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Luca Scantamburlo : X行星的返回

采访实录

本文翻译并重新排版自卡米洛特工程


翻译:13s  编辑:Avalon/Camelot中文组

Luca Scantamburlo : X行星的返回(2)

2008年2月,意大利

视频地址: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IwOTU1ODA4.html

采访开始

Luca Scantamburlo: 这里[从书架上拿下杂志],我有一本杂志,Cristoforo Barbato在1996年为该杂志写一篇报告。这是意大利杂志Notiziario UFO。杂志没再发行了。那份报告是关于星球大战(star wars),NASA的星球大战。

文章在这几个人的证实中写成:Adriano Forgione, Alberto Mancinelli, Umberto Telarico.它是关于,我肯定你记得,由发现号太空穿梭机所拍摄到的影像的。你可以看到[展示太空,地球曲率,某种飞行器的杂志图片]某些东西出现...试图在大气层外用灵巧导弹摧毁UFO。

Kerry Cassidy: 是的,这是STS的影片。

LS: 1991年.这是另一篇Cristoforo Barbato在1997年写的报告。[展示杂志文章的封面页]。这是美国退役军士长Rober O.Dean的电话访谈记录。

KC: 啊,很好.

LS: 然后[展示杂志封面]这是一份于2006年4月出版的我对Cristoforo Barbato采访的UFO Notiziario杂志,直到现在它还是主要的飞碟学杂志。

我想向你展示一帧耶稣会士的影片的介绍画面,因为上面有一些标记。[展示独立影像画面的杂志图片和说明]。这里有一个分类。上面你看到三个字母,S-V-S,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即使到现在Barbato也不肯谈论这个问题。

然后看下面,是这并不应该属梵蒂冈官职的主太空计划的头几个字母。无论如何,根据耶稣会士的情报,头两个字母KE暗示出梵蒂冈最重要的太空计划Kerigma。

然后你看见SI,是90年代早期发射的名为"竖井"(Siloe)的航天推测器的首字母,可能就是它拍摄到耶稣会士提供的那段影像。无论怎样,这很重要。“耶稣会士影片”是我对这段有争议的影像的称呼。然后你看到罗马字母写的年份,在当年影像数据被送到位于阿拉斯加的射电望远镜处。

KC: 对,这个望远镜在阿拉斯加。

LS: 这是另外一个信息,因为官方上....

KC: 好的。耶稣会士有这些资料吗?

LS: 耶稣会士有这些属于SIV,Servizio Informazioni del Vaticano机构的资料。当然,根据耶稣会士的说法我们谈到是都是机密信息。官方上我们知道在亚利桑那州有梵蒂冈先进技术望远镜,它负责帮那些耶稣会士对太空宇宙进行科学研究。

[展示黑色三角飞行器的杂志图片]这是耶稣会士给Barbato的另外一张没有公开过的图片。

KC: 极光?

LS: 是的。

KC: 好的。

LS: [特写这个三角飞行器]据耶稣会士说,此图摄是航天飞机员摄于1992...不....2002年,如果没记错。这是耶稣会士给Barbato的一个证据。

[展示太空望远镜的两个卡通形状的贴纸图片,顶部写着“哈勃”]这是另一份证据,直到杂志于2006年刊登出来前没有公开过。你看这图,哈勃太空望远镜。它是...英语中怎么形容贴在玻璃上的小装饰物?

KC: 贴纸?(decal)叫贴纸。

LS: 贴玻璃用的。

Bill Ryan [关闭摄影机]: 徽标(Insignia)

LS: 对。印在你的外衣上的。[指着第二个相似的贴纸]然后这个-"Keyhole 12.Super Spy in Space".看看这里的两个词[指着第二个贴纸]

KC: NASA和CIA

LS: 美国太空总署和中央情报局。

KC: 是的

LS: 直到Barbato发表这些资料前它们从未公开过。

KC: 哈!

