光子散布到一个更宽 的模式,你就会看到上帝-圣灵-灵魂(GSSC)复合体像一个循环系统一样地注入了人类灵魂。如果我 继续把刻度调高,释出更多的光子进入到房间里,你就会看到在遥远的背景处还有一些物体, 就在上帝-圣灵-灵魂复合体的后方,而这些物体的表现甚至是更为模糊与神秘的。

那些位于后方的物体,光线的照射是如此地微弱,以致于它们保持在一种不为人知的状况里, 它们就是 Sovereign Integral以及它的集体表达:最初源头。上帝-圣灵-灵魂复合体(GSSC) 存在于这个房间里,并且是第一个被光线照明的物体。在几千个光子之昏暗的光线中, GSSC成了,如果不是百万个也有几千个,性灵的探索者们去阐明的目标。没有人看得够清 楚而可以去明确地定义它,因此那些诠释一个时代接着一个时代地存留下去。

如果我把光子放射器转向远处的那些物体,并且把刻度调高的话,那么观看者们就可以察觉 到,Sovereign Integral和上帝-圣灵-灵魂复合体是没有连结的,而 GSSC是某种实际上是压制 或遮掩了 Sovereign Integral而使它不能为人所见的东西。要‘只照亮Sovereign Integral而不去 照射出它被 GSSC的压制’是不可能的,这并不表示说,那些传播GSSC的人是骗人的或不 诚实的。它只是意味着,在 Sovereign Integral之更深的实相里,GSSC被揭露为是一种压制的形 式,而它与 Sovereign Integral或最初源头都没有以任何实质的方式连结在一起。

一些从GSSC通到 Sovereign Integral的桥梁正在被建造起来,因为有一些个人在一种无意识的 层面上察觉到了 Sovereign Integral的状态,而他们正在建造从 GSSC通往这个更深的实相之桥 梁,只是不知道他们的桥梁最终是要通达哪里。

现在针对你的问题。那些在通灵(channeling)的人并不有意识地知道他们的讯息是从哪个特 定的来源产生的。通灵是一种人类脑力(心智)系统的插入行为(a Human Mind System insert),而它的原始来源可能是未知的、身份不明的、或伪造的。它不是来自 Sovereign Integral状态也不是来自最初源头,因为这种讯息不是用字眼或影像可以传递的。无论什么时 候,当你看到字眼和影像时,你就必须知道它们是从 HMS内所产生的,而,是的,那包括了你正在看的这些字。

那些试着要去建造从 HMS通往Sovereign Integral状态之桥梁的人,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使用文 字、声音、技法、科技、和影像来启发人类去拥抱这个明晰与扩张的新纪元。因为这些〝桥 梁〞是以 HMS的工具来表达的,所以实际上可以说,当它们试着要去揭露〝房间里更深处 的那些物体〞时,它们都只能揭露出笼统的外形与轮廓。这全都是过渡过程的一部分,但诚 如我一直在说的,准备好要投弃你那些信念了--要把它们看作是可丢弃的--因为它们 不是 Sovereign Integral的附属物,因为信念是来自脑力(心智),而且只属于脑力(心智)。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 21:虽然你说没有提升--以习惯上大家对这个字的意义的理解来说--的存在,然而,你确实 说过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明晰与扩张的纪元,在这里面集体系统(Collective System)的那些势 力正在衰退中,在这里面 Sovereign Integral意识会更容易触及。

是什么引起了这种改变的,在这种…就如你说的,我们已经到达了显化出来的生命金字塔 的顶端之年代里?就某种意义来说,如果 HMS是一种延伸遍及整个已知的宇宙或复合宇宙 之欺骗的迷宫或矩阵的话…,这也可以被称为是一种游戏,那么基本上,对于我们作为 Sovereign Integral或最初源头的真正天性之自我实现,就是在跨出那游戏/矩阵而导致游戏结 束或万物一体吗?

James对问题 21的回答:提升并不是一种个人(所要经历)的过程,因为个人并没有和他的 核心本体分开,也不需要一种中间物来让他了解这个本体--这个就是我在这篇访谈里从头到尾 一直在提到的Sovereign Integral。个人所真正需要的,是去从人类脑力(心智)系统的诡计 里解脱出来,而要做到这样,所需要的就只是在进行量子暂停或它的等同效果的练习,所产生出来 和持续下去的那份发展中的觉醒。

导致明晰与扩张的纪元之起因,是多方面的,但在提出它的起因之前,让我先说明它的目的, 因为它们永远是相关的。这个新纪元的目的就是,与 Sovereign Integral相关的知识之传输, 以便人类能开始在这个地球上--藉由真实的自我表达--以 Sovereign Integral的行为来生 活。换句话说,那些已经持续存在于这个世界里的欺骗,那些掩盖的系统,将会被逐步地解 除,而当这个宏观的过程与个人知识的传输平行展开之时,最初源头就可以首次居住在次元 性的世界里(inhabit the dimensional worlds for the First Time)。

