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X先生书面访谈

本文翻译并重新排版自卡米洛特工程


X先生对Bill Ryan和Kerry Cassidy的问题的书面回答。他的回答将以黑体字表示,这表示出他当前的个人意见,与他所回忆的20年多年前档案保管员工作中的所见所闻的信息区别开来。

问:关于你自己和你的背景,你有什么要分享?

我40多岁住在美国西岸。我人生大部分时间都在西岸,虽然我并不是出生在那里。我在高中的时候是个优秀的学生,也是年鉴的编辑。我的数学特别的好,在我的数学学术评估考试中800满分我拿了798分,我的IQ被评为165。我有心理学AA学位。我很高兴结婚了。我一生都在平面艺术领域中。自我有记忆以来我就对UFO和外星人很感兴趣。

我曾在一艘离开圣地亚哥港的渔船上面看见过一次UFO,但我希望我能见到更多。我所见的是一架静止的飞碟,直径可能有60米。它四周环绕并散发着绿光,大约停在圣地亚哥港100尺上空。船上居然没有人看得见它,即使甲板上当时有其他人。我问了几个人...“你们看得见那个吗?"他们说:"看见什么?"

我绝不是什么专家。我只是讲述我的经历。我年轻的时候就有一种关于2011和2012的感觉。在我卷入这些事情很久以前我甚至开始计划写一本我自己的关于真相的书。关于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和如何来到这里我有着具体的想法和信仰。我无法相信我在主日学校所学的。我想,"如果这是就生活的意义,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在这里?这不可能是生活的真理...."

问:你能否告诉我们你为什么样的公司工作?

我只能说这是航空航天公司。在当时是一间大企业。

问:你怎么会去做档案保管的?什么时候开始,你当时几岁?

我那时24,25岁。1980年代中期开始做这份工作。

我所在的部门的所有人员都被问到是否想自愿地做一份"为期6个月的特殊工作"。我们中的几个人(我记得30个员工中有5,6个人)答应了。大约一个月我们都没有听到更多的消息,然后我们其中两个人被录取了。一个不是我部门的职员跟我谈话,讲了一些说明。他们没有我所在的公司因雇佣需要而佩戴的通常的徽章。在接受这个任务的期间和之后的时间我都没有接近过这个人问及他/她在这项任务中的工作性质。我的任务也从未对那个人或者我的经理或者同事谈及过。我进行这项特别任务的期间,我的经理和上司也从来没过问这项工作或者我的职责。就好像我只是离开了我的部门过了6个月再回来一样。我部门没有同事问过我去了哪里,这很奇怪。就好像他们被告知不要问一样。

问:当你意识到你被叫去干什么的时候你有什么反应?

从来没人告诉过我关于我的工作的具体性质。我被告知保密的重要性。直到我开始这项工作前我也没意识到自己究竟在干什么。当时我百感交集。首先,我终于很满意地知道我的信仰得到了证实。我狂喜不已。我一直有个感觉认为生命比教堂想让我相信的更为广阔。我感得我的生命有着目的,在地球上的生灵有着一个更大的意图和更大的历史。得知我的信仰就是真相我感到很有安全感。其次,有机会从事这项工作我觉得是特别的恩典。我也有点儿害怕,每天都要被告知要保密。我确实与一些密友讨论过我的工作,但他们没有人与我一起共事。我开始阅读所有经我手的UFO文件。这巩固了我对于知晓了生命的真相的满足。不管怎样,我所读的文学作品不总是与我所见过的材料有关。

我读过的一些相关文献确实与我要归档的东西有关:Whitley Streiber所写的Majestic,Hangar 18(电影名),星际种子信息(Starseed Messages),还有我在19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初出席的各种演讲。

问:你在什么环境下工作?保密的性质是什么?你能否描述一下一个典型的工作日是什么样的?你被要求遵守的例行公事和程序有哪些?