LS: 还有。[翻页]这两位先生=当然每个人都认识,也应该认识他-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而这位是James Francis McIntyre(詹姆斯.弗郎西斯.麦金太尔),洛杉矶前主教。耶稣会士向Barbato证实这些先生在1954年出现在美国穆拉克飞机场(Muroc)因为德怀特.艾森豪威尔需要精神支持去做出一个关于人类的重要决定。

因为当时谣传推测有一个在1954年2月举行的地球代表团和我们世界之外的外星人代表团的会议。

而这个耶稣会士...这个很重要。首次有一位来自梵蒂冈的"深喉"出来确认:是的,确实有这个会议。James Francis McIntyre参加了会议。

此外,耶稣会士随后告诉Barbato,几天之后,James Francis McIntyre违反了规定。因为,当然,美国的管理层-我们谈论的是出席会议的领导们-对主教说:“好的,你出席会议是因为艾森豪威尔的要求。但你不能对其他人说,包括教皇。”

但麦金太尔作出另一个决定,几天后飞回罗马,并把所有事情告诉了教皇,他当然非常震惊。据耶稣会士说,这是那个推测中的特务机关Servizio Informazioni del Vaticano-SIV成立的第一个原因。

但根据Barbato对历史文献的考证,Ratlines,这个特务机关已经在之前负责...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所以有人可能会说:"好吧,这个耶稣会士不可靠。"另一方面,可能这个耶稣会士相信他说的是真的。谁知道呢?

但重要的一点是表达上的相同,Servizio Informazioni del Vaticano这个由耶稣会士说出来的词也出现在一本由前律师Jhon Loftus和记者Mark Aarons撰写的历史书中。

KC: 你说耶稣会士对这个特务机关什么时候和因为什么原因而成立有不同的印象。对吗?换句话说,根据这个故事,那...

LS: 这就是矛盾所在。Barbato也指出这一点。

KC: 你能解释一下吗?具体是什么地方有矛盾?

LS: 可以。想想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成立。

KC: 好的。

LS: 中情局,如果我记得,是在1947年成立的。之前有另一个特务机关。它有另一个名字叫战略服务办公室。那为何它改了-改了名字,架构,层级关系?

可能,Barbato在他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同样的事情发生了-梵蒂冈情报机关因为各种原因而成立,然后1954年2月在加利福尼亚发生了那件不寻常的事。这使得保持,运作这样一个机构的很多原因改变了。

那么,我们现在有另一个问题。宇宙其他地方生物现在在地球上了。这是一个威胁,当然不只是对人类而言,但首当其冲的是对基督教信仰,对天主教徒,对梵蒂冈的存在的威胁。你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其中一个原因是成立一个情报机关来避免...[寻找合适的词汇]

KC: 保持秘密

LS: 不。去抓住机会来了解国外其他特务情报机关对这些生物有什么发现。这是我的理解。这是Barbato告诉我的。这是公开的。教皇非常忧心。同时-另外一个重点-据耶稣会士说,来自宇宙其他地方的生物开始联络梵蒂冈,联络SIV。包括其他生物和同一位教皇甚至在梵蒂冈的花园开了几次会。

KC: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

LS: 可能是50年代。大约50年代。

KC: 是艾森豪威尔参加的会议之后吗?

LS: 之后。

KC: 之后。

LS: 同时有两个外星种族出现。根据记录,至少有两个种族。其中一个种族就是在穆拉克机场接触的,该机场就是后来的爱德华空军基地。

而同一时间,只是几个月之后,另外一个种族来了,他们有人类的外貌-你无法把他们和我们分辨开来-他们和美国当权者联系了。我是指联系那些需要知道的人。

同时,这个种族又联系上梵蒂冈。那些外星人说:你们必须小心其他的生物。.

这点非常重要因为通常当人们谈论那个传说中的1954年二月的会议时,人们会认为那些外星人就是人类外貌的,就像我们。对,他们可能是类人的,但他们外貌有所不同。

至少有一支其他的种族,人类外貌的,比起他们(前一种族)看起来更像人类。这个种族很担心这个艾森豪威尔政府与那个种族之间秘密签定的协议。

BR: 这些事情是耶稣会士告诉Barbato的吗?抑或这是你的对情况的概述?

LS: 这就是耶稣会士告诉Barbato的。Barbato在我的采访和其他采访谈到的...首先,Barbato在2005年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这些信息同时在第一次会议上公开了耶稣会士的影像。这段影像从来没有给过其他人。

KC: 好的。梵蒂冈在Barbato公开这故事后反应如何?

