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Lucia René:
解放男权主义


翻译:Lycoris & Renne
校对编辑:Avalon/Camelot - ZH

2011年3月10日


Bill Ryan (BR): 这是Bill Ryan来自阿瓦隆工程,今天是2011年3月10日。今天的采访对我来说有点不同而且很有趣——我与Lucia Rene在一起,她最近写了一本有格外影响力的书,叫解放男权主义Unplugging the patriarchy——这也将会是这个视频的标题。 Lucia就在这,你好,Lucia。

Lucia René (LR): 嗯,你好。

BR: 能握个手吗?[握手]

LR: 噢,好的。

BR: 很高兴见到你,昨天是第一次见到你。你是位很值得向公众推荐的人物。你关注的主题与你在书中呈现的,就我的理解,是关于男人和女人在这巨变中所充当的角色,我们正在这个临界点上,以及你对这个角色的解释将有助于人们从历史和未来的角度理解现在世界发生的一切。这样对你书的总结概括,贴切吗?

LR: 啊,很接近很贴切。我认为从历史上来说,应该从在此刻找到自我的理解上出发,因为我们不仅处在男权世界的终结,也同样处在时间周期的终点上,印度人称之为Kali Yuga(卡莉纪元),最黑暗的时期。Kali是毁灭女神。因此我们处在一个一切都走向终结的时代里。不是如很多人预测的地球走向终结这种荒诞的说法。而是时间在走向终点,这个循环正在结束。

而一个全新的世界即将孕育而生,或者正在出生,你可以说一切都在新生中。因此我所告知公众的信息是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个人主义。因为个人主义惟顾个人。我们习惯于认为我们就是这个自我,伴随着喜爱与厌恶。假使我们花点时间,从个人主义中抽身出来,进入宇宙宏观角度,看待这个地球,就像宇航员一样注视着地球,它的一切美包裹在那份静谧和无重力的空间里。

我们不禁问道,地球处在宇宙进化的什么位置?她正处在时间周期的终结边缘。我们即将孕育新的事物。6千年前,我们有母系社会,现在我们正经历着父系社会(男权社会时期)。而这只是意味着男性占主导的社会——不用去判断,不用去过于强调男性或女性,仅仅是某个时期男性当权而已。我们的星球.....应该更准确地说,人类文明正在经历着一个学习领悟"能量"的时期。

BR: 的确是这样。

LR: 是的。这个学习领悟"能量"的时期正在走向终结,而我们正走向一个学习领悟"心灵"的时期。

BR: 将你刚才说的一切压缩总结,这个我们所继承的世界,我们以这个身体在今生所继承的世界,是由男人自己建立,也为男人建立的。这架构存在了很长时间。

而这架构失去了平衡,它带来了许多侵略行为,暴力事件,剥削,等等,充满了历史。这一切本不应该发生。而在这一切的不平衡不和谐也为人类作为一个整体去学习这一切提供了机会。你认为我们人类在这一切不和谐的因素中学习成长了吗?这种在不和谐因素中成长学习,是否是巨变的前提?

LR: 除了你倾向于对不和谐因素的评判外,我十分赞同你的观点。我不去评判男权主义的暴力或社会架构如何。我认为这一切都是必要的。我确实认为这是男权主义的一些过度表现。(笑)

LR: 笑]...如果你在研究"能量"....我是一个神秘主义者,神秘主义是对"能量"的研究,是学习如何使用"能量"的艺术,并且其中有很多方面去地方。

BR: "能量"并不是一个肮脏的字眼?对吧

LR: 对,不是的。"能量"只意味着能源,气或者生命力。我们在男权主义的认识上对能量存在着消极的理解。因为当我们看到周围男权主义世界,我们看到能量的滥用。而对于能量,你要学习如何去获取能量,如何防止能量流失,如何声明自己对能量的所有权,储存自己的能量。

神秘主义者最终需要研究能量的滥用。因为这正如一个小孩走向火炉并将手防止火炉上,然后被烫到。他才会意识到这种行为是不理智的。然后,你因此将学会如何以一种平衡和谐的方式使用能量。最终,你就能转移能量,通过能量转化一个人的意识,因为能量本身不是我们所有物,只是通过我们表现出来。

能量来自于神秘,静谧的宇宙。因此,能量可以被运转,经由脉轮经过底层的脉轮,提升到心轮达到平衡。而这正是我们所缺少的。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以"心灵"为基础的,无条件的爱的时代。心是关于平衡,男性和女性力量的平衡。平衡所有层次的生命,处在一个稳固的平衡点上。在那时,我们整个社会已经准备好去平衡地利用一切能量。是的。我想我们正朝着这方向发展,我们人类已学习这课程。

BR: 一些观众是我工作的追随者,他们对你不太熟悉。因此我得在你的帮助下构建一条桥梁。因为我过去5年在camelot和avalon的工作主要是揭开黑幕,谎言秘密议程,通过来自军队,政府和情报工作的人员那里的消息,而他们大部分都是男性。

LR: 嗯,嗯。

BR: 因为统治者以及为黑暗势力服务的人们不论出于什么原因他们有计划,想法,有自己关于这个世界的构想。但人类社会大部分人,他们如果知道这些人的行为他们的反应是"我们从未同意过他们的计划,他们怎么能这样对我们?" 因此,当然,这一切都与能量有关(译注:权利就是能量,因此这里将power翻译为能量)

我想要架设的这条桥梁,因为很多的人正在观看,并且有机会可以把他们引荐给你,他们大多是追随着阴谋论,研究着"这个世界长久以来能量被滥用"。大多数热切关注着现在发生的一切。甚至街上的路人都觉得肯尼迪被刺另有其因,或者911事件等等。就好像,他们未必知道整个故事,但他们有足够的资料去想:可能其中事情有可疑,但我们太忙了没办法理解所有细节。

我和我的同事的工作的目的是向公众提供更多的细节,解开他们的困惑,从而使人们重新获得自己的权力。因为人们处于无知的时候没办法保持自己的能量。当然不可以。你能否帮我构建那条通往另一边的桥梁,使得那些观众能从你的角度获得改造世界重新获得权利的思考的出发点?

LR: 是的。我想关键在于二元性。简单来说,男权主义社会这个我们正经历的时代或者周期,是围绕着二元性,两极性的。很典型的在灵性文学中我们称之为"吸引"和"排斥",因此我们被快乐的思想状态吸引,也避免处在不快乐之中。我们中有男性和女性,好与坏,我们有权力和对权利的滥用,因此这个世界充满极性。也因此我们会从自身的框架,自身的性格去观察这个世界的各种极性。

BR: 这几乎到处都是。因为我们有点受制于....