这种情况已经在各种性灵的典籍里被提及而称为〝人间天堂(Heaven on Earth)〞。在Lyricus网站里,我们把这个称为伟大的入口(the Grand Portal),虽然精确的意义也许会不一样, 但结果大体上是一致的。

现在,关于它的起因,明晰与扩张的纪元是——Sovereign Integral的自然临在;善意的、交互 于次元间的存在体们;地球/大自然在时空方面的转化;以及进入到那些交互于次元间的领 域之入口,在过去的十年里一直在被打开——这几个因素的结果。让我把这些因素一个一个加 以说明。

此时此地(当下)Sovereign Integral就存在着,一个无限的存在体潜伏在一个有些人所说的有限人类肉体心 智系统或人类仪具里。在这种临在里,这种量子临在(the Quantum Presence)里,有一种 在量子层面上的连结存在于所有的生命表达之间,而就是藉由这种连结,才使得转变--全 体的转变--成为可能。当有更多的个体表达对齐了最初源头,并且把他们的自我表达作为 来自Sovereign Integral的一种流出物而贡献出来时,这种新的觉醒和能力就会传输给所有的 生命。换句话说,那量子临在传导(transmits),而当它传导时,它转变了全体。要知道这 是一个历经万古恒长的时间之过程,但它目前在地球、大自然、和人类之内正在达到一种临 界质量(critical mass)。

与此相似的是,其它,不像Anu,有着一种善良的意图之交互于次元间的存有们对于基因操 纵系统(the Genetic Manipulation System, GMS)的使用。在前面的访谈里我有说过,GMS是 一种开放系统,而就是因为这样,其它交互于次元间的存在体们才会对人类如此有兴趣。那 些被称为Greys(灰人)的存在体们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在已知的复合(多元)宇宙之内,人类仪具是独一 无二的,而这就是为什么其它族类对于它的特性和功能会如此着迷的原因。

这些交互于次元间的族类们,使用宇宙飞船来作为它们穿越那些振动的领域的手段。换句话说, 它们要穿越的不是空间,不是我们所想的空间;而是,它们使用它们的宇宙飞船是为了要解决振 动密度的问题。如果它们在我们的振动领域里延长了停留的时间,它们将会显化出来而变 得能为我们的感官所看到,而如果它们延长了显化出来的时间,它们将会无法回到它们的次 元。这是由于我们的那些引力场,以及在存在的两个领域之间微妙差别的关系所造成的。

在这些交互于次元间的存在体之中,有些已经在我们的振动领域具体化了的,已经转移进入到一些地底下的基 地里了,或者,在有些情况下,已经改变了它们的物质性的身体而让它们相当成功地融入到 人类社会里面了。

对于人类情况的好奇,是UFOs和来自外星人的影响与互动接触之所以会存在的主要原因。没有其 他族类曾像人类一样地被检查和研究过,而 Anu非常确信,其它族类会来调查研究,但它们 不会介入来影响。不过,还是有某些存在体并不依赖Anu,而且独立于 Anunnaki和他们的那 些同盟者之外而运作行动的,而我在这里所说的,直接就是指WingMakers。

GMS连结到了人类脑力(心智)系统的无意识区域。因此,如果在一个少量百分比的人 类里做出对于 GMS的修改的话,它就会藉由无意识的部分或遗传心智(Genetic Mind)而传 输给人类家族。WingMakers如何利用GMS来打开在‘人类领域’和‘交互于次元间的领域 ’之间的那些入口的故事,会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解释,我无法在这次访谈的范围里说明,但 让我先这样说好了,WingMakers调整了某些在GMS里的植入(implants)来使得人类家族里 的某些个人,能够把‘挣脱了GSSC的那些印记之人类灵魂’再次地概念化,以及在有些情 况下,经验到它。

地球/大自然,因为‘它与那些新的空间能量之共鸣’以及‘由于人类情况而产生的它自己 的觉醒’这两件事的促进,正在经历它自己的转变。地球/大自然非常清楚人类在地球/大自 然的领域上造成的影响,而这种影响已经刺激了它要继续存在下去的一些防护措施或 策略。也许很难去理解,地球/大自然知道有人类脑力(心智)系统的存在,而我们自己 对于我们的情况却还大多是无知的,但这是事实。地球/大自然 解到,人类必须对它真正 的本性觉醒,否则地球/大自然就会被那些自己被奴役的人所奴役。

至于在‘人类的次元’与‘交互于次元间的领域’之间的那些入口被打开的这件事,最初的 第一次是发生在 1998年。这些入口揭露出 Anu——为了把自己置于‘是所有的一切之上帝’ 的地位,如何藉由创造出那些是为设计好的程序里的程序里的程序(designedprograms,within programs,within programs)之中间的领域(intermediary domains)而欺骗了几乎是所有的存在体——的例证。