LS: 没反应。

KC: 没反应?

LS: 没有。

KC: Barbato有受到恐吓吗?

LS: 据我所知没有。

KC: 好的。

LS: 我不知道他有什么遭遇。但据我所知他没受到梵蒂冈方面的威胁。

KC: 但....你是一个记者。你一定问过他是否受到威胁。你本人也曾收到过恐吓电话,不是吗?

LS: 我的网络连接出过问题,比如-很多信息入侵。我受到很多攻击。上个月,有人散播不利于我的虚假信息来损害我的名誉。而我也告诉过你这些人在玩火自焚,因为可能一些人以为我很蠢。所以,这些很小的虚假消息和诽谤是一个大拼图的一小部分,它提醒我可能我触及到一些敏感的东西了。

我告诉你一些关于外星人威胁的事。(注:他可能误会了提问者的意思而谈其他话题了.)比如,我很尊敬Steven Greer博士(注:见09年星际政治会议新能源的承诺演讲)所做的事。这是杰出的事业。就像你们一样!我很惊讶,因为仍然有人在排除万难坚持不懈。他们没有放弃。

但是从事伟大事业的Steven Greer博士,尤其在2001年五月,他是在华盛顿国家记者俱乐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的主席。有超过20位牵涉进过去的外星人和UFO事件的证人。即使是今天,Stenven Greer说他相信-根据他的情报-没有外星人威胁。

好的。我来告诉你一些其他事。我身后[指着照片]...我有几张一位已经死去的先生的照片。他死于1996年,一月。我说的是Phil Schneider。[镜头上是Schneider的照片]好的,这个人是一个内部人士。他的妻子-前妻,Cynthia Drayer-她仍然在尝试解开他前夫的死因之谜,因为他的死有很多可疑。

Schneider,多年来,几年来做过很多演讲,他说:"没错!很多外星种族是仁慈的,至少有两个种族。"又说,"但是,很抱歉,宇宙中还有一些人不是好人。"他的意思大概是这样。但无论如何,他公开了很多信息。他是一个内部人士,然而他不是唯一一个。

另外一个人,Bill Cooper,Milton William Cooper,直到1989年一直服务于美国海军和空军,他也做了很多演讲。从这些演讲中,显示出一个和Steven Greer博士的关于外星人存在的观点的稍有不同现实。但我不是说他是错的/我是对的。我们只是谈论不同方面的观点。

我想说的是有很多持不同证据的内部人士。所以,当你把眼界转到另外一个方向,那这些证据会变得没有道理。抱歉,你不得不全局来考虑问题。

KC: 好的。那耶稣会士对Barbato说过这些事情吗?

LS: 对。因为采访公开了,他说过的一些事也随之公开了。在采访中Barbato说道耶稣会士告诉他这个可能存在于那颗正在接近我们的小行星上的种族是一个好战的种族。他好像用另外一个词来形容..但..他的意思是好战的(warrior race).

KC: 他有用到"Anunnaki"(阿努那奇)这个术语吗。

LS: 如果我没记错,有的。毫无疑问。他鉴别过那数千年前被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所崇拜的种族-Anunnaki,意思是"从天堂来到地球的人"。根据耶稣会士的情报这是毫无疑问的。

这或许就是为何这个故事具爆炸性的原因。因为这不仅改变了我们在宇宙中对人类的认识,还有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就是对我们的威胁,因为这个行星经过(地球)的影响不只有这个过去在地球上的种族的出现,还有他们在地球的所作所为。

BR: 他有没有解释过为何会有一颗住人的行星而它的轨道却位于深邃寒冷没有生命能生存的宇宙中?

LS: 有,当然有。这是一个聪明和有趣的问题。[指着桌上的照片]这个相中人...这张照片是美国海军气象天文台的。在美海军气象天文台的网页上它是公开的。右边的先生是Robert Sutton Harrington(罗伯特.萨顿. 哈灵顿),他是美海军气象天文台的天文学家。左边是他的前同事[James] Christy,他于1978年发现冥王星的卫星Charon。

BR: Robert Sutton Harrington是谁?