LR: 是的。

BR: 我们从小被告知被熏陶这个世界充满极性。

LR: 对的。

当我们很小的时候,二元性就在起着作用,因此我们无法看清这个世界的本质,除非我们处在深度的冥想中,我们注视着这朵花,而这朵花仅仅只是散发着光。当你进入到一种意识的空间中,在那里你能看到花的本质。而我们无法看见其本质,是因为我们从小被灌输——这就是花的样子,花的外观。

BR: 嗯。

LR: 我们从小就接受这种观点。

BR: 你正尝试的工作是去打破这种催眠性状态。

LR: 是的。在某个地方——我不是说什么全新的地方——有那个地方是处在中心的,所有极性平衡的。当你处在那意识的领域中,就会更清楚地观察生命。所以我想说的是,我们学习领悟"阴谋论"没问题,了解阴谋论后我们再回过头来揭开"绿野仙踪"的幕帘。

在书中我所做的就是对这个世界发生的事做很多研究。我引领着我的读者踏上我的发现之旅。因此这个世界整体的轮廓被展现出来。从神秘主义和超自然的角度来观察,打开男权主义世界的"盖子"并看见其运作方式。

BR: 这是个很好的比喻。

LR: [笑]

BR: 很好,我喜欢。

LR: 打开男权主义的盖子(popping the hood)。[编注:pop the hood,原义是修车前打开汽车的前盖才能看见引擎。]

BR: 打开盖子。

LR: 是的。[笑]

BR: 这会是另一本书的题目吗?

LR: 一旦你不再持有偏见。大多数人对权力以及权力的滥用持有偏见。权力和权力滥用是坏的。不是。这只是一个来自二元性的看法而已。

BR: 是的。

LR: 这与我们的感知紧密相关。如果我将我所感知的极性放下,那么我能够无评判地观察这个男权世界,没有偏见等等,之后我会明白,我们正处在一个周期的末端,而此刻是它们离去的时候了。我们已经完成这一周期的学习。

BR: 好的。

LR: 是的。

BR: 这里有一大堆问题。但第一个问题我想是,"为什么会这样?"摆在人类面前是两种选择,人类基本上开始管理这个星球,显然滥用了他们拥有的权力。对于我来说这是在滥用,感觉就像失去了平衡,并且很长时间以前就应该要结束了。

LR: 嗯。

BR: 我理解你对这个问题有那么一种,容我这么说,更禅宗的观点。然而,这是怎么开始的?问题出在哪里?

LR: 你最好深呼吸下。[笑]因为我们有必要从现今男权世界回到6000年前的母系时代,那时是一个女性的....我不知道说占统治地位是否合适,但女性是那时代社会的主体。那时同样可能不平衡。我们对那个时代知道一些。你需要回到过去...我把它与脉轮联系起来说,好吗?

BR: 好的。

LR: 能量中心。

BR: 是的。

LR: 在地球初期,我们的能量出在红色底轮上,这一阶层是关于生存学习。这是基本的本能。之后我们进入母系社会,我们开始学习创生和创造。这同样对应着那脉轮。我们学习到火,学习生育孩子,建立社区,捕猎和采集。

现在我们上升到太阳丛神经轮,学习的课程是关于能量/权利/力量,因为太阳丛轮是纯粹的能量。而我们正向着新时期迈进,人们称之为第四维度,或者一个全新的意识领域。

BR: 嗯。

LR: ....就是关于平衡,无条件的爱等等的第四个脉轮的时期。

BR: 这基本上构建在你所说的"为何内心是下一个台阶"之上。

LR: 是的。

BR: 因为它跟随着...

LR: 对...

BR: 好的。

LR: 我是从地球以及其进化的有利位置上看待的。而实质上所发生的正是它频率的提升。因为在这个星球上的我们每一个人,当我们走在灵性的旅程中,我们吸引着昆利达尼蛇的能量,通过各个脉轮提升。

在冥想中,它提升了,然后在人生中我们把它稳定在某一点上。某一生你也许将能量稳定在心轮,下一世也许你将能量累积在第三只眼里。你打开了第三只眼,然后你能够通灵。又或者某一世你完全开悟,能量直通到顶轮。

而地球本身也正经历着一种提升。这她的提升过程中,她从脐轮上升到心轮。这是一个星球能量的巨大转变。

BR: 你认为这个巨变旅程是不可避免的。

LR: 嗯。

BR: 这不得不发生并且这是巨大的自然周期。

LR: 哦,是的。

BR: 这本身没有问题,只是这个星球的成长过程。

LR: 是的。

BR: 对我们人类文明来说。

LR: 当然。但我认为去区分一下我们所观察的地球母亲的成长旅程的这一点....我们碰巧生活在这星球上。我们抵拒或者从这巨变中受益。我们能利用地球频率的加速来加速进化我们自身。特别是在现在这样的关键的时期,人们能在进化的旅程上跨上一大步。

BR: 好的。让我们回到你刚才提到的,在男权主义世界之前....

LR: 嗯。

BR: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你说的是曾有一个实质上是女权主义的世界。

LR: 是的。

BR: 也许那个世界不是所有都平衡。然而在我们历史中发生了一次转变,对吗?我意思是你能否明确这个历史上所知道的文明?

LR: 是的,我认为克里特岛(地中海)是最后一个母系社会。

BR: 嗯。

LR: 她们太棒了。她们大部分是艺术历史学家,写过很多书比如Merlin Stone——上帝是女人。还有Anne Baring——女神神话。可惜我们当时没有文字记载,因为文字的出现要更加近代。

BR: 嗯。

LR: (现在是)整个左脑依赖的文化。那时我们是更依赖于右脑,或者一个平衡的状态。回顾那时遗留的艺术品,你看到伟大的女神母亲和女性主义,神圣的女性主义在当时的社会不只是被接受,而是被崇拜尊崇的。

BR: 那什么改变了那时的社会?

LR: 我所估想的改变,这也正是我写这本解放男权主义的观察点。对我来说那就是...

BR: 就是这本书。你可以把它举高一下。[递给她书的副本]

LR: 是的!很好。我要做一些广告。就是这本。[使书面向镜头]是的。

在女性所参与的巨变中最重要的是事情是团结合作,女性全体非常关心这个星球发生的一切。她们经过一世又一世的学习培养,作为神秘主义者,在时间周期的终点去完成一项"工程"。我的老师Rama,她是我前世今生的老师,他说——而我也是这样来写这本书的——在这周期里,湿婆shiva,印度教死神,在我们头上跳舞。[笑]但在这周期的末端某些能量配置会消失,而其他的能量配置逐渐形成。

BR: 嗯。

LR: 男权主义世界建立在能量架构基础上。而三个女性将在这巨变中拆除这种男权主义架构。(译者注:印度教的三大主神都为女性)。我们是从能量的角度分析,而不是物质的角度,对吧。

BR: 嗯。

LR: 当我们仔细观察这架构,有银行体制,媒体,商业等等。对自然资源的控制。我们探索它,并不仅仅停留在物质研究上,而是用神秘主义和灵性的方法来钻研它。

因此,我们的工作是剖析这个结构。而后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改变就会一点点地渗透到物质世界上。而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是物质世界的瓦解,这不久前就开始了。并且是通过成千上万光之工作者的工作。

BR: 当然。

LR: 我们被训练去做具体的事情。这工作有点像防爆小组。假使男权世界里有个定时炸弹,派遣到男权世界里的不是医者,而是沉着冷静的神秘主义者,并且他们很清楚该拆定时炸弹的哪根线。