我在一个地下室工作。它不是在地下,而是在3还是4楼,我不太记得了。我到前台报到,登记进入,去工作。一天结束时,有人找到我,登记离开。我每个星期至少两次被告知保密的重要性,通常是在上厕所的时候。

典型的一日就是报到,来到我在一间房里的办公桌,谁也不允许进来除了给我送来工作的人。我收下一包材料,几乎都是文件,大部分是密封的。这些东西由一个人交到我手上,他也不允许打开它们。文件包通常是帆布制的,很沉很厚。我给它做登记然后交货人离开房间。我也收到过一些胶卷罐头,录像带(非常大的),还有各种其他材料。我有一个装有三重锁的箱子,我把材料归档后就放进去。

当我需要喝水或者上厕所的时候,我通知前台,锁上所有的材料,由一个护卫带到厕所或者饮水机前。我不允许离开这个"综合设施"直到轮班。在我每天8小时的工作中,我花大概6小时进行实际归档。其他时间用来登记进入和外出,签收发过来的材料和把材料送离我房间的箱子里。我也有1个小时午饭时间,食物都是送到我的房间。这项工作期间我没有与其他人吃过饭。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做相同的事。我只是做好自己的事然后回家。

问:你被要求进行什么类型的忠诚调查?你要签哪些(承诺)不揭露的文件?文件有没有有效时间限制,或者要求你一世都要守秘密?

我只有过一次机密批准(译注:录用或准许接触机密以前的审查许可,审核批准),就是与几个额外隶属其他项目的人一起的,这些项目是我在那间公司工作期间我有份进行的。我从没有过什么高度绝密要守,但是我那份普通工作中我的部门确实有几个人要求这么做。至于不揭露文件,我只签署过两份正式文件。一份在开始的时候一份在任务结束的时候。我记得两份文件都没提到期限问题。

问:你能否说一下这份工作里面你的主管。他们是怎样的?他们知不知道你在处理什么?他们有比你更高级的批准吗?

主管都是便衣的。很秘密。他们不像我工作的那间公司那样佩戴证章以便我能认出。我不知道他们接受过什么机密批准,但显然比我的要高级。当我工作的时候他们不会走进我的房间。也没有其他人会这么做。

问:当时航天公司的高级主管是谁?你认不认为他们知道你在干什么?

我不会透露名字,但我不相信他们知道我这项工作的性质。我猜这是合约形式的,他们只是占用了我公司通常使用的大楼的一部分。我只知道我所看见的。

问:你所做的工作如何影响到公司的整个任务?

我不认为有任何影响。我们确实研究星球大战那一类技术和其他秘密和绝密的项目,但我不认为我所做的与那些有关。而且我看过一些材料就是来自我公司的。

问:他们有没有对(外星)太空船进行逆向工程或者通过外星技术进行技术革新?自从你离开了公司,你有没有见过最新的产品?如果有,它们看起来是不是跟外星科技有关联?

我不知道我所在的公司有进行任何逆向工程。但是我确实有机密批准。有很多人在那里进行绝密和更高级的项目,也会看见过这类行为。但我不知道这样的事情是否发生过,我没有见过。

问:你这项工作做了多久?你是否知道为何这个项目终止了?你之后又从事什么?

这个任务为期六个月,有一两个星期误差吧。时间太长了我确实记不起这项任务的具体时间跨度。我不知道这个项目有没有结束。我知道我不再被叫去继续干了。这项任务结束后我又返回了日常的工作中,就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从那天起也从来没有提起过。

问:你能不能描述一下你看见和经手的材料?这些文档和材料是什么年代的?来自什么地方?