在历史的记录里,有着所有的这些关于‘人们进入到天堂并且遇到天使和大师’的记述。这种记 述太多了以致于这种事情看起来几乎是很平常的。事实上不是。在那些入口于1998年被打 开之前,那些进入到天堂的人是在与心智(mind)或/和星光体领域(astral domains)打交道。 明晰与扩张的纪元开始于1998年,而它将会无限期地持续进入到那,在等着人类和人类那 些交互于次元间的同盟的,浩瀚的未来。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 22:就某种意义来说,难道你说的这观念不就是开悟(enlightenment)吗?它习惯上比较常被称 为是"对于我们的神格或神性的一种顿悟(Direct realization)",是一种在东方哲学里大家 都很熟悉的观念……就是对于我们是什么、一直都是什么、以及永远都会是……上帝或最初 源头…的一种认知。

James对问题 22的回答:Anu在人类存在体里编码(encode)了一种要去寻求开悟的欲望, 在同时,又创造出了上帝-圣灵-灵魂复合体(GSSC)来部分地满足这种追寻。我说〝部分地〞是因为, 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那探寻一开始沿着一条路径,但之后会换到另一条,再换到另一条, 再换到另一条。在一辈子的过程里,一般人探索了十几种的宗教、科学、秘教、和性灵的路 径,然而他们的追寻还在继续。这是因为那被编码在人类存在体里,再被HMS所强化的 程序,激励了要在个人之外去追寻上帝-圣灵-灵魂的做法,甚至人们之所以会教导他人(向外寻求)来代替宣称”天 国是在我们之内的(Kingdom of Heaven is within)〞(向内寻求),也是因为受到这编码的影响。

如果你是人类的创造者,而你想要把一个可以回答关于自性的所有问题的东西隐藏起来, 而让任何对于真理的探寻都无法达到,那么你要把这个惊人的秘密藏在哪里?如果你够聪 明的话,你就会把它直接放在每一个人的面前,但同时也把那“要在那些书本、授课、心灵 专家、圣徒、先知、哲人、性灵技巧、僧人、巫师、古老的典籍、天主教堂、犹太教堂、回 教寺院、印度教聚会所、网站、以及上百种其它的地方里寻求真理”的永不满足的欲望,放 在你的创造物里。这才是把那个对于一切的一切之解答隐藏起来而不让任何人找到的方法, 而这正是 Anu所做的。

东方的顿悟(Drect-Realization)或自悟(Self-Realization)或神悟(God-Realization)之观念, 是我先前在问题 20里所提到的架桥工作之一部分,但那仍是,只有极其少数的例外,藉由 脑力(心智)而连结到了对于上帝-圣灵-灵魂复合体的认识里面。是有一些人已经瞥见到了 Sovereign Integral状态,但那是一个非常小的百分比。而到某种程度,人数会这么少的原因 是由于”东方修行的性灵阶级制度的规定“和”经由他们的师徒制而形成的分离倾向(propensity for separation)“的缘故。

那些已经连取到 Sovereign Integral状态的人,可以随心所欲地再现他们的连取。他们已经接 取到了那些在‘HMS和它附属的那些压制的系统’之外的,交互于次元间的领域,他们知 道如何去给这种对于Sovereign Integral状态的接取增加养分,以及,逆向地,如何去拆除压 制的架构。这些是极其少数的人类存在体可以做得到。

如果你去读 Richard Maurice Bucke所写的《宇宙的意识》(Cosmic Consciousness)的话,他对于 在整个历史上我们某些伟大的性灵探索者提出了一种记述,详细说明了他们如何被充满了一 种神秘的、非物质性的光,以及一种清楚的、与所有的生命合而为一的感觉。在几乎是每一 个例子里,宇宙意识都是一种突然的、无法说明的、和深刻的,与宇宙合为一体的感觉,一 种会持续许多天并且肯定地会影响到他们的余生的感觉。大部分经验到这种宇宙意识的人都 感觉到,藉由他们的写作、艺术与生活工作,他们变成了这种能量的一个〝管道〞。

但这些事件都是无法重复的,经验者无法随心所欲地溜进去那天国的领域里,他们也无法清 楚地知道什么是真实的,什么仍然是一种欺骗。这并不是这些人类的先驱者们的错,而我的 目的只是在说,那是一种不同的经验,而从我的观点来看,那是一种在HMS里的经验。

最初源头不是上帝,不是人类所认为的那种上帝。作为一个存在体,而独立于你或我之外的 上帝,是不存在的--尽管有一些(比如Anu)相信他们自己就是上帝,并且冒充为上帝的人 存在着。最初源头是遍布于复合宇宙里的 Sovereign Integrals之集合体,而把Sovereign Integrals结合在一起的就是源头智慧(Source Intelligence)。整个的 GSSC,按照 Anu所构想出来的,都是模仿这样的事实:

•上帝 = 最初源头
•圣灵 = 源头智慧
•灵魂 = Sovereign Integral

但这些概念是不一样的。如果一个人说〝我是了解自性的(self-realized)因此是开悟的 (enlightened)。〞那么,他们是对GSSC开悟了?或是,他们是一个‘超脱于 HMS之外的 Sovereign Integral的意识状态’之经验者?如果是后者的话,你就不会发现他们在从事书籍 的巡回销售、授课、要建立学校或聚会所、到处演讲、要创造一种灵性的路线、为钱而从事 治疗工作、利用他们的经验来牟取暴利、或声称他们拥有别人所没有的特殊能力。