LS: Robert Sutton Harrington是研究X行星的天文学家。他写了几篇关于这个行星在我们太阳系的存在可能性文章。而Zecharia Sitchin则是这本《世界末日——回归的末日或预言》(End of Days - Armageddon or Prophesies of the Return)的作者,如果我记得他是在1990年8月到Harrington的在美海军天文台办公室。他们谈论另外一颗还没发现的行星存在的可能性。

而罗伯特在当时讨论了在那颗行星上存在生命的可能性。尽管距离遥远并有着厚厚的大气层,他还是说:“是的,可能存在生命。”

现在,我多说点其他东西。如果这个行星存在,并且它就是那颗被苏美尔人和其他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崇拜的远古行星的话,那表示它是以入侵者的身份来到太阳系的。

所以,这表明在非常遥远的过去,这颗行星不是我们太阳系的一部分。这就解释了我们太阳系的奇怪特点。比如,天王星。它的旋转方式和地轴在黄道面的倾斜角度。它是这么旋转的。[在镜头之外展示如何旋转]。天文学家解释不了原因。

你不得不假定在过去发生了一次碰撞。如果真的发生了碰撞,可能就如古代文书,像创世的七块泥板,Enuma Elish,Atra Hasis,它们被历史学家认为是神话,像一套神话传说。(注:美索不达米亚的Enuma Elish史诗,也称作“创世的七块泥板”,由奥斯丁·亨利·莱亚德于1848年至1876年在尼尼微亚述巴尼拔图书馆的遗址发现,整篇史诗大约有一千行,以阿卡德语分别写于七块泥板上)(注:Atrahasis 阿特拉哈西斯是现存世界最古的记录着大洪水神话内容的古代文献)。可能就像Zecharia Sitchin暗示的-他是第一位这么说的学者-那些神话都真实地发生过。它们是以传说的,宇宙进化论的形式来告诉我们这些事情的历史记录的残骸。

Harrington博士谈到那颗行星存在的可能性。不幸地他于1993年去逝了。但他是公务人员。

KC: 你告诉过我们Zecharia Sitchin暗示说Harrington突然死去有可疑,这是真的吗?

LS: 2006年夏天我有幸为意大利杂志UFO Notiziario采访Zecharia Sitchin博士。他写道-因为这是一个书面访谈-Zecharia Sitchin强调说当他知道,发现那个年轻且精力充沛的Harrington死去时,他非常的震惊。但他没做什么补充,只是在这句话之后写上省略号。他没有做任何暗示。他只是说了一下他对这个在1990年8月采访过的年轻人的死感到惊讶。因为他是一个杰出的人,才华横溢的科学家。他50岁,档案显示他死于癌症。

但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根据档案-该档案可在美海军气象天文台找到,如果我还记得,是由他的其中一个同事Worley博士所写-据档案所说,清楚地记录着,在他职业生涯的最后,Robert Harrington生去了对X行星研究的兴趣。

但如果你留意Robert Harrington在他的事业中所写过的文章的话,会发现情形是相反的。在他的在1999年写的最后的其中一篇文章中,他仍然相信X行星在我们太阳系的某个地方存在。

Zecharia Sitchin和Harrington的假设的不同之处在于:Harrington的假设集中在一个非彗星轨道,而Zecharia Sitchin根据他对古代文字的研究,相信Nibiru的轨道是彗星的,因为他用文献作为证据。

KC: 好的。我们还是回到耶稣会士的信息上.

LS: 我肯定你在问我是否有一个期限,如果耶稣会士给过一个日期的话。

KC: 是的。

LS: 没有日期。我意思是因为那个采访,现在耶稣会士给过Barbato的资料现在都公开了,在我的网页,他的网页上,在Nexus New Times杂志上。

KC: 好的。那有什么是还没公开的呢?

LS: 我不知道。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我知道几件事情。首先,你在耶稣会士影片上看到的分类标记上的三个奇怪的字母,头三个字母SVS,是一个谜,几年前是,现在也仍然是。Barbato不想谈论这个。因为这是他的选择。

另一个神秘是耶稣会士告诉Barbato关于Anunnaki的性质。这是敏感的话题。

KC: 你说的"Anunnaki的性质"是什么意思。

LS: 他们是什么样子的,他们的历史。比如《恩基的失落之书》(The Lost Book of Enki),这是Zecharia Sitchin写的其中一本最好的书。书中没有Sitchin的评论,不予置评。只是对古代文献的翻译。读到这些文献,你发现那些神祇的历史,在美索不达米亚文明中,是一部Anu人民的战争史...有着我们人类所有的坏的人际关系。乃至,很多时出现的,有着好的时候...慷慨的时候,仁慈的时候。又有冲突,和平的时候。你明白吗?