报告,照片,媒体材料(录音带,胶卷,录像带)和失事飞碟中的东西。

照片是可以看得见的。是碟形飞行器的特写。数百张。有些照片来自被标签为NASA和NORAD(北美防空联合司令部)的太空任务。老黑白照片和一些彩照。有些飞船从水下显现(或进入水里)而没有引起水花。有些相同的照片中有军人在看着它们。有些是雪茄型太空船。有些看起来像横梁或者棒子。大部分照片很模糊,但有些很清晰。最清晰的抓拍是那些没有接缝和窗户的飞船。有些在日间有些在晚上。有些照片是远距离编队的太空船。我认不出那些有风景的照片是哪里的。当时我没有被告知有关UFO世界的事情。

然后就是文档。当然大部分都是密封的。标签包括秘密,绝密,绝密亲启,机密和无类别。有些标记着MJ-12和MAJIC或者Majestic。这些至1940年代末的旧文档,使用橡皮图章打字机进行保密标识。有一些甚至有杜鲁门的签名。其他就是由军方人员签名,我当时也认不出来。我收到的大部分文档都是平民口述或者由研究员打出来的报告形式。这些文档被标签为无分类。这些报告没有对他们所报告看见的事情的调查结论,只不过是由平民口述的事实。

有些文档提到在罗斯威尔回收的材料,比如媒体磁盘(有其他名字的,但我想不起来)。文件记述了这些磁盘的内容,比如看见星团和在太空中未知方位的星球。也有文件显示地球的登录点。大部分地点都是核设施。记住,这东西是在1947收回的,也就是核武开发的诞生年代。据文件报告,它们包括武器设施的鸟瞰图和弹头存放的储仓。有点像一个分类图片库,有着不同标志的图片,相同标志在太空船上被发现并报告在黄色和蓝色书中。

其他文件提到极强扩张强度的金属材料。这些材料类似"类铬金属箔"。它能被轻易折皱,但会回复平坦并且没有折痕。它无法被撕开,但是一颗钉子就能穿透它。

其他文档提到外星生物学。文件解释说回收的外星人血液有叶绿素,可能用做某种光合作用。他们的食道在胸部处变尖,不知连到哪里。没有胃,但提到有一个功能与我们非常不同的胰腺。也提到有阑尾,他们的阑尾有一些作用比我们的更复杂。

有文件提及在坠毁飞行器中回收活着的外星人,但没提到被带到哪里和如何处置。也没有提及飞行器的机件被带到哪里。只说到他们所找到的物品,包括仍然完整的飞船的大块(残骸)。

有些包裹是密封的但我相信里面有零件,我会猜测封起来之前这些东西是什么。我确实看到过一些文件提及的金属薄片,即使是非常小的一片。我压扁它会弹起来。一些笨重的包裹相对它们的体积来说非常轻。它们都是这个样子。应该是里面有填充物,但它们相对体积来说非常轻。我看见过一块有标志的I型标材料。大概5寸长1寸厚,完全没有烧痕。当用我桌子的一边敲响它时听起来就像塑料。我不能刮它。把它拿在手上相当令人激动。我想,"这是来自另一个太阳系的另一个星球的东西,我现在摸到了。"我觉得太有特权了。

在关于罗斯威尔的文件中有几处提及齐塔网状星系(Zeta Reticuli)。我从希尔夫妇的故事中认出来(译注:1961年希尔夫妇被灰人绑架事件)。那里有一些星座图,但我看不懂。在飞船中也有一些图表,包括栅状图,电气设备图和飞船划分图。所有都是草图。我也看见过一些死的或切割的外星人图片。我假设这些都是验尸图片。也有一些胶卷筒(16mm)放着胶卷。除了一罐之外其他都是密封的。我快速打开看了前几帧的一些图像。这些图像标有"验尸 3"字样。我没有方法看这些胶卷,所有我把它放一边了。所有胶卷罐都没有分类标记。

也有一些图片似乎是雷达轨迹的"屏幕转存"。我只在某一天见过一些,有几张这种图片。纸上的一些雷达光点是围圈的,标有"U"或者"UFO",有几页标有时间标识。这些标记就像橡皮图章或者由打卡钟印上去的。

问:对于这些材料来自哪里,或者经你手之后会去哪里,你有什么想法?