Anu想要确保性灵和宗教的追求者们都会被卷入他所创造的天堂里。这就是为什么‘在自 己之外的探寻’会被如此强力地设定(encoded),为什么我们会感受到这种肉体与灵魂,灵 魂与上帝的分离;为什么我们会如此紧抓着那上帝-圣灵-灵魂复合体里才有的最初源头、源 头智慧、和 Sovereign Integral之被稀释了的和盗版的(disempowered)版本;为什么我们那些 如此充满了希望的想法和祈祷会去说给一个和我们自己并不是一体与平等的最初源头的假面 具听?

我们的 HMS之养料就是愤怒、贪婪、沮丧、暴躁、责怪、恐惧、怨恨以及其它那些所谓的 负面的情绪,它们的起因大多是因为我们对于‘我们都是一体与平等的,而这个真理是生命 的基础’之缺乏了解。那些已经勇敢地进入到 Sovereign Integral之清澈的海域里的人,有责 任要去把剥除那些伪装与欺骗的过程分享出来,他们活在这个世界里,但又不属于它(but not being of it),就是说,他们不参与HMS的欺骗。

这种过程很简单,就是去实行量子暂停与六种心之美德,一直持续到你的最后一口气(用尽 你的余生)。你不必付钱给任何人。没有大师或老师。没有学校也没有熟练度的等级。不必 看书也不必听演讲。它就是这么简单与容易。如果这个提议能引起你的共鸣的话,你就可以 去试试看,再感觉一下,它对你来说是不是很自然。如果你决定不用你的余生来追求它的话, 也不会有人批判你……除了你自己。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 23: 一个人对于自己是一个Sovereign Integral的觉醒,与,藉由冥想和唤起kundalini(拙火/生命力)而获 得自我了悟(self-realization),有哪些不同?另外,就你在资料里提及的呼吸技术而论,难 道它和任何其它能够刺激kundalini的升起,脉轮(chakras)的连接,以及最终的开悟 (enlightenment)之呼吸技术都不一样吗?

James对问题 23的回答:就如你也许已经从我先前的那些回答里推测到的,Sovereign Integral 是在明晰与扩张的纪元里对于人类灵魂之重新概念化的表达。这个纪元将会被锚定在伟大的 入口(the Grand Portal)之经验里。伟大的入口之经验就是最初源头的意识--Sovereign Integrals都联合起来,并且都是自我察觉的--要活在地球上。目前我们才刚刚碰触到这个纪元的外围边缘而已,而要说以前的时代里的那些工具、技术、精神模式、和方法的话,是的,它们都不重要了,就像算盘在计算机的时代里变得不重要了是一样的。

是的,我知道我回答得很直接,但该是直接讲真话而不必过度在意后果以及人们会如何反应 的时候了。这样来看它好了,我不是在挑东方性灵修练的毛病,只是你问了有关kundalini的 问题,而我依此回应,可是我所要说的适用于所有传统的方法和精神模式,不管它们是出自 于哪种文化。

Kundalini是在人类仪具里的一种复杂的能量操纵系统,而以心智(脑力)的开悟作为顶点。 它是一种提升的系统,(这系统的运作方式是)一个知道如何去启动kundalini的老师会帮助 学生去协调安排他们的脉轮或能量系统。好,那么能量是什么?在 Sovereign Integral的那些 次元里,并没有能量存在。那里没有能量的波动。那里没有能量的阴阳。能量是心智(脑力) 的一种观念。因此,你们那些花费了无数的时间在修练能量的人,它把你们带到哪里去了?

能量存在于 HMS里。在物质世界里它是真实存在的。它无可辩驳地是人类仪具的一部分, 然而 Sovereign Integral却是持续不变的、知晓的、觉醒的、随时在注意的、活生生的、无限 的,而且,似乎会很奇怪地,它不是能量。它是不属于能量的。它不需要能量。它不因为 能量而存在。在能量存在之前,就有 Sovereign Integral了。在有人类脑力(心智)系统HMS之前, 就有 Sovereign Integral了。

你可能会说,〝好吧,但难道练习kundalini(或任何其它正统的提升练习)不会增加我去了 解 Sovereign Integral的能力吗?〞,而我的回答会是一个有保留的〝会〞,但只有在你愿意 去放开你所学的,并且去建立起一个不含有分离和复杂性之起点(First Point)的情况下。一 旦你把自己投入在一种熟练度的等级里,获得了你的专长,而正在着手要成为一位老师,你 就有‘执着于那些不恰当与不适用的东西’之危险,而这些可以变成像藤蔓一样地缠绕着你, 束缚着你要进入到那个‘我们正在进入并且要在其中获得我们的存在’之新纪元的行动的灵 活性。