KC: 谈谈其他的。你知道Barbato有一些没有公开的耶稣会士告诉他的信息。

LS: 是的,他告诉过我他有。

KC: Barbato因为这些信息遇上麻烦吗?

LS: 哈,我可以想象如果这个故事至少有一半是真的-只是一半,不是全部真的。那么你能想象我们会有什么麻烦吗-他会遇上的,我会遇上的,其他人会遇上的麻烦。因为在确定的一点上,如果那些证据真的公之于众,你就能把所有信息拼凑起来。如果那些证据能公开出来,那么...我说是那些接近于你不期待的,更科学的观点(证据)。

政客-像最近几个月前日本政客谈到UFO。他们谈到关于外星人的存在。三个,我说的是在记者面前的作为普通公民的三个日本政客。防卫厅长,日本领导人,甚至是教育部长都出来说话。在一个星期之内!如果其他领导人都能出来谈这个问题的话...

所以,我认为绝对有可能...怎么说来着?你知道潘多拉魔盒的远古传说吗?关键是,人们是否准备好?不只是真相而是面对真相的责任。因为如果这样一个真相公之于众,我们就不得不做出一些决定了。

BR: 但这里有两个完全不同的情况。一个是关于一个大星体的出现-无论它是什么-它正在到来,可能会对太阳产生影响,可能随它的轨道接近地球而产生其他的影响...地球转变的问题,地表共振等等这类问题的出现。

另一个情况是你似乎在描述的关于一个有人居住的行星。为了观众我们不得不问这个问题。并且这样的一个有类人生物居住的行星似乎不可能存在。那里的问题是零下200摄氏度,为何会有人住在那里...

LS: 是的。

BR: ...而在行星上看太空,太阳会是一个微小的光点?是完全黑暗的。

LS: 你完全正确。

BR: 如果这个行星大到足以造成地理级别上的重大影响,那么它应该是一个巨气体星球或者像天文学家说的棕矮星。但它只是半个星星大小,完全不能说是行星。

LS: 我的看法是,首先,如果Nibiru真的作为一个侵入者进入我们的太阳系。这表示在远古的过去,它属于另外一个太阳系,另一个星级系统。人们认为宇宙是很和谐的。并不如此,我们这种观点很奇怪。

宇宙是很危险的。因为在我们的时间观感上太阳系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有时又会有些事情发生,你会说: 好吧,可能是宇宙变得有点不同了;可能太阳系有时会很危险。比如几年前,几块彗星碎片撞击了土星,就是那颗苏梅克-列维9号彗星。

如果这个行星在数十亿年前是另一个星级系统的组成部分,可能是因为恒星爆炸而变成红巨星之前或之后,有另外一个转变从而使得这个行星离开了它的星级系统。这就是为何太阳引力会影响这个行星。

KC: 我想问个问题。我们想知道耶稣会士告诉了Barbato什么事,你说这使他很为难?作为研究员他很谨慎并且他要有一定的科学基础。他写过几篇科学文章。那么他一定问过耶稣会士:"这怎么可能?" 你知不知道除了那影像耶稣会士给了他哪些证据?

LS: 他给了他几张图片,比如这个。

KC: 好的。

LS: [指着杂志的极光图片]这张是他给的...

KC: 他有没有给过科学数据,你知道吗?