材料来自各个地方。CIA,空军,海军,陆军,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北美防空联合司令部,美国国防部,FBI,大部分有政府官员签名。

我不知道这些材料会去哪里,但我倾向于认为它们会待在一些基地的秘密的仓库比如说白沙,爱德华(空军基地)或者甚至是51区。我觉得我是当时其中一个为那些知情人做分析而进行数据和其他材料综合的人。下文有述,我如何就我所做的事情提供分析。

很奇怪我怎样把东西归档。有时是根据材料的类型(官方信件,胶卷,报告,平民照片,军方照片,NASA照片等等)。其他时候根据年份,每个时间段的每样东西都会列为一行,不管那些是什么。材料会被放到明确标签分类的盒子中(比如"1950-1955"或者"文档"或者"其他媒介形式")。我收到的袋子或者拿出去的盒子都没有类别标记。袋子要么是白色(很脏)或者军绿色或者黄褐色。我可能偶然遇见过黑色的。它们至少装有两个冗长组合起来的挂锁,归档完后用来把袋子锁起来。奇怪的是我归档之后这个解锁组合会被锁进袋子里。我在前台拿到一系列解锁组合。然后我要看着这些锁,找出正确组合来打开它们。这些锁非常难开。

问:请告诉我们-从你读过的文件看来-UFO/ET故事最重要的方面哪些?

我所看过的以及我从中得出的结论非常混杂。根据文件所说,他们一直探访地球有5万年了。他们声称使用繁殖先于我们存在这里的早期智人的方法创造了我们今天的人类,他们就是缺失的一环。(译注:生物学名词,推定存在于人猿与人类之间的过渡动物)

他们也声称创造了到来并教导我们灵性的先知。各个宗教的信息已经扭曲了这些先知的教导,成为仅仅是针对大众的控制装置。

文档表明有多于50个种族,但罗斯威尔的那种就是作出上述声明的种族。他们也声称(自己)由一个7到8尺的高大瘦小橙色种族所创造。他们说他们的目的就是传播生命于宇宙中,有很多像我们一样的行星,可以用杂交和实验室制造的生物来栖居于其中。

我没看到有文件提到外星人议程。只有文件说到我们与他们的关系,说我们仍然在质疑为什么他们会来这里以及他们来干什么。有几份文件提到那些外星人不知名的能力,并提到他们的能力对国家安全可能是一个威胁。也提到"foo fighters"是一种未知类型的飞行器,可能来自我们其中一个敌方。

没有提到星门或者其他种类的时间大门。我看过的关于外星人的大部分文件来源于40年代末。

我能记得的计划的名字和代码....MAJIC,MJ-12,Bluebook,Majestic,我相信有个叫"shine"的计划在它的名字中。我几乎没看过什么计划文档。我所见的大部分是军队和平民的第一手目击报告。

没有提到他们来自我们的未来,没有提到时间旅行,没有提到他们是敌对还是友好。只是以问题的形式提出如果他们是敌对的话要怎么处理。

我能记得的地方名就是白沙(Whinte Sands)和罗斯威尔。

问:有没有什么材料是你经手但没办法看的?如果有,你认为那是什么?

是的,大部分我负责的材料都是密封的。我被指示不要动那些密封的材料。我可以说只有5%的材料不是密封的或者装袋的。大部分密封的都是信封里的文档。有些是包裹有些是盒子,我处理过的最大的东西就是那些笨重的盒式录像带。有些带子重超过5磅,密封在金属板条或者盒子里。一些我收到的袋子超过50膀。我见过一个很特别的包裹,标签写着"太空船材料"。通常那些包裹都是密封并且有一些容量。一些像今天的CD或者DVD大小的包裹装有光盘。有个包裹是打开的,我看过这些光盘。它们是银色的就像我们的DVD,并且有色彩缤纷的外表,但是它们看起来完全是金属,并且比我们的光碟更轻。它们上面印有数字和地名,诸如罗斯威尔,洛斯阿拉莫斯或者"上面"和"下面"的字样,印在它们的套筒中。这些套筒是用纸做的。可能是他们在失事地点所找到的光盘,比如上层或者下层甲板。这只是我的猜测。它们都是相同大小,大约直径5寸,银色,每一张都是。

问:整个项目期间你处理了多少材料?