BR: 嗯。

LR: 这就是他们的工作。回到刚才的问题上,女性掌握着主要权力。为了明白这个陈述,你需要理解这种男性和女性具现化结构的不同。

男性,意味着你有不同的身体和次身体。女性的次身体与男性的有很大区别。而最本质上我们都是一样的。

BR: 当然。是的。

LR: 我们都是神圣的。在那种觉察上看没有区别,没有男性与女性之分。但是生活在二元性世界里,我们必须检验它。本质上女性面向底层的脉轮。

男性在男权主义世界里一切都180度反转了。

因此,女性被定义成她们不够强大,是二等公民,她们多愁伤感,她们应明白自己的社会地位。

而本质上,如果撇开所有的框条,你去观察一个女性灵性能量的结构,会发现她们的本质是"力量",她们知晓如何将自然的力量从寂静,从地球深处拉出来。她们知道如何使能量通过太阳丛神经轮,再将能量在心轮的平衡下利用能量。

而男性,在精神和灵性方面却完全不同。当然,在男权世界里他们被决定为必须充当强悍的角色,必须关闭情感体,养家糊口。他们掌权,有权控制和镇压。而本质上,如果你将这些角色定义撇开,他们是非常聚焦于心轮上。

BR: 这些信息来自哪里?很多看这个视频的人好奇刚才你说的"男性的焦点在心轮上,如果你撇开这些东西来看的话",这是真的吗?该如何看待这些信息。

LR: 这是一个心灵的觉察。

BR: 好的。

LR: 我不知道如何去量化或作理性的研究来解释。你知道,心灵能力是一种工具。

BR: 当然。

LR: 我们有心智体,这是逻辑思维的工具。在整个男权世界里,心智体主宰着整场戏剧并做出所有决定。

BR: 是的。

LR: 它被创造为一个逻辑工具,列出一张杂货单或者报税或者电脑编程。[笑]我们我们也有情感体.....

BR: [深呼吸]嗯。是的。

LR: 它很有价值并发挥着作用。而我们还有精神体,这是另一种获取知识的途经。

BR: 嗯。

LR: 作为一个通灵者,如果他打开了第三只眼,他们就能撇开这些约束性的定义,让所有框条倒下。他观察某个人看着他。这个坐在我对面的人的本质是什么?很明显就是他的心。

也因此,大多数男性在开始他们的灵性追求的旅程的时候,他们会研究Bhakti yoga,那是关于心灵的,爱与奉献的瑜伽。之后他们毕业并继续学习Yana yoga,这是关于识别力的瑜伽,在其中你甚至会超越爱,超越最高的振动,到达纯粹的光里。那就是男性的力量。

BR: 但为何到处这么多的男性参与战争,这样他们的心灵就不能被看见,不与外界沟通,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难道你认为这是文化的熏陶造成的?

LR: 嗯。你比我能更好地回答这个问题。[笑]

BR: 我想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LR: 我假定这全部是文化制约作用。

BR: 哦。好的。

LR: 我没有过太多的男性转世。[笑]

BR: 好的。[暂停]这是个有趣的话题。男性在21世纪该如何做?这个问题本身就需要大量的研究。我觉得,我没有通过像你那样的方法来研究。你是通过冥想来研究的。

现今大量的男性不知道他们该怎么做。他们失去人生的地图,他们困惑,他们不知被期望做什么,他们不明白如何成为真正的男子汉。因为他们被好莱坞电影洗脑,动漫连载等等很多东西,自他们小的时候就被给他们灌输。他们知道这不对劲,但他们并不知道怎么才是对的。

根据我的经验,很多男性每天尽可能地奔波劳碌好让自己看起来很合群,如果你撇开他们这层伪装他们会深深地困惑。

冒险地我可以这么说,那些困惑的男性非常希望遇到某些女性来帮助他们解困。这是一个很复杂并且有时是相当紧张的领域。我想很多男性很难找到像你这样能理解所有这些的女性。 这是我有点颠倒的回应。你是如何看待这方面的问题的?

LR: 很对。我想男性最根本的问题,正如你说的他们从小就被熏陶并关闭了他们的情感体。

因此,在关系中放弃那种主宰性的男性社会地位对他们来说是充满威胁的,并导致大量情绪。因此立即地就会倾向于认为"(放弃统治地位)这是不可能的"。对不?

BR: 嗯。

LR: 为了通过这一过程并获得一个理解,一个更深的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是谁的理解,一个人需要足够脆弱地打开自己的情感体。

BR: 是的。

LR: 是的,所以...

BR: 这是很困难的。对。

LR: 是的。

BR: 极其困难。

LR: 是的。正如我们昨晚讨论的,我实际上认为彻底地撇开男性的社会定义比抛开女性的更加困难。对女性而言是一样。这种"粉红"包装和"蓝色"包装是截然不同,对吧。[笑]

BR: 蓝色包装。对。

LR: 你必须这样看,诚实说,按照压迫者和被压迫性者来看。我认为在这个讨论中我们需要这样来看。因此再强调我不去评判它是好是坏。因为我觉得我们正经历学习的过程。这个我们来到的文明,我们一直沿着边走。我们一直在这些美妙的领域中走岔路。

但还是让我说一下,因为这有助于澄清。那就是在母系社会掌权的时代末期的那些女性,她们把它看作是一个集体的觉察,一个深层灵性的理解,为了从第二个学习创生和创新的脉轮到达心轮....其中经过saga,学习能量/权力,对能量/权力的掌控权交给了男性。男性需要接受下来,从而从不同的角度学习到行使掌控能量。现在发生的正如一个小孩将手放在火炉上,然后被烫后猛然缩了回来。

BR: [叹气]这正是我下一个问题,因为....有一些人正在观察这个采访。我们看不见太多迹象表明这些都会在明天终结。

LR: 嗯。

BR: 当然,有很多迹象表明世界的巨变。人们能感觉得到。有一个巨大的意识觉醒。你可以以各种语言来形容。

但我看来我们仍处在过渡时期,还没有结束。

我们仍保有军队,政府,情报部门,商业和银行....到处都是男性,他们没有离职,他们都在。

LR: 嗯。

BR: 同时很多证据表明他们想继续掌控一切....我意思是,他们虽然困惑,绝望,但他们仍紧握着不放手,是吗?

LR: 是的,但我们需要从两个方面看这个问题。在物质世界方面,你说的现象是真的。

而在内心世界里,我们各自都有着自己的选择。一个人能立即在以心轮为基础的世界里安居下来,他们也能明天才安定下来。人人都能这么做,如果他作出那种深层内在的决定而使心轮得到平衡的话。如果你在自身的内在达到平衡,那.....

这也正是我尝试书里呈现的,因为这本书不真正是一本书。这是一种神奇的体验,使人们去接触到那些男权主义世界的各种能量,无论达到何种程度,从而使得人们解放自身的各种能量。

BR: 嗯。嗯。

LR: 因此,如果我决定了把自己的能量从男权主义意识架构中解放开来,那我今天就能在新世界里得到平衡和安定。这就好像站在风眼之中。确实,这一切都将崩塌瓦解。这是注定的。

BR: 好的。

LR: 在物质层面这确实是艰难的。

BR: 你说的是,在精神上,形而上学的世界里,这个临界点已经发生了,但需要一段时间来显现在物质层面,是吗?