我要说明清楚,那些相信‘一个大师对他们发出一些特殊的字之声音,就如在与 kundalini相 关的 Deeksha之例子里一样,而藉由这些字,就能导致他们被带有磁性地吸引到开悟的状态 ’的人,他们是被蒙骗的。如果有人相信说他们只要重复一段真言(mantra)就可以开悟了, 他们是受蒙骗的。

我不是想要引起对抗,但简单的一些事实就是,在这个行星上有数以亿计的人在他们的性灵的、 秘教的、宗教的、还有,是的,科学的修练中被蒙骗了。他们练习那些他们相信会让他们更 靠近真理的技术,可是他们自己就是真理,而他们的练习只会在觉醒和真理之间,创造出 一些更厚的围墙。明晰与扩张的纪元就在于要让那些围墙倒下。它并不在于要吸收更多的知 识和讯息。

量子暂停和 kundalini或围绕着 kundalini的信念系统都无关。遵从 Gertrude Stein(美国女诗人兼作家)的语法,有人会说,一种呼吸技巧,就是一种呼吸技巧,就是一种呼吸技巧(而已) (译注:Gertrude Stein的名句就是,Rose is 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但我的经验并不是这样 的。虽然量子暂停在基本上确实是一种呼吸技巧,但它也是一种走出人类仪具而去体验 Sovereign Integral的意识状态之方法。这是因为,呼吸是走出人类仪具的公路或门户,如果 以适当的起点(First Point)来做的话。

要记得,那些精神世界的(astral)与心智(脑力)的领域是在人类仪具里面的,所以我们对于要 在那里旅行没有兴趣,因为它们还是在人类脑力(心智)系统里,而因此是幻觉的和骗人的。 量子暂停是一种“解脱人类脑力(心智)系统,了悟到你的自我界定和与文化、家族、宗教、 性灵、物质占有、财富、以及目的的认同,都是被设定的,而并不是真正的你”的方法或过 程。

对许多人来讲,“要达到以上所说的量子暂停的那些作用,而只靠呼吸”会是一个难以接 受的途径,但这就是量子暂停被设计要去达成的。就是呼吸,藉由大自然的促成,才赋予了 人类仪具生命,而在地球之显化出来的物质实相里赋予 Sovereign Integral生命的,就是人类 仪具。因此,呼吸就是那连结,而量子暂停使得这种连结能够被滋养、扩张、加强、以及稳 定。

了解到这一点也是很重要的:我为个人提出的每一种做法,都必须被看成是一个骨架,而不 是一种必须被严格遵守的、规定好了的技术。个人需要去为,建立起他们自己的那些探究的 技巧、扩张的方法、和解脱 HMS的新行为,负起责任。量子暂停是一种框架,而不是一种 已成形的具体系统。有了因特网(遗传心智(Genetic Mind)的一种相似物),就会有许多方 式去分享你们的调整、附加的做法、修改、和新技巧,而我要鼓励人们去这样做。

对于量子暂停之运用的最后一点评论,那伟大的〝wow(表示惊叹)〞之经验,并不是你要 钓的鱼。你不是想要去吸引任何东西来;你不是想要去得知新的讯息或变得更有知识;你不 是想要把能量在你身体里面到处移动;你不是想要去脱离你的肉体;你也不是想要去与你的 更高的自己或上帝融为一体。你的目的,在量子暂停的运用里,就是要去推倒把‘你’和‘ 你现在是、将来永远也是、过去也一直都是的,那种意识的状态’分开的那些围墙。

量子暂停的设计是要做到,把‘你’和‘我们都是其一部分的这个纪元之明晰与扩张’对齐。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24:你说,过去的开悟,体现在一些伟大的导师像是耶稣基督、佛陀、和其它人他们的 Samadhi(三昧/定,印度教和佛教哲学用语)之经验里的那些,并没有真正把他们带入到与他们在 HMS之外的 真正的本性之接触,而因此他们并没有逃离HMS的监狱,并且他们并没有体验到这种对于 一个人作为神或最初源头的真正本性之直接的知晓之状态……

那么,人类家族的成员有谁达到了这种了悟?

James对问题24的回答:那些已经变成了像基督教与佛教,以这两个为例,这些宗教机构之 象征性的领袖之性灵的大师们,都是人类的先驱者。他们是他们的时代和文化之性灵的探索 者和积极分子,他们当时是,现在也还都是,深深地投入于性灵的生活,以他们辛苦习得 的智慧来灌输给人类。在他们的纪元里,他们靠着冲破了许多先前限制住他们的同伴人类之 防御工事与分散注意力的事物,而来到了监狱(人类脑力系统)的外围。

他们坚信着他们的天命、他们的蓝图,而他们是他们所在时代之典范。他们的动机是纯洁的, 而他们把‘使得一种往Sovereign Integral方向的复苏成为可能’之新的观点带给了人类。 但是在耶稣和佛陀的纪元里之人类存在体们,与要体验到Sovereign Integral境界之间的差距是大到无法超越的。(那时的)人类仪具并没有准备好要接受这种互动和 经验。然而,那方向可以被建立起来,那带头的足迹可以被展示出来,而一种要给以后世 代的性灵探索者们的粗糙地图,也被绘画出来了。