我归档分类了数百磅材料。至少150袋,6个月里面至少每天一袋。有些时候我要处理5袋材料,取决于里面有多少物品。

问:你见过或处理过的最有趣的一些东西是什么?

就是上面提到的光盘和关于它们的文件。它们讲述了在很近的未来(2011-2012)登陆以及介入核冲突。这些文档解释说那些光盘要么是在飞船上看,要么在实验室里用飞船上取下的设备来看。它们也包括了在屏幕上一闪而过的,不知道是什么的符号。这件事在一项尝试破译这些符号的计划中被一起提到。根据文件所说,它们与那些我们在失事地点找到的I型标( I-beams)或其他残骸上面的符号是一样或者相似的。

我的任务中另一件有趣的事就是那些关于精神或者灵魂的生物学材料,和关于人类历史的材料,包括提及到一本红,黄和蓝皮书。不是蓝皮书计划,而是一本蓝色的书。这些关于外星科学和与生物身体有关的信仰的文档无论如何都是相当吸引人的。

他们不用进食,血液中有叶绿素的这个事实相当难以接受,但考虑到进化中下一个逻辑阶段,这样的身体又是相当有利的。想象一下不用种植食物,从太阳中摄取营养,从大气中摄取矿物和材料。这是取代我们清醒的时候做很多事情来养育或者维持我们的生物躯壳,显然地朝向"纯粹存有"(进化)的一步。

我们仍然忘记了我们什么时候死,但他们不会。他们不会像人类社会那样视他们的肉体为神圣之物或者财产。他们不理解我们对自我的保存,因为他们没有一个自我。至少如果他们失去了身体,他们能找另外一个并且没有什么害处。他们把我们的精神或者灵魂等同于他们的。实际上,在几份文件中也指出,根据他们所说,我们的灵魂与他们是一样的。我们只是比他们更物质地依附于我们的肉体。文件标注着,他们说,我们选择成为地球存有,一世又一世地回来(轮回),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道路,这里就是我们应该待的地方。

我做的这些事情是为了帮助人类进化到一个和平和文明的社会。

问:你在什么气氛之下工作?你的同事对你处理这些"烫手"的材料有什么反应?在你的同事中你的机密批准如何?你认不认识与你做相似工作的人?如果有,你知道他们是谁吗?你现在有与他们联系吗?

我部门中只有另一个人同样被他们选择去做这工作。我不知道他/她做的是什么。我从来没有在任务中见过他们。我的同事不会妒忌我的机密批准,因为他们都有同样的批准。这只是出于我工作的需要。我不会透露另外一个人的身份;由他/她自己决定。

问:你有没有任何不寻常的梦境,丢失的时间,或者在生命中有时感到你正在被"指引"去这个或另一个方向?

没有,我没经历过上面那些事情。无论如何,我确实感到我生命中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让其他人知道外星人存在于宇宙和地球上。

我也做过一些与大海有关的不寻常的梦。我梦到8-10个地方,我在梦中一次又一次重游那些地方。我的海洋之梦总是很平和的。那些我梦到的地方据我所知是不存在的。大多时候这些地方的物质结构不可能在地球上有。不奇怪我很爱大海。我总是做梦。

问:你有没有在上岗前或者干完后做精神评估?

没有。我进公司之前就做过精神评估(这做法是正常的),至那以后就没有做过评估了。我的生活相当正常,除了知道我知道的那些之外,但我相信那些事情也是"正常"的。

问:至那时起你有没有看同一位医生?

有。

问:有没有迹象表明情报部门或者军方最近知道你是谁,或者想阻止你讲述你的故事?

我所知道的是没有。有些人在四处查探。有个人说他们知道我是谁,说跟我说过话,但那不是真的。我从来没有跟特定的人作出那种声明。我唯一正式地与之谈过的就是Jerry Pippin,Bill Ryan和Kerry Cassidy。

我认为外面有更多的人知道和做得比我更多。有一些身处高位的人士知道更多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我在1980年代中期接下这项工作,我只是一个平民。我从来没在军队服务,也没有违警记录。我认为比起我所说的,政府更感兴趣于阻止恐怖主义。我只是无名小卒。

问:你有时候想不想知道你是否被监视或跟踪?那些日子之后你有没有一次又一次地见到什么老熟人?你的朋友和家人知不知道你的秘密?