LR: 是的。显现在第三维度,就是我们描述的物质世界。

BR: 好的。

LR: 所以,这是[指着她的心脏]第四脉轮,也叫第四维度。这新的意识架构有着第四维的意识基础,它比物质的第三维度在更高频率中振动。

BR: 嗯。

LR: 这只是个基础,它之上还有更多维度的世界。

BR: 是的。

LR: 因此,我认为如果你达到了第四维度,那第三维度便消失瓦解。而这并不会影响到你。

BR: 我理解你的意思。我想我和你主要的工作应该是那些不熟悉你工作的观众做些阐释。

在我们肉眼看不见的世界里,确实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再一次,我们是在谈论语言的问题,近年来一些巨大的转变和变化已经发生了。当然,这需要一段时间...."过滤和显现出来",这是我所用的术语。

让我问你几个问题,就现实而言,就权力和谁得到权力而言,你能说说需要多久这个世界才开始变得不同,而它又将会是怎么样的?

LR: 具体地说明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一切都搅和在一起。一切都在动荡变化之中,几乎不可能预示出来。各种不同的未来都可能显现。

BR: 是的。

LR: 这取决于我们的意识。就我们是意识本身而言,我们能加快事物的发展,这是由集体所做的共同决定造成的。

但我可以告诉你,就能量的显现而言,我有一个决定性的洞见。那就是,我们正处在一个时期内,现在是2011年3月。在今年末的某个时间里,能量将会开始锁定。我感到能量将会完全地配置好了。记得我曾谈过旧的的能量架构会在这个周期的结束时消亡,新的能量架构创生。

这些正在形成的能量架构仍在变形,改变,进化和提升,但它们会在2012年末配置好。这需要多长的时间将新世界的能量架构在新世界里矗立起来?可能是5年,可能是20年,我不知道。但只有那时我们才能....一旦男权主义世界的能量完全瓦解崩溃,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我感觉我们才能开始回收男权世界和三维遗留的各方面来建造一个新的世界。

BR: 嗯,很好的观点。为什么你称这本书叫解放男权主义世界。是否因为像是将电插头拔掉这样的比喻,继而不再被每一个以缄默的方式给予他们同意的人来授权。你是不是说我们要从这个旧架构中收回我们的同意授权?是关于权利吗?

LR: 你说得很对。

BR: 好的。

LR: 因为我的感觉是,男权主义世界的存在只因为我们允许它存在。

BR: 是的。

LR: 它在我们脉轮里扎根。

BR: 是的。

LR: 我们被引入这样的男权主义世界。我们习惯于成为男权主义世界的一部分。

BR: 这是一种虐待的关系。

LR: 是的。

BR: 这是一种依赖性关系。

LR: 哦,我喜欢这个说法。一种依赖性关系。

BR: 就是这样。你知道我们处在这样的典型环境中,里面有滥用权力的男权主义者而一个女人每天都希望明天就会改变。但她不可能在街上游行,说"停止滥用权力"。她没办法这么做。

LR: 是的。

BR: 她在那等待,盼望着。她是所有这一切的受害者,没有她能用的方式来声明收回她的权力。

LR: 是的。

BR: 这样的事情一直在全球持续。

LR: 是的。是的。如果你在华尔街上拦住一个人,比如说一个分析师,你说:"这个系统会崩塌吗,需要改变吗?"回答是会的。

BR: 嗯。

LR: 但总会有一种回答暗含了犹豫不决,那就是:"只要不影响我就行了。"

BR: 是的,是的。

LR: "只要我的股票投资没有下跌,只要我仍然能养家糊口和付房贷。"对不?

BR: 是的。

LR: 这些都是很重要的事情。但是很抱歉![笑]事情正处在剧变状态中。

BR: 嗯。

LR: 有些事可能发生,可能不发生。

BR: 嗯。

LR: 但心轮的能量并不担心这些,心轮会觉得:"好,未来的两年给我带来进化的体验,那是给灵魂的体验。即使那意味着我会失去房子,会经历财政困难。也许那正是我灵魂所需要经历的。我会充满感恩地接受并学习这份体验。"

BR: 对某些人来说这听起来很艰难,是吧。

LR: 当然。我们都喜欢物质享受,不是吗?[笑]

BR: 你的书正赶上了时代,被人敬佩,引起了公众许多的讨论。你的书与这个巨变的时代相吻合。有些人说,这正是他们等待的书。是什么启发你去写这本书的?

LR: 哦,我不是自己写的,我是被迫写的。[笑]确实是灵魂写的。确实是神圣的母性-说话实说-写了这本书。神圣的母性通过我这个身体,这个受过训练的神秘主义者写出这本书。如果是我去写,我一年内就会向市场推出这本书,它本应已经上市了,但那样的话书并不会如此成熟。

BR: 好的。

LR: 每次我约定的交稿日期内我都没有完成我的写作。

BR: 嗯。

LR: 而最后,这本书却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公众面前。在此之前,关于男权主义世界的问题只是猜测,只是阴谋论。现在人们准备好了。这本书是对体制的分析,五千年来这扭曲能量体系如何形成,颠倒,退化,腐败和极化的。人们在寻找一种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以及我应该如何挣脱束缚的解释。在内在中寻找。

BR: 是的。

LR: 因为人们意识水平在加速发展,在提升。我认为有着一种觉醒的层次,正准备更多地为男权主义负责,并开始拆解它,知晓如果我们仅仅是从男权主义世界的垄断之中站起来,不再为这种体制服务的时候,游戏结束了。就这样。

BR: 这又是个很漂亮的比方,呵呵。

我得承认我还未读完这本书。

LR: [笑]

BR: 这本书被我的一位好友热情地递到我手上,说:"听好,你一定要读一下这本书。"于是我就读了。我听说读这本书,这不仅仅是一本书,而是读一个人的内在的旅程,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我听过很多这样的对这本书这样的评论,这引起我的注意。

LR: 嗯。

BR: 从别人告诉你的对这本书的评价中,女性读者读这本书什么感受?男性从这本书中又学到了什么?

LR: 嗯!

BR: 他们学到了什么?

LR: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代男性发表评论。我偶尔从邮件中得知某些男性读者对书的反馈。但这本书是为女性所写,是关于女性的,是由女性写的。为女性而写的。这本书写出了一个模范女性的形象,她重新获得了她们的权力,因为书中的女性就是这么做的。

BR: 嗯。

LR: 我估计这将是这世界过渡的第一波,女性站在时代思潮的风头浪尖。直到女性重新获得她们的权力,抛开旧有的世界对她们二等公民定义的枷锁,男性才有机会作出反应,男性才能打开自己的情感,对二等公民作出反应。这样男性和女性就会达到平等。如果他日我们回到那种压迫的情境,这些压迫必须摆脱并对旧的世界体制说不。"我将会站起来。我不是去反对你,不必评判你,但只要我站起来....."不是这样吗?

BR: 嗯。

LR: 就像武者以武术的姿态站立在那里,我不必去打你一拳,如果我打你一拳,我就失去了平衡。

BR: 嗯。

LR: 我也不挡住你的去路,如果我了路,我也一样失去平衡。我只需要站立在那,以同样的能量回应你。

BR: 嗯。

LR: 去直面它。就像甘地那样....

BR: 是的。

LR: ...我建议就是女性仅需要站起来。

BR: 是的。

LR: 并让男性来作出回应。允许男性处理他们需要处理的,去收回他们的心轮,变得更谦逊,然后他们才会准备好,并愿意坐在一起并接受女性作为平等和公同创造的平等社会地位。因为我们有不同的天赋,不同的技能,每个人都是必需的,没有所谓的对错,我们被带入这样不平衡的世界里。然而女性确实必需踏出她们的第一步,足够坚强地从而让男性回应她们。

BR: 所以,如果这本书是一本参考手册,帮助支持女性这么做的话...