LS: 我不认为他给了他科学数据,因为科学数据已经有了,因为...先前我告诉过你Robert Sutton Harrington就是对X行星感兴趣的天文学家。

KC: 嗯。

LS: 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另一个是Patrick Moore,也是著名的天文学家。他只写过几段关于X行星的文字。但他写的是...如果你读过这位英国天文学家对X行星写的文章,他写道:是的,它可能存在。

还有其他人对此有点兴趣。比如几个星期前英国主要期刊之一的New Scientist杂志就发表了一篇关于X行星存在可能性的文章。文章中讨论了一位来自巴西的数学家和物理学家最近的研究工作。他是正在日本工作的意大利籍巴西科学家。他在神户大学获得哲学博士和行星科学学位并且正在研究X行星的可能性。

又比如...等等。[站起来从书架上拿出一本书]这是一本写于1926年的旧书,出版过很多次了。这是1944年版。题目是《天文学原理》(The Elements of Astronomy),是Edward Arthur Faith写的,他是卡尔顿大学的天文学教授。我是在美国佛罗里达买这本书的。在第221页有关于冥王星的文字,我读给你听。谈的是直到上世纪1978年都还没人知道的冥王星的质量,当时Christie和Harrington发现了它的卫星Charon。"(冥王星)质量是不确定的,但根据Wiley它的质量近似地球。"他们认为冥王星和地球质量相当。

[读] "如果它的质量更大,那它既不能对Lowell发现的天王星造成干扰...(Lowell是发明"X行星"这个词的科学家)...也不能干扰到Pickering所发现的海王星。因此可能有一颗质量更大的行星还没发现。这个研究在Lowell的天文台仍然进行中。"

这是一本科学书。冥王星的质量比地球小,小得多。这就是科学数据。

BR: 这里其中一个问题是"X行星"这个词被不同的天文学家以不同的方式引用。有些说X行星就是那颗未知的行星,有些说它其实是冥王星或Charon以外的第十大行星。

LS: 在冥王星以外有数千的天体,因为它们属于柯伊伯带星体。(注: 柯伊伯带是一种理论推测认为短周期彗星是来自离太阳50—500天文单位的一个环带。位于太阳系的尽头,其名称源于荷兰裔美籍天文学家柯伊伯)

BR: 是的。

LS: 问题是:我们谈的究竟是返回太阳系的彗星呢?还是一个大质量的天体?

BR: 对。

LS: 在太阳系之外,这就是主要问题。

BR: 是的。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这么说是因为如果这段包括在我们的采访中,那观众们就注意到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是: 生物怎么能存在于...

LS: 是的。

BR: 远离地球这么远的一个星体上?

LS: 那么我们怎么到达月球呢?因为我们发展了航天技术,我们开发了宇宙航行。我是说,我想说的是...如果一个外星种族达到了一个科学技术的高度,他们不像我们在地球那样互相毁灭-因为我们似乎不能很好地管理我们星球的资源。如果他们能在某一点上存活下来,完全毁灭的那一关键点上,那他们就能在任何环境下生存。(注: 可以理解为他们成功越过或渡过用科技自相残杀的历史沟壑而转到太空探索上)。任何环境。因为他们可以...可以建地下设施,建母舰。

在自然条件下,回答是: 像我们这样的智能生命是不能在那里生存的。但在人造环境中,在那行星的地下-就可以了。因为我们也发展了一个高级文明。我们到达了卫星上;我们向外太空发射航天探测器;我们飞到大气层和大气层之外。这就是我对你问题的回答。

如果这个种族是从另一个星级系统来的,他们可能就生活在地下,他们有很多前哨点,可能就在我们的太阳系中,可能设在火星上,在土星的卫星上。甚至现在在地球上也有他们的前哨站。

KC: 好的。

LS: 这是一个政治难题,一个政治问题。

KC: 是的。

BR: 在耶稣会士的影片中有个清晰显示的小物体。就像一个小月球,或者太空船,或...

LS: 问题在于...这画面是...这是一段连续镜头。所以是一帧一帧地播。我们说的是数千个帧画面。但是那物体的运行状况不像一个可能的卫星那样。因为这神秘物体是突然出现的。几秒钟后就消失了。

所以如果这段影像是真的,真的是一段对这个太空的小行星的观察影像的话,那就意味着我们面对的可能是一个太空飞船,既能具现化又能丧失物质形态。问题是:这段影片是真的还是假的。

[笑]Barbato告诉我们他核实过那告密者的证件,就是那个深喉。[语速放慢并强调]他真的是一个梵蒂冈在职的耶稣会士。这是最....

BR: 耶稣会士有说那是什么物体吗?抑或Barbato只能猜是什么?

LS: 这个我不清楚。

BR: 另一个我要问的问题是: 你知不知道Bill Deagle博士的证词?