要记得我们都是人类经验的一些面向(facets),一世又一世地回来,更新我们在人类脑力 (心智)系统里的教化,但同时地,我们的同类之中有少数人,穿透到了我们的集体监狱的一 个更深的地带,再回来而把它写出来或说出来。他们的观察和经验变成了我们的遗传心智 (Genetic Mind)或无意识的一部分,而总体来说,这些对我们族类有着深远的意义,因为 人类家族--我们每一个人--都接取到了这个意识的场域。

但是在朝向 Sovereign Integral发展的过程中,我们的步伐是很小的,那进步有时是小到不易 察觉的,以一个单独的一生为背景来说。我们存在于其中的那些纪元,决定了我们的自我表 达、我们对自己的定义、和我们的信念。我们总是处于下一个进化的过程中,而决定这‘下 一个进化’的,就是遗传心智、地球/大自然元素、以及在与人类互动的那些交互于次元间 的存在体们。而在所有这一切的后面的,就是最初源头,它以大师般的技艺把人类吸引向它 自己,一次一个人。

在那样的背景下,我希望这已经很清楚了,耶稣或佛陀或老子或穆罕默德或 Saint Germaine, 或任何其它属于他们自己的时代纪元的大师们,都是在当时之性灵的边境上,深入到更高心智(the higher Mind)的版图里,而那更高心智本身是太浩瀚了,以致于物质性的宇宙看起来像是一 粒细沙。当时,那个可进入到那些非极性对立的领域(the non-polarity realms)之入口,远不 及它在这个纪元里的那么容易接取。没有桥梁可以用来横渡,没有入口是开启的和在运作中 的;那实在像是在一个没有踪迹或路径可循的荒漠里探索。

因此,这些性灵的探索者们,尽管如他们所是的那么地伟大,那么深入地旅行到那些天 国的领域里,他们之中还是很少人碰触到我们最高的本性之真正的精髓--在他们变成被视 为等同于一种宗教或性灵的途径之那一世里。同样的情况也存在于科学的领域里。来看牛顿 (Newton)好了,他那个纪元之最伟大的科学探索者,然而到了今天,我们都知道他的架构 是严重缺陷的。他当时是故意骗人的吗?不是的,只因为他是在他的纪元里之建基于遗 传心智的最高层次上运作的。甚至是现在,在我们的纪元里,爱因斯坦的那些贡献都正在被 21世纪的物理学家和宇宙论学者们所质疑。

就如科学不断地在重新定义宇宙一样,性灵的探索者们不断地在重新定义上帝-圣灵-灵魂复 合体。在科学与灵性里的知识层(the layers of knowledge)都是近乎无限的,并且,在它们的 核心中都有着——人类甚至还无法去想象,更不用说要去发现的——在一种八度音阶结构上的数学 的对应物(mathematical counterparts at an octave)。因此,任何暗示说‘我把人类之性灵或科 学的探索者们的那些成就和贡献,看作是贫乏的与骗人的’之说法,都只是因为不了解,时 间之更为广阔的背景,以及,不了解在科学与性灵方面,我们共同地正在〝剥去它的皮〞的那颗 〝洋葱〞之厚度。


来自Project Camelot的问题25:而这种了悟,与佛陀、耶稣、或一般在人类家族里被认定的其它‘大师们’所达到的那种了悟,有什么不同? 说‘一个人是 Sovereign Integral而因此是最初源头’不是等同于说‘一个人是上 帝并且是开悟的’吗?这两件事不是同一件吗?

James对问题 25的回答:虽然在之前的回答中,我已经从一种比较传统的结构上去回应过这 个问题了,但这一次,我要以一个新的角度来回答你的问题。

在静止、没有目的、空无的那部分的你之中,存在着所有的一切。然而,这不正是人类存在 体们最害怕的吗?在那‘是为你’的存在之绝对中心点里(in the absolute center of who you are),那 ‘空虚’所在的地方,你不会害怕吗?说‘这就是恐惧本身的起源’大概是正确的。 你不认为这是一种讽刺吗?那 Sovereign Integral,那最能清楚地定义你的东西,会被你所害 怕。你认为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害怕那‘是为你’的空与空无?为什么你会拒绝从你 的人类仪具的门户(portal,入口)看穿出去,并且拒绝“不使用负责思考的脑力/心智(without the mind in attendance)地”感知这空无呢?(编注:就是“为何会害怕用逻辑大脑来想象Sovereign Integral那种虚无境界的情境”的意思)

这正是为什么人类存在体们会对性灵的宣传入迷的原因。他们害怕他们存在于其中的那个静 止点,因为他们已经被他们的 HMS所设定而接受了以下事实:那是为空的--就是死 亡与不存在。因此,虽然他们要找寻那些美好的事物、和谐的事物、更高的世界之性灵 的展望、爱与和平的情景、天国的临在、合一与美的经验,但他们却不愿意走过那空无的门 户来达成,因为,空无就是脑力(心智)的死亡和不存在。而他们已经变成了相信他们就是 脑力(心智)了。