LR: 嗯。

BR: ....是不是男人也需要一本呢?还是会在未来几年崩溃和发脾气,看着女性站起来,然后最终会走到对面,照着镜子认识自己?

LR: 嗯,这本是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让某些人能够阅读到,正如我所说,触摸到父权制的各个不同能量的面向,然后开始从中将自己抽身。

BR: 嗯。

LR: 所以它和适用于女性一样,同样适用于男性,真的没有区别。但我觉得一个男人必须要非常谦恭来读一本关于女性能做出一些不可思议强大的,不得了事情的书,从我们所生活的父权社会看来。对不?

BR: 是的。

LR: "女人们一起来瓦解父权社会?!你敢!"这很像《指环王》中很美妙的一段,当Frodo, Sam, Gollum来到魔多的后门时,你记得这一段吗?

BR: 记得。

LR: Gollum说,"这个门无人看守,因为没人认为有谁会来这。"

BR: 嗯。

LR: 他们更没想到霍比特人竟会这么做,这些微不足道的小生物,对吧?

BR: 对,对,对。

LR: 但正是他们有那种力量和不屈意志,正是那些足够平衡的人才能带上魔戒,而不被它的力量引诱。对吧?

BR: 是的。

LR: 以平衡的方式来驾驭力量。

BR: 是的。

LR: 所以父权制,我觉得,更不会想到是女人。他们意识不到那是他们的主要问题——如果你从二元论上看的话。

BR: 嗯。

LR: 于是他们意识不到她们会溜到他们的后门然后完成任务。[笑,作出俏皮的动作]

BR: 我喜欢这个比喻,很形象。

但现在世界上-通过你的影子[可能涉及到一些宾夕法尼亚州土拔鼠节的说明],电脑,电影或者媒体等等来观察这个真实的世界-你有没有发现一些真实的信号表明男性读者越来越多,如果他们参与了这个谈话,他们会说:"知道吗?我完全明白并支持你所说的。"

LR: 嗯,是啊。

BR: 这样的事情你见得多吗?

LR: 这真是个重要的问题。我今年感到了周围巨大的转变。我很高兴你能提起,因为我察觉到了一种来自阳性源头的开阔感进入我的觉知,非常喜悦,非常美丽。一些关注过我工作室的女性给我e-mail,讲道她们把工作室的dvd带回家,然后她们的丈夫、拍档说:"哦,我想拿来看一下。"于是那些能量就进入了。

虽然它讲的是女性和母性的调整,但是能量是进去了,因为它开始奠定一个基础来回答一些真实问题。回答了我们为什么会这样能量失调。如果一个男人能理解一名女性被压制五千多年的感觉。并且如果她不明白她是奴隶,会被绑上火刑柱的话。如果他真的能深入感受那种能量,并明白到他自己在这种种罪行中的角色——当然,这不是审判——只是纯粹地学习,对吧?

BR: 是的。

LR: 我记得有很多世当中,我一直在帮助加固这种父权结构社会,并处在一种"我怎么会知道如何能搞垮它?"的意识中,如果我不曾与"黑暗势力"共舞并且帮助建立限制人类意识的父权主义社会的话。这对我来说太沉重了。

BR: 嗯。

LR: 但当我看清一切后,我便能够平衡体内的能量。

BR: 是的。

这使我想起了....南非发生的那些事,种族隔离结束时,成立了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它不是为了惩罚,怪罪或政治迫害,只是为了承认发生过的一切,并继续生活。这就是我所做的。|"现在,我把那些事都放下。有时这些事情会很大很严重。

LR: 是的。

BR: 某程度上这样做有点瑕疵,但这大概是我们所知的在那种情况下最智慧的做法了。

LR: 正是这样。

BR: 但你得面对,几乎是正视像这样的事情。那就是在某些方面,男性或一班男性集合,无论他们是什么身份,会向你传达诸如"知道吗?这正是我们所做的,这正是我们该做的"这样的信息。在某个时候,可能出现一位觉醒了的男人会写一本与你观点相互照应的书,像是巨大的歉意,或对他们在社会中自身角色的承认。你是否认为.....

LR: 哦!上帝,但愿如此。种族隔离的历史中,南非就像一个细菌滋生的温床。事实上我的书就是从那里开始的。

BR: 真的?

LR: 对。因为我去南非深入理解了种族隔离,当时我作为一个神秘主义者在那里。我请求在更深层次了解那种能量,因为我知道这是整个父权是的微观世界。而那是我第一次深入父性能量,它夹杂着暴力,压力,和各种失调的能量,最终变成了父权制。这就是我旅程的开端。

所以在真相与和解协会的经历非常美妙。因为对实行种族隔离的人,唯一的代价就是全盘坦白,不只是在公众面前,还有在这里,他们内心当中。所以,如果他们能有一个情感上,精神上,灵魂上的突破....如果他们可以承认"是的,这就是我做的,是的,在这个政权下,我虐待黑人,杀害囚徒",如果他们的心里开始清算,变得柔软....这就是他们所期待的,他们期待.....那些裁决进行了,然后会有一个灵性的解读,"这个人真的平衡了吗?——是的。"之后才是宽恕。

BR: 嗯。

LR: 如果他做不到这一点,那不好意思,你就要受惩罚了。就应该是这样。

BR: 嗯。

LR: 我想这就是这个星球上正在发生的。在这个星球上,我们已经走到不可能再接受黑暗的一步了。

BR: 是的。

LR: 我们已经把黑暗提上日程——我是说,给了它最后通牒。这不是可以讨价还价的事,我认识一些在这个领域做着出色工作的人。因为我们像工程师一样拆解了整个架构中。其他一些人与那些保持黑暗存有的个体工作。于是你去告诉那些人说,"你们的时间完结了。"

BR: 是的。

LR: 我会把光聚焦于你身上。

BR: 是的。

LR: 你没有退路。你可以放弃肉身离开,也可以改变,就像他们在真相与和解运动中所做的一样。我们我们很乐意用光与爱拥抱你,把你带到我们中间,如果你想玩好这游戏的话。

BR: 嗯。

LR: 但如果你不好好地玩,对不起,你没戏了。

BR: 嗯,我完全明白你所讲的。我自己也做过这样的工作。全世界都在发生这种事。而在这个巨大的奋斗过程中,我们也许永远也不认识我们的队友因为实在有太多....我意思是在过去的10到20年里实在做了太多了。

有一点我想说,我们谈的这种暴力的压迫和强烈的控制欲——你把它描述为"父权"——它的受害者不只是女性。像奴隶贸易,大屠杀,种族灭绝,还有英国人入侵非洲的历史——他们射杀见到的每一头狮子,仅仅因为他们可以——仅仅因为他们可以这么做。

现在我们回头看那个时代,就会觉得"上帝!他们干嘛要那样做?"完全是出于精神病强迫症,就像小男孩把蜘蛛的腿扯下来一样。我不知道小女孩会不会这样做,但是显然小男孩会。

LR: [清喉]

BR: 但如此大规模的极端的冲动,控制欲和欺压,并不是以种族歧视为目的。我想说,受害的不只是女性。只是男人们满世界干坏事,不放过任何一个文明,就像西葡征服者对印加帝国和土生美洲人所做的。我意思是男性要负上很多责任,并不是所有的受害者都是女人。

LR: 嗯,我觉得你所讲的不只是权力,还有对权力的迷恋。在神秘学中——如果你回头看的话,因为这是对权力的研究,我已经很多世作为神秘主义者受训了。所以,这种权力滥用,这种权力滥用的催化剂是权力痴迷。

BR: 嗯。

LR: 当你迷恋上权力时,你就像一只戴上眼罩的马。

BR: 嗯。

LR: 你看不见真实的生命,只有强烈的需求和欲望,对吧?完全上了瘾,权力真是的一种毒品。所以你需要不断吸食权力。就像那个Adam Weishaupt说的一样,就是那个德国光照派的领导人, 他说"要控制在最优秀的人,不只是普通人,但要知道..."