LS: Bill Deagle?

BR: Deagle, Bill Deagle.

LS: 抱歉,不知道。

BR: 好的。我清楚地概括一下问这个问题的原因。他说...他在美国政府内部工作了很多年,他现在是一名告密者。他说耶稣会处于世界情报机关的金字塔顶端。他谈到欧米加"计划"-这是他使用的词汇。他又说耶稣会在运作和控制现存的专门为了观测靠近的物体的南极望远镜。对此你有什么评论看法?

LS: 这些是Barbato没有提到的,整件事的其中一个方面。我很惊奇所有的不明飞行物研究者,所有所谓的研究员没有去调查。因为我可以理解。比如我写过很多文章,但是我没有写过关于我现在所谈论的事情的文字。我指的是你在耶稣会士给的影片介绍中的三个字母SVS。

耶稣会士在那次会面中所告诉Barbato的-因为如果没记错,在2006年9月我与Barbato的采访之后-Barbato在他的网页上公开了他与耶稣会士的会面。他说现在我们星球上的秘密社团的核心就是SVS。没有人对此写过一篇专文。Barbato也不想对此说什么,因为....我可以理解他。这太敏感了....

KC: 那么它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你是否知道一些关于SVS的信息?

LS: 我对此一无所知。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东西。想想Steven Greer博士的研究。他说,许多次,我们在破坏我们的星球,因为我们的技术是基于燃料。我们烧燃料。可能有已经发现其他能源的外星情报这样我们就能阻止能源危机了。

为何直到现在,对于那可供选择的其他能源没有能在我们社会中有一席之地?因为当中有很多利益,你知道,“石油至上”。

问题: 有没可能有些势力不想自由能源得到推广?是么?当然。你是否认为这些人会在幕后行动,或者以其他形式做事,比如在公众面前?当然不会,如果他们这么做...

KC: Steven Greer在他的书中也这么说...

LS: 是的。

KC: 他最近那本书。

LS: 是的。

KC: 有什么关于耶稣会的吗?他接触过一个人声称是...

LS: 是的。他过去开过一个会议。他在他的书其中一个章节写过。《隐藏的真相-被禁止的知识》,如果我记得这书名。他说在上世纪90年代前期他开过一个会议,“黑暗世界”的其中一个内部人士告诉他: 如果我要知道更多事情,我就要和一些耶稣会的人谈谈。这书是在Barbato证词之后出版的。所以这间接证明Barbato告诉我们的是真的。而我也惊讶于在Steven Greer的书中没有提到Barbato的证言。

另外一件事我想说。似乎SVS机构可能就是那个著名的影子政府。很多人都说:有一个影子政府。它是什么?这些人是谁?可能第一次我们有了一个证据,有力的证据证明它是存在的。

我告诉你另外一些事。这段影像-据我的理解-是...怎么说来着...被接触Barbato的那个耶稣会士截取了。而这个SVS架构是不合法的。

如果梵蒂冈有一个特务机关,它会是秘密存在的,但它是合法的机构。我意思是,梵蒂冈的管理层,如果他们建立了一个情报机关,他们就是在过去已经建立起来了,然后代代教皇传下去...你可以想象有多少档案卷宗要下任教皇来看。我们这里说的是一个完美合法的机构。

而如果在某个地方,另一个组织架构出现了,比如这个SVS...是的。这可能就是[用力拍手]耶稣会士和他的同事站出来的其中一个原因。

注意,我们面对不同的问题。一个是X行星的到来。另一个是有些人决定做一些事。在世界各国,我们怀疑人们的知识(都有怀疑普遍认知的人)。而这些人可能会负责起我们现在正在面对的困境。可能-这是我的个人观点-可能911事件与此有关。

我无法想象美国丧失了那么多子民的性命,年轻人,士兵,平民被屠杀是偶然的-不是偶然的-他们在世界面前丢尽了面...因为911之后的过去数年间,美国政府由于它的决定失去了多少声望...我无法想象这一切的唯一原因是经济。只是为了石油。不可能的。当然,这带来很多利益,这是一个原因。但我肯定911,X行星和这个可能的机构是一幅大拼图的其中几块。这就是我的看法。