我不是在暗示说,耶稣或佛陀没有这种洞察力(insight)。非常确定地他们有,现在有,过 去也有。在某种程度上,藉由遗传心智,我们每一个人都拥有这种洞察力,但是以一个人类 形式活在这个行星上的人,只有非常少数是基于经验,而不单只是来自遗传心智的那些文字 和象征之抽象概念,来得到这种领悟(insight)的。耶稣显化于地球上来教导他那个纪元的 人类,死亡不是真实的。上帝不在外面,而是在每个个人里面--每个个人在地位上都是平 等的;人类族类在当时是财富权力格网之奴役的受害者,而直到人类可以在它的性灵本质之 自我表达里站起来之前,人类仍会继续是当权者的一个玩偶。而,是的,目前的情况就是这 样。

早在一切开始之初,对于 Sovereign Integral(至高主权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深刻了解 (insight),就是我们(目前)存在于其中的这个纪元/时代的一种反照(reflection)。作为最初的 存在体(First beings),那些至高主权者们(the Sovereigns)创造出了一个心智(mind)-一 种在其中分离得以发生的容器--而从那个时候起,个人性就诞生了。经过了几十亿年又 几十亿年的时间,那些心智的至高主权者们(the Sovereigns of the mind),创造出了我们所 知的宇宙。他们创造出了更高心智的那些次元(the dimensions of the higher mind),而这种 ‘ 心智的创造物’(指那些次元)逐渐地显化出了‘一种更低心智’的那些创造物。就是在那 更低心智的振动场里,那些至高主权者们开始失去了他们作为最初的存在体(First beings) 之存在方式的记忆。

他们会看着那些创造出来的世界而感到疑惑,〝是谁创造出了这个宇宙?支持着这个壮丽和 神奇的世界的人是谁?〞,而那些至高主权者们从来没有想到,创造出宇宙的就是(以前的) 他们,而他们的反照(reflection)正是大自然本身。于是那些至高主权者们开始去创造出一 个上帝--或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体(a Supreme being)之观念--来作为在所有的创造背 后的那一个。上帝是遍布于复合宇宙中的大自然里之所有一切的创造者,因此那些至高主权 者们的权力被削弱了,而他们对于大自然的责任感也降低了。

这种与我们分离的上帝之观念,就是这样诞生的。随着那些至高主权者们(Sovereigns)划 分成了一些交互于次元间的存在体之族类,他们发展出了近乎无限的多样性之创造物,这些 创造物里只有极小的一部分藉由一些传说的片断和象征而被人类所知道,而这些人类所知道 的里面之大部分,如果它们还被记得的话,也都不再被相信了,因为理性的心智(the rational mind)已经把这些传说扫空而丢入神话的废纸篓里了。然后,Anu的祖先们出现了, 他们开始了人类仪具的创造。和现今的人类比较起来,它虽然是粗糙的,但那个纪元的人类 仪具仍然是很出色地被构想出来了。

当 Anu开始要创造第二代的人类仪具时,他了解到那些 Sovereigns(至高主权者们)对于他 们的起源是如何地健忘,并且已经把创造交付给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体了。已经变成了被知 晓为亚特兰提斯族(Atlanteans)之交互于次元间的存在体们的那些 Sovereigns,是为 Anu当 时正在创造的人类仪具提供动力之完美的选择,因为亚特兰提斯族,尽管他们在性灵上有着 非凡的能力,但对于欺骗却是没有经验的。而这一点,我应该要附加说明的,是一个值得注 意的主题:那些专注于性灵上的,通常都是最容易被操控的,因为他们有着天生的信任感。

亚特兰提斯族,因为 Anu的欺骗,被引诱而转为栖据在人类仪具里,而那些 Sovereigns(至 高主权者们)变成了人类。然而,并不是每一个亚特兰提斯人都被虏获并且受到人类奴役的 过程所支配的,有一些亚特兰提斯人,预料到了 Anu在执行的人类计划之后果,而他们逃到 了地球上的一个次元性的〝口袋〞里,在现今被称为大西洋(Atlantic ocean)的海底深处。

变成了在神话的名称里被知晓为 the Elohim或 Shining Ones的,就是这些亚特兰提斯人,而同 样的这些人,就是今天我们所知道的 WingMakers。从人类在一个叫做地球的稠密化的行星上 之那些最初的足迹开始,几百万年来这些存在体们都一直在看顾着人类家族。他们一直都是 人类的善意的资源,因为在每一种意义上来说他们都是人类,除了,他们没有那些 HMS的 程序和系统,或人类仪具,来使得在人类仪具里的 Sovereigns(至高主权者)分心和错乱因 而没有意识到他们是临在的。

那么,Sovereigns是如何临在的呢?在带给人类仪具生命的每一次呼吸里。Sovereign的临在 就住在(dwells)呼吸里。在 Lyricus里有一种说法是,如果你不在你的呼吸里,你就是在你 的心智里 。我们十分了解,对于人类脑力(心智)系统来说,这是一个难懂的观念,但 Sovereigns存在于生命和大自然的交叉点里,而那就是呼吸。