BR: Weishaupt,是的。

LR: 对,Adam Weishaupt,"要知道我连最优秀的人也能控制。"这就是对权力的迷恋和欲想——"我可以统治世界"。

BR: 是的。

LR: 他们完全切断了心轮。

BR: 对。这是滥用权力的恶性循环,对吧?比如说,我记得多年前曾一个男人共事——因为我曾经做过高层顾问和高管培训之类的工作。曾经和很多男人一起工作过。他们在自己的位置上作为组织的领导人而斗争。

我记得与一个男人谈话,他被驱使做着任何他能做的事情。当然,被强迫驱使的人,他们永远不会有满足的时候。他们永远都需要占有更多。我终于找到一个时候问他,是什么让你不知疲倦地爬上高位的?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要证明给我父亲看我不是失败者。

LR: 嗯。

BR: 我又问,你父亲对此怎么说?原来他父亲20年前就去世了。然而他依旧想向父亲阴魂不散的批判来证明(自己)。而这位父亲就是一位批判儿子的父权主义者,然后开始虐待那位儿子的循环,感到他要达到父亲的某种期望。这样恶性循环永无止境。除非你想办法打破这个循环。

LR: 你刚才所讲的正是父性本能和它的表现。

BR: 是的。

LR: 父性的一个方面,就是我的自我价值在于我取得的成功。

BR: 是的,在这背后有着恐惧。

LR: 嗯。

BR: 因为在这背后,是害怕父亲说的是真的,"也许我就是一无是处"。一个人越想证明什么,这努力的背后他越是害怕自己不济。

LR: 是的,而这就是恐惧的平衡。如果我们以此类推,今天发生的事情的源头其实是对女性的恐惧。

BR: 是的。

LR: 怨恨....就是厌女症,对吗?

BR: 很多男人.....再一次,我要成为大众批评的对象了...

LR: [笑]

BR: 但我认为很多男人....说他们都怕女人确实有点过了。我之前说的那种男人其实是迷失了,他不清楚自己是谁,该怎样在社会中自处,该怎样当一个父亲或丈夫或伙伴或市民,他不清楚自己被期望做些什么。该不该做个大丈夫?该不该天天买玫瑰?到底该做什么?是不是该养家糊口?该不该严厉?该不该....?男人在这方面没有头绪。

有时候,在某种情况下,一个能量调和的女人会让男人非常害怕,因为她能够给他提意见,能够支持他,能够纠正他,或为他指出他不懂的地方。这些是男性自尊很难接受的。

这就引导我们进入谈话的另一个部分。男性自我的本源构造——这是一个你还没用到的词。这种自我怎样融入世界?它和女性自我不一样吗?是不是这种男性自我醉心于你所讲的构造里?这是不是问题的源头?

LR: 嗯, 自我构造我们都有,这是我们共有的,截然不同的是我们的条件情况——红色包装和蓝色包装。

就像你讲的一样,我认为对女性的惧怕并不是那么外在的。虽然它被描述成那样,但实际上这种惧怕在这里(内心)——如果是一个男性化身,那这种惧怕是在这里的[指着心脏]。而在父权制当中,所有的男性对女性的了解都是"它是软弱的", "这是一个弱势性别,她们是次等公民"。

BR: 嗯。

LR: 显然那将会设定了一个...于是在女性身上显然会有一些负载。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对于我自己,当我调节我的父性和母性能量时,我必须抛弃那些要素,因为它承载着很重的负担,因为父权制中环绕它周围的条件作用是180度反转的。

BR: 嗯。

LR: 我开始使用"太阳"和"太阴"两个词,因为它们更加确切。所以"我"在以一种阳性的方式运转,"我"是唯一的孩子,父亲唯一的孩子,他给了我父性/男性化的引导。

BR: 嗯。

LR: 所以作为一个女人,我必须回到我的女性内在,很多人都认为这是....让我们先来定义一下吧,"太阳"就是外向型,阳性,活跃,热情,创造性。

BR: 嗯。

LR: "太阴"就是阴性,容纳,孕育,安静,谦卑。

BR: 嗯。

LR: 当我与男人谈话时我发现,如果我说"你必须找回你女性的一面",他们立刻当你在骗人,因为"我为什么要软弱?我为什么要去找我次等公民的一面?没门。"呵呵。

BR: 嗯。嗯。

LR: 但如果你对一个男人说,"培育你的阴性能量。"——嗯,这可以接受,也可以尝试。

BR: 是的。

LR: 可能我们还不知道该怎么做,但这样就不必背负那个负担了。我可以学习包容,我可以学习孕育。

BR: 嗯。

LR: 我可以支持女性太阳的面向。哇哦,那会是什么感觉?感觉更加平衡协调了。

BR: 嗯。嗯。

LR: 是的。

BR: 当我们经历这个转变时,你觉得它会像钟摆一样,摆到另一个极端,比如"女权制",还是会摆回到中间就停下来?

LR: 嗯。

BR: 因为这样我们就平衡了。

LR: 嗯。

BR: 然后就会诞生一个新世界。

LR: 嗯,是的,回到中间,这是平等主义。不过我必须指出,我认为女性会被更好地装备起来,在多数时候去作为领导。这里我们要小心,若我们以二元论来看,就会有一个负担。如果我们假定领导好过那些实行领导的建议或主意的人,或者受到领导的帮助,那么领导就是服务。

BR: 当然。

LR: 我意思是,去统治就是去服务,这曾是"帝皇"的定义。而事实确刚好相反,180度转弯成为一个封建系统:统治就是被服务。[笑]

BR: 嗯。是的。

LR: 其实,领导就是创造一个环境,使你能掌握一个能量结构.....

BR: 是的。

LR: 当中的每个人都感到平等、有用。

BR: 感到充满了力量。

LR: 感到有力。当然。所以,真正的领导,其实根本从没想过自己是领导,他不必要意识到自己是个领袖,对吧?

BR: 嗯。

LR: 他可以很默默无闻,给整体注入力量。所以我认为,女人更加擅长平衡驾驭权力。

对了,我网站上有这个图表。

其实,解放父权制是关于男性能量的。男性能量通过父权制已经向外表现出来。所以,这本书在很微妙的层面上是关于藏传佛教中"金刚体"结构。你熟悉这个概念吗?