我完全不想知道。我没有见过我的旧同事也没有跟他们联系。是的,我的几位家人以及少数其他人知道我做过什么,见过什么。

一个有趣的附注:很多人问我相不相信UFO或者ET。当我被问到相不相信时,我回答,"我不是相信,我是知道。"99%的那些人开始争辩说我亲眼见过的那些东西是不存在的。

这是很孤独的。被人否定你的亲身经历。

我没有证据,也不需要证据。大部分人,如果在他们面前摊出真相或者证据,就会争辩反驳。说这是"假"的或者PS的。飞碟学的主题被怀疑论和妒忌所破坏了,因为大量虚假信息的缘故。看看那些论坛。他们(网民)就好像小孩打架那样互喷因为....我不知道原因。我也不关心。我知道我所见的。我知道我知道的。

问:你觉不觉得你可能有一些潜藏记忆可以通过催眠记起来?你有没有找过催眠师或者临床医生恢复那段时间你可能见过但记不起来的事情的记忆?

没有,我从来没有这么做,也不觉得有必要。我对我的知识很满意,其他像我这样的人也是。我想用什么方法来促进人类的成长,进入一个更和平和觉知的未来,但我不想做什么催眠。

问:当那些材料离开你手的之后你认为它们会怎样。你认为它们会被送到地方?

最可能总到仓库被人研究或者安全地储存起来。我只知道它第二天我报告工作时就被带走了。我没看到是谁带走,被装到什么交通工具上什么的。

问:有没有什么东西是你偶然发现而你没有说的——你收起来因为它可能非常令人吃惊,或者泄漏关于你的信息或者紧急情况下会有价值?

没有。真的没有什么大秘密。很多人都站出来说相同的信息。我可能会补充:一些女士在Jerry Pippin面前说我是一个"骗子"因为所有我说的这些事情都在很多网站上有。我回复她说:可能在网上有,因为太多的人有我的这样的经历了。

有很多我们这类人。我们都有几分相同的故事。我们没有证据。我们被嘲笑。我们的经历被人否定。我们是疯子,癫狂,傻瓜.....这些名称说多少有多少。一些真正的知情人士乐观这样的事发生。所谓"合理的推诿"。就是这样。我们还有6年(注:这个书面访谈是2006年,所以这里指2012年)其他人就会知道了。答案将会清楚。真相会被知晓,谎言会被揭穿。我只想帮上什么忙。我为那些站出来诚实说出他们证词的人喝彩。

问:有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们没问到而你又想详述的?

有。我对我(做这项工作的)用途的分析。

我对我所做的事情的结论如下。我相信我整理的是真实的信息。我归档那些军队和平民的目击报告。我整理了数千张照片,来自军队各分支,军方和国防承包商,平民,NASA太空任务。我归档了军方从1930年代到当时的武器报告。

我没有处理过的是文书工作或者任何其他声称与EBEs或者其他星球种族合作的计划。我看见一些备忘录,但只是目击和遭遇信息的报告备忘,没有关于他们的意图或者我们政府与他们牵连的推测。罗斯威尔飞碟的所有文档和照片和报告和其他部分都是真实的。

我只是收集和组织信息。我认为我的用途就是帮那些推测和理解这些收集起来的材料的人,给那些专家一个机会从这些我所收集的资料中学习,因为它们都组织整理好了。我通过整理这些材料帮我们的政府进行研究。

那就是为何我认为我完全有权接触这些材料的原因。自从我在制图部门工作起我就能认得出安全标识,并知道与之适宜的规矩。我可以轻易地把东西分开归档,因为我部分的日常工作就是在我部门中归档一些东西。我们全部人都要这么做。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首先叫我们自愿报名。我们在这项任务的目的上已经是专家了。

他们只是需要文件的组织和数据分类专家,那就是我们的本职....