WingMakers不是存在于人类脑力(心智)系统的那些次元里的向导,天使,提升的大师,或 诸神。他们存在于更高心智的一些交互于次元间的场域里,而就像是人类家族的智慧长者们 一样,他们提供了 Sovereign Integral和伟大的入口之范型。他们只专注在这两个范型上,因 为从这两个范型会得来那‘启动个人去解除,把一体、平等、和真实对个人隐瞒起来的,那 些程序’之起点(First Point)。

WingMakers创造了 Sovereign Integral这个新名词来把——存在于一个人的那些呼吸的途径里的, 不仅是只有一个由一套感觉和思想的电路系统所组成的肉体而已’的意义——编码(encode)在这个词里 面。那些最伟大的性灵探索者们有领悟到这一点,并且也已经了解到,人类灵魂在每一个纪 元里都会被重新定义,虽然它会显得有所改变,但‘对于那无限的与有限的,真实的与不真 实的,之持续的察觉’总是保留着的。

一个人可能会在看过这篇访谈后掉头就走,感觉到有一种与存在有关的气氛已经围绕着他们 了。他们对于上帝,圣灵,灵魂,以及所有相关的那些观念,那些他们已经被教导或选择去 相信的观念,已经被挑战了。甚至是那些已经专心致力地跟随着 WingMakers资料的人,都 会发现,在这次的访谈揭露里,我已经多少改变了那些资料的立足点(footing)了。

如果你曾大胆地去到一个异国的目的地,一个和你自己的文化不同的地方,你就会很清楚地 知道,当你在飞机里,飞过你的目的地上空的时候,你其实还没有经验到那个文化,不管你 事先做了多少功课。当你到达了你的旅馆时,你仍是在那文化之外,虽然你可以在植物,动 物,建筑风格,建筑物,和街上的行人之中,看到和你的文化不一样的地方,但你仍是那文 化之外的一个观察者,而不是一个参与者。

只有在当你学会了当地人的语言,在他们的栖身处--住家、商店、咖啡厅、运动场、学校、 教堂--与当地人相识了的时候,你才是真正地开始去了解那文化。这和在 GSSC与 Sovereign Integral之间的架桥工作有类似的地方。没有什么是比Sovereign Integral的语言和栖 身处更异国风的或更不平常的了,而且你越深入到这块土地里,一切似乎就会越奇怪。

如果我把所有这些数据在 1998年揭露出来,或甚至是在十年后的今天也一样,那桥梁只会 载送着少数人。要走过去的那座桥似乎是连接不牢固的、危险的,而许多(原本)会好奇的 人,或会被吸引的人,考虑后会打消要走过去的念头,因为那真的是太奇怪了。因此(十年 前的)那座桥梁就被建造成要去符合某些人的活动范围和信念状况。那些与关键的术语或定 义,或诗作、音乐、美术的一种元素起共鸣的人,他们会发现一种给了他们连结感或好奇感 的质地或结构,而这就足以把他们带上桥了。

用我之前的隐喻来说,他们现在正降落在〝机场〞上。他们正在看着 Sovereign Integral的异 国的土地,在他们的机舱座位上,从一个小小的玻璃窗往外看,看入了一个浩瀚的新世界。 要记住,那起点,在你走出飞机的时候,就是你的呼吸,你的心,以及心的智慧之美德,因 为这不是一个当地使用的语言多于呼吸和美德的自我表达之目的地(亦即,这个目的地所使 用的语言就是‘呼吸’与‘美德的自我表达’)。它就是这么简单。

我意识到,许多人在读了这篇访谈以后,将会有上百个问题在他们的心里焦急地乱动,而 目前来讲,这上百个问题里也许只有两三个是真正要紧的,但渴望更多的讯息和知识是 HMS的一种强烈的瘾头。我会劝你把你的注意力从讯息和知识的获取转移开,而把它分派 到‘对你自己,以及在你的本地复合宇宙里的所有其它人,做到心之美德的运用’这件事里 来,然后就只是单纯地倾听你的呼吸,而每一次当你把注意力转向你的呼吸时,就会往,在你 里面的,你的存在之最中心点里的,那个禀性(Being),再靠近一点。感觉这种结合力正 在加强,并且确信,任何已经被置放在(各部分的)你之间的,或将会被置放在(各部分的) 你之间的围墙,都将会被拆除。

如果你的焦点是在这里,你将会找到接取到一切事物里的入口,包括了 Sovereign Integral的 语言,以及如何去把它的文化在你内在重新唤起,并且存在于它栖身的那些地方之中。

这是明晰与扩张的纪元/时代。

Nunti-Sunya.

从我的心到你们的,

James





支持阿瓦隆工程 - 向我们捐赠:

Donate

感谢您提供帮助。
您的慷慨捐赠使我们可以继续工作。

比尔·瑞恩

bill@projectavalon.net


unique visits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