BR: 不。

LR: 其实这个图表是一种星图[展示出图表]。必须在二维图像上想像它三维的样子。

BR: 嗯。

LR: 所以,你要远望这个星图,让它自己凸出来。而当中间的三角形凸出,变成两个同底金字塔。两个同底金字塔就形成了原始之光的金刚体。这是精神意识在进入虚空之前的终极的光能体,对吧。

BR: 嗯。

LR: 所以如果你将那个金刚体的能量分开,将两个金字塔分开,倒过来,反转,你就得到了一个父权制的结构。这些在书里讲的很系统,有一个专门的分析。

但是女性,在这个结构外围,围绕着12种女性原型。

BR: 嗯。

LR: 所以,男性是在中间,他们擅长与掌控结构,接收想法并实施,建造东西,平衡有序地掌控能量。

但是这些外围的女性原型都是混乱无序的,她们散发着各种不同的美丽能量,但是真的很无序。

BR: 嗯。

LR: 这就是为什么男性总是认为女性是一团混沌。但是却没有深入观察并意识到那固有的混沌中是她们的神性。

BR: 嗯。

LR: 有一种混沌中的秩序,当我们旋转,开始的时候并不明显。但最终她们都会融入神性秩序中。所以,女性是在外围的,它更加激烈,到处发散,到处飞溅。事实上,它甚至旋转到了金刚体中央的12个完全激活了的DNA线中。这就是我们所能达到的能量等级的完整图画。

BR: 嗯。

LR: 地球的金刚体和她周围的12条完全激活的DNA链。就像一串珍珠连通宇宙。包裹着中轴,这就是地球的进化。于是我们可以观察其中一个细胞,看看都发生了什么?金刚体,12种完全激活的DNA链,对吧?

BR: 嗯。

LR: 完全一样。[笑]

BR: 如今,世界上,我所见到——我相信你也见到——很多渴望权力或统治的女人,她们唯一的活法就是模仿男人。

LR: 嗯。

BR: 对吧?在公共视野中,你见过真正能将(你所讲的)女性神性带入她们角色,而不是像撒切尔夫人一样单纯复制男性女人吗?

LR: 你说在公众视野里?

BR: 对。

LR: 这样我们要有例子,插图来说明。

BR: 就是你所说的有鲜明姿态的领导职位,这些职位通常都是父权制的领地。来找找某些标志,像是,这个女人就正在这么做。

LR: 嗯。

BR: 她是这里的领袖,是其他人的榜样。

LR: 嗯,我见过很多做这个的,很多灵性团体都是由女性领导的。

BR: 是的。

LR: 但那些都不在公众视野。如果我们在公共视野下看这些,它都倾向于更加琐碎的。有时候我会....如果你看看特丽莎修女[注:特蕾莎修女,1910年8月27日—1997年9月5日,世界著名的天主教慈善工作者,主要替印度加尔各答的穷人服务。因其一生奉献给解除贫困,而于1979年得到诺贝尔和平奖。]

BR: 嗯。

LR: 特里萨修女真的是一个魔术师,她是一个神秘主义者。她从第三个脉轮操作(能量),她的事业非常强大。

BR: 是的。

LR: 但她却活在有父权制背景的教会里。

BR: 是的。

LR: 天主教教会。所以,她玩他们玩的游戏,但他们真的无法阻止她超越游戏。她死之后,他们封她为圣人。

BR: 是的。

LR: 这都是因为她确实活在自己的重心上。她治愈了其他人,相当强大。或者我们看看戴安娜王妃,我想她被带走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她真的已经很靠近冲出父权制的系统了,她有一颗纯粹的心轮。

所以她会去艾滋病区,去南非,会去地雷区。她与人民谈话,当你看她和人民说话交谈时,你能看到那是纯粹的真诚。

BR: 是的。

LR: 希拉里克林顿也去了艾滋病地区,但两人对比,你就可以看到差别。

BR: 是的。

LR: 希拉里克林顿并不是由心而发的,她的心轮是完全关闭的。

BR: 她去访问是因为这就是政治家做的事。完全正确。

LR: 是的。那心轮完全关闭了。所以戴安娜开始慢慢的抵达那种以心轮为基础的能量,并带动了整个国家和她一起。看看所发生的事吧....

BR: 嗯。

LR: ...当她被杀害的时候,看看那些海一样鲜花,看看人心所向。这两个女人是几乎同时去世的,相差不到一星期,非常有趣。她们是两种不可思议的原型,同时被拿下的女性原型,非常有趣。

BR: 你看到....你预料在之后的5,10,15年中,会不会有更多这样的人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LR: 哦,当然会。

BR: 这是不可避免的,对吧?

LR: 不可避免的。

BR: 是的。

LR: 这是现在正在进行的。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在全球层面上寻找它,反而应该放在地区上。因为世界正变得.....我们正在回到一种地区化状态,不是吗?回到小团体社会和地区化将会变得很有必要。这个由石油供料的全球化系统将坍塌消失。我们不会再做穿越大洋运来菠萝这种事了。

BR: 嗯,对,我意思是.....当我们谈到父权制在它最后的时间的最后反击,他们可能会策划出任何事情来抓住他们对世界的铁拳控制。而很多人会担心他们有可能会反击成功。因为有一种控制正在松动绝望情境,所以他们可能以非常暴力的方法来抓住权力。

LR: 嗯。

BR: 我必须说,在这儿明确一下,我认为根本不他们会成功。事实上,我非常有信心成功不了。但是,今后的两三年可能会变得非常动荡,因为在这父权制里,你会迎来最后反扑,那些特别极端的父权制代理人,他们坚决不让步。你也这么认为还是你认为我过度担心了?

LR: 不,我认为父权制已经在做最后挣扎了,而当一样东西将要死去的时,它总是胡乱挣扎,对吧?

BR: 是的。

LR: 但我认为我们已经来到一个点上,在今年夏天就到达了,或者更早的时候,光明接管了这个星球,并且每一天都变得强大。但人的意识总是习惯在最后一刻才起作用,对吧?

BR: 嗯。

LR: 所以如果我们直接一冲到底,我不会吃惊。[笑]就让他们挣扎吧。我是说,这只会让我知道人类需要这种高强度体验,来让他们回到心轮能量中。因为这个过程要么在物质层面进行,要么在意识层面进行。

BR: 嗯。

LR: 或者两者结合一起进行。

BR: 是的。

LR: 所以这会在两者结合下进行。

BR: 是的。

LR: 然后光明接管世界,黑暗被下了最后通牒,无疑会这样。我想大多数人都能看到,感觉到。

BR: 是的。

LR: 但如果我们需要最后高喊一次,让人类最终能....我是说,这正是中东地区所发生的,人们高呼"够了适可而止",人类需要高呼"适可而止"。

BR: 感觉……感觉很真实,对吧?你感觉真实吗?我是说,这不像是CIA作秀之类的,那些全球主义者被惊倒了。这街上的都是真实的人民。

LR: 我觉得对也不对。因为这些街上的抗议者们并不知道他们真正抗议的是什么。他们可能认为(抗议的)是我的政府或是埃及的当权者。但是我们知道其存在更高的目的。你(政府)已经做得太极端了。

BR: 是的。 是的。

LR: 不过这没关系。当你....当人们无法再工作,并感到不再有自我价值,不再能养育家庭的时候,他们变得不顾一切。而这是件好事,这是我们需要经历的。

BR: 是的。

LR: 我们需要在物质层面上经历这些吗?希望不用。

BR: 嗯。

LR: 但我们需要在内心层面达到这个点。当我们最终站出来说:"够了。我不玩了。我要在父权制的垄断游戏中站起来。"

BR: 嗯。

LR: 对吗?我意思是"变得地区化"。

BR: 是的。

LR: 这样人们才开始意识到"我应该多注意我的本地社区"我需要种更多食物,我需要开始劳动,离开电视机并开始与这里的其他人民劳动。让这一切在小范围的层面上开始运转。因为微观世界就是宏观世界,对吧?