问:为什么你等了这么长时间才走出来讲述你的故事?

我认为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但自从这么多人都站出来,我决定要做我的份内事把真相带给公众。其他人已经在他们的故事中作出更惊人的主张。我不评判任何人的主张。我的材料相对于其他人的证词是非常现实的。

我相信其他人的证言和故事增加了我的知识,因为我只有大图景的一小片。我相信我在那里是要收集和列出事实而不是做推测,而是为了之后的推测和分析。

问:到目前为止你从公众那里收到什么样的回应?

这个问题很难因为答案是广泛的。大部分情况下,我收到关于我初次访问的正面回应。有些人误解我,认为当我说这些就表示在2011和2012年有很多人死亡,死于ET手中。这不是我要说的,也不是我的意思。死亡将会归因于战争,自然灾害和恐慌。

将会有大量的信息发布出来击碎我们的核心信仰。一些人会恐慌是由于他们的信仰系统被粉碎了。一些人会非常生气因为他们被骗了这么长时间。一些人会认为这就是世界末日了。大部分人最多是就宗教议题感到困惑,因为真相将会被告知,真相将会粉碎所有的宗教信仰。我们将从ET和那时的当权者那里了解到人类真实的历史。这是无法避免的。如果世界仍然维持这个样子-我看不见有什么改变的理由-我们将会被展示真相。如果那些管治世界的人不这么做,那么ET就会来做。

问:处理这些材料如何改变你的世界观?因为你看过的文件对于未来你有没有一个不同的看法?

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很大。

确实,我的世界观改变了。但我的世界观在这项任务之前也不是那么不同。我一直知道有些事情不妥。为什么耗费生命去竞争,维持一个躯壳的存活?我们就是这么做。想一想。我们为钱而工作。用钱买庇护,食物,燃料来让我们的躯壳生存。我们用燃料做更多的工作挣更多的钱,买食物,我们用20分之1的时间来进食。我们用3分之1的时间睡觉来恢复这个躯壳。我们这些足够幸运的人挣得比我们所需的更多的钱,来活得好一点,但大部分人,都在为生活奔波。

ET没有货币制度。我们也不应该有。我很高兴一天干8个小时来维持一个简单的生活,带我到我需要去的地方,为服务他人做我的工作。我不喜欢被石油和其他事情控制,也不喜欢通过破坏大气层来从A点去到B点。我们手上有技术提供自由能源给全世界....想一想这些。那真是对全球公民的虐待。宗教也是一样.....全部都是为了控制我们,让我们相信我们比我们所是的更脆弱,比我们所有的选择更少。所有宗教,我一个都不支持。

我相信ET将尝试引导我们走出当前的泥潭。我认为这正在发生。2012年不远了。然而我们正在进行所谓的"宗教的"和"神圣的"战争。地球不属于任何人,如果我们不照顾好她那么我们全部人作为一个种族,就无法生存下来。我保证。我们将无法探索那些正在等待我们访问的其他世界。

我们作为一个种族能够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更灵性地与我们周围的事物连接起来。我们是强大的存有。我们只用了不到10%的大脑。其他90%因为什么原因仍然空置。我们需要利用起来。

我认为我们将会有一段很困难的时期来调整去了解我们真实的历史,但最终,我们会变得更好。宇宙是我们的,实际上也是其他存有的。我们会学习向宇宙撒播生命,就正如我们的ET父亲和母亲对我们所做的一样。我们会遇见那些创造了我们ET父亲和母亲的高大橙色存有,我们会向他们学习。

我们会看到有着不寻常生命的美丽星球。我们会了解从空无之中产生一个文明的秘密。我们会被其他文明视作上帝。实际上,我们已经是,我们只是不知道,或者没有这么做。我们继续这个冒险之前有很多需要学习。

                                                   2006年7月14日



支持阿瓦隆工程 - 向我们捐赠:

Donate

感谢您提供帮助。
您的慷慨捐赠使我们可以继续工作。

比尔·瑞恩

bill@projectavalon.net


unique visits

Google+