与戈尔巴乔夫对话

KC: 你身后有一张男士的照片。

LS: 是的。

KC: 我想你告诉我们你先前所说的那故事。

LS: 好的。在你左手边那里,有一张我的在2006年6月在威尼斯礁湖威尼斯岛上举行的一个会议的正式身份证。会议题目是:媒体-公民与权力。我是发行过几本杂志的Gruppo Editoriale Olimpia的通讯记者。其中两本一本是《Tecnologia & Difesa》(防卫与技术)。另一本是我在2006年前为它写过几篇文章的《UFO Notiziario》。对这两本杂志而言我过去是他们的同事。

所以我在2006年6月参加了由Mikhail Sergeyevich Gorbachev(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戈尔巴乔夫)举办的新闻发布会。我很幸运地找到机会向这位前苏联领导人提几个问题。当我拿起麦克风...[指着墙上装裱的戈尔巴乔夫照片]这张相...我拍了这张相片。这是那天我所拍的数张相片的细节。当我拿起麦克风,我在众人面前站起来。那里有40,50名记者,意大利记者和一些电视台的人。我问他关于他在1985年日内瓦和罗纳德.里根(美国总统)的谈话。

我的问题全是关于那个声明,由加拿大前国防部长Paul Hellyer所作出的伟大声明。无论如何,我问的是罗纳德.里根和他提及过的可能的外星人威胁,一个可能存在的外星星球。因为里根作过几个-我想有五个-关于一个外星星球对人类可能存在威胁的声明陈述。

而当我在问问题的时候,戈尔巴乔夫打断我:"是的,我知道。你知道罗纳德.里根和我谈过这事情。"所以我对戈尔巴乔夫说:"是的我知道,是1985年在日内瓦。"那是戈尔巴乔夫和里根首次会晤,是首脑会谈。然后我继续问他:"你说的是一个可能存在的外星威胁-一次外星人的入侵。"我不是用这个措辞来表达。

但无论如何,我指出他是不是在说一个可能的外星人威胁。我问他:"这是真的吗?"而他没有回答。他说:"我不记得了,我不记得了。"对我来说他意思是:我们最好换一个话题。

尽管他没回应,他仍然是一个绅士。为什么?因为他没有否认。当我问他能否评论一下加拿大前国防部长Paul Hellyer的声明时,他没否认。这位前部长,Paul Hellyer说乔治布什和他的管理层正在准备一场交互银河大战(inter-galatic war),这听起来非常荒谬。但如果这是由一位重要国家的前领导人的口中说出,在我眼里就不算是荒谬了。

最后,他回答了我关于NEOs-近地物体-可能造成的威胁和关于Paul Hellyer声明的问题。他这么说:"我们在假设的范围内。"这是一个诚实的观点,但你知道这也表示最好(别谈)[手掌向前推,不想接近的手势],或者他不感兴趣,或者他想转个话题。

但重要的事情是之后,2006年10月如果我还记得,他上了一个电视节目。那个时候,在意大利观众面前,在电视上,在记者面前-因为那是所有记者都有愿望-去问他关于UFO和与里根会谈的事。他回忆...他记得那时,他多谈了一些关于和罗纳德.里根会议的事,而里根告诉他的是一个可能的威胁。

当时,美苏冷战而找不到停止冷战的方法。戈尔巴乔夫在电视上对意大利公众这么说:"那时我们在日内瓦别墅的花园里,那是1985年11月,我们谈了很多,我们边走边窃窃私语。突然罗纳德里根停下说:"听我说,戈尔巴乔夫。如果现在突然有来自太空某处的攻击,我们能不能把军队联合起来?我们能并肩作战吗?"

戈尔巴乔夫说:"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但可以,我想我们可以这么做。"

他们不是如他说那样有上述对话,这只是他们对话的大概意思。这代表什么呢?意味着(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有冷战,有铁幕-存在于里根和戈尔巴乔夫的官方会议上,但当他们谈到对人类可能的外星人威胁时...戈尔巴乔夫没有否认这个可能性。





支持阿瓦隆工程 - 向我们捐赠:

Donate

感谢您提供帮助。
您的慷慨捐赠使我们可以继续工作。

比尔·瑞恩

bill@projectavalon.net


unique visits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