BR: 是的。

LR: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国际化的思考,本土化的行动。"

BR: 是的。

LR: 对,也可以说成"本土化思考,国际化行动",都是一样的。

BR: 是的。

LR: 嗯。

BR: 对你个人来说,你怎么看之后发生的事?你肯定收到了各种演讲,讲座的邀请,人们向你求问,请你去全世界演说,讲解东西。这一定是你生命里一个全新阶段的巨浪。是吗?

LR: 是的。我想是这样。确实像一股浪一样。而我必须让这股浪穿过我。并且常常地,这表示在我们物质生活中,这不仅意味着只是物质层面的公事安排,还有我们的形象,对吧?

BR: 嗯。

LR: 所以我想这就是一些崭新的事物进入我生活的情况。

我真心认为今年不是没意义的一年。这是真实的一年。我们做够了好人,谈够了是非,讲够了礼貌,粉饰了问题,我认为我们再也没时间做这些了。所以,我可以感觉到我身体里这股新能量袭来,它站出来,"好了,这就是事实真相了,我不在乎你不喜欢,我不介意你不回应我。"

如果你回应这是好事[笑],你必须真的有所反应,对吧?所以,回应是第一步,然后是负责任。然后,行,回应你想回应的吧。我觉得我们都抵达了一个事实被高度看重的地方。

BR: 嗯,是的。因为我们没有太多时间来慢慢矫正它了....

LR: 是的。

BR: 这是另外一回事了。我和很多和我谈过的人都很清楚我们面临读秒(倒数)阶段了。

LR: 嗯。

BR: 你对倒数有什么感觉?什么事情处在紧要关头?我们有没有可能弄错?结果是不是不可确定的?答案是否定,你感到完全的自信。

LR: 我完全有信心。

BR: 好的。

LR: 它已经完成了。

BR: 嗯。

LR: 唯一不确定的事情就是....如果我们回到那个将在2012锁定的我们现在待着的能量基础上,如何?

BR: 嗯。

LR: 它已经完成了,我们完全可以现在就锁定,没问题。经常地,你会读到那些银河联邦的信息,他们总是对地球上发生的一切充满敬畏,"你赛过了我们最疯狂的期望。"我觉得这是真的。我觉得我们完全没事。

但我认为我们面对着不可思议的入口,这不可思议的机会,就是,在这个扬升过程中,我们可以提升自己有多高就多高,没有限制。所以我总是很喜欢说,"我们可以从A点走到B点,或者我们可以走到C点,或者可以走到F点,或者M点,只要我们愿意。"

一切取决于在这个集体中有多少人愿意放掉过去的荒谬,负起责任,认识到正在拆散的父权制是来自这里(心轮),声明:"哦!我明白了,我们在周期的尽头,这是我的课程!我明白了,我表达我的课程。我抽离这个地方,去更高维度的意识中去。行,在父权制中玩你的游戏吧,只要你需要。"

但如果你站着成为一根光的支柱,与其他的支柱联合工作——有人已经这样做了——这份心意和精神,就会变得更加有力。这束光就会变得更加明亮,对吧?这就是我们所能提升的,就是这样。在意识层面上,非常奇妙。这逻辑理解没有任何关系。思维理解不了这些,思考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不可能继续了。

我们已经进入魔法的领域了。我们能做到任何事,只是我们必须经过一个阶段认识到这一点:作为这个集体,我们能做到任何事。

BR: 这个结语真是太棒太启发人了。

LR: [笑]

BR: [笑]我喜欢极了。在我们这个平台上,还有没有什么你想讲的?这个访问会被成千上万的人看到,他们会挠着后脑对情人说,"知道吗?你绝对应该听听这个。"还有没有什么你想要说的?

LR: 我认为倾听你的内心很重要。如果你听了这些信息后觉得它充满怒气,那它就是充满怒气的[笑]。从父权制是可恶的。但是有时,你就是得拿起来静心感受,而不要试着去思考理解,对不对?

BR: 嗯。

LR: 所以你拿着父权制和这条信息,然后你想:"这是如何共鸣的?还是说这个女人想操纵我?她是不是想向我推销什么?"是不是?你必须保持那种振动,然后你说:"嗯,我内心深处对此有什么感觉?我和它有产生共鸣吗?"是吧?而这一点是每个人自己的决定。

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是如此强大。我们每个人都做了这么多的工作。每个人能做到的都比我们自己认定的多好多。而且,真的,即使我们一直在全球的层面上谈话,但它都能回到这里(心轮)。你想要改变世界?那就改变它(心)。很简单,坐下来,每天静思冥想。回到最静止的位置。扔掉你的批评。通过你的评判工作。我意思是,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像这样运作了,那就是拥抱万事万物,拥抱父权制的能量。去面对它,承认它,看着它,尊重它,拥抱它,与它相溶。的确,你面对和尊敬了它,它才能安息。所以,如果我们愿意转过身来,用这里(心)来面对所有的能量,所有的判断,所有的不满,那就能让它安息。然后我们就能越来越发地变成一束光。为这个星球贡献更多的光明。这就是每位观众眼中发生的,对吧?

BR: 又是一个很棒的启示。肯定的,如果一年之后再来看这段对话,然后看看事情发展得如何,这会非常非常有趣,不是吗?而且我猜你会预见到它们发展得很快。他们在不断加速,对吗?

LR: 嗯。

BR: 是的,到处都是。

LR: 正是这样。我们在玛雅历之后一天对话很有趣。我们说玛雅历中的第九次冲击正开始在3月9好,这也是最后一次,真的,一切都在快速扬升。现在,我们现在非常快地循环通过每件事。所以,你所执着的越多,这一年就越难过。是不是?

BR: [笑]

LR: 如果你能够放下,调和那些能量并说"好的,我接受你给我的任何课程。我放手,一心学习。"你就乘风破浪了。

最近我写了一个简讯:"在海啸中冲浪吧。"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状况了。

BR: 很好。

LR: 海啸就要来了,其中的窍门是,如果你的船上塞满了人和包袱,你就会翻船。所以干脆带一个冲浪板冲浪,对吧?因为我们最终都会变成海豚,在大浪中嬉戏。完全融入无形。我们就是扬升本身。对吧?

BR: 漂亮的总结~

LR: [笑]

BR: 非常非常感谢,我根本无法表达。祝福你和你的工作。[握手]

LR: 哦~谢谢。

BR: 为了世界上所有的男人和女人。

LR: 谢谢谢谢。

BR: 谢谢你。

LR: 哦!我想哭了。


Click here for the video presentation





支持阿瓦隆工程 - 向我们捐赠:

Donate

感谢您提供帮助。
您的慷慨捐赠使我们可以继续工作。

比尔·瑞恩

bill@projectavalon.net


